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死人经(洛带)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苦命鸳鸯
    雷法向来以迅捷着称,脑海才刚生出疑惑,头顶方的雷云之,便有电光涌出,仅仅一瞬之后,果然有第四道天雷从天而降!

    我心头警铃大作,手不敢有任何保留,脚下天罡踏出,天脉之,道巫二炁尽数涌入轩辕剑。(.. )数秒之后,步罡踏定,轩辕剑气挥之而,那第四道天雷也同时落下。

    正一雷法愈战愈强,第四道天雷的威力,远超前面三道天雷之和。虽说我此时手段尽出,各种加成之下,轩辕剑气的威势也不逊色于这道天雷,但碰撞之后,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碰撞的一瞬间,雷光便突破了轩辕剑气,将整个轩辕剑身笼罩在内,并很快蔓延到了我的手臂之,轰然炸开。

    此时我所有修为都注入轩辕剑,本身已无防护之力,在雷光炸裂的威力,身体直接倒飞出去,在地接连翻滚数米,狼狈到了极点。所幸的是,那雷光炸裂之时,也已是强弩之末,威力尽是刚刚突破了我肉身防御而已,并未造成太严重的伤害。

    扛了第四道天雷之后,我第一个反应并非翻身而起,而是抬头往空看去。此时头顶那团黑云竟是还未散去,而且凝成了直径不足一米的小小一团。低低的垂挂在那里,深邃的似乎能将目光吞没。

    有了先前第四道天雷的经验,我哪里还看不出,这雷云凝聚越小,发出的天雷威力便越大。真不知这老道修为到了何种境地,竟然能唤出第五道天雷!

    有这般强横的雷法,也难怪龙虎山的人从不跟人讲道理……他们的确有不讲理的资本。

    思忖之间,那低垂的雷云光芒大作,第五道天雷转瞬便要落下。此时我体内道巫二炁尽皆枯竭,连御使轩辕剑都难以做到,无奈之下,只好双目一闭,催动阳神。

    阳神才刚出现,我立刻催动阳神术法,使其双手燃着赤红色火焰,迎着那降下的天雷,托举而去。

    太岁阳神的双手很快便接到了下落的天雷,但怪的是,两者碰触之后,却无任何响动传出,而那天雷也没有消失,而是形成了一团雷电流光,盘旋在火焰之。

    我明显能感觉到那黑色流光内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若非我祭出阳神,根本无法与之对抗。

    眼见阳神和那天雷暂时僵持到了一起,我心想起当初胖子吞噬天罚那一幕,心不由一动。

    我从《死人经》下卷之,得了吞天诀功法,先前因为只修了第一层,一直不敢拿来对敌,只有在对付那灵智缺失的袁老头时,使用过一次。眼下面对这道天雷,我已无其他手段,倒是不妨尝试一下吞天诀。

    心念一动,我便运转吞天诀,张口试图将那天雷吞下。不料,我张口的同时,太岁阳神居然也跟我的动作一样,张口一吞,竟是在我之前,将天雷吞入了口。

    这让我有些始料未及,不过还没来得及惊讶,身便忽然猛地一个抖动,仿若触电了一般,紧跟着,万蚁噬心般的痛感便弥漫了全身。但诡异的是,这种痛楚来得快去得也快,还未等我喊出声来,转眼那同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即便只是瞬间的感应,也让我心悸不已,连忙转头,才发现此时太岁阳神身,不知为何火光大作,整个身体都包裹在火焰之,漂浮在半空之,久久没有动静。

    方才的一瞬间,我不知发生了什么,到此时才逐渐反应了过来。先前那股痛楚,显然是吞天诀吞噬天雷之后遭到了反噬,而太岁此时的模样,正是在炼化那道天雷。

    究其根本,乃是以我的实力,根本无法炼化这道天雷所致。

    吞天诀虽然可吞万物,但若吞噬超越自身的力量,还不等吞噬,便会遭受重创。先前在泰国吞噬太岁时,乃是因为太岁本身并不反抗而已,实际,莫说太岁,连眼前的天雷,以我的实力,都根本无法吞噬。

    这次幸运的是,太岁阳神将那天雷吞了下去,若真是我吞下去,恐怕此时依旧在遭受那万蚁噬心之苦。

    一边想着这些,我身也不敢稍停,立刻站起身来,警惕着那龙虎山天师。

    随着第五道天雷消失,盘旋在我头顶的雷云消失,那股压抑感也荡然无存。但以这老道的修为,想必还有其他手段尚未用出。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龙虎山老道此时却站在原处不动,而且眉头紧锁,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艰涩的问题。

    不等我想明白,他忽然对我冷哼一声,纵身一跃飞向天际,转瞬便不见了踪影。

    此时我除了阳神和体内的蛇灵之外,自身之力基本已经油枯灯尽,自然没有追赶的想法,呆在原地片刻之后,心挂念张坎的伤势,也没再多呆,吸收了些玉环内的真龙气后,便跃到空,往玄学店回去。

    回到店里,已是傍晚时分。此时谢刘二人正在店内收拾残局。他二人见我归来,面色欣喜,不过立马又露出愧疚的模样。他们这般表情,自然是已经知晓今日发生之事。

    以他们二人修为,留在店里也无济于事,所以我心里也不以为意,只是随口询问他们去了哪里。

    他们很快便回答说是因为一些俗务外出,万万没想到恰在此时店里出事。解释的同时,他们脸还带着深深的歉意,显然心虚难安。无奈之下,我只好又好生安慰了一番,这才去看张坎的情况。

    到了二楼,我发现屋内已经打扫干净,瞳瞳正坐在沙发,见我回来,她立刻过来查看我的情况,见我无恙之后,才告知我说张坎已无大碍,正在屋内休息。

    我灵识一扫,察觉到张坎此时的气息已经先前恢复了不少,想必瞳瞳把他照顾的不错,又感应到他呼吸平稳,应该是在休息,于是便没有进去打扰他,随意在瞳瞳身边坐了下来。

    谁知刚一坐下,眼前忽然又出现一个人影,竟是柳如絮。他出现之后,也不说话,而是直接变伏身朝我跪下,弄的我一头雾水。

    询问之后,他才声音带着哀求,对我道,“求主人救救贱内。”

    他的话让我一愣,旋即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吴越……吴越出了什么事吗?

    我眉头一皱,连忙询问。柳如絮这才面色凄惶的跟我说起了吴越的情况。

    他声音急促,告诉我说,他今日本在《死人经》参悟,不料忽然察觉到吴越的召唤。等他反应过来,去查看时,发现吴越的魂魄已经近乎消散,这才惊恐的出来向我求救。

    听完他的话,我心里也担忧起来。立即拿出轩辕剑来,将吴越的魂魄拉了出来。果不其然,此时吴越的魂魄非但没有靠着轩辕剑凝聚,反而当初在蚩尤墓时还要淡几分,有种即将消失的感觉。

    怪不得柳如絮着急成这般模样,此时吴越的魂魄,距离消散也仅是一线之隔。只是我心里不明白,当初我把吴越魂魄放在轩辕剑里,是想借助轩辕剑之力,帮她恢复,谁知最后却是这么个结果。

    此时吴越的魂魄已经没了什么反应,等柳如絮扑去,小心翼翼的在她耳边呼喊数遍之后,她才动了一下,但依旧说不出话来,只是眼睛紧紧看着柳如絮。

    这一幕让我忍不住想起当初在蚩尤墓的场景。我至今还记得吴越的那句话,“吴越未能伴夫君一生,但会念他一世。若吴越这般残魂也有来生,必会清清白白如凡俗夫妇一般嫁给他。”

    她本对我有恩,再加她和柳如絮之间的感情,让我忍不住联想到我和姽婳,于是根本没有多思索,便将她救下,谁知竟是今日这般结局。

    我心里百思不得其解,有心想问,但看吴越此时模样,显然已经无法开口,略一思索,我想到了卸甲前辈。他也是寄魂在卸甲剑,对于此事应该有所了解。

    想到这里,我便取出卸甲剑,呼唤卸甲前辈。所幸的是,此时他已经醒来,很快便回应了我。

    匆忙将吴越之事告知后,卸甲思索片刻后,告诉我说,吴越本只剩一缕残魂,随时都有消亡的可能。好在数月以来她在轩辕剑的滋养下伤势慢慢得以恢复。但近段时间,我使用轩辕剑太过频繁,加之刚才又被天雷入体,雷法本最克阴魂,这才波及到了寄魂其的吴越。

    听他说完,我顿时恍然。原来吴越此时模样,竟是我一手造成。弄明白这点之后,我不由心生愧疚,连忙询问卸甲可有解决之法。

    他思索片刻之后,告诉我说,吴越魂魄本虚弱到了极点,又遭天雷重创,此时根本无法承受轩辕剑的天威,用轩辕剑滋养之法已不可取。如今之计,唯有用精纯阴气加之滋养,或许能再凝聚她魂魄一些时日。至于让其恢复,已经基本不可能了。

    /bk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