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着,当先走出了房间,留下一脸惊骇的刘畅呆呆的看着房门口。

    李毅他……是怎么知道我的想法的?

    这里的景色一直就是这个样子,没有天气的变幻,更没有四季的更替,有的,只有千篇一律的怪石嶙峋,以及一望无垠的广袤空间。

    这里是地底深渊,是向往光明的生灵的禁地,也是喜爱黑暗的生物的天堂。

    李毅的御用保镖——黑暗之神黛却一大早就走出了深渊之城,走向了地底更深的地域。

    在那里,有着一种熟悉的呼唤感,跟自己血脉相连的感觉扑面而来,随着她一步步向着地下深入,那种感觉也更为浓郁。

    黛不知道地底深渊的深处到底有这些什么,就连这片领域的王者迅雷也说不大清,只是模糊的给出一个警告。

    “那里很危险,就连我都不敢深入。”

    可黛却不这么认为,那种熟悉的感觉绝对不会害她,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给她熟悉感的除了拥有者星魂的李毅之外,就只有一个情况了。

    她真正的族人!或者说,古神族人的遗体!

    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古神族了,除了黛因为一些原因活到了现在之外,其余的古神都已经泯灭在了历史之中,留下的也只有只言片语的记录而已。

    为了封印入侵者一族,他们耗尽了所有,也导致了神族的覆没。

    黛蹒跚的沿着这条通往地底深处的小道前行,那股熟悉感也愈发的浓烈起来,随着眼前的景色一变,一个残缺的神庙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一时间,黛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神是不应该哭的,可当黛见到了自己魂牵梦绕的那座神庙之后,一切的束缚便化作青烟,消散无踪。

    那是……他的神庙啊!他最后战死的地方!

    这世间唯一出现过的神,陨落之地!

    女神失神的走进了这座残破的神庙,颤抖的双手抚上了那早已倒下千万年的石雕。

    那是他的雕像……神族与人族共同的主神之一——扎斯!

    看着扎斯的雕像,黛的眼前似乎再度看见了这位真神当年的英姿,心中的情愫再也克制不住,紧紧地抱住了扎斯的雕像,失声痛哭。

    扎斯,原本是上古人族中的一员,在那个古老的年代,神族与人族都有着自己巅峰的力量,而扎斯却是一个另类,一个痴迷与神族法术力量的人类。

    黛依旧记得,当年的他傻傻的来到神族所处的冈瓦纳大陆求学,来到了自己所处的那所学院,虽然没有一见钟情,但这个人类小子逐渐展现出来的超强天赋,就算身为神族天才的黛也为之咂舌。

    感情的种子,也是在那个时候悄悄的埋下——直到扎斯战死的那一刻,自己也被别人将意识抽出送进神晶,以求抱住神族最后的一丝希望。

    那时,一切都已经晚了,扎斯在与入侵者一族战斗的时候突破成神,并为了所有地球上的生灵牺牲了自己……

    可是自己,却一直在苟且偷生,甚至,在最后的一刻都没能够将心中的感情宣泄出来,将一切都告诉他……

    他是远古人类的英雄,更是神族的英雄!

    自古美人爱英雄,而黛也同样深深的陷在了里面——只是,一切真的都晚了。

    他已不再,而自己却在千万年后的世界复苏,所能看到的,也只有他的雕像,在他最后战死之地上矗立的雕像!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黛才缓缓的停止了抽泣,红着眼睛抚摸着雕像的脸庞,眼神迷离,嘴里喃喃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突然间,黛的身体猛的一颤,随即脸上露出了极端愤怒的表情,眼神尖锐的紧盯着神庙的深处,咬牙切齿的说道:“入侵者……你们还想冲出封印么?!”

    说着,黛站直身子,一步步的走向了神庙中的黑暗。

    就在黛在地底神庙中抱着雕像哭泣的时候,李毅也跟刘畅刚刚喝上。

    这两个家伙的酒量虽说不好,但一个是精神体,灌下去的酒液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效果,而另一个则因为有着极端属性的体质,多多少少的也能够抗拒掉一些酒醉的效果。

    推杯换盏还没几回,李毅灵敏的精神体便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前面就说过,在这深渊之城中,因为一些不知名的缘故——用来建造整座城市的深渊星空的基石有着很大的嫌疑,李毅的精神体很难被自己完美的掌控,所以他的精神力总是收敛不好,时不时的会不由自主的发散出去。

    而也因此李毅因祸得福,精神力不由自主的散发让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就像是海上的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样,一不留神就会连人带船一锅端掉的感觉。

    李毅放下了酒杯,警觉的看向了城外的方向,在他费力的控制下,精神力瞬间笼罩住了整座深渊之城,甚至还想城外蔓延出了不小的距离。

    这一来,李毅立刻感觉到了那不对劲的感觉的来源。

    那是一大批白色的人型生物,佝偻着背的形态让李毅异常的熟悉,再联系上对方身上雪白色的肌肤,李毅立刻反应了过来。

    “半山一族……”嘴中喃喃的说道,让正在往嘴里灌酒的刘畅不明所以。

    “什……呃……什么?”刘畅打了一个很响亮的酒嗝,似乎这个家伙在喝了酒之后就会变得格外的男人,不仅连声线变了个样,就连行为动作也变得粗狂起来。

    “城外十里处,有一群穴居人突破了你们的幻阵,正在想深渊之城行来——他们来势汹汹,看样子不怀好意啊!”李毅皱着眉头扔掉手中的酒杯,一把将刘畅拉了起来,“小心一点,可能会有冲突!”

    被李毅这么一说,刘畅的酒劲也消掉了一点,这时候的他依旧保持着有史以来最MAN的状态,一种霸气从他的身上传出。

    “怕……怕他们个卵!老子烧杀抢掠的时候,这帮兔崽子还躲在山里面喝奶呢!”刘畅不以为然的嚷嚷着,很不将半山一族的穴居人放在眼里。

    李毅哑然失笑——这还是平时谨慎小心的刘畅嘛?怎么看都像一个莽夫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李毅拍了拍刘畅的肩膀,先一步走出了房间,向着城门外走去。

    黛不知道去了哪里,想必这个女神也不会因为一些无聊的事情莫名的消失,她自然也会有自己的私事,不过李毅没有任何理由去担心她,毕竟对方的实力是自己现在拍马也赶不上的,与其担心黛,还不如担心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

    李毅来到城外,迅雷已经早早的在城门口等着了,这个已经达到神明级别的黑暗精灵王的精神力自然不会比李毅弱,李毅能够感觉到的,迅雷同样也感觉出来了。

    迅雷转头看向李毅,眼神中露出一丝赞许,似是自言又似是说给李毅听的一般说道:“看样子,这帮猴子还真不省心呢……”

    “猴子……”李毅笑出了声来,不过看穴居人的样子,似乎的确跟这种灵长类动物很相像,“他们是半山一族的穴居人,没想到竟然能够找到这里来!”

    “你还知道半山一族?”迅雷惊讶的看了李毅一眼,随即点头道,“的确,这帮白猴子能够找到这里,还真是为难他们了……可是,想要来到我这地底深渊,除了通过深岩一族的地盘,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难道他们放行了?”李毅皱起了眉,这也并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深岩一族跟黑暗精灵有着大仇,想必放这些同胞过来也不是什么难以抉择的事情吧!

    迅雷却出人意料的摇了摇头:“不……深岩一族的猴子们跟我有过协议,绝对会看守好入口的……除了黑暗精灵以及你们人类的商团,其余的种族是不可能被放行进来的……”

    至于另一个可以通往深渊之城的入口,地处于精灵境的腹地,光族的米尔维城中,就算半山一族能力通天,也不可能从精灵的封锁中带着这么多的族人穿越地底坑道来到这里。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李毅眼神中透露着担忧,想起了那个叫做奥玛古的半神长老,“他们强行通过了深岩一族的封锁……”

    “那将会是一场大战!”迅雷点头回道,“很明显,白猴子们赢了……”

    “该死的……这帮穴居人来地底深渊做什么?!”李毅握紧了拳头说道,虽然穴居人与自己不是一个种族的存在,但好歹也跟深岩一族有过交往,双方也很融洽,要是这帮半山穴居人乱来的话,说不定……

    深岩一族已经不复存在!

    那帮白色的穴居人已经来到了深渊之城前,领先的那个穴居人让李毅觉得异常的熟悉,只是对方现在满身都是一些奇异的图腾花纹,就连脸上也布满了花纹,李毅怎么也回想不起这个似曾相识的穴居人是谁。

    深深的吸了口气,迅雷踏出一步,低沉的声音喝道:“你们,已经闯入了地底深渊的地界,如果没有一个让本王信服的理由,本王有权将你们斩杀!”

    说着,迅雷伸手一展,李毅惊讶的发现,在他的身边浮现出了数以千计的黑暗精灵战士,每一个手中都拿着奇形怪状的武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十八般兵器在黑暗精灵的队伍中稀疏平常,还有很多李毅叫不出来的武器,展示着黑暗精灵强大的武力。

    当先的半山穴居人嘿嘿一笑,竟然学着新秦的样子作揖道:“久闻黑暗精灵王,风族前大将军,前五族联军统帅迅雷的大名,没想到百闻不如一见,果真是一身霸气,一表人才啊!”

    迅雷眉头一皱,对方说的话里面带有很强烈的讽刺含义,他怎么可能听不出——对于他来说,后面两种头衔都是对他的侮辱,旧事再提可是迅雷的禁忌!

    见迅雷即将发怒,那穴居人再度作揖道:“请精灵王息怒,在下半山一族的山雪王,前来借道,望精灵王准允!”

    “借道?你们要去哪儿?”迅雷皱眉问道。

    “地底……更深处!”那穴居人龇着牙笑了起来,这样的笑容,让李毅心中一凛,立马回想了过来。

    这个家伙……就是自己在深岩一族中遇到的那个半山穴居人的王!

    “去地底深处么?”迅雷眼神闪烁着,随即狠狠的摆了摆手道,“不行!”

    山雪眉头一挑,笑容中似乎带着些许愉悦:“那么……这样的话还真是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自从深岩一族被我们灭掉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这么兴奋过了!”

    说着,山雪舔了舔嘴唇,佝偻着的脊背似乎也挺直了不少,脸上的皱纹堆起一个令人恶心的形状,轻轻的说道:“我们就……强行通过吧!无论死掉多少,都无所谓……”

    “等等……我想确认一件事情……”

    这时候,李毅却突兀的出声说道,他缓步走到了迅雷的身边,直视着山雪,手指着上头的位置,问道:“你刚刚说,深岩一族被你们全灭了?一个……都不留么?”

    山雪一愣,随即开怀大笑:“那是当然,那些不知趣的东西,自然被我们强大的半山一族毁灭,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深岩一族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杀掉那个深岩一族唯一的半神,还真是令我爽快啊!”

    山雪狂妄的大笑着,殊不知李毅的眼睛已经赤红一片,浑身上下均在微微的颤抖着,随即,一切像是静了下来,没有一丝的声音,李毅也在此刻缓缓的张开了嘴巴。

    “你们……都该死!”

    冷淡的声音中,似乎带着海浪一般冲刷而来的杀意,李毅在如今的精神体状态下,情绪的改变很容易就能够影响到别人,对于李毅的杀意,半山穴居人们不由自主的向后齐齐退了一小步,而李毅身后的黑暗精灵们却是齐齐的上前踏出了一大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