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死人经(洛带) > 第六十九章 吼兽兽丹
    听到巨吼声之后,我终于确定下来,眼前这只小兔子,就是那只凶兽。

    《山海经》内曾记载有一种凶兽,名为“吼”,原文记载为“东海有兽名吼,形如兔,两耳尖长,仅长尺余。狮畏之,盖吼溺着体即腐。”

    很明显,眼前的凶兽,正是“吼”,“盖吼溺着体即腐”这一句,说的便是这种吼兽,以吼叫声为攻击手段。声波着体,即可摧毁其他生物。

    上古凶兽,威力自然不可等闲视之,反应过来之后,我第一时间便将耳膜封闭。抵抗这种巨吼音波。

    先前我也曾抵抗过这种巨吼,但这一次,吼兽就在我身前,而且目标显然也是我,空气中肉眼可见的波纹不断朝我身上撞击而来,虽然无法击破我的肉身防御,但依旧让我胸口一阵气血翻腾。

    足足持续了半分钟,吼叫声才终于结束,我浑身一松,长吐一口气出来,身上的肌肉一阵阵的麻痹,但总算没有受到伤害。

    此时吼兽通红的一双小眼睛依旧盯在我身上,目光中似乎有些惊疑,半晌没有动作,倒是一旁的塔娜。忽然咯咯笑了起来。

    “多吉哥哥,上一次你能抵挡先祖的攻击,已经让我感觉十分震惊,没想到这一次你依旧能抵挡得住……隐藏的这么深,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没工夫理会她,目光一直盯着吼兽,思忖着如何将其兽丹夺走。

    按照《山海经》里的记载,这种吼兽的攻击手段,只有巨吼这一种,也就是说面对它,我起码没有性命之忧。但想得到它的兽丹,光靠防御却还不够,必须得攻击将其杀死才行。

    不等我想出办法,塔娜的声音再度响起。

    “多吉哥哥,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了,虽然我很好奇你的身份,但应该没机会弄清楚了……再见啦。”

    我眉头一皱,就在此时,一直盯着我的吼兽,忽然猛地从地面上跳跃起来,三瓣嘴唇裂开,嘴巴越张越大,朝我笼罩而来。

    虽然心中已有警惕,但那吼兽的动作却快到了极点,根本不等我反应过来,一片漆黑已经将我笼罩。紧接着,一阵腥臭气息扑面而来,无数湿粘的液体将我整个身体包裹进去。

    直到此时,我才反应过来,催动妖气想要逃离。但显然已经晚了。四周一片漆黑,圆形洞穴、塔娜和那吼兽都已经消失不见,那看起来小小的吼兽,竟是将我吞到了腹内!

    普通蛇类便能吞食体型超过自己的食物,这吼兽作为上古凶兽。能做到这一点并不奇怪。我心中略有些慌乱,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虽然被吞入腹中,但我并未受到伤害,包裹在身上的粘稠液体明显带着腐蚀性,应该是吼兽的胃液,不过以我的身体强度,抵抗这种腐蚀自然不在话下。

    既然胃液无法伤害到我,此时进入吼兽腹内,似乎并没有坏处,反而是给了我机会。因为兽丹就在吼兽体内,如果让我将其杀死取丹,以我此时妖王修为,很难做到。但现在进到了它的体内,做到这一点,似乎要简单不少。

    我正准备探出灵识。查探这吼兽的兽丹所在位置,但就在此时,却感觉到胸口传来一阵冰冷。

    低头看了一眼,却是现在进这山洞之前,希伯院长挂在我脖子上的那个吊坠。

    当时他说此物能护佑我的安全。自然是信口雌黄,不过从此时的情形来看,这个吊坠,似乎的确有某种作用。

    我暂时没有着急搜寻兽丹,而是盯着吊坠上那个黑色木盒,上面的孔洞中,本就有灰黑色的雾气不断飘出,而此时,这种雾气飘出木盒之后,却不再消散,而是凝聚在一起,朝着四周吼兽的身体内渗透进去。

    看到这种情形,我瞬间便反应了过来。希伯院长这只老狐狸,显然知晓吼兽会将人吞噬,让我把那根长棍模样的法器带进来只是个幌子。真实目的显然是以我为饵,把这个木盒带到吼兽的体内!

    虽然还不能确定这灰黑色的雾气对吼兽究竟有什么影响,但简单推测不难得知,要么会将吼兽杀死,要么便是控制。而从希伯院长费尽周折的举动来看,他们多半是要控制这只吼兽。

    察觉到这一点后,我不敢再多做等待,灵识迅速探出,在吼兽体内搜寻。

    恢复到天师修为之后,我的灵识也壮大了不少,只是一瞬间,便确定了吼兽兽丹的位置。我迅速凝聚出妖气,在指尖化成一柄尖刀,试图破开吼兽的内腑,但尝试几下之后。发现吼兽内腑极为坚韧,只靠妖气,根本无法破开。

    因为时间紧急,我也顾不得多想,干脆从相柳袋内,将轩辕剑取了出来。

    吼兽的内腑再坚韧,在轩辕剑面前也根本不够看,轻轻划动几下,便将身前阻隔之物尽数破开,直接露出一枚白色兽丹,我伸手一攥,便将其抓到了手里。

    此时那吼兽又发出了一身巨吼,但我身在它的内腑之中,声音传入我耳朵时,已经变得十分低沉,甚至不用封闭耳膜,也无法对我造成任何伤害。

    手里拿着吼兽的兽丹,我灵识略一查探,便确定这枚兽丹肯定在阳神之上,这意味着。吞下这枚兽丹之后,我体内的伤势便能完全恢复!

    按照我原本的计划,拿到兽丹之后,我便会逃离这里,恢复修为之后,再寻找离开妖域的方法。不过在这里意外遇到了塔娜,却让我忽然生出一个想法。

    吼兽的兽丹丢失,希伯院长还有岩石城主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他们自然会怀疑我,但此时多了个塔娜。似乎可以把这黑锅丢到她头上。正好她跟这吼兽还有血脉关系,又是暗中潜入这里的,相比之下,她的嫌疑比我更大。

    心中这么想着,我便感应着吼兽嘴巴的方位。身体扭动几下,很快便从吼兽的空中生生钻了出去。

    等我出来之后,吼兽已经彻底气绝了,而塔娜站在不远的地方,眼睛瞪大滚圆,显然完全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希伯院长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过来,时间十分紧迫,我顾不得再多废话,脚下步罡轻踏一步,一股妖气直接出现在塔娜头颅之中。将其生生震毙。

    杀死塔娜之后,我刻意做出一副重伤模样,躺倒在地上,然后把吼兽的妖丹取出,一口吞服进去。

    如果能将希伯院长他们蒙骗过去。自然是最好的。如果他们发现什么破绽,或者气急败坏之下要对我出手,我修复了体内伤势之后,也好尽快拥有抵抗之力。

    兽丹入体之后,瞬间便化作一团火热的气流,直直冲进我的经脉之中,狂暴的力量下,我发出一声闷哼,口中一股鲜血喷出,染红了自己半个身子。这下更显得我此时身受重伤,倒是不用再伪装了。

    猛烈冲击之后,兽丹的力量便开始缓缓修复我体内崩碎的经脉,一个穴窍接着一个穴窍重新恢复,没过多久,第二条经脉便已经恢复了大半。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衣袂破空的声音,数秒之后,岩石城主第一个进到洞穴之中,希伯院长紧跟其后,然后是学院的几个长老,以及奥托和猫女。

    看到这里的情形,岩石城主和希伯院长都是面色大变,第一时间冲到了吼兽的身旁,低头查看情况。等确定吼兽已经死亡之后,岩石城主的脸上已经满布怒气,目光从四周扫了一圈,转头冲着希伯院长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兔族女子是什么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