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死人经(洛带) > 第七章 血脸盆
    好说歹说劝了许久,刘总的态度根本不为所动,听他话里的意思,只要能迁坟,甚至他儿女受到一点伤害都没关系。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没什么好劝的了,只是心里实在想不明白他为啥会是这种态度,只是为了求财,家人的安危都能不顾。以前听过“商人重利轻离别”的话,现在倒是见到这样的人了。

    人各有志,也说不上谁对谁错,只是我此时并没有能力帮他迁坟,他给再多的钱也没用。

    跟他说了实情之后,刘总显得异常失望,最后还不死心的问我以后会不会想到什么办法。

    我叹了口气告诉他说,动坟需要用到一张特制的符箓,现在我还没有能力画出来。

    刘总一听有门儿,脸上露出几分喜色,又问我大概多久之后能画出来那种符。

    我想了想,给他了一个答案,三年。

    刘总微眯着眼睛,似乎心里在盘算着什么,好一阵之后,才点点头说,“行,那三年之后,如果时间还来得及的话,我到时候再找你。”

    时间还来得及?什么事情来得及?

    他似乎话里有话,但不等我问,他就挥了挥手,当先往山下去了。

    答应的事情并没有做到,但回到酒店之后,刘总还是让人给我送来了一万块钱,并特意让人跟我说,酒店房间已经给我订到了明天,同时,明天去机场的车,他也给我安排好了。

    这是我第一次给人看风水,当时只觉得受宠若惊,甚至觉得有点愧对刘总,等后来真正明白了风水学的巨大作用之后,面对这些事情就觉得心安理得了许多,再没有此时的心境了。

    得益于刘总送的机票,我生平第一次乘坐了飞机,而且还是头等舱,但感觉并不算愉悦,整个人都离开了地面之后,心里莫名有种不安的感觉,不算很强烈,但总觉得不舒服。

    后来等我学到更多风水知识之后,才知道,风水师有种跟大地相关的能力,离开地面之后,失去了这种能力,所以才会心里不安。

    此是后话,暂且不提。却说在飞机上的时候,坐在我邻座的一个年轻男子,相貌英俊,衣着考究,在飞机上坐下来之后,就跟空乘人员黏糊到了一起,勾勾搭搭的,一副浪荡的模样。

    这样年少多金的高富帅,我心里还是挺羡慕的,难免多注意了几眼。似乎发现了我在看他,那男的转头瞟了我一眼,谁知道看了我一眼之后,他眼睛就钉到了我身上一般,一直盯着我看了许久,甚至连身边一脸娇羞缠着他说话的空姐也不管了。

    被一个大男人这么看着,我心里有点发毛,也不敢再往他那边看了,转头过来,往舱外看风景。结果那男的却直接走到了我身边,没头没脑的给我塞了张名片,笑嘻嘻的说,“兄弟,我看你印堂发黑,怕是最近会遇到啥不顺的事啊……还有,鼻子有点发红,感情运势怕也不利,这我名片,你拿着,以后有事儿给我电话,保管能给你解决了

    。”

    我一听,傻眼了,这家伙是看相算命的?给我看了面相?

    ……但印堂发黑,遇事不顺,鼻尖发红,感情不利,这都什么歪道理啊?

    以前听过有算命骗钱的,今天估计是遇到了,怪不得这家伙一副吊儿郎当的流氓样子,原来还真是一个骗钱的流氓啊。

    没想到这年头骗子这份工作还不错,还能坐飞机头等舱。只不过这家伙眼力不行,虽然我也在头等舱,但却是个穷鬼,想骗我却是打错了算盘。

    我冲他笑笑说,“行,回头遇到事了我就跟你联系。”

    我话里敷衍的意思很明显,这人却也不在乎,只是嘿嘿笑笑说,“那咱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他就转身回了自己座位,继续跟那个美貌空姐黏糊去了。

    我拿着手里的名片看了一眼,上面没头没尾的,啥职业头衔之类的也没写,只是一个名字一个电话。不过这名字有点奇怪,叫“南宫”。

    以前听过有南宫这个姓,没想到这家伙直接叫这个名字,瞧这样子,估计也是一个假名。

    我没怎么在意,随手把名片放到口袋里,就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

    到了大学之后,精彩的大学生活跟中学时候完全不一样。刚一开学,很多学生社团就活跃了起来,本来我没想去报名,但后来意外发现了个名为“易学研究社”的社团。

    实在没想到学校里还有这种社团,抱着结交朋友、学习易学的态度,我报名加入了易学社。

    等进去之后,跟着社团的人开了几次研究会,我才发现,所谓的“易学研究社”不过就是个兴趣班而已,一群人拿着易经之类的书籍随便翻翻,然后扯扯淡就算是研究会了。这还是好的,更有甚者,拿着些恐怖群人互相讲故事。

    经过几次研究会之后,我对这个易学社也兴趣缺缺了,不再抱有希望。去跟他们厮混还不如自己好好研究一下《死人经》来的实在。

    这段时间里,我的风水学知识到了一个瓶颈时期,以前学的都是知识,而现在,我逐渐开始试着去制作符箓,并感悟风水师所说的“炁”。

    这个“炁”,音同气,意思也是气的意思,但却又不是我们呼吸的气。个中玄奥,很难用言语来描述。

    只有感悟到“炁”,才算是风水师真正入门了,才能够制作符箓,学习一些风水师真正的手段。

    这也是我跟刘总说三年左右可以制符的原因所在。

    所以这段时间我很忙,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荒废。

    可不巧的是,易学社的副社长恰好是我们班上一届的学长,宿舍就在我宿舍对面,因为之前研讨会上,我说过一些风水学里比较深奥的内容,这学长当时就把我引为知己,易学社里一旦有点活动,一定会过来千方百计的把我拉进去。

    纯粹浪费时间的行为,却又不好推脱掉,每次去参加活动都弄的我苦不堪言

    。

    正在我考虑这准备退出易学社的时候,这个叫代南州的学长忽然又神秘兮兮的找到我,压低着声音,一副发现了惊天秘密的模样告诉我说,“你知道不,咱学校出大事了!”

    这家伙平时就一惊一乍的,我也没在意,随口问他什么事。

    “咱们系的女生宿舍出事了!”

    这家伙故意把女生宿舍这几个字说的很大声,说完之后,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看着我。

    我还没怎么着,宿舍里一群人“唰”的一下围了过来,叽叽喳喳的问怎么了。

    一个个发情的牲口般眼睛瞪的贼亮,充满了求知欲。

    代南州清了清嗓子,不徐不疾的开口说,“咱们系女生宿舍里,昨晚上子夜时分,忽然传来了一声尖叫,当时半栋楼的人都被惊醒了,许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转头又睡了,可咱们这个专业大三学姐宿舍里的几个人却是睡不着了……”

    这家伙做足了一副说书先生的模样,有性子急的舍友听不下去了,急冲冲的让他别说废话。

    代南州这才嘿嘿一笑,把昨晚上发生在女生宿舍里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昨晚上那声尖叫是从女生宿舍的厕所里传出来的,当时很多人围了过去,发现厕所里是我们专业一个大三的学姐,名字叫徐子鱼。

    一群人赶过去的时候,那个叫徐子鱼的女生正抱着膝盖,坐在厕所的地上瑟瑟发抖。

    众人过去一问,徐子鱼说她晚上睡着之后,忽然有个小女孩过来把她叫醒了,告诉她说她床上有很多血。徐子鱼掀开被子一看,被窝里面不知道啥时候放着一个洗脸盆,里面半盆的鲜血,吓得赶紧下了床。

    然后那小女孩让她端着脸盆去把血倒到厕所里面,她稀里糊涂的就跟着小女孩去了厕所。等到了厕所,倒了洗脸盆里的半盆血之后,她去水管那里,想洗一下洗脸盆,结果一扭水龙头,里面流出来的全都是鲜血……

    她吓的回身去看那小女孩,结果小女孩这时候忽然跳到了水槽里,抱着水龙头,大口大口的喝着里面流出来的鲜血……

    徐子鱼这才吓的尖叫起来,惊醒了半宿舍的人。

    一群人被徐子鱼将的故事吓坏了,结果回去一问她宿舍的人,宿舍的人纷纷嗤之以鼻,说当时她们还没睡觉呢,哪儿有什么小女孩,就是徐子鱼睡了一会儿觉,忽然一个人起床端着脸盆去水房了,她们当时还以为是去洗漱呢,根本就没问。

    众人这才放心下来,说徐子鱼只是做了个噩梦,然后还梦游了出来,劝她别害怕。只有徐子鱼一个人信誓旦旦的说这是真的。

    闹了好一会儿,徐子鱼在众人的劝慰下,精神好了一点,回到宿舍准备睡觉了。

    可就在她爬上床,准备钻进被窝里的时候,忽然又是一声尖叫。

    还没散去的众人围上去一看,徐子鱼的床上,一个血红色的圆形图案印在上面,看模样,正好是一个洗脸盆底部的图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