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都 > 第一百十八章 以力服人
    季沉霭久久没有回答。多年以后,她也忘了自己心中是如何默默回答的。

    周吉只是随口一提,并没有放在心上,当然更没有“不容分说上前将她扛上肩头”,这种事偶一为之即可,次次这么招摇,自己都觉得没味道。他是怎么想的?他是魏十七挥之不去的过往,内心深处最具恶意,最肆无忌惮的一部分自我,然而即便如此,他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像失去理智的野兽。谢子菊只是运气不好,闻薰他权作推了她一把,至于季沉霭,何妨细水长流,且看她挣扎,看她彷徨,看她沉沦,开出邪恶而美丽的花。

    他将闻薰唤到身旁,命她从储物镯中取出酒食,招呼众人一同享用。葛阳真人尊他为道门耆宿,日常供奉视同诸位真人,道门法宝斟酌赐下几宗,虚应故事,无一能与三足青帝鼎相比,这也在情理之中,体修要法宝作甚,拿去换饭吃么?不过酒食丹药这些外物却毫不吝啬,正投了周吉所好,他此番出行,不知何时折返绿洲,干脆取了个储物镯,尽数携在身边,洞府内空空荡荡,犹如扫荡过一般。

    若非这是魔物横行的异界,都有人会担心他一去不回。

    在荒野深处摆出喷香的酒食,引得天魔蜂拥而至,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季沉霭及时祭起垂棘、玙璠、结绿、和璞四玉环,白光蒙蒙,笼罩方圆丈许之地,如一个小小的帐篷,魔气不侵,香味不泄。闻薰跪坐在旁,双手持壶为周吉斟酒,周吉痛饮十余杯,放浪形骸之外,以箸击杯,低低唱道:“树头花落花开,道上人去人来。朝愁暮愁即老,百年几度三台。闻身强健且为,头白齿落难追。准拟百年千岁,能得几许多时。”

    甲长老既未步步进逼,季沉霭的心态亦有了微妙的变化。不知不觉,她喝了很多美酒,眼波流转,多了一缕媚态,脸颊红润欲滴,身处险地,孤立无援,她本不该喝酒,但不知怎地,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从大瀛洲黄庭山斜月三星洞逃之此界,栉风沐雨,砥砺前行,好不容易在此扎下根来,季沉霭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小小的愿望,从未与人言说。这个愿望,与葛阳真人并不讳言的野望,不谋而合。

    谁都没有想过,道门七位核心弟子,要数这行事不着调的季沉霭心气最高。

    若能重回大瀛洲,若能重回黄庭山斜月三星洞,季沉霭越喝眼眸越亮,连杜千结都觉得她今日有些异样,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季沉霭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伸手抚过她的脸庞,黯然道:“真是可惜,被困于此界……”这一声叹息,暴露了她心中的执念,只是杜千结并不知晓。

    用过酒食,闻薰收拾起残羹剩汁,静静等候甲长老吩咐。周吉闭目养神数个时辰,长身而起,吩咐闻、杜二人去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内暂避魔气,又向季沉霭道:“随吾来,且让你见识一下魔将的手段。”

    季沉霭收了垂棘、玙璠、结绿、和璞四玉环,举步跟上甲长老,并未多置喙。她心中拿定主意,虽是下位魔将,也非她可企及,甲长老剿灭魔将,她只须在一旁静静观望即可,切忌胡乱插手,反惹事端。与此同时,她心中也有几分好奇,不知甲长老究竟持何手段,先后灭杀两员魔将,道门法宝神通,俱为魔功克制,等闲奈何不了彼辈,若能触类旁通,从中窥得一二,亦不无裨益。

    周吉挥袖排开魔气,大步流星向前行去,季沉霭紧随其后,无移时工夫,二人便消失在重重黑暗中。

    闻薰蜷缩在车厢内,虽无天魔来袭,四下里阴寒刺骨,只得暗行功法稍加抵御,渐渐觉得真元枯竭,后继乏力。闻薰早得甲长老嘱咐,从储物镯中取出道门炼制的丹药服下,她见杜千结虽然行有余力,神情却稍显憔悴,犹豫了一下,以数枚丹药相赠。杜千结也不矫情,大大方方接下来,向她微笑颔首致意,并不因为她以容色市人,流露丝毫鄙薄。

    远在千里之外,魔气氤氲鼓荡,周吉施展雷霆手段,将一员持短戟的魔将生生打灭。

    这一战,季沉霭看得清清楚楚,也看得肝胆震颤。甲长老炼体之术已臻于大成巅峰,肉身无懈可击,不受魔气侵蚀,筋骨强健,以一双肉拳力敌魔器,五色神光神出鬼没,将对方的身躯强行撕开,吞噬魔气,釜底抽薪断其根本。更令人惊骇的是,甲长老体内不知藏了何等至宝,胁下竟挣出一双五彩斑斓的双翅,以雄鹰搏兔之势将对手击溃,最后祭出三足青帝鼎镇住魔将,五指如钩,将魔核剜出。

    那魔核足有枣核大小,色泽黝黑发亮,无比精纯的魔气氤氲而出,又被收拢在方寸之间,不得散逸,灵性十足。季沉霭不觉摇了摇头,这等品相的魔核,绝无仅有,携回道门,便是道门压箱底的那几宗法宝,也可换到手,若用以修炼,有七成把握,足以突破瓶颈,成就显圣。

    不过这等好物,甲长老是不会平白无故赠与她的。

    然而甲长老如何处置这魔核,却令季沉霭大吃一惊,即便他将魔核轻描淡写赠与自己,也不至如此动容。当着她的面,甲长老竟将魔核丢入口中,嚼得咯嘣响,如吃铁蚕豆般嚼碎了咽下肚去。季沉霭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一个念头,他牙口真好……

    魔气涌入丹田,魔池增厚了几分,周吉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只觉周身精力充沛,他魔功深厚,不着外相,季沉霭毕竟只得阳神境,近在咫尺,看不出分毫端倪。他哈哈一笑,马不停蹄,举步迈向黑暗深处。

    这一战,周吉行进百丈,连斩六员下位魔将,手段无非肉拳、神光、双翅、大鼎,遇强则强,以力服人,一上手便打得魔将没了脾气,将体修的碾压之势发挥得淋漓尽致,季沉霭从始至终看在眼里,震惊之余,也深知这等手段非她所能企及。是以当二人回转极天周游驷马战车,略事休整,她恭恭敬敬执弟子礼,为甲长老斟酒为贺,向他请教如何才能与魔将一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