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1848章 一呼百应
    莫雨扬说自己没钱的时候,一直没吱声的沈哥眼神微动。

    正当他想开口让手底下的人别折腾莫雨扬的时候,只听光头男说:“你没钱还承诺出去后要给我们金钱和地位?没钱能穿这么好的衬衫牌子?你骗谁呢?”

    沈哥的眼神顿时又沉了下来,他最恨有钱人了!

    明明在夜总会闹事的那个客人是被他失手打死的,结果死者的家属却仗着有钱,硬生生的给他扣上了一顶“故意杀人”的帽子。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边占莫雨扬的便宜,一边又纵容别人欺负他的原因,他喜欢莫雨扬的脸,却不喜欢莫雨扬的钱。

    光头男的质疑,让莫雨扬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羞赧之色,仿佛他即将要说出口的,是一件十分不好意思的事。

    “不瞒各位大哥,我进来之前一直是被人包养的,别看我说的好听,其实本质上和你们一样,都是一穷二白。”

    囚徒们在诡异的沉默了下后,再次哄堂笑开——

    “我去,还真他妈是个小白脸啊?那你昨天那么抗拒沈哥干什么?哦,你只卖前面,不卖后面啊?”

    “既然都是卖,卖前面和卖后面又有什么区别呢?沈哥,上啊!”

    “得了吧,沈哥那点钱还不够买裤衩的呢,养得起这个小白脸吗?”

    在他们不间断的侮辱下,莫雨扬的脸虽然看起来惨白如纸,但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

    笑吧,笑吧,尽管笑吧!

    只要能降低这群人的戒心,让他们觉得他就是个毫无威胁的人,他的小命也就保住了。

    与此同时——

    狱警把莫雨扬的情况,都跟孟景珩汇报完了。

    “他还说,他已经知道错了,求我们不要把他关在多人间。”

    孟景珩摸了摸下巴:“唔,他真有你说的那么惨吗?”

    “是真的。”狱警说:“我去送早餐的时候,看到他上半身密密麻麻的都是伤痕,有的是被打的,有的是被掐的,还有的……咳咳,是被咬的。”

    孟景珩“哦?”了一声:“玩得这么激烈啊?”

    狱警说:“是的,感觉他比昨天刚进局里的时候老了十岁。”

    孟景珩说:“那就等他再老个十岁的时候再说吧。”

    “好的长官。”狱警点点头后,忽然心生一计:“我看干脆把乔司宴一起关进去得了!他不是嘴硬,不肯承认绑架白小姐的事吗?我们就让他住进去吃吃苦头!”

    孟景珩看了他一眼:“你信不信,让乔司宴住进多人间,他不仅能做到毫发无伤,还能策动其他人造反?”

    那可是犯罪头目啊,在监狱里自带“一呼百应”的魅力加成,跟莫雨扬那种弱鸡可不一样。

    “呃……”狱警挠了挠头后,闭嘴了。

    转眼间,便到了中午。

    莫雨扬的午餐再一次被人瓜分完后,整个人难受的蜷缩在了大通铺上。

    正当他以为自己就要被饿死在这里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声钥匙插进门锁并转动的动静。

    下一秒,铁门被打开,狱警的声音响起:“莫雨扬,你出来。”

    莫雨扬脑袋“嗡”的一声,为自己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而感到亢奋无比!

    他当即一骨碌的爬了起来,跟着狱警离开。

    见状,沈哥等人的脸色不禁变得异常难看。

    莫雨扬从多人间里出来后,只觉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他打起精神跟上狱警的步伐,然后就见对方一路往前走。

    明明单人间已经到了,但狱警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莫雨扬忍不住的问:“同志,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狱警说:“探监室。”

    莫雨扬愣了愣:“谁来看我?”

    狱警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莫雨扬只能压下心头的好奇,继续往前走去。

    *

    探监室内。

    当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看到孟沛远那张卓尔不凡的脸时,莫雨扬顿时想找个洞钻进去。

    孟沛远见他上半身空无一物,白皙的肌肤上伤痕累累,嘴角不由轻轻一扬。

    莫雨扬实在不愿意在孟沛远面前丢脸,但他又不敢得罪对方,所以只能干站着。

    直到孟沛远指了指他身前的椅子,莫雨扬这才僵硬的迈动双腿,到椅子前坐下。

    孟沛远随后又指了指挂在一旁的电话,莫雨扬拿起来后,干巴巴的喊了声:“孟二少……”

    孟沛远同样举着话筒,说道:“我来看看你。”

    莫雨扬觉得这话真的非常恶心!

    他被人弄成这样,孟沛远有很大的“功劳”,现在对方应该很得意吧?

    但面上,他则识时务的说:“孟二少,不管我之前怎么得罪你了,我都在这里向你郑重的道歉,请你……不,是求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可以吗?”

    孟沛远微微勾唇,问出一个完全无关的话题:“你喜欢白童惜吗?”

    莫雨扬怔了怔,原本低垂的眉眼迅速地扬了起来,却在对上孟沛远的眸光后,飞快的撇到了一边。

    像是担心他听不清楚般,孟沛远又娓娓的问了一遍:“告诉我,你喜欢她吗?”

    莫雨扬心底泛过一道隐痛,嘴上则回答道:“不喜欢。”

    孟沛远颦眉,好像很不满意他的答复:“她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喜欢?”

    莫雨扬很是混乱的看着他,白童惜不是在婚礼上给了他一刀吗?他怎么还会觉得她好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孟二少,她那么对你,你不应该恨她才对吗?”

    孟沛远挑了挑眉:“我恨不恨她姑且不提,我们先来把你喜不喜欢她这个问题弄清楚。”

    莫雨扬唇边溢出一丝苦笑:“孟二少,虽然我和她曾经有过一段感情,但我现在真的不喜欢她!”

    孟沛远问:“原因?”

    “原因……原因就是……”莫雨扬绞尽脑汁的想着白童惜的缺点:“她呆板无趣,谈恋爱的时候,迟迟不肯跟我有进一步的接触,我受够了苦行僧的生活,是的,我早就受够了……”

    话到最后,莫雨扬大概是说服自己了,敞开来继续说道:“读大学的时候,每次我约她出去吃饭,她都坚持跟我aa,礼物也不让我送贵的,

    说要给我省钱,她知不知道这样让我觉得很丢脸?我是她的男朋友,可她却不需要我为她做些什么,总是用一副担心的口吻,时刻提醒我和她之间的贫富差距!

    这样的女人,我怎么会喜欢?”

    说到这里的时候,莫雨扬幽幽的看了孟沛远一眼:“孟二少,你应该也受不了她那所谓的独立精神吧?还是说,她在你面前,乖得像只小绵羊一样,从不反抗?”

    不待孟沛远回答,莫雨扬便径自说了下去:“不过她乖不乖,都与我无关了。”

    事实上,是莫雨扬听不得孟沛远的答案,因为他怕自己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会嫉妒的当场失态!

    孟沛远说:“虽然你否认喜欢惜儿这一点,让我觉得很高兴,但你这样说她,却让我觉得很不爽,本来我是打算把你调去单人间反省的,现在看来,你还是继续留在多人间吧。”

    闻言,莫雨扬的身体下意识地一颤,表情转为急切:“孟二少,不是你问我原因的吗?如果我全都念着她的好,不就代表我还喜欢着她吗?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孟沛远直勾勾的盯着他:“因为我知道,你根本就没有跟我说实话。”

    莫雨扬呆住。

    “你喜欢她,喜欢的要死,刚才你说的那些缺点,其实恰恰都是藏在你内心深处的优点,莫雨扬,我说的对吗?”

    “我没有!”莫雨扬咬牙切齿的说:“孟二少,我不明白你一直纠缠这个问题是想干什么!

    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莫雨扬一点都不喜欢你的妻子,不管你再怎么问,怎么让人折磨我,我都是这个答案!”

    孟沛远眯了眯眼,随即轻笑一声:“也是,能踩着前女友的肩膀,获得事业和爱情的人,又哪有资格说出‘喜欢’两个字呢?”

    莫雨扬的脸色骤然一沉,随即又恢复成若无其事的样子。

    见状,孟沛远阴郁了一天一夜的心情反而明朗了起来。

    像这样一个懦弱到连声“喜欢”都不敢大大方方说出来的男人,不配当他的对手。

    ……

    见莫雨扬怔怔的坐在椅子上,目视着空无一人的前方,手里还紧紧的攒着话筒,狱警不禁敲了敲他面前的桌子,说:“行了,跟我回去吧。”

    莫雨扬这才回过神来的把话筒放回原位,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指尖抖得厉害。

    他再一次被孟沛远的话搅乱了心神!这让他觉得十分丢脸,比在牢里被人欺负还让他难受!

    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应该自信且坚定的回击孟沛远,而不是嘴上说的好听,心里却依依不舍,酸酸溜溜……

    孟沛远一定是看出什么来了,知道自己觊觎他的老婆,也不知道接下来还要使什么阴招,他能活着出去吗?

    莫雨扬很茫然,茫然之余,又带着一丝丝的解脱……

    *又过了半个月,孟沛远见时间差不多了,便向孟景珩提出要借莫雨扬出去一趟的要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