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死人经(洛带)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治疗之法
    虽说非礼勿视,但任由吴越这般漂浮着也不是办法。我往四周看了下,抬手叫来一个女性巫族族人,让她去寻来一些衣物,给吴越穿好之后,我这才过去,抱起尚在昏睡中的吴越,回到了房间。

    把吴越安置在床上之后,我便将柳如絮唤了出来。先前为吴越塑骨之时,我故意让柳如絮回避了,毕竟此事我和白灵都没有万全的把握,若是中途生了变故,让柳如絮亲眼看着,着实有些太过残酷。

    最终的结果一切顺利,自然是皆大欢喜,也该通知柳如絮这个喜讯了。

    他出来之后,第一眼便看到了床上躺着的吴越,一瞬间,他脸上的表情便扭曲起来。

    阴魂本无泪,喜极的容貌着实扭曲非常,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略微平静了一下,小心的凑近吴越,伸手在她的身上轻轻触碰了一下。

    以柳如絮的修为,凝实身体,触碰人体还是可以做到的。轻轻触碰了一下之后,他便迅速收手回来,转过身来。直接朝我跪拜下来,口中已经语无伦次。

    我笑着闻声劝慰他了一番,心里却是有些愧疚了。幸而先前打算为他一起塑骨之时,我并未提前将这个想法告知于他,否则的话,他们夫妻依旧阴阳相隔,此时的狂喜难免会打些折扣。

    劝慰之后,柳如絮小心翼翼的询问吴越何时醒来。这等塑骨重生之事,我也是初次经历,其中情况我也不甚明了,便告诉他说,需要查探一番,方能知晓。

    我将吴越的身体摆平,道炁运转至双手,然后按在她的额头之上,用灵识去感应她体内的波动。此法当初在锁灵塔外面,我见祭祀恶灵曾使用过,那时我对他这手法颇为好奇,特意求教了一番,不过他告知我说,此乃是阳神天师手段。待我进阶阳神之后灵识足够强大,自然便能使用。事实果然如此,进阶阳神之后,果然顺利领悟,此时便自然用了出来。

    待我一番探查之后才发现,吴越的身体状况并无大碍,只是体内失去了道炁波动,似乎已经彻底成了普通人。当然,这一点估计他们夫妇二人也不会介意,毕竟用神农鼎塑骨重生已属万幸,眼下没了修为,对他们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收回手中道炁,将吴越的情况一一说给柳如絮听。

    与我想的一样,柳如絮听闻吴越一切正常之后,便长舒了一口气,至于失去修为一事,他根本连问都没有问,压根没有放在心上。听我说完之后,便再次对我致谢,然后便坐在一旁,静静等待着吴越醒来。

    确定吴越这边一切正常之后,我便抬脚准备离开了。一来是不想打扰夫妻二人,二来心中还挂念着白灵的伤势。先前我便有所预料,白灵或许会有性命之忧,眼下还无消息传来,也不知情况如何。

    这么想着,我便告知柳如絮自己有要事处理,摆手制止了他相送的举动,自己抬脚离开,出门之后,沿着小路一路前行,很快便到了白灵的住处。

    此时白灵的房间外面已经围满了族人,但房间大门紧闭,似乎里面的人不允许他们前去打扰。所有族人皆是一脸急切,不是来回踱步,还点着脚尖往屋里看,似是迫切想要知晓里面的情况。

    等我到了跟前,诸多族人这才看到了我,连忙跪拜行礼,哗啦让开了一片位置。

    这药王谷族人皆是避世修士,尊卑之礼早已深入心底。我先前多次表示他们不必这般虚礼。但并无效果。眼下我心系白灵伤势,倒也无暇顾之,只是询问他们,除了胖子以外还有何人在里面。

    对于我的询问,这些人自然不敢隐瞒,立即回答说,族内识耀修为以上之人。皆在屋内为白灵治疗。

    按常理看,识耀修士为一位印章天师治疗,着实有些贻笑大方。但药王谷不同,这些人皆通晓医道,不能用常理度之。虽说这些人的修为不高,但论医术,外界之人都难以望其项背。

    我又询问里面那些人进去了多长时间,可有白灵的消息传出。众人皆是摇头,说那些人已经进去了一个时辰,但却并未有任何消息传来,族人们担心打扰到他们的诊断,也不敢进去,只能在门口苦苦候着。

    看得出来,白灵对药王谷至关重要,他们说这些话时,一副情真意切的表情,只恨不得以身代之。

    我摆摆手,告知众人稍安勿躁,我代大家进去一看,随后便通知大家具体情况。说完,我便小心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同样挤了不少人。我扫了一眼。这些人果真皆是识耀修为,最高的也仅仅是识耀圆满而已。众人似乎沉浸商讨白灵的病情之中,并未发现我已经到来。

    率先看到我的乃是胖子,他此时正守在白灵的床边,脸上十分凝重。看他的模样,或许白灵的伤势果真如我先前所料,已经危及性命。他见我进来。起身迎了上来,带着哭腔道,“三娃,你帮忙看看白领吧,她好像……好像不行了。”

    听到胖子的话语,屋内的人才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来躬身见礼。

    听到胖子的言语,我心中也有些急切,没有理会见礼的众人,连忙抬脚走到床边,将双手按在白灵的额头之上,体内巫炁顺着手掌缓缓往她体内送去,一边稳固她的伤情,一边探测情况。

    谁料巫炁进入她体内之后,根本无法沿着经脉运转,很明显,她体内的经脉已经断裂,连同内腑,也都有损伤。我连忙将手移动到白灵的腹部,想要探查她天脉是否完好。

    片刻之后,我才松了口气。白灵虽然内腑受创严重。经脉也几乎完全断裂开来,但好在天脉只是略微受损,并未彻底碎裂。

    这种情况,倒是跟当初在锁灵塔外,胖子被妙觉和尚重创的情况颇为类似。当初祭祀恶灵出手暂时帮他稳住了伤情,后面,则是借助妖族妖丹之能,方才彻底恢复。

    只可惜的是,当时我询问过祭祀恶灵,他只传授我了探视之法,却并未传授我如何疗伤。眼下白灵这情况,我也不知该如何帮她暂时稳定病情。她内腑受创严重,虽然天脉暂时没事,但一直拖下去的话,恐怕也难保性命。

    弄明白之后,我便将手收回,将白灵的情况告知众人,开口询问他们可有医治之法。

    药王谷内虽有医术传承,但面对这种复杂的情况,众人面面相觑,却并不知晓该如何治疗。

    沉默了片刻之后。倒是有一个人站了出来,告知我说,内腑的伤势他们有把握稳固,但修复筋脉却根本无法做到,还须查阅一番族中典籍,说不定能找到办法。

    修复经脉自然不是易事,当年我在锁灵塔内被妙绝和尚偷袭损伤筋脉,最后也是靠祭祀恶灵出手才得以修复。况且我曾服用过真龙涎,受损之处能够自行修复,情况要比白灵好上不少。但这药王谷传承数千年,未必没有相同案例,先由他们查阅典籍,能找到办法自然皆大欢喜,若实在查询不到,再做商议也不迟。

    得到我准允之后,众人皆是行礼退出门外,只留有我与胖子二人。这时胖子却是凑近过来,小声对我说道,“三娃,上次你去青丘国拿妖丹的事情,师父跟我说过……现在白灵的情况,比我当初好不了多少,你看是不是也可以用妖丹救治?”

    胖子的想法并不奇怪,方才我心里也思忖过此事,但当初为了得到那枚妖丹,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更何况,青丘国内根本没有多余的妖丹,当初那枚还是将前任族长开膛破肚所得。这一次又该到哪里寻去?

    妖丹乃是阳神修为的妖物体内才会凝成,眼下青丘国内达到此境界的,只有瑶瑶和那大祭司两人。想要从二人体内拿到妖丹,便意味着要让其中之一放弃自身修为,回归本原。他们两人对青丘国来说,都十分重要,况且我与二人的关系匪浅,于情于理我都无法下手。

    我将这些话告知胖子,说自己也无能为力。胖子听完,轻叹一声点了点头,表示能够理解,说若是药王谷之中找寻不到解决之法,他便回师门求教管真人。

    胖子这副模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就连当初他自己伤得那么严重时,都未曾表现出如此低落。由此可见,这家伙的确是个痴情种子,对白灵用情至深。

    我叹了口气,拍了拍胖子肩膀,宽慰他说,白灵的伤势暂时还算不上性命攸关。我们还有时间去找寻解决的办法。

    正交谈时,先前离开的那些族人却是重新回来了,他们脸上略有信息,但依旧眉头紧皱,也不知是否找到了解决之法。

    胖子自然比我更着急,不等我开口,便连忙询问众人找寻的结果。

    那位领头的族人听完胖子的话,轻叹一声道,“方法的确是有,但药王谷能尽之力,恐怕只是绵薄。”

    这么说来,药王谷的典籍之中的确是有过记载。不过,既然有过先例,为何他们会这般沮丧。莫不是有何难言的因由?

    依旧不等我问,胖子便又往人群中凑近了些,着急询问道,“说清楚,到底什么意思。”

    那人叹了口气,告知我们说,药王谷典籍之中的确有记载此类情况。但修复筋脉并非易事,伤者的经脉已经损伤,气息不畅,根本无法承受奇珍药材强烈的药性冲击,只能用性质温和之能量将伤者的筋脉温养一段时间,使其能够中和草药的烈性,达到自我修复的目的,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他情急之下,言语颇为混乱,但略一琢磨,便也明了。这说法与我先前推测颇为类似,药王谷本就是以医药立本,用这般保守的治疗之法,不仅能够使伤者痊愈,还不会伤及根本。眼下白灵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若是强行催动,的确是有些冒险,此法还算得上稳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