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都 > 第一百零三节 放下一半的心
    五十载岁月悠悠,奄忽而逝,这一日,车轮隆隆作响,柳如眉驱使三头白犀牛,鼻喷白气,蹄踏虚空,拖起彩绘飞车,星驰电掣般掠过太虚,直奔王京宫天机台而去,温玉卿坐于车内,将王京宫情形一一道来。

    王京宫七殿,分别是平侯殿、春秋殿、广恒殿、东渡殿、西渡殿、洗心殿、赤眉殿,春秋、东渡、西渡三殿殿主业已陨落,王京宫主行“以下克上”之旧例,首当其冲便是这无主的三殿。然则春秋殿丁火云是孤家寡人,抽取本源熬炼身躯,连殿内洞府都毁得七七八八,他一死,春秋殿只剩一个空壳子,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东渡殿供奉冉青狮,西渡殿供奉沈千禾,俱是曹木棉的再传弟子,有此二人坐镇,谁都不敢轻易启衅,在有心人看来,反倒是收取温玉卿,入主广恒殿,才是最好的机会。

    王京七殿,平侯第一,殿主鱼龙真人长袖善舞,又有允道人悉心辅佐,麾下强手辈出,当日与菩提宫一场大战,折损亦无多,有意自立门户的,多出自于此。不过在鱼龙真人看来,与其便宜了不相干之辈,不如主动出手,将殿主之位纳入掌控,他暗中布局,觊觎春秋、广恒二殿,瞒得过旁人,却瞒不过温玉卿。

    平侯殿允道人以下,有资格闯过天机台兵火雷三大劫的,林林总总,不下一掌之数,其中尤以合川真人道行深厚,最为可虑,不过合川真人心性淡薄,无意殿主之位,未必肯出手争上一争。至于洗心殿和赤眉殿,自顾尚且不暇,多半不会节外生枝。

    ……

    温玉卿娓娓道来,对王京宫诸殿内情了如指掌,她提了若干真仙的名号,详加解说其神通手段,费了不少口舌,魏十七一一记在心中,觉得有些棘手,好在“以下克上”,先得熬过天机台三大劫,此消彼长,他有七八成把握,助温玉卿一臂之力。

    天机台遥遥在望,柳如眉停下飞车,三头白犀牛奔波多时,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浑身上下大汗淋漓,犀角一道白气冉冉腾起,凝而不散。柳如眉掀起珠帘,请二位殿主出得车厢,魏十七放眼望去,只见云山雾海之间,一座高台拔地而起,台下业已聚了数十人,四下里剑光纵横,宝光迷离,王京宫诸殿真仙,正陆续赶来。

    温、魏二位殿主联袂而行,无移时工夫便来到天机台前,允道人心有所感,回头望了一眼,见魏十七与温玉卿同来,微一诧异,旋即想通了其中关节。此番曹宫主行“以下克上”的旧例,除平侯殿外,其余六殿俱有易主之虞,允道人早知鱼龙真人的布置,广恒殿势在必得,温玉卿岌岌可危。

    他与温玉卿颇有渊源,当下迎上前来,与其见礼,有意劝说她主动退让,免去一场劫数。

    温玉卿不敢怠慢,略略寒暄几句,允道人将目光投向魏十七,上下打量了几眼,问道:“这便是温殿主请来的援助?”

    在允道人面前,温玉卿也不加掩饰,坦然道:“广恒殿诸位真仙,多陨落在正阳门外,无人可力挽狂澜,不得已,只好请动餐霞宫云浆殿主出手相助,暂渡难关。”

    云浆殿易主之事,允道人亦有所耳闻,王京、餐霞、御风、骖鸾四宫,数餐霞宫动作最快,崔宫主削减二殿,银甲殿并入碧落殿,天泉殿并入宝灯殿,原碧落殿轮值魏十七战功显赫,破例擢拔为云浆殿主。不过在他看来,这云浆殿与春秋殿相仿,都不过是个空壳子,崔宫主没有削去云浆殿,只怕另有深意。

    温玉卿终究有些放不下心,望了鱼龙真人一眼,不无忐忑道:“允道友可有意出掌一殿?”

    允道人闻言笑了起来,意味深长道:“贫道若有意,何须等到此时。”

    温玉卿微微颔首,允道人的手段,她曾亲眼观之,知之甚详,金珠镇魅,真灵女童,敌住臧太乙和龙象和尚联手,云浆殿主虽然神通了得,却未必是他对手,允道人不出手,她可以放下一半的心。

    允道人见她请动魏十七,似乎颇有把握,也不多劝,只提点了一句,“洗心殿孤山公、赤眉殿虬龙亦不可小觑,温殿主好自为之。”

    温玉卿轻声谢过,允道人拂袖而去,回到鱼龙真人身旁,静候王京宫主驾临。

    鱼龙真人明察秋毫,随口问道:“如何?”

    允道人叹息道:“广恒殿主终不肯轻易放手,从餐霞宫请来云浆殿主魏十七,助她渡过难关。”

    鱼龙真人哼了一声,道:“若碧落殿主插手,吾等只好退避三舍,云浆殿主却不够看。”

    允道人深以为然,在他看来,魏十七竟敢搅和王京宫诸殿之争,不自量力,闹个灰头土脸,铩羽而归事小,只怕一不小心,将千年道行葬送在天机台上,悔之莫及。

    正寻思之际,忽听得一声云板清音,悠悠响起,众人无不心中一凛,抬头望去,却见天机台上立着一人,道袍披身,男生女相,尖声尖气道:“奉宫主之命,行此旧例。”

    他声音如一根尖针刺入耳中,震得嗡嗡回响,心浮气躁。温玉卿皱起眉头,向魏十七道:“此人是曹宫主首徒,姓孔名桀,看来今番诸殿之争,宫主是不会亲自过问了,东渡、西渡二殿,只怕也有些不大稳当。”

    那孔桀性情偏激,出手狠毒,素来不为人喜,但他系曹木棉门人,镇守天机台万载,获益匪浅,便是王京七殿的殿主,亦不愿轻易得罪他,多敬而远之。

    孔桀居高临下,放眼扫去,见诸殿寂然,无人敢喧哗,当下将双手一拍,催动天机台。十余息后,半空中彤云滚滚四合,雷鸣声不绝于耳,天崩地裂,七根粗大的铜柱冉冉升起,立于天机台上,锈迹斑驳,坑坑洼洼,显然是上古神物。

    孔桀尖声道:“以下克上,量力而行,须熬过兵火雷三劫,天机七柱在此,哪位真人先来试上一试?”他言说之际,眼中流露出渴求和狂热,竟似有些迫不及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