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1903章 算了算了,不管了
    白苏说:“难道他对我来说,就不是最亲的人吗?他生前亏欠了我那么多,如果你真的有心替他悔过,就把他的骨灰全都让给我。”

    莫念的良心顿时被一阵撕扯:“嫂子……”

    白苏看着他:“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大学辍学,后来又被父母逐出家门,那些酒肉朋友见我失了势,都不跟我玩了,

    你呢?你有同学,有母亲,有未来,所以就不要跟我抢你哥了好吗?相信我跟你哥未出世的孩子,也希望它的爸爸留在北城,陪着它。”

    闻言,莫念激动的看向白苏的肚子:“什么?我哥有后了?!”

    白苏幽幽的说:“没错,可惜被我不小心给弄没了。”

    莫念顿时从云端跌落,一时间连说话的心思也淡了。

    就在这时,送完白建明夫妇的孟景珩回到办公室中,见莫念和白苏一个垂头丧气一个面无表情,不由在心里摇了摇头。

    在他想来,刚刚应该是莫念试图和白苏搭话,结果被白苏给拒了,所以才会这么垂头丧气的。

    他很快回过神来的对他们说:“来,我们继续。”

    “孟警官,”只听莫念说道:“我能改变主意吗?”

    孟景珩问:“你也想改变主意?”

    “嗯,我想把我哥的骨灰留在北城。”在隐晦的瞥了白苏一眼后,莫念忍痛补充了一句:“全部。”

    殊不知,他所有的小动作都被孟景珩看在了眼里:“莫念,你告诉我,是不是刚才我不在的时候,你被威胁了?”

    “啊?”莫念的小心思没藏好,直接便露了馅,他担心孟景珩会因此迁怒白苏,连忙说道——

    “没有没有!孟警官,我是自愿的!我想过了,像我们那种乡下地方,根本找不到一处漂亮的墓园,

    凡是去世的人,只能抬到山上随便埋了,或者是烧成灰用罐子封好供奉在祠堂里,我哥是个讲究人,

    想必这些他都不喜欢,我不想他生前过得不幸福,死后还不痛快,所以就让我哥完完整整的留在北城吧!”

    闻言,孟景珩沉吟片刻:“既然这是你最终的决定,那么好……”

    他调眸看向白苏,说:“恭喜你,目的达成。”

    白苏紧绷的神情微微一松:“一个星期后,我会来领走他,这段时间,请你们保管好他的遗体。”

    “可以。”孟景珩还不会绝情到拿死者的遗体来开玩笑。

    闻言,白苏总算说了句人话:“谢谢。”

    *

    警局门口。

    “嫂子!”

    莫念在白苏即将被戴润带上车的时候,急急忙忙的追了出来。

    见状,戴润冲白苏冷冷的丢下一句“快点”,便坐进车里等着去了。

    白苏回头看向朝她跑来的少年,恍惚间仿佛看到了莫雨扬的影子。

    莫念站定后,有些紧张的询问:“嫂子,我、我能不能问问你现在住在哪里?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就是想代替我哥照顾你一段时间。”

    闻言,白苏摇了摇头:“不用了,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语毕,她转身上了戴润的车,很快便消失在了莫念的眼前。

    莫念的一腔热忱被拒,也没有过分失落,毕竟他和他的嫂子其实一点也不熟,刚才之所以那么说,也只是出于想要弥补的心理罢了。

    低头,他从书包里找出一张藏得很好的银行卡,里面还剩他哥以前打给他的几千块钱,想必在北城度过半个月,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时,他的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莫念下意识地把银行卡藏进书包里,这才回头一看。

    只见是之前那名打电话通知他,他哥自杀了的便衣,莫念滞了滞后,喊了声:“警察同志。”

    便衣笑看着他:“孟警官要我安顿你接下来在北城的生活,我想来想去,觉得你不如去我家落脚吧。”

    莫念惊讶的看着他:“这……”

    “走吧走吧,”便衣招呼道:“北城的物价可一点都不便宜,再说你以后用到钱的日子还长着呢,现在能省则省吧。”

    莫念感动又奇怪的问:“孟警官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便衣如实道:“因为你哥多少将功赎罪了。”

    “将功赎罪?”

    “没错。”

    便衣把莫雨扬以举报政府官员贪污受贿为代价,和孟景珩达成交易的事和莫念说了。

    莫念听后,眼眶不禁一热,他的哥哥,什么都为家人想到了,却独独漏了他自己。

    *

    与此同时,回到医院的白建明仍然余气未消:“那个不孝女,我就不该跟她说半句话的!”

    慕秋雨给他接了杯水后,柔声道:“你别气了,气坏了身体,我和童童又该担心了。”

    “我不渴,你喝吧!”

    白建明虽然在气头上,但还是懂得心疼妻子的,知道她从警局门口一上车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估计早就已经渴了。

    慕秋雨待他气稍顺后,才问:“莫雨扬的遗体,我们真就这么不管了?”

    “那还能怎么办?她都那么说了,我们再坚持下去,弄得跟要抢莫雨扬的遗体一样,算了算了,不管了!”白建明心烦意乱的说。

    “可是现在的墓地都那么贵,她身上又没什么钱,她要想什么办法筹钱啊?难道真的要去借高利贷不成?”慕秋雨问。

    白建明哼了一声:“她要真的去借高利贷那还好了,我们有能力替她偿还,就怕她又想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主意,让人耻笑我们怎么生了这么个女儿!”

    “那你说我们要不要找人跟着她?我怕她会做傻事。”

    到底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之前不见面还能强迫自己不去想她,今天这一见,慕秋雨发现白苏的身体真的差了很多,几乎到了让她触目惊心的地步。

    白建明摆摆手:“不用,你忘了,沛远的人一直在跟着她吗?”

    “也是。”慕秋雨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白建明坐在床上歇了会后,说:“行了秋雨,我们收拾一下,这就回家吧。”闻言,慕秋雨一愣:“什么?现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