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死人经(洛带) > 第三十章 撞邪
    后面这一段路上的陶俑,来的时候都已经检查过了,所以回程之时走的极快,没一会儿就到了我最早发现蕴含巫炁的那个陶俑旁,

    这陶俑已经被陈扬庭用符箓炸了出来,断然没有不拿出去的道理,我略微开口一点拨,说这东西有研究价值,带出去研究一下,对我们接下来的行动肯定有用,韩稳男和陈扬庭他们都没多想,立刻便点头同意了,

    陶俑不算很重,总共不过一百来斤,对修行之人来说,自然不是问题,我主动要求抱着陶俑,这苦差事自然没人跟我抢,不过抱着它出去之前,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陶俑尾部那根管子模样的东西,

    这根管状东西,一头深埋在山壁之上,根本拔不出来,另一头又跟陶俑完全连在一起,扯也扯不断,所以也不用多想,唯一的办法自然就是将其斩断,

    韩稳男并掌为刀,道炁内蕴其中,狠狠一记掌刀斩下,他有识曜境界修为,虽说只是一双肉掌,但在道炁的作用下,却是比普通的刀剑还要锋利的多,

    只可惜的是,他这一掌斩下之后,想象中??斩断的情况并未出现,那管状东西上只是出现了一个极深的凹痕,韩稳男轻咦一声,显然这东西的坚韧超乎他的预料,

    肉掌无法斩断,那就必须用利刃了,而这里的四个人中,只有我身上背了一把青岗剑,不过我还是担心有危险,并未出手,而是将青岗剑取下,丢给了韩稳男,

    接剑之后,韩稳男不疑有他,握住剑柄,一道白色匹练横扫而下,这次再无悬念,那管状东西被??斩断成两截,只是这时,又有异变发生,那断成两截的管状东西,连着陶俑的那一段没有动静,但连着山壁的那一段,却疯狂抖动着,一瞬间便缩回到了山壁内消失不见,

    虽说那东西看起来像条蛇,但我们之前拨弄了那么久,都没发现有任何动静,根本没想到它是个活物,

    四个人目瞪口呆的看了半天,韩稳男的表情最先凝重起来,出声道,“这东西居然是个活的,跟陶俑连在一起,又深藏在山壁内,断非寻常之物,幸好刚才张道友心思缜密,想到了把陶俑挖出来看看,否则的话,咱们断然发现不了这个线索,”

    我脸微微一红,幸好隐在暗处别人看不见,我哪里是心思缜密,刚才那番话我纯粹是信口胡诌而已,没想到误打误撞,还真发现了线索,

    接下来我们没再多停,我过去扛起陶俑,四人一道往来时的路上回去,不过接下来的这段路我们要检查每一个陶俑的异常,是以走的远比来时慢很多,

    行到一半路程之时,我忽然听到一阵隐约的喘息声从前面传过来,心里一愣,韩稳男他们三人修为不俗,连我扛着陶俑走了这么久都没觉得疲累,他们怎么会有人喘息,

    正疑惑不解的时候,那喘息声却愈发急促起来,前方众人显然也发现了异常,韩稳男忽然停住脚步,疑惑的开口问道,“陈道友,你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

    他这一说,我才知道,原来那喘息声是陈扬庭发出来的,我心里略一思索,脸色便严肃起来,悄悄将陶俑放到了地上,

    韩稳男问完之后,陈扬庭的喘息声依然没听,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而且他根本不理会韩稳男,没有转头,依旧慢慢的往前走,

    韩稳男有些急了,快步走上前去,伸手按住他的肩膀,正要开口说话,那陈扬庭却陡然转过身来,双眼阴沉的盯着韩稳男,

    我将手里的探照灯往那边一扫,正好看到陈扬庭的眼睛,心里顿时一个咯噔,

    他的眼睛里诡异的只剩下了眼白,而且上面布满血丝,眼球上本就有许多血管,充血之时,血管显露出来也很正常,可陈扬庭此时眼球上的血管,却好似一条条蜿蜒的蚯蚓一般,从眼球上鼓起来,而且还在不断蠕动,看起来极为骇人,似乎随时都会炸裂,

    韩稳男一个愣神之后,明显也发现了不对,按在陈扬庭肩膀上的手迅速回缩,身子也猛地往后暴退,可显然已经有些晚了,陈扬庭的双手猛的抬起来,一下便抓住了他两边肩膀,迫使他无法后退,而且双手往中间箍紧,狠狠卡住了他的脖子,

    陈扬庭用力极大,只一瞬间,韩稳男的脸便涨红起来,不过他也不是好相与的,当机立断,手里拿出一枚符箓,直接便按到了陈扬庭的胸口,

    看得出来,韩稳男还是留力了,拿出来的这枚符箓仅仅是一张烈阳符,目的显然只是为了迫使陈扬庭松手,可陈扬庭此时却异常疯狂,根本无视这张烈阳符,双手没有任何松动,

    瞬间一团火球在两人中间迸发出来,将两人胸口的衣衫尽皆烧破,风水师力量很强,可身体不比常人强出多少,火光之后,两人胸口都是一片红黑之色,黑色是烧烂的皮肤,红色则是渗出的鲜血,

    这一下韩稳男也动了真火,再不留力,手腕一翻,便拿出来我见过多次的树叶法器,

    他这贴身法器显然有所精进,变大的同时,居然分裂成了两片叶子,分别缠上了陈扬庭的两只手臂,然后我就听到了一阵劈啪作响的声音,陈扬庭的双臂赫然被掰断了,手腕再也无法用力,从韩稳男的脖子上滑落下来,

    韩稳男这才收回树叶法器,抬脚一踹,直接把陈扬庭远远的踹飞了出去,然后自己也站在那里不停的大口喘气,

    稍微喘匀了气息,他便快速转过头来,招呼我和妙觉赶过去,急促的开口道,“这洞里有古怪,陈扬庭肯定无意中招惹了什么邪物,咱们一起动手,先制住他再说,”

    他话音刚落,刚才跌飞出去的陈扬庭已经起身重新朝我们走了过来,他的双眼依然诡异而邪恶,但跟刚才不同的是,他的手里却扣着一张赤色符箓,

    我心里顿时一凝,陈扬庭这时候还能使用符箓,当初我跟他交过手,他是天师府玄坛殿殿主,至少是识曜中期的实力,极有可能是识曜后期,我和韩稳男只是刚刚进阶识曜而已,远非他的对手,妙觉和尚什么修为我暂时不清楚,但多半也难敌陈扬庭,

    这下算是弄巧成拙了,陈扬庭此刻的模样,多半跟之前我蛊惑他炸出陶俑有关,当时我只想着有什么凶险就让他扛,却没想到,他是我们之中实力最强者,神智混乱的情况下,我们很难制住他,

    更巧的是,为了不暴露自己身份,我此行连阴阳阎罗笔和其他常用的法器都没带,身上只有一把青岗剑而已,实力大打折扣,

    眼见陈扬庭越走越近,无奈之下,我只好硬着头皮拔出了手里的青岗剑,跟韩稳男并排站在了一起,

    陈扬庭脸上带着诡异的狞笑,断折的手臂似乎完全不影响他的动作,右臂抬起,手中的赤符朝我们疾射而来,瞬间便是一片冰寒的刀刃将我们包裹住,我忙将巫炁注入青岗剑内,试图阻挡,不过韩稳男却先行一步,树叶法器瞬间涨大,猛地一扫,硬生生将那冰寒刀刃扫走大半,剩下的撞在那树叶法器上,叮当一阵作响,却是全部消失不见了,

    我刚松了一口气,抬头一看,陈扬庭已经缓缓抬起了脚,正要往下落,

    我头皮发炸,这个情形我见过,上次陈扬庭动用步罡之时,便开启了那恐怖的天雷符,几乎将我至于死地,完全依靠金光、纯阳两种神符以及瞳瞳的拼死抵挡,这才勉强逃了一条性命,这一次,陈扬庭难道又要用天雷符,

    未及细想,陈扬庭的脚已经落到了地上,而且手里又摸出一张符箓,朝着我们抛飞过来,漆黑的山洞里看不清是什么颜色,但由步罡引发,极有可能印证我的猜测,

    韩稳男可能没见过陈扬庭的天雷符,但此时也看出来他这张符箓是由步罡之法引导,威力绝对不俗,于是他也紧张起来,树叶法器猛地一个收缩,然后层层折叠起来,挡在我俩身前,与此同时,他的手里又出现了一枚铜球,屈指一弹,瞬间便飞到了半空中,滴溜溜的旋转着,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陈扬庭抛出那符箓在半空中突兀发出一道明亮至极的白光,然后边缘地方冒出一股黑烟,眼看便要燃烧起来,

    这正是符箓被引发的标志,我再不及细想,全身的巫炁涌到青岗剑内,与此同时,默念步罡法诀,左脚微微抬了起来,

    《死人经》中记载的步罡之法,名为“九星天罡”,暗合北斗九星之数,共有九步,此时我勉强能踏出第一步而已,威力多大,能不能挡住陈扬庭这枚符箓,我心里根本没底,

    随着那枚符箓上的黑烟越发浓烈,山洞内一道恐怖的气息,缓缓的升腾起来……

    就在此时,我和韩稳男的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宛如黄钟大吕一般的佛号

    “阿弥陀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