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死人经(洛带) > 第六十四章 无解祖蛊
    他这一番话,简直和当初云南分会带头用出那种卑劣手段如出一辙,看来我还真没冤枉他,

    不等我说话,脾气火爆的许书刑腾地一下站起来,指着陆振阳就破口大骂,“你这人也太不要脸了,刚才周易说让你再打生死决斗的时候,你怂的一句话都不敢说,现在一听周易暂时无法晋升点穴境界,你立刻就得瑟起来,不要脸到你这种地步的,简直世所罕见,”

    陆振阳这时候居然没怎么生气,只是居高临下的盯着许书刑,不屑开口说,“明天本就是互相切磋挑战的雏凤展翅会,我说要跟周易交流切磋一下怎么了,你若不服,明天我也找你切磋一番,”

    “你,”许书刑顿时气结,指着陆振阳说不出话来,

    “都住口,”

    此时杨仕龙终于听不下去了,大声训斥道,“大庭广众下,你们都是年轻有为的风水师,却一个个如同泼妇骂街一般,成何体统,”

    他毕竟是玄学总会的副会长,即便是陆振阳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朝着我冷笑一声,然后施施然的坐了下去,

    一场风波平息之后,杨仕龙皱眉问我说,“按理来说,吸收到足够的龙脉之气后,短则三日,多则十天,体内道炁一般都能稳定下来,为何你跟他人不同,”

    这问题却是无法解释了,略一思索之后,我无奈之下只好编了个理由,“先前我得罪过苗疆之人,身上中了蛊毒,到现在还没好利索,每次发作的时候,血液沸腾,道炁紊乱,平日里影响不答,但稳定道炁时期,却让我常常事倍功半,这才拖慢了速度,”

    我这话倒也不是乱说,胸口的麒麟纹身现在还在,而且以为最近体内道炁的增多,那麒麟头像变的愈发明显了,

    原本麒麟蛊这件事我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只是刚才杨仕龙问话带着怀疑,我担心玄学会知道后,把这件事跟真龙脉消失的事情联系起来,这才无奈拿麒麟蛊出来做了挡箭牌,

    “蛊毒,”杨仕龙一听神色顿时不一样了,沉吟一会儿才点点头说,“若是蛊毒影响,倒也说的过去……嗯,这样吧,你先稍等片刻,等安排好其他人之后,我来检查一下你的情况,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他的话顿时让我有些感动,连忙出声对他道谢,

    只是当初那老蛊婆实力极高,麒麟蛊又诡异的很,我根本不抱什么希望,但毕竟杨仕龙是副会长,还有识曜境界的实力,就算无法驱除蛊毒,能认出来这麒麟蛊究竟是什么东西也是好的,

    杨仕龙点点头之后,就又去安排引导众人进行龙脉洗礼的事了,

    他走之后,我往京城分会那边看了一眼,心里微微有些隐忧,

    陆振阳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他既然这么说了,明天肯定会挑战我,可我明天还是寻龙境界,而他已经进阶点穴境界,我怎么跟他比,

    难道我要避开,

    刚这么一想,我就摇摇头,肯定避不开的,我或许能找借口离开,但广东分会的人必须得参加,到时候我如果不出现,他一定会找人撒气,

    这怎么办,

    想了半天,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或许也只能寄希望明天之前我能将体内最后一条道炁光柱稳定下来了,

    我在思索的时候,会场中的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备,包括我们广东分会的人,也都纷纷盘膝坐在玄学会早就准备好的蒲团上面,凝神闭目,抱元归一,准备开始进行龙脉洗礼,

    这时候杨仕龙重又来到我身边,把我带到一个距离其他人较远的位置,保证不会影响到其他人之后,这才对我问道,“你将蛊毒症状说与我听,”

    症状……这实在没法说,我想了想,干脆把上衣掀了起来,

    杨仕龙看到我的举动吓了一跳,等看到我胸口的麒麟蛊之后,才愣住了,两只眼睛灼灼的盯着看,

    我以为他没看出这是蛊毒,就准备开口对他解释,结果还不等我开口,杨仕龙好像忽然看明白了,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问我说,“你这是……麒麟蛊,”

    我没被他抽冷气的模样吓到,反而是因为他认出了这蛊毒,心中兴奋,连忙开口问他说,“杨会长听说过这种麒麟蛊,那解蛊之法杨会长是否知晓,”

    杨仕龙面色很凝重,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重又抬头看着我,叹了一口气后,缓缓的摇头说了两个字,“无解,”

    无解,

    怎么会无解,

    世间万物,皆有相生相克,这蛊毒就算再霸道,也不至于无解啊,

    我连忙又问道,“杨会长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仕龙重又叹了一口气,“麒麟蛊一旦种下,蛊体寄生之人便成了麒麟蛊,如何能有破解之法,”

    说完,他一脸惋惜的看着我,那副神情,就像看着一个死刑犯一样,莫名让我心里一寒,

    “杨会长的话我听不太懂,可否详细解释一下,”

    杨仕龙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这才又开口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懂,只是听说过,麒麟蛊乃是苗疆两大祖蛊之一,而且不光是蛊,更是苗疆上古修行之法,传闻之中,养麒麟蛊之人,需寻一修行天才种蛊,蛊虫在体内,随着修行的加深,愈发壮大,就拿咱们风水师来说,寻龙境时,麒麟蛊头上生角;点穴境时,麒麟蛊身上生鳞;等识曜境时,麒麟蛊脚下生出祥云……乃至到最后,中蛊之人到达天师境时,本人化为麒麟蛊,而且是完全成年的麒麟蛊,到时下蛊之人将其收回,便可凭借蛊虫直接达到天师境界,”

    “上古之时,苗疆人多有用此法修行的,修行此法便要给蛊虫寻到合适的宿主,于是当时的苗疆养蛊人多数都千里迢迢的赶到中原,祸害了一大批年轻天才,后来引得中原道家、佛家与咱们玄学会的天师境界前辈大怒,联手杀到苗疆,毁掉老苗寨里的所有祖蛊,从那以后,苗疆人的力量大减,两大祖蛊更是销声匿迹,再也不复出现了……”

    我听的有些目瞪口呆,下意识的喃喃说道,“这……麒麟蛊居然如此出名,”

    杨仕龙点点头,感慨又疑惑的说,“是啊,这件事在玄学界历史上很出名,很多人都有耳闻,只是这许多年都再无祖蛊的消息,你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让这两大祖蛊之一再度出世,”

    什么人,我也不知道那个老蛊婆究竟是什么人,那件事从头到尾都有些稀里糊涂的,先是赵颖,我根本没有杀人之心,结果蛇灵直接吞了蛊母,害死了赵颖,回头又是那个老蛊婆,本来还没什么,结果看到了蛇灵之后,直接发疯了一般,用那种血腥恶心的方式给我种了这劳什子麒麟蛊,

    只是想起了蛇灵,我忽然记起当时老蛊婆称蛇灵为“龙蛊”,我思索一下,问杨仕龙道,“不知这两大祖蛊,除了麒麟蛊之外,另一种祖蛊是什么,”

    杨仕龙给的答案,正跟我想的一样,就是龙蛊,

    难道蛇灵也是祖蛊,可它本体是蛇,跟杨仕龙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心里很是疑问,不过我也再问龙蛊的事,话题回归到了麒麟蛊上面,

    仔细思索了杨仕龙的话后,我又问他说,“既然麒麟蛊是随着中蛊之人修行增加而变化的,那这人若是停止修行的话,这麒麟蛊岂不是就无法增大了,更何况,一直到天师境界之后,中蛊之人才会化为麒麟蛊,古往今来,天师境界的修士总共才有多少,估计这完全成年的麒麟蛊,历史上也没几个真正养成的吧,”

    杨仕龙再次摇头,叹道,“哪有你说的这么简单,麒麟蛊是有期限的,每隔三年,若是中蛊之人境界没有提升,这麒麟蛊便会逐渐的发硬,进而从你身上脱离,寻找另一个宿体……你要知道,麒麟蛊种下之后,便与你血脉相连,根基甚至扎在你心脏之中,麒麟蛊脱落,便意味着你已经死去了,”

    这……难道真像他说的那样,麒麟蛊完全无解,

    我脸色变的愈发差了,

    杨仕龙却又说道,“至于你说的第二个问题,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传闻之中,麒麟蛊尚未毒发之时,能不断优化中蛊之人的天赋,对修行实际上有很大的帮助……当然,帮助中蛊之人实际上就是帮助它自己而已,若是中蛊之人本就天赋不错,再加上麒麟蛊的帮助,到达天师之境想必还是有些希望的吧,”

    我更不理解了,“到达天师之境,中蛊之人不是就要死了吗,那为何还要费心费力的提升境界,到最后平白为他人做了嫁衣,”

    杨仕龙这时候才终于说出了第一个对我有利的消息,

    “传闻之中,麒麟蛊唯一的破解之法,便是在成为天师的一刻,用天师剑斩去身上的麒麟蛊,只是斩去之后,一身天师境界也会随之斩掉,能到达天师境界的人,本就年龄不小,失去一身境界之后,多半也活不久了,如此一来,解与未解,又有什么区别,先前我之所以说无解,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然,这只是我作为局外人的想法而已,若真是中了这种奇蛊,左右都是个死,总得找个死中求活的办法,也只能拼命的修炼了,”

    听他这么解释完,我心里已经近乎绝望,就像他说的那样,修行不修行,早晚都要面对死亡,至于死中求活,且不说修炼到天师境界有多难,就算到了那个境界,而且成功斩掉了麒麟蛊,最后无非也是苟延残喘而已,修行一辈子的功力全部都被麒麟蛊带走了,自己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这未免太残酷了一些,

    我声音嘶哑低沉,难听到了极点,又问杨仕龙道,“杨会长,真的没有其他任何办法吗,”

    杨仕龙沉默了一会儿,脸色带着略微的犹疑,这才又说道,“我以前听人说过,似乎未到天师境界之前,找到一个天师境界的前辈帮忙,利用天师剑,似乎也能一剑斩去这麒麟蛊,只是那样对天师境界的前辈修行也会有所影响,所以,这种方法也近乎不可能,除此之外,我再未听说过还有其他方法,”

    说完,他看向我的目光更加怜悯了,

    而我,也只能苦涩的笑了起来,

    天师境界的前辈,我连见都没见过一个,更别说还得让人家冒着影响自身修行的危险来帮我,这怎么可能,

    有这个方法,跟没这个方法,根本没什么区别,

    接下来,杨仕龙又劝慰我了一些什么话,我根本就没听清,只是最后稀里糊涂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重新坐了下去,

    我茫然的抬头看着周围众人正在努力的进行龙气洗礼,我却忽然对修行没了兴趣,

    修行到最后,一身功力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这有什么意义,杨仕龙总得找个死中求活的法子,但我却不这么想,在死和生不如死之间,我宁愿选择死,

    可我不甘心啊,胖子还在火神庙里生死未卜呢,红影子跟我约好将来还要再见面呢,我父母也在家中,寄望我光宗耀祖呢,我怎能去死,

    一个人呆滞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心里那种万念俱灰的思想逐渐消散了,慢慢的,又有一股坚定的信念升腾了起来,

    大衍之数五十,尚有遁去的一,万事万物,怎会如此绝对,

    就如同我此时体内的道炁,杨仕龙他们能想象到我足有五条道炁光柱吗,

    他显然不能,

    更何况此时距离天师境界还远,就按杨仕龙说的三年为期,我至少也还有九年时间可以考虑解决这个问题,

    不光如此,根据我的推测,红影子跟我约定的是识曜之时与我相见,红影子的境界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她肯定也能帮我,

    既然如此,我何必现在就心灰意冷,

    杨仕龙不是说,这麒麟蛊随着修行的增长而变化吗,我倒要看看,我这五条道炁光柱进阶点穴阶段,这麒麟蛊能变成什么样,

    如此一想,我摇头将心中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抛出去,深呼吸几口,念了几遍静心咒,让自己身心全部平静下来,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稳定体内的道炁,<

    !--ouoou-->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