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都 > 第三十五节 山水轮流转
    魂眼剧烈颤动,魂魄之力如江海汹涌,每个毛孔,每根毛发都充满了力量道人的魂魄比涂曳强了何止一筹,魏十七估计他生前至少是洞天境,说不定还是一位阳神真人。

    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对付筋疲力尽的牛乙,魏十七也没有大意,他握紧屠龙真阴刀,微微眯起眼睛,一步跨出,已出现在牛乙身后,无声无息,手起刀落。

    鬼道人一旦陨灭,九阴白骨塔所化的骷髅当即四分五裂,散落一地,牛乙胸中愤懑渐消,三足金乌已无可挽回,金乌真身被破,他只是一介寻常妖奴,在这危机四伏的鬼窟,继续逗留下去,无异于拿性命冒险。退念才生,一道乌芒从他颈中划过,沉甸甸的牛头滚落在尘埃中,血如泉涌,生机断绝。

    牛乙并非鬼物,气血充裕,魂魄深锁于体内,未被屠龙真阴刀击毁,魏十七施展摄魂术,将他的一缕精魂拘出,以食灵术炼化了,撕成碎片,鬼道人对妖奴的魂魄不屑一顾,尽数便宜了螭龙六翅水蛇重阳鸟穿山甲。

    至于那条涂曳的精魂,直接炼化了殊为可惜,魏十七吐出一只赤玉匣,小心地收藏好,以备不时之需。

    这一战获益良多,暗中布局,挑动强敌互斗,坐收渔翁之利,魏十七自己也觉得甚为得意。他席地而坐,略事歇息,见牛尸被阴气侵蚀,渐渐溃败,当下操刀割了一块,狠狠咬一口吞入腹中,摄取天地灵气补益肉身

    。牛乙是千都城主麾下大将,肉身坚实致密,乃大补之物,灵气之充裕,犹在悫人之上,只可惜鬼窟阴气太重,不得久存,魏十七生吞活剥,紧赶慢赶,还是浪费了大半。

    他花了三天工夫,将牛乙的血肉炼化殆尽,补足了妖元,这三天里,他反复权衡利弊,思忖着下一步该怎么走。牛乙已死,鬼道人不存,是继续前行,探一探鬼窟,还是趁势回转大瀛洲,避开李静昀的耳目,另谋出路?他有些拿不定主意,只得从怀中取出照影珠,恭恭敬敬请出兰真人。

    兰真人见他安然无恙,似乎有些意外,牛乙是千都城主的心腹爱将,不可小觑,四元金乌神兵真身,也算是大瀛洲独一份了,居然奈何不了魏十七,也是一桩异事。她透过照影珠感知魏十七的一举一动,终究隔了一层,对牛乙与鬼道人激战的经过不甚了了,当下仔细问了究竟,忍不住笑了起来。

    “呵呵,你运气好,如此拙劣的挑动,居然也会凑效!”

    魏十七赔笑了几声,顺口问起那鬼道人,兰真人心情颇佳,也不讳言,将鬼道人的出身来历猜了个不离十。

    九阴白骨塔,七翎冥火扇,这两宗真阴器,原是数千年前斜月三星洞遗失的法宝,经冥火阴气炼制而成,鬼道人极有可能是昆吾洞一脉的天澜真人,在剿灭天魔一战中不慎陨落,魂魄逃了出来,不及,不能,也有可能是不愿回到斜月三星洞,于是投入鬼窟修炼鬼道延命,结果不得法,练得脑子都糊涂了,到头来落得如此下场,可怜可叹。

    那鬼窟主人不知是何许样人物,收留斜月三星洞真人的魂魄,视同奴仆加以驱使,胆子不小,他死了也就罢了,若是还活着,昆吾洞定会第一个找上门来讨个说法。

    不过这些陈年往事都不是魏十七最关心的,千都城牛乙的出现给他敲响了警钟,无垢洞那位大象真人李静昀究竟是什么打算?

    兰真人仿佛他的心思,凝神想了片刻,道:“千都城的消息应该来自极昼城胡不归,据我所知,胡不归并未大张旗鼓遍搜大瀛洲,只是叮嘱手下城主暗中留意,李静昀的六具分身尚在洞中未出,你的下落应该还没有漏出去,大可放心。”

    魏十七松了口气,只要静昀真人不亲自出手,哪怕时运不济,落在妖奴手里,也还有回旋的余地,他手里还握有一张玉石俱焚的底牌,那就是镇压在混沌一气洞天锁内的天魔宇文始。

    “不过以你眼下的实力,继续留在鬼窟太过冒险,这处小界有点意思,嗯……你且退出去,守住小界入口,一切待我来了再说。”

    魏十七心中一顿,鬼窟果然非同寻常,连斜月三星洞的兰真人都动了心,他哪还不知趣,满口答应下来。

    收起照影珠,魏十七低头寻思了片刻,纵马朝白骨之门行去。独角阴马是大凶之物,所到之处,鬼物辟易,避之唯恐不及,这一路走得极为安稳,没什么不长眼的东西前来骚扰。魏十七干脆将秦贞从通窍石中召出,抱她坐在自己身前,陪她说说话,窟的景致——虽然没什么景致可贞却兴味盎然,靠在他怀里,絮絮叨叨说个不停,满心欢喜。

    荒野辽阔,无边无垠,不辨东南西北,绕了老半天,全凭独角阴马的灵性,才摸到了白骨之门前。巨蛇衔尾,空留骨骸,纵历千万年,神威犹存,魏十七仰头注目良久,叹息一声,将荡寇金戈架在马鞍上,拍拍阴马的脖颈,道:“不要走远,过些日子再来找你。”

    阴马打着响鼻目送他离开,歪着头似乎在寻思着什么。

    魏十七早有预备,踏出月洞门,身刀合一,暴起伤人

    。这一击蓄谋已久,势如天崩,扈大郎根本没提防,双臂一振,尚未抬起,一颗六阳魁首已滴溜溜滚落在地,断颈处却没有鲜血喷出。

    “又是替死之术!”魏十七眉头一皱,顺势扑向一旁的翟羿,稍稍慢了半拍,后者回过神来,即将肩头一晃,身影一化为九,四处乱窜,魏十七凝神望去,一时分不清真伪,干脆操起屠龙真阴刀,将九条身影尽数斩了,却无一真身。

    洞穴之中空荡荡的,唯有插在石壁上的松明火光摇曳。

    魏十七双足一蹬,以刀护体,箭一般穿过时光洪流,踏上大瀛洲的土地。三轮赤日高悬于天,风声呜咽,山林中空无一人,他脸色有些不虞,低声自语道:“那两个王蛋,保命的本事倒不小……也罢,山水轮流转,以后再遇到,逃几回!”

    扪心自问,托大了吗?并没有,屠龙真阴刀是他最强最犀利的手段,如果连这都留不下他们,其他就更不用提了。鬼窟之中巧妙布局,火中取栗,一举剿灭了两大强敌,但这并不说明任何问题,在大瀛洲,五方破晓神兵真身和屠龙真阴刀固然不弱,但也绝谈不上强,他需要更为有力的手段,不为克敌制胜,也要考虑保命。

    翟羿和扈大郎不知所踪,千都城随时都可能来人,这一回,魏十七寄希望他们能来得慢一些,至少在兰真人之后。鬼窟是相对安全的藏身之处,横亘于大瀛洲与小界之间的时光洪流是他最后的倚仗,即便千都城主悍然亲至,也势必被洪流阻上一阻,这一点迟缓的工夫,足够他遁入月洞门中,挥刀摧毁另一头的白骨之门。那当然是下下策,白骨之门一旦被毁,兴许他会被困于小界不得出,不过有照影珠在,以显圣真人通天彻地之能,想来重新打开一道门户,也不是什么难事。

    拿定了主意,魏十七便守在鬼窟的月洞门前,从屠龙真阴刀中逼出一些精纯的阴气,供秦贞修炼鬼道。闲来无事,他开始演练妖域的种种变化,完善这宗貌似鸡肋的神通。

    对付熊精人面鸠悫人这些不入流的妖物,以一克百,妖域固然无往不利,遇上牛乙这样的强手,妖域就成了“鸡肋”,一旦为其所破,反噬己身,逃都没处逃。在未有十足把握之前,他不敢贸然以妖域。

    魂眼中的精魂吞噬了魂魄碎片,壮大了不少,再加上右臂腋下涂曳的精魂换成了昆吾洞天澜真人,破晓真身就此脱胎换骨,更上层楼。魏十七试了一回,得心应手,心念微动,接连抽取五股魂魄之力,搓成纤细的一缕筋干,裹以妖元,布下回环勾连,穿插交织的意符,成就一角妖域。虽然只是极小的一角,魏十七却窥见,在那座熟悉的钢筋混凝土森林中,往来的行人都有了灵性,他们带着过去的痕迹,生活在现时,塑造着未来。

    破晓真身的五股魂魄之力彼此契合,浑然一体,由此造成的后果是,妖元急速流失,布下这小小的一角妖域,消耗便大得惊人。魏十七及时收手,微有些惆怅,他的思路确实可行,但缺少包含天地灵气的血肉作为后盾和补充,即便张开妖域,又能持续多久?终究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罢了!

    心有所系,时光过得飞快,转眼三天过去,这一日,他正在洞中闲走,怀中照影珠忽然变得灼热烫手。魏十七心中一喜,随身携带了这许久,他也摸透了照影珠的一些征兆,冰冷刺骨,暗示有大敌逼近,炽热如火,意味着兰真人现身相见。

    他收起通窍石,拭目以待,只见虚空中漾起一层层涟漪,探出三根纤纤玉指,接着是霜雪般晶莹的皓腕,魏十七不敢多头避在一旁,兰真人轻轻巧巧渡过时光洪流,来到了鬼窟小界中。

    这一次,不是投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