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都 > 第八十六节 牵一发而动全身
    魏十七静静躺在礁石上,海风海雾扑面而来,血液中涌动着三分醉意,三分战意,血犹未冷。他摸出一颗蚩尤妖丹,凑到鼻下深深一吸,良久才吐出一口浊气,颓废和亢奋,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同时浮现在脸庞,让人看不透。

    秦贞关切地望着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她在通窍石中寄魂,浑浑噩噩,这些日子仿似一瞬,但眼前的男子却让她感到一丝陌生,她忐忑不安,生怕一次次分离,最终会让他们渐行渐远。

    “食灵术”炼化蚩尤残魂,滋养着天澜真人的精魂,不久前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

    雪山之巅,唐橐捧出美酒,三人面对浩瀚渊海,举碗痛饮。试探的话不说,多余的话也不说,一碗碗喝,喝到七八分酒意,胡不归豪情大发,要掂掂魏十七的斤两,唐橐不服气,抢在前面请命,结果被魏十七打得没了脾气。

    纯粹的真身交锋,拳拳着肉,痛快淋漓,亦凶险万分。魏十七不遗余力,瞬息便将破晓真身的威力催发到极致,赤手空拳,硬生生压制唐橐,没有留给他丝毫反扑的机会。

    真正的交手只有短短数息,快,狠,强,唐橐像沙包一样挨了数记拳脚,紧接着像石头一样飞出雪峰,远远掉进了渊海。

    胡不归付之一笑,没有出手试探对方的实力。城头之上匆匆一瞥,略尽其妙,却还不是十分真切,这一回,他看得很清楚,魏十七修炼的是五方破晓神兵真身,右臂腋下和后颈二处精魂不同寻常,全面压制住对手,就算唐橐没有在冲破残铁镜时受伤,就算他熟铜棍在手,精神力气养在巅峰,也依旧不是魏十七的敌手。

    神兵真身源自斜月三星洞神兵洞一脉,在胡不归手里发扬光大,精魂的种种变化,他尽数了然于胸。炼魂神兵的威力一在于搭配,二在于精魂,与魂眼多寡关系不大,但魂眼愈多,变化的余地愈大,之所以选择七星真身,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但胡不归从未想到,破晓真身能强到如此地步。

    (本章未完,请翻页)

    破晓真身乃是“一主四辅”的格局,以右臂腋下魂眼中一道古修士精魂最为关键,胡不归以秘术观之,扰之,挑之,魏十七后颈魂眼中螭龙精魂岿然不动,若他所料不差,黑龙关敖当藏身于其中。

    “一主四辅”的格局演变为“一主一副三辅”,破晓真身已经不是最初的“破晓”了,这是一种全新的变化,绝无仅有的孤例。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胡不归淫浸于炼魂神兵多年,反复推衍,不知失败了多少回,最终得到的经验是,真身所能容纳的精魂并非愈强愈好,因人而异,各有其上限。他麾下的羽族亲卫傅谛方天赋秉异,修成六如真身,颈椎、右腕魂眼摄入鸿鹄、鸑鷟两道天妖精魂,眉心、后腰、右肩窝、右臂肘弯四处魂眼却只能等而下之,取龙象、吼天猿、双头鹰、金睛大鹏鸟这些寻常货色,不是寻不到更厉害的精魂,怕只怕强行摄入,有爆体之虞

    。

    天妖以地渊黑龙、碧梧妖凤、首穷天狐、北漠天狼四者为首,超乎侪辈,桀骜不驯,胡不归自忖用黑龙关敖替代左眼的黄龙无妨,但这么一来,右眼的青鸾就留不住,剩下的五道精魂亦要大作变动,牵一发而动全身,此消彼长,风险极大,实力却未必能提升多少。

    那魏十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心痒之余,胡不归深觉静昀真人慧眼如炬,这下界逃奴确实奇货可居。

    魏十七并不知晓胡不归心中的弯弯道道,正是为了扑灭他的觊觎之心,才倾尽全力,拿唐橐当了回示威的沙包。事后想想,效果很不错,至少胡不归对他不无忌惮,存了怀柔之心。

    魏十七又取出一颗妖丹,凑到鼻下深深一吸,他的视线不经意落在秦贞脸上,嘴角露出了几分情意。

    蚩尤妖丹挤在石缝里,大大小小将近百粒,堆成一抔,他扣住拇指,轻轻一弹,妖丹蹦蹦跳跳滚入其中,彼此撞击,放出清脆的声响,那声音让他怀念。

    秦贞抿嘴微笑,费力地捻起一颗,学着他的样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弹出去,没有控制好力量,妖丹骨碌碌一阵乱滚,掉落到盲海之中。

    片刻后,一缕缥缈的妖气扑上礁石,海水如同煮开的锅,兜底翻滚起来,一条颀长的蛇颈从波涛中探出头来,头颅似蛇非蛇,似龙非龙,骨骸磷磷,皮肉却虚实不定,显然不是血肉之躯。

    蚩尤妖丹被它叼在口中,沿着脖子一路滑落,消失在海面下方的身躯里,它咂咂嘴,似乎在品尝着滋味,紧接着双目一睁,两团碧火亮起,闪烁变幻,隐隐透出一抹青紫。

    魏十七皱起眉头,慢慢爬起身,骨节噼啪低响,毫不掩饰戒备之意。那蛇颈怪兽颇为灵异,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口吐俚语道:“莫要惊慌,吾并无恶意。”

    魏十七上下打量着它,察觉到对方生机微弱,似乎从一场恶战中逃脱,距离身死道消亦不远,好奇道:“你是这盲海小界中的土著?”

    那蛇颈怪兽道:“土著却不敢当,盲海小界有‘海眼’通往渊海,吾从渊海来,逃到此处避祸。”

    魏十七见它谈吐儒雅,姿态放得颇低,甚是知趣,便与其攀谈片刻,大抵问清了对方的来历底细。那蛇颈怪兽自称流火,出身渊海蛇颈龙王族,为强敌所迫,肉身溃散,凭秘术脱身,躲入盲海小界。盲海“海眼”藏于渊海深处一恶地中,那恶地极为凶险,错非熟谙路途,断然不敢擅入。

    魏十七半信不信,权当逸闻听,不过流火所言也并非无据,盲海小界乃是罕见的“海界”,连通渊海,也在情理之中,否则的话,这一海之水却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流火运气还算不错,妖奴与海妖势同水火,若是早些日子闯入盲海,只怕雪狼族不由分说,便将其抽筋扒皮,剔骨搜魂,变成一堆没有生命的稀罕货,拿到城中去跟人交易。

    魏十七对海妖并没有偏见,虽然双手沾满了鲜血,他并不介意跟对方坐下来谈谈,交易的好处胜过掠夺,这个道理,他懂。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