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死人经(洛带)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天雷符
    等我赶到叶翩翩身旁时,除了陈扬庭之外的那七个道士,已经全部围在她四周,手中或是拿着法器,或是拿着符箓,一起朝叶翩翩攻击过去,浑然没有任何以多欺少的尴尬,道炁喷吐呼啸,招招要命,式式狠辣,而叶翩翩被围在中间,手里那绿竹笛法器左支右挡,虽然勉强能抵挡得住,但已经有些手忙脚乱了,

    我来不及多考虑,直接拿出金光符箓,口中念诀,手里结印,然后屈指一弹,金光符箓直接化作一道金芒,飞驰进到叶翩翩身旁,在她身体四周形成一道金色光圈,帮她挡住连绵数道攻击之后,她的压力顿时小了许多,

    不过那龙虎山的几个道士也不是吃素的,仅仅一波攻击,就让金色光圈褪色几分,显然这金光神咒也撑不了太久,

    我手里未停,立刻又拿出纯阳符箓,念诀结印之后,指尖出现一道纯阳业火,

    早先与陆承平的战斗中,我就领悟到将金光神咒和纯阳神咒结合到一起的方法,能让金光神咒的防护力得到质的提升,于是我屈指一弹,纯阳业火随之而去,落在那金色光圈上,形成一层淡淡的赤炎,

    接下来龙虎山道士又有符箓攻击过去,但都被那赤炎一烤,直接化为虚无,

    叶翩翩得到这个喘息的空荡,将手中的绿竹笛法器一收,转而抬头看天,口中轻声念道,“蹑地纪天,十五迹禹,”

    随着声音的念出,她突然闭上眼睛,左脚轻抬,然后朝着斜前方重重一脚踩了下去,

    几乎是一瞬间,肉眼可见的绿色光芒凭空在那数个道士身前出现,像是一道道利刃,疯狂的四处乱飞,一个干瘦留着山羊胡子的老道口中一声惨叫,肩膀上直接被那绿芒刺出一个血洞,瞬间鲜血喷溅而出,而其他的道士也全部收起了攻势,转而依靠手中的符箓法器苦苦抵挡,

    步罡之法一出,瞬间攻守逆转,

    早先去年的雏凤展翅会上,我就见过叶翩翩使用步罡之法,一步震退了陆振阳,只是当日陆振阳仅仅刚到点穴境界而已,也未显出这步罡之法的不寻常,而此时,叶翩翩独自面对龙虎山七大识曜境界,一步逼得众人齐齐后退防守,这才显出步罡之法的不凡之处,

    我心里霎时安稳不少,不愧是三脉地师叶翩翩,她实力完全发挥出来的情况下,或许今日我们还有一丝胜机,

    趁着这个机会,我指挥着瞳瞳,准备让她去帮叶翩翩,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旁边的陈扬庭抬脚一踏,直接走到了我面前,

    他脸上带着奇异的笑容,声音里面满是感叹,出口说道,“以你这区区点穴境界修为,居然能挡住数位识曜境界联手攻击,真不愧是神咒,今日将你擒去,天师必将这两种神咒赐予我修行,说不定我也能冲击一下天师之道,哈哈,”

    一边说着,陈扬庭脸上带着潮红光芒,手中桃木剑一抬,临空随意勾点几下,便形成了一道符箓,化作一道流光,朝我飞速袭来,

    那符箓还未到我跟前,其中澎湃的力量已经笼罩在我四周,给我带来极大的压力,几乎不能动弹,

    陈扬庭实力不逊于叶翩翩,至少是识曜中期,甚至有可能是识曜后期的修为,这下我也不敢让瞳瞳去帮叶翩翩了,叫上她一起对陈扬庭出手,

    我先接引道炁于方天扇中,召出孤坟野草,挡住陈扬庭这一道符箓,然后迅速拿出阴阳阎罗笔,道炁灌入之后,笔尖之上,阴阳二气流转而出,形成一个庞大的阴阳鱼挡在我和陈扬庭的中间,

    自从张坎文执意把阴阳阎罗笔送与我后,我已取出三滴心头精血浸入其中,每日静心温养,将其当成了本命法器,此时使用起来,愈发的得心应手,而那阴阳二气形成的阴阳鱼也与往昔有所不同,

    以前的阴阳鱼,只是黑白两色阴阳气盘旋而成,而现在的阴阳鱼,则是于阴阳二气中,多了两颗圆形的核心,阴阳二气俱从这核心之内流出,然后再盘旋而动,

    更奇异的是,阴阳二气流转的过程中,两颗核心丝毫不动,按理来说,这样一来,总会有阴气流转到阳气核心,或者阳气流转到阴气核心上的情况,但实际上,这两颗核心,却一直处在各自的区域内,阳气核心永远在阳气范围内,阴气核心永远在阴气核心内,如此来看,阴阳二气又好像是静止的,并未缠绕流动,

    听起来非常矛盾,但这正是阴阳鱼的奇异之处,天地之间,阴阳二气本就相依相存,阴生阳,阳生阴,个中玄奥,实难用言语描述,

    发生这种变化之后,阴阳鱼的大小虽然未变,但威力却更胜以往,阴阳二气吞吐盘旋,直接往陈扬庭奔涌而去,

    与此同时,瞳瞳在一旁也没闲着,双手一合,原本分别拿在两只手中的黑色丝线合二为一,幽黑之色更胜以往,而且这略粗的丝线上,还有一股好似黑色液体般的东西在流动着,看起来威力更是非同小可,

    她将这丝线往前一挥,丝线并未像往常一样,延长伸展,反而是末梢处,有一滴浓黑液体被甩了出去,直接朝着陈扬庭的面部疾速飞驰,

    在我充足道炁的支撑下,方天扇内的孤坟野草,虽然最终崩溃开来,却依然挡住了陈扬庭那一枚临空符箓,此时他面对阴阳鱼和瞳瞳的黑色液体,面色凝重,放下手里的桃木剑,未再临空成符,转而猛地往前踏出一步,

    步罡之法,陈扬庭居然也会,

    我面色凝重起来,道学与玄学同出老庄一脉,法术自有相通之处,陈扬庭用出步罡之法也不算奇怪,只是他这步罡之法却与叶翩翩不同,一步踏出之后,并未有异状生出,仅仅只是自身气势猛地提升起来,与此同时,他手中又多出一道符箓,随手一挥,无火自燃起来,

    到此时我才终于看明白,他那步罡之法,居然完全是为了开启手中这枚符箓,

    这是什么符箓,居然要用步罡之法才能开启,

    很快,我就看到了答案,

    那符箓燃烧之后,甚至没有一丝灰烬留下,只冒出袅袅几缕青烟,漂浮到空中之后,原本晴朗的夜空中,忽然在这几缕青烟的上空,凭空浮现出来一朵乌云,紧接着,雷声阵阵而响,一道闪电划过夜空,

    我面色大变,这符箓竟是传说中的引雷之法,

    一切说来很长,但实际上仅仅只是发生在一瞬之间,那天雷劈下之时,我的阴阳鱼,瞳瞳那滴黑色液体,才刚刚飞驰到陈扬庭的身前而已,

    它们还未来得及对陈扬庭做出任何威胁,就被天空中滑落的这道天雷击中,转瞬泯灭消失,丝毫踪影都没留下,

    虽说阴阳鱼中我并未融入墨绿能量,威力还不算最强,可依然是我此时能发挥出来的极致,瞳瞳那滴液体更不用说,里面饱含着浓郁的天阴之力,比当初她制服那井鬼之时更充裕许多,可饶是如此,在这天雷之威中,两种道法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识曜后期的威力,果然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强大,

    我正犹豫着接下来要怎么做,就在此时,天空中又是雷声阵阵作响,我抬头一看,面色再变,

    陈扬庭那枚符箓召唤的乌云,竟是余力未散,又在空中凝聚出一道天雷,

    眼看那天雷又要滚滚落下,我顾不上再做丝毫考虑,疯狂将道炁涌入阴阳阎罗笔,再度引出阴阳鱼,这还不算完,我把怀里所有的金光符箓和纯阳符箓都拿了出来,能用出多少算多少,一股脑儿的全部接引道炁进去,

    短短数秒之内,我体内的道炁几乎挥霍一空,但我依然没有任何的安全感,伸手抓住玉环,一边吸收里面的龙气,一边再度将方天扇拿出来,冒着损伤的危险,重新召出那孤坟野草图,

    第一道天雷,看似只将阴阳鱼和瞳瞳的黑色液体击溃,可它的威力绝非仅限于此,只是当时陈扬庭主动操控天雷采取了守势而已,实际上,阴阳鱼和那黑色液体泯灭之后,天雷依然有余力未曾衰竭,落入地面消散而去,而现在,第二道天雷在陈扬庭的操纵下,直接朝我劈来,威力完全爆发出来,能不能挡得住,我心里实在没底,只能拼命将自己一切保命手段全都用了出来,

    转瞬之间,天雷滚滚落下,挡在我身前最外层的阴阳鱼瞬间泯灭,接着是连续两道金光神咒和纯阳神咒组成的金色火焰光圈,

    第一道光圈同样是瞬间泯灭,第二道光圈则是略微挣扎片刻,然后发出一声脆响,同样消散,紧接着,是最后一道方天扇召出的孤坟野草图,

    我瞪着眼睛咬着牙,拼命将刚才玉环内吸收的道炁送到方天扇内,使得那荒坟猛的拔高数倍,野草也疯长起来,试图挡住那道天雷,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天威之下,荒坟瞬间崩溃,野草寸寸断折,甚至这孤坟野草图都完全崩溃开来,方天扇上道炁光晕完全消散,变得焦黑一片,

    唯一幸运的是,天雷之力到此时,总算是消散一空,只余下微微一道银色电光朝我窜了过来,

    此时我已力竭,体内道炁挥霍一空,哪里还有阻挡之力,只能任由这一丝银光自我手臂窜入体内,

    瞬间我的身体一麻,整个人哆嗦了一下,然后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而这口鲜血落入地面之后,上面银芒一闪,那道银色电光之力才总算是消散一空,

    我颓然的坐在地上,虽然已经受到重创,但心里还是有些庆幸,

    刚见到那天雷之威时,我甚至觉得自己面临必死局面,毫无一丝生机可觅,最后耗尽所有力量,刚刚好挡下,实在是侥天之幸,

    可就在我吐了口气时,空中却又传来隆隆雷声,我抬头一看,那片乌云竟是还未消散,

    难道还有第三道天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