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都 > 第八十一节 九头七鳃鳗
    以残铁镜洞天困住唐橐,荒北城的守卫形同虚设,当年海河马王临死反扑,一干天妖中坚都死绝了,剩下亢珑儿一人,又何足道!田三白得意之极,嘎嘎尖笑。

    魏十七将额头一拍,闷哼一声,背心腾起一道大蛇的虚影,妖气冲天而起,迎着奔涌而来海水咝咝吐舌,虚空之中应声裂开一道口子,黑沉沉深不见底,将海水尽数收去,涓滴不剩。

    田三白神色一凛,笑声嘎然中止,皱着眉头看了半晌,喃喃道:“法相九品,莫不是天妖余孽?”

    雪狐亢珑儿双眸闪烁着异样的精芒,龙泽巴蛇,竟然是龙泽巴蛇,能凝化出巴蛇法相的,又岂是寻常人物!只是……对方体内的巴蛇气息并不纯粹,似乎别有厉害的天妖糅杂其间,分辨不出端倪……她一颗心砰砰直跳,心绪激荡,不能自已。

    田三白毕竟是被海妖王,被巴蛇法相一激,凶性大发,他握拳在胸口连捶三下,嗡嗡有声,一张皱巴巴的老脸涨得通红,“哇”地喷出一团精血,凹凸鼓胀,见风即涨,旋即化作一头蚩尤法相,面如牛首,背生双翅,三头六臂八足,持定刀、斧、戈,穷形恶相,唯独面目有些模糊不清。

    定渊鼓再度响起,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这一回,擂鼓的两名巨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七窍淌出黏稠的鲜血,浑身上下皮开肉绽,血珠箭一般喷出。随着鼓声回荡,一圈圈乳白色的震波朝四面八方扩散,如涟漪,如潮汐,渊海风起,巨浪滔天,蚩尤法相凝出一副金刚怒目的面目,精神亦为之一振,高举起刀、斧、戈三般兵器,耍了几个枪花,丫丫叉叉杀上前去。

    魏十七以巴蛇法相收去对方的神通,却也无意作法相之争,他并不谙熟其中的道道,以短敌长,殊为不智。他心念微动,欲将巴蛇法相收回体内,却遇到一股抵抗之意,巴蛇似乎自有打算,对蚩尤法相毫无惧意,反而跃跃欲试,力图与之一战。

    魏十七将法相的意志强行按捺下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巴蛇万分无奈,将头一垂,百丈法相,倏忽没入他体内,消失无踪。

    田三白颇为诧异,不知对方为何退缩,在他看来,巴蛇法相虽然品相不高,气势却毫不逊色,殊死相搏,未必没有一线胜机。不过对方既然示弱退却,他就不客气了,当下将蚩尤法相一催,凌空扑向荒北城

    。

    魏十七满头乱发尽皆后扬,衣衫猎猎飞舞,周身魂眼明灭,寸步不退。亢珑儿将纤足一顿,连绵不绝的荒北城墙逐段掀动,无数碎骨蜂拥而出,如蝴蝶乱舞,将蚩尤法相团团困住。

    田三白双手抱球,喃喃念动咒语,法相将刀、斧、戈抡得水泄不通,碎骨颇具灵性,刷地退开丈许,彼此连接吻合,凝作一个巨大的骨环,滴溜溜急转,蚩尤法相一个踉跄,竟有些站立不稳。

    魏十七没有急于插手,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暗中留意蚩尤田三白与七鳃鳗许馗的一举一动,随时提防四足海蛇伏轮/暴起现身。他察觉亢珑儿已是强弩之末,只撑了片刻,便脸色煞白,摇摇欲坠,骨环的转动愈来愈慢,不时有碎骨飞出,坠落在地,田三白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千年前的伤势至今未愈,随着擂鼓巨人气力渐衰,蚩尤法相的面目再度变得模糊不清。许馗不得坐视,缓步上前,周身一阵阵“噼啪”爆响,头颈微微一摇,蓦地拔高数尺,形貌极为怪异。

    亢珑儿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伸手撑住身躯,喘息不已,骨环四分五裂,溃不成形,田三白呵呵大笑,将蚩尤法相奋力一催,扬起三般兵器,狠狠扑向城头。魏十七随即出手,身影连晃数晃,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变幻莫测,许馗早有防备,张开嘴无声地尖啸一声,肩膀上猛地挣出八个脑袋,现出九头七鳃鳗的原形,行动如电,追着魏十七撕咬不休。

    虚影一一溃散,许馗九头齐出,无一得手,尽皆咬了个空,魏十七骤然出现在步辇车上,刀光如电,将两名擂鼓巨人分尸数截,鼓声立止。田三白大叫一声,目眦欲裂

    (本章未完,请翻页)

    ,鼻下淌出两道乳白色的玉筋,蚩尤法相怔了怔,从百丈急剧缩小,仓皇四顾,全无之前的凶悍。

    魏十七神出鬼没,瞬息斩了蚩尤族两名擂鼓巨人,沈银珠一时失察,竟没能防住,暗自惭愧,当下娇叱一声,柳眉倒竖,凤目含威,将七妙宝树祭起,冲着他便是一刷。魏十七伸手一拍,定渊鼓腾空飞起,连翻一十八个跟斗,重重砸向七妙宝树,沈银珠这一惊非同小可,定渊鼓乃北海五族海妖共有的至宝,万一有所破损,即便姐姐为她出头,也万万脱不开干系!她忙不迭招回七妙宝树,舒展玉臂,将定渊鼓稳稳接住,念动咒语,将此宝缩至拳头大小,托于掌心。

    许馗紧随而至,九头扑起,其中一个脑袋吐出一块明晃晃的金砖,化作一溜金光,砸向魏十七头顶。魏十七窥得分明,握拳重击,一声巨响,金砖哀鸣不已,倒飞而回。许馗毫不迟疑,又探出一个脑袋,张口喷出一蓬黑沙,笼罩方圆数丈之地,沈银珠急忙将七妙宝树一刷,黑沙不得落下,附近的海妖没有至宝护身,全遭了殃,只要沾染上一星半点,就倒地不起,连连哀号,数息后化作一滩脓水。

    魏十七挥出屠龙真阴刀,轻轻一震,将黑沙吸附于刀身,以阴气洗作素白,窸窸窣窣落了一地。那黑沙不知是何物所炼,极为霸道,他虽以阴气化解,损耗亦极大,之前从铁头陀的骷髅珠中获取的补益,尽数还了回去,屠龙真阴刀的墨色又淡了数分,回复了原状。

    许馗先后毁了两件法宝,堪堪挡住魏十七,他见沈银珠收起定渊鼓,暗暗松了口气,法宝炼制不易,点子棘手得紧,再战下去得不偿失,田三白惹出的祸事,就让他冲在前面硬碰硬吧!心中转着念头,许馗侧身退向一旁,让出路来。

    魏十七看破他的心思,心知田三白才是此番海妖攻城的主使,若能挫败此妖,许馗和沈银珠无意纠缠,十有**会退入渊海,袖手不顾。不过来时容易,想逃,那就难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