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都 > 非不为实不能
    鬼阴兵不惧死,身躯溃散,只要冥石不碎,入冥河重新凝化成形,不过折损几成力量而已,假以时日,自能慢慢恢复。不过不惧死并不意味着没脑子一味送死,幸存的羽族聚集成阵,强攻不下,鬼阴兵死伤惨重,当即弃了这块硬骨头,转而寻落单的软柿子下手。

    敌方退缩,寇启抓住时机,喝令族人彼此掩护,徐徐浮上海面,不得慌乱争抢。他脑中一根弦绷得极紧,正万分警惕之际,一股莫名的悸动涌上心头,犹如被冰冷的大手摸了一把,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他急忙扭头,朝右侧望去,只见一团团黑影从海底扑出,将族人死死拖住,吞噬血肉,敲骨吸髓,与鬼阴兵绝不相类。

    “妖虫!是星罗妖虫!”星罗洲虫族凶名在外,羽族顿时乱了阵脚,四散而逃,各自为战,鬼阴兵杀了个回马枪,趁乱下手,稍稍稳住的局势再度崩溃。

    陆黾星罗同进共退,素来交好,虫族怎会背弃盟约,向羽族下手?寇启双眉紧锁,运足目力望去,果不其然,扑向族人的黑影正是星罗妖虫,形貌狰狞,体型大如虎豹,腹内哗啦啦乱响,口器开合,抓住猎物死死不放,大口吞噬血肉,连骨骸都不放过,血腥残暴无可名状。

    寇启大吃一惊,随即疑窦丛生,他曾奉师命前往星罗洲,拜见千足地穴的真仙巴蚿,师尊背后叫他“巴老怪”,“巴老鬼”,但寇启隐隐察觉,师尊对他不无忌惮。羽族使者的名头让他回避了很多麻烦,回想起来,星罗洲之行乏善可陈,唯有途中偶遇虫族争斗,匆匆一瞥,让他记忆深刻。有生以来,他第一次见识了虫族的凶残,纯以数量取胜,一出动就不计其数,遮天蔽日,充塞乾坤,任凭多少神通手段,也要败下阵来。

    这些从海底杀出的妖虫实在太少了些,不过数百头,除了身躯坚硬外,别无神通可言,进退之际尚显迟钝,在寇启看来,绝非活物,而是受人操纵的傀儡。他心如明镜,将量天尺祭起,一击之下,妖虫粉身碎骨,泄出一团浑浊的冥水,阴气缠绕,渐次散去。

    确是傀儡尸虫,与星罗洲无干,但寇启并没有释怀,那一团冥水似曾相识,让他记起环峰海界的交手,记起荒北城下的惨败。穆竹儿身魂俱灭,他失了山河万里图和镇仙杵,灰溜溜逃回陆黾洲,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那个女人,是魏十七手下的器灵,他记得她的名字,阴元儿。

    时间仿佛在刹那间停滞,寇启眼梢瞥见族人纷纷现出原形,扇动湿漉漉的双翅,在冰冷彻骨的海水中挣扎,张开嘴呼号着什么,却听不到半点声音,疲倦的身躯缓缓炸开,粉身碎骨,尸骸化作飞灰,四散卷入海中。难以言状的恐惧从心底泛起,如恶魔一般攫取了他的意识,寇启窥得分明,一滴惨白的重水从尸骸中飞出,颤巍巍悬停不前,接着又是一滴,再一滴……百余滴玄冥重水将苍鼓族的将领一扫而空,如恶魔的眼睛,死死盯住了自己。

    寇启只来得及将手掌在胸口一拍,身躯急速向外鼓起,形同一条大鱼,头颅翅腿尽缩于其内,猛地往上一蹿。玄冥重水不过拇指大小,神出鬼没,待寇启察觉已近在咫尺,饶是他反应极快,避开了大半,还是被数十滴重水击中,如铁丸打纸窗,噼里啪啦洞穿而入,旋即被一股至柔至韧的星力挡住,不得寸进。

    雷鸣声响成一片,海水瞬息沸腾,大鱼也似的身躯干瘪下去,玄冥重水反弹而出,寇启除了脸色苍白一些,竟毫发无损。这一手神通称作“鲲鹏变”,乃是他苦心孤诣修炼的保命之术,玄冥重水无坚不摧,何等厉害,也幸亏他早有预感,不遗余力汲取星力,才在危急时刻救了他一命。

    对羽族来说,深海乃是凶煞之地,一身神通大打折扣,阴元儿暗中偷袭,寇启自身难保,再也顾不得族人,当机立断,双翅猛地一展,妖元鼓荡,一股冰凉的寒意涌遍全身,骨节乱响,有如焦雷滚动,身躯化作一抹虚影,骤然消失,下一刻已冲出海面,直飞高空。

    就在他身形消失的刹那,百余滴玄冥重水从后脑袭来,扑了空,无功而返。若是他再慢上半拍,将不得不以肉身硬抗重水突袭,陷入前所未有的险境。

    阴元儿“咦”了一声,大为诧异,顿时记起魏十七所言,玄冥重水不以遁速见长,打不中要害,也是枉然,果然,她凭借地利,明明压制住寇启,却还是被他生生逃脱。

    不过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海上更有杀性大发的凶人等着他!阴元儿微微冷笑,驱动二百三十三滴玄冥重水,将落海的羽族逐一灭杀,锋芒所指,无有一合之将。

    蛇颈海风浪不息,愈演愈烈,击浪艨艟被迫浮于空中,借不得风水之力,无从逃遁。云熙族黑羽静静立于船首,身边只有裘冉、申葫芦两名弟子,甲板上不见半个闲人。他望着金光骤现的方向,若有所思,心中暗暗计数,却迟迟不见魏十七有所动静。二艘击浪艨艟被毁,近万羽族落入海中,似乎遇到劲敌偷袭,能逃出生天的不足小半,他心念微动,对方要么修为不济,不足以连续驱动六龙回驭斩,要么海底埋下的伏兵有限,不足以将落水的羽族一气吞下。

    他还在等待时机!

    黑羽目光森然,瞳孔之中星云转动,忽然心血来潮,微微偏过头去,只见一点金芒闪动,六龙咆哮,金光冲天,又将视野中的一艘击浪艨艟拦腰斩断,穹窿族的真仙帝朝华意有所动,但未及阻拦,眼睁睁看着座船断为两截,缓缓沉入海中,始终未曾出手。

    这一回,黑羽窥得真切,一时间面沉如水,眼皮不由跳了一下,他明白帝朝华为何作壁上观,非不为,实不能。六龙回驭斩实在太快了,金光一闪,便斩中击浪艨艟,虚空瞬移,绝非寻常手段可阻。他们都托大了,神念化身根本不足以匹敌魏十七,渊海海族的忌惮不无缘由,黑羽暗暗叹息,心中转过一个念头——秦渠不出,谁与争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