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死人经(洛带) > 第二百八十六章 隐情
    一秒钟记住【盘龙】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从那个人影出来的第一时间,我便认出了他的身份,等他对陆振阳说出那句话之后,我更是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个人,竟然是当初我在尸阴宗内发现的那个尸魅!准确来说,是寄身在这个尸魅身上的祭祀恶灵!

    对于祭祀恶灵的身份,我曾经问过他很多次,但他一直没有回答我。我自己也暗自猜测过,可无论我怎么联想,也没想到,他居然是上古战神蚩尤!

    根据先前在深圳地窖内的见闻,祭祀恶灵乃是殷商之时的祭祀阴魂,被文天祥从九幽之地召唤而出,而蚩尤则是上古时期,便在涿鹿之战中失败,被黄帝分尸两地,他们怎会是同一个人?

    我怔怔的看着祭祀恶灵,脑子里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却是没有理会我。只是灼灼的盯着陆振阳,伸手一抓,陆振阳手中的蚩尤战斧便到了他手里。

    他似是很久没有见过蚩尤战斧了一般,右手在战斧上摩挲着,目光之中,涌动着一股说不清的感情。良久之后。他抬起头,目光重新变得冰冷,手里的蚩尤战斧猛地举起,朝着陆振阳劈了下去。

    此时陆振阳依旧沉浸在蚩尤出现的震撼中,但看到他的动作,显然也感觉到了危险,准备躲避这一道攻击,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只见一道血红的虚影在漆黑的虚空中划过,随后耳畔便传来一阵脆响,陆振阳的右手,竟是生生被斩断了下来!

    “这把斧头,是这么用的!”祭祀恶灵矮小的身体站在那里,却好似巍峨高山一般,他再次把蚩尤战斧举起,放在陆振阳的头顶,直接把他压的跪坐在地上,然后才俯视着他。淡淡开口道。

    当年陆振阳也去过殷商王陵,但却并未见过祭祀恶灵,所以他根本不知道祭祀恶灵的身份,只是跪坐在那里,茫然无措,抬头看着祭祀恶灵,似乎弄不明白,留下传承给他的蚩尤,为什么会对他动手。

    这个问题,我心里同样一头雾水。以祭祀恶灵与我的关系来说,他留下的传承应该给我才对,为什么要给陆振阳?而传承给了陆振阳之后,陆振阳便算是他的弟子了,他为什么又会动手将陆振阳的右手斩断?

    我心里思索着这个问题,祭祀恶灵则是低头看着陆振阳,冷冷又道,“既然你得了我前半部分传承,今日又出现在此地,也算有缘。后半部分传承,老夫也送给你了。”

    说完,他伸手出去,抓住陆振阳的衣领,往后一抛,直接将他丢进了我们身后的那片虚无空间之中,然后才继续道,“老夫这后半部分传承就在里面,一年之内,若你能领悟,便留下来,做老夫的传人。若不能领悟,也留下来,外面的鬼将还差督领的鬼帅!”

    也不知陆振阳听没听到他这番话,被丢进那片虚无黑暗之后,他的身影转瞬便消失不见,无影无踪,只余一声凄厉的惨叫。依旧回荡在四周。

    等陆振阳消失之后,祭祀恶灵转头看了看手里的战斧,似是嫌弃被陆振阳用过一般,对着身后一掷,也丢进了那片虚无之中,然后转头对我道。“行了,咱们走吧!”

    此时我依旧沉浸在祭祀恶灵身份的震撼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站在那里,迟迟没有反应。祭祀恶灵转过头来看着我,开口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说完,他也不等我回话,提着我的衣领,直接往外走去。

    一直到距离那片虚无黑暗约莫百米之后,祭祀恶灵才终于停了下来,而我也从震惊之中缓解过来,等他将我放下之后,便开口对他问道,“你,怎么可能是蚩尤?”

    这时我此刻心头最大的疑问,加之我与他的关系不俗。所以也没有犹豫,直接了当的询问。

    “我为什么不可能是蚩尤?”祭祀恶灵看了我一眼,语气依旧平淡,反问之后,便将其中的隐情和盘托出。

    当年涿鹿大战之后,黄帝将蚩尤分而葬之。并非只是单纯的将其分尸,而是打算借助巨野与涿鹿两地的天然地势,将蚩尤彻底封印在其中,使其永世无法解脱。

    他的计划很完美,只是在涿鹿大战之前,蚩尤,或者说妖帝夋早就预料到了其后之事,一早便做了两手准备。

    一方面组织大军,让蚩尤与黄帝对抗,另一方面,则是提前在巨野和涿鹿两地,找到黄帝欲将蚩尤封印之地,提前布置了一些东西,破解了黄帝布下的阵局。如此一来,即使正面战场失败,也能使得蚩尤从黄帝的封印中脱身。

    与黄帝的计划类似,妖帝夋虽然智谋过人,但终究还是低估了黄帝的实力。导致蚩尤被封印之后,受创太重,魂魄的一部分坠于九幽之地,根本无法脱身。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此后数千年时间过去,蚩尤始终无法苏醒过来,一直到了宋末,文相为了国运最后一搏之时,从九幽之地,误打误撞,将蚩尤的那部分魂魄召唤了出来。

    当时文相的所作所为也是无奈之举,他虽不知召唤出来的阴魂是蚩尤,但也知晓绝非善类,于是以无上法力,禁锢其魂魄,举行太岁化龙仪式之后,便将其重新封印,直到后来果农余福达无意之间发现挖出那个地窖之后。祭祀恶灵的魂魄之力外泄,余福达心神被其所惑,残杀多人,以血祭之礼,才终于将其彻底释放出来。

    蚩尤的部分魂魄,也就是祭祀恶灵,清醒过来之后,并未第一时间去搜寻自己的另外魂魄,而是率先去探寻妖帝夋,以及整个妖族的情况。之后我们在殷商王陵内相遇,当时他正是为了寻找妖帝夋的踪迹而去。

    他在殷商王陵之内自然没有找到妖帝夋,但却发现了很重要的信息,而且确认了我的身份。之后我们一起去尸阴宗,一方面是被龙虎山之人追杀之下无路可去,另一方面也是祭祀恶灵有意为之,目的同样也是探寻妖帝夋和妖族之事。

    他一直忙碌了许久之后,才终于开始搜寻自己的全部魂魄,依次往巨野和涿鹿两处墓地而来。不知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两个时间节点内,我也因为各种原因,分别往这两处蚩尤墓而去。

    上次在巨野的蚩尤肩髀冢内,祭祀恶灵同样也在,只是没有现身罢了,这一次。他本也无意现身,只是发现我性命受到威胁,这才不得已出现。

    至于他的魂魄,这两趟下来,他已成功将其补全,只是短时间内还无法彻底融合,等到彻底融合之后,他的实力虽不能完全恢复当年的巅峰,但也所差无几。

    听他说完这些,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一方面是惊讶于他们数千年的算计图谋,另一方面。则是吃惊于祭祀恶灵,也就是蚩尤的实力。

    当年他在殷商王陵内,刚刚苏醒没多久,便展现出了超凡脱俗的实力,即便是龙虎山与玄学会的数位天师联手,在他手上也走不过几个来回。最后全部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而如今,他更是完全碾压陆振阳。

    这种已经近乎恐怖的实力,却仅仅只是他的一半魂魄,等他将来魂魄完全融合之后,这世间,还有何人能与之为敌?

    震惊的同时,我也终于明白了先前祭祀恶灵的所作所为,明白了他为什么会说永远不会害我。

    只是我心里有一件事想不明白,他既然认定我是妖帝夋,立场完全与我站在一起,那为什么会任由自己的传承被陆振阳继承?

    陆振阳乃是我的生死大敌。祭祀恶灵肯定知道这一点,从他的所作所为来看,他应该帮我将陆振阳杀死才对,根本没有让陆振阳继承他传承的任何理由。

    心里思索着这一点,还不等我开口询问,祭祀恶灵则是主动说起了他的传承之事。据他所说。按照他和妖帝夋的计划,他会在自己的陵墓之中顺利复活,于是死亡之时,他将自身的所有法器,以及一些凝而不散的真元,俱都封印在了两座陵墓之中。如此一来,等他苏醒之后,便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当年的实力。

    只是后来事情生变,他再次醒来之时,已经数千年过去,一切都变得完全不同,这才使得当年他和妖帝夋准备的那些东西,成了现今人人欲夺的蚩尤传承。

    等他说完这些之后,我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询问他明知我和陆振阳的恩怨,为何让他继承自己的传承。

    祭祀恶灵听到我的话,只是淡淡一笑,“不过是一奴仆之辈,天资不错,培养一下应该有些用处。待得我们妖族大业有成之时,你想杀,随手杀了便罢。”

    盘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