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死人经(洛带)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卸甲现身
    将胖子说服之后没过多久,便有人将晚饭送了过来。胖子吃了晚饭也没了睡意,说九曲黄河阵的消耗太大,要好好调养一下,便兴匆匆的去了道宫外的湖畔,盘膝打坐,开始恢复道炁。

    今天在擂台上与赵昊决战,我的消耗也不小,若非有玉环里的真龙脉作为支撑,只怕我早就耗尽了真元。看胖子那副着急的样子,我本来也打算跑去与胖子一同打坐,这王屋洞天的真龙气虽然浓郁,但这座道宫里却丝毫也感觉不到,也不知道他们是用了什么方法,将那些真龙气全都转换了成了巫炁,所以,要想吸收真龙气恢复道炁真元,还得同胖子一样,去湖边才行。

    但我刚刚走到门口,却想起了今日卸甲剑里那个诡异的声音,然后便按下了这个心思,重新回到道宫内。

    今天我能如此之快的取得胜利,卸甲剑或者卸甲剑里的那个声音功不可没。我拿道卸甲剑以来,也对它进行过不少研究,但却从未听到那道声音,为何今日在擂台上却有此异变?

    我将卸甲剑从相柳里拿了出来,端详许久,从剑身上没有发现丝毫异样,我甚至将刚恢复一点的道炁真元注入其中,但整个道宫里依旧安静至极,除了我的呼吸声,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我停下了道炁真元的输送,再次将它在手里,残破的卸甲剑上,依旧没有任何异变发生。

    卸甲剑还是原来的卸甲剑,剑身上锈迹斑斑,剑体几乎彻底腐朽,似乎略一用力,便能将其折成两段,同我第一次见它的时候一模一样。但经历了这么多时间,卸甲剑让我改变的不只是对老妖怪藏锋的看法,还有对他的看法。就如之前藏锋同我说过的话,这把剑,确实能让我实力倍增,将赵昊打败。

    我回忆其在擂台上的场景,当时赵涵的磐石化龙决来势汹汹,对我构成的威胁几乎迫在眉睫,我一边恢复道炁真元,一边将道炁真元往卸甲剑中输送,但这依旧不能解决燃眉之急,我迫不得已,将轩辕剑拿了出来……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有点兴奋起来,难道那道声音,是被轩辕剑唤醒的?

    我仔细了想了想,不排除有这种可能。虽然我已经掌握卸甲剑多时,但要深究起来,今日在擂台之上,还是它们二者第一次碰面。卸甲剑虽然天生天养,神异非凡,但轩辕剑却是王剑,无论名气还是威力,都在其之上。而且王剑对其他剑会有某些神秘影响,这种情况也极有可能发生。

    念及至此,我张口将轩辕剑吐了出来,仔细观察他们二者之间的变化。

    轩辕剑是黄帝轩辕氏征战四方的法器,位列十大神器之中,样式华美无匹。剑身雪亮,仿佛带着丝丝缕缕的寒气,随着它的出现,整个道宫的气温都仿佛下降了几分。而剑茎乃是金黄的圆柱,圆柱上布满密密麻麻的凸起,似乎是被谁篆刻上去的铭文,饶是我对古文字有相当深入的研究,但却依旧无法辨认它们。而在这些铭文外边,更是盘旋着一条五爪的神龙,龙身上之上,带有“轩辕剑”三个古体大字,给人一种肃杀之意。将其与残破的卸甲剑放在一起,不论质量,单就外表来说便有云泥之别。

    随着轩辕剑的出现,卸甲剑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我似乎听到了一阵剑鸣,也就是那阵剑鸣,让我变得紧张起来。

    这把剑是从藏锋手上得到的,剑里的那道声音又与藏锋如此相似,那么这个人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他肯定就是帮助藏锋获得藏锋宝剑,与其并称为剑道双子,但最后却突然消失的藏锋的胞兄。但这并不是我紧张的原因,那道声音身份背景再厉害,终究不过是只是一道声音,过了这么多年,就连藏锋都变成了一个没有修为的糟老头子,借藏锋宝剑之力才勉强留下一道肉身,更何况是没有实体,依附于卸甲剑,被轩辕剑刺激之后得以出声的他呢。

    我紧张的是,他最后劈开磐石化龙决时那声势威猛的一剑。

    得益于小阿莫师傅留下来的那本古籍,我也踏进了剑修的门槛,并且成功的吞下来轩辕宝剑,将它祭练做了我的道剑,只要我耐心温养,不出月余便能如真正的剑修一般,御使轩辕剑。按理这说这是好事,但却也不尽然,虽然那本古籍使我成了剑修,但却没有记录剑诀,而剑诀,才是剑修战力超群的根本。

    也就是说,只会孕剑使剑的剑修,算不得真正的剑修,只有掌握剑诀的剑修,才能不负剑修之名,展现出剑修的真正威力。

    要得到剑诀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从玄德洞天的赵家手中获取。但小阿莫的师傅在玄德洞天混迹日久都没有得到的东西,赵昊又怎么会将剑诀拱手相送呢。

    所以,我想试试看,能不能从那道声音手里,得到那惊天一剑的修炼法诀。

    这不仅仅是为我考虑,也是为了小阿莫着想,他是先天剑胎,在剑道上的修行天赋比之赵昊也要强上三分,将来必定是要凝聚阳神的修行者,若是没有剑诀在手,那这个先天剑胎修成的阳神天师,与普通的剑修又有何异?

    不过得不到也不要紧。卸甲剑还在我的手上,就那道声音的表现来看,他对我应该没什么恶意,若是我今后再遇到什么危险,他必定也会出手相助,至于小阿莫,距离成长起来还有很久时间,这段时间也足够我我为他找到适合修炼的剑诀。

    随着时间的流逝,卸甲剑上的剑鸣越发清脆起来,而剑身之上,则是猛地发出一阵青光。

    青光越来越来亮,我的心情也随之紧张起来,能不能再次听到那个声音,从他口中得到那一剑的修行方法,就看这一步了。

    就在我思索的同时,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终于再次出现,不过这次不是在心里浮现,而是通过耳朵。

    那道声音很急,仿佛还有些愤怒,只见得剑身一晃,那道声音便传了出来:“妖孽,居然还敢现身!”

    话音刚落,一道剑气便破空而来。

    妖孽?

    谁是妖孽?

    我听的心惊,道宫大厅内可就只有我一人,他口呼妖孽,难道是在说我?

    就在我猜测之时,那道剑气向我射了过来。

    随着剑气与我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我我几乎感觉到了剑气之上的那种霸气,与我平时使用卸甲剑催生出来的剑气不同,这道剑气还要更厉害几分,但却远不及擂台上的那惊天一剑。可即便如此,我也知道,这道剑气不是我凭借肉身能够接下来的。

    我眉头微皱,疯狂的搬运体内巫炁真元,天罡九步一次性踏出,在我面前形成了一道壁障。

    壁障刚一形成,那道剑气便落到了上面,将其完全穿透,半点涟漪都没有荡起。

    倒不是这剑气的威力完全超越了我的修为,而是今日比斗之后,我体内真元消耗颇大。这剑气又来的突然,一时之间,我只能勉强凑齐不足平日一般的真元,组成这个屏障。

    穿越屏障之后,那剑气便落到了我的鼻尖,剑气之中带着冷气,如冰刀一般,在我的呼吸道里肆虐,仿佛裹挟着来自极北之地的风雪。

    我下意识的便要动用轩辕剑,但因为剑气忽然停住,我察觉到其敌意不强,也住了手。

    如果他说的妖孽真的是我,此时又要杀我,那他何必在擂台上帮我?

    跟我想的一样,剑气在我鼻尖稍停,然后便从我耳畔掠过,终究没有落在我的身上,而是射往我身后的某个地方。我睁开眼睛,身后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我跟着转身,想看看要剑气要斩的妖孽,究竟所谓何物,值得藏锋的胞兄如此生气。

    但我刚以转过身来,那团漆黑的东西吓了一跳。

    麒麟!

    这家伙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难道卸甲剑说的妖孽便是它?

    发现我在看它,麒麟这家伙坐起身来,看了我一眼,露出被它衔在嘴里剑气,动了动嘴,喀嚓喀嚓的就那道剑气吞了下去。

    剑气……还能吃?

    显然,卸甲剑也发现了麒麟,它化作一道流光,围着麒麟转了一圈,惊诧道:“麒麟!这是圣兽麒麟?世间竟还有圣兽?轩辕神剑,麒麟神兽……小子,你到底是何身份,为何会有这些东西?”

    不知卸甲剑刚才那道剑气是什么意思,但很显然,麒麟的出现,打乱了它的思绪,惊骇之下,它的注意力完全被麒麟吸引走了。

    我轻咳一声,对着卸甲剑施了一礼,说道:“前辈谬赞了,小子不过一凡夫俗子而已,还得感谢今日前辈相助之恩。至于轩辕剑和麒麟,不过是机缘巧合,旁人相送而已。”

    我这话说的没错,轩辕剑是南宫所送,虽然不知道目的何在,但应该不会害我。至于麒麟,当年从苗疆来的老蛊婆将它种在我的身上,虽说目的是为了置我于死地,但却被蚩尤墓里神异人偶给化解了,成了我的宠物,虽然不听我的话,但与送我也没什么差别。

    卸甲剑显然不信我的说辞,却也顾不上理我,晃晃悠悠的飘到了麒麟身后,四处看了几眼之后,才又惊诧问道:“妖孽呢?怎么不见了?”

    妖孽?

    再次听到这两个字,我心里一阵疑惑。

    我本以为它是说我,但方才我就站在这个地方没动,他却绕开了我,显然这二字并非说我,但这屋里只有我一个人,不是说我,他又是说谁?

    莫非屋里还隐藏着什么人,我却没有发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