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死人经(洛带)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高深莫测
    本来我就对南宫有所怀疑,现在看到叶袅袅跟他在一起,我心里更加警惕了,

    叶翩翩之前跟我说说过,叶袅袅这人很危险,虽然具体怎么危险我也不知道,但经过当初她对我照顾的那一个月之后,我对叶翩翩很信任,她特意跟我说的话,必然不会骗我,

    当然,我只是心里警惕而已,还谈不上害怕,我抬脚走过去,在南宫对面坐下,开口问他,“大半夜的,叫我过来什么事,”

    南宫一副闲适模样,懒洋洋的坐在那里,伸手在身上摸了半天,摸出来个木盒子,随手丢在石桌上,“喏,送你的小礼物,”

    小礼物,我不知道他什么打算,犹疑的伸手拿过来,准备打开,

    这时候南宫却按住我手,止住了我的动作,笑着又说,“现在不要打开,等你回去,身边没人的时候再看,”

    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这么笑嘻嘻的说着,我也不好坚持,只好松开手,把盒子收到身上,然后又问他还有没有其他事,

    南宫点点头,伸手又指了指我左手手臂的位置,开口道,“还有点小事,是关于你胳膊上那个道鬼印,”

    听他说起道鬼印,我心头顿时就是一凛,

    当初杀梁开雄我是暗中下手,从杀了他之后,到道鬼印附到我左臂,再到此后道鬼印异变,提升我的境界,一直以来,我从未将这件事跟别人提过,南宫又是如何知道的,

    我面色很明显的变了,南宫却好似半点都没有察觉到,依旧侃侃说道,“上回你这道鬼印已经解开第一层封印,一小部分道炁被你吸收了,对吧,”

    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尽量维持着面色的平静,点点头说,“没错,然后呢,”

    南宫还是那副自来熟的样子,熟络的伸手,把我左臂衣袖挽了上去,继续说道,“你看,这道鬼额头上的阴阳道纹颜色已经变淡很多,最后一层封印很快就要解开,你别看第一层封印是道鬼的整个身子,模样似乎比这第二层封印的头颅大,但实际上,道鬼印的道炁,绝大多数都在这头颅之中,第二层封印解开之后,道炁远比第一层更多,到时候你要做好准备,别浪费了这么好的东西,一定要把这些道炁全吸收了,提升自己的修为,对了,你现在的修为,应该是点穴九窍吧,”

    我有些无力的点点头,我身上还有什么事,是这个南宫不知道的,

    南宫也跟着点点头,神秘的对我一笑,又道,“只差最后一窍,这道鬼印的道炁足够让你突破,不过我刚才说的话你要记住,道鬼印的道炁不能浪费,即便很少一部分就可以助你突破到点穴圆满,但突破之时,你要尽可能的吸收道炁,吸收的越多,对你以后越有好处,”

    这话倒是让我有些不明白,点穴十窍便是圆满,圆满之后,下一步就是借住曜石之力冲击识曜境界了,这时候再吸收更多的道炁有什么用,更何况,十窍已满,体内已无储存道炁的空间,剩余的道炁即便能吸收到体内,又会储存在哪里,

    我有心想问,南宫却好似早就看出了我的疑惑,摆摆手对我说,“你只要记住这件事就行了,其中的道理,我现在说你也不明白,就不告诉你了,”

    我心里又是一阵无语,这家伙的身上,我从未发现有任何道炁波动,当初刚见这家伙的时候,我以为他是个骗子,第二次见的时候,我以为他是个寻龙境界的地师,而这第三次见,他话里话外,让我只觉得高深莫测,说他是天师我都觉得有可能……只是他这模样年龄,如果真是天师的话,那可就太恐怖了,

    到现在,我也拿不住这个南宫到底是敌是友,说他是敌吧,每次见面他都在帮我,但说他是友吧,他似乎一直在暗中观察我,知晓我身上的诸多秘密,这行事风格,实在不像是朋友能干出的事,

    本能的,我还是想跟他保持距离,等这件事说完之后,我点点头,起身就要告辞,但南宫却又拉住了我,笑着说还有第三件事,

    第三件事……莫非又是我身上的什么隐秘之事,

    我这时候已经习惯了,表情平静了许多,也没说话,重又坐了下来,示意他开口,

    这回南宫表情似乎郑重了许多,再没有刚才吊儿郎当的样子,开口之前,甚至还沉默着,略微斟酌了一下,这才说道,“咱们修行之人,一切力量的基础都是道炁,不管道法还是法器,不管龙虎山还是全真教,抑或是你们玄门,符箓之法、丹?之法、玄门术法,一切的根基都来源于体内道炁,这是玄学界最基本的常识,但实际上……”

    说到这里,他微微停顿了一下,神秘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才又开口道,“实际上,这是个错误的认识,事实并非如此,这一点,你应该知道的吧,”

    我心里嗡的一声,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南宫再次发现我身上隐秘的准备,但我还是没想到,他会发现这件事,

    心脏砰砰跳着,我脸上尽量维持着平静,不置可否的反问道,“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南宫的表情比之前更加诡秘了,脸上带着莫测的笑容,继续说道,“我想说的是,这两种能量是可以共存的……以你所处的点穴境界为例,天脉之内,虽然只有十个穴窍,但这东西就像一个瓶子,你往瓶子里装满石块,看似瓶子已满,但再弄些沙子,或者水,往瓶子里面倒,依然可以倒进去,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我沉默了一会儿,才点点头,又问他说,“能倒进去又怎么样,有什么意义,”

    南宫还是那副诡秘的笑容,“这意义可就大了……识曜境界,笼统来说,是要接引天上星力,与自身道炁融合,才能突破,所以识曜跟之前那些境界会有本质的不同,虽然体内力量依然笼统的称为道炁,但实际上已经发生了本质的改变……而这时候,刚才我说的那句话就无法成立了,”

    “哪句话,”

    “两种能量可以共存,”

    我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又问他说,“你意思是,识曜境界之后,体内便只能保存一种能量,另一种能量必须放弃,”

    南宫点点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不过我今天特意跟你说起这件事,自然是要帮你找到解决办法的,”

    “怎么解决,”

    南宫笑的更加诡秘了,看着我说,“道炁可以与星力融合,达到识曜,那另一种力量,自然也可以与星力融合,只要这两种力量同时达到识曜,便可继续共存,而且各有各的威力,也就是说,到时你一人体内,具有两份识曜之力,相同的天赋境界,你的实力也要高出他人一倍,”

    他说的另一种能量,自然是当初小金送我的那墨珠内的那股奇异能量,正是这种奇妙的力量,让我点穴之时,体内多出四条道炁光柱,从而一举开出绝顶四脉的天赋,而这一年以来,我也发现了这种奇妙能量的种种不凡之处,

    南宫为何会知道这种墨绿能量,已经不是我此时思考的问题了,我只是在思索一件事,

    这种奇异能量南宫既然知道,那就证明以前肯定出现过,不会是我一个人独有,而这种能量又如此不凡,那为何整个玄学界里,我从未听过任何传闻和记载,优胜劣汰才是自然规律,这种能量足够优秀,即便再珍惜,也不至于任何传闻都没流传下来吧,

    斟酌半晌之后,我对南宫问道,“若是按你说的,让这种力量也达到识曜……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这句话问出来之后,一直坐在旁边,一副心不在焉模样的叶袅袅忽然抬头看了我一眼,南宫脸上的表情也微微有些变化,过了几秒钟,才忽然笑着叹道,“你这小子倒是聪慧……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危险是有的,但天师之下不会有任何发现,你只要注意,不要在天师面前展露这种力量便可,”

    我想了一会儿,再问他说,“若我不小心在天师面前展露这种力量了呢,”

    南宫脸上的笑容逐渐收了起来,“那你就要祈祷当时我在你身边了,”

    我没懂他的意思,皱眉又问,“若你不在呢,”

    “若我不在,你必死无疑,”

    我心头顿时一凛,这意思是,若这墨绿能量被天师察觉,必然要杀我,

    天师实力的人,我也接触过不少,但给我带来最深感触的,还是与我有灭门之仇的陆家陆子宁,当初面对他,我甚至无法掌控自己身体的一幕,让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每每想起都遍体生寒,

    我看着南宫,对他摇摇头说,“我胆子小,不想冒这种风险,”

    南宫似乎对我的话一点都没有意外,脸上又恢复了笑容,“要不要冒风险,当然是你自己考虑的事,我只告诉你一件事,那种力量到达识曜之时,可引星动,接引星力入体……接引星力和利用曜石到达识曜境界的差别,你应该明白,”

    引星动,引星力入体,

    识曜境界的本质便是接引星力入体,但实际上都是利用曜石吸收星力而已,真正引得星动,接引星力,都只是传说而已,

    南宫说的差别,实际上我并不清楚,但只要用脑子想一想,也知道其中的差别究竟有多大,

    我沉默着,还未做出抉择之时,南宫却从石凳上站了起来,冲我摆摆手,然后叫着叶袅袅一起离开了,

    他们走后,我脑子里依旧晕乎乎的,在凉亭里又坐了半个小时,然后才起身回到了客房里,

    回去之后,我正要脱衣睡觉,摸到了身上的木盒,这才想起来南宫在凉亭里送我的这个小礼物,

    我苦笑一声,今天南宫说的那些话,对我的冲击实在太大了,以至于我都忘记了这个木盒子,

    我起身来到桌边坐下,把木盒放在桌上,伸手按住了盒盖,心里的好奇升腾起来……

    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