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白墨说完还笑了笑,不过却在下一秒感受到手下的身体僵了僵。

    “你就真那么想分手?”

    苏白墨点点头,抬头看了他一眼,“嗯,真想分,如果说以前要是还有那么一丝丝犹豫的话,发生今天那事之后,我真的就是迫不及待,萧贯中,我父母把我养那么大,不是拿来给人糟践的。”

    她说这些话很平静,不恼不怒,可是越是这样,就越是说明,她的心真的碎了。

    萧贯中脸上有着风雨欲来的架势,他下颚绷紧,“你以为打官司就能打赢我?”

    “我没那个自信,不过我还是想试一试。”

    萧贯中嘴角起了冷笑,“苏白墨,明知道一点可能都没有的事情,你还去尝试,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吗?”

    苏白墨垂眸,淡淡的道,“因为我已经无路可走了。”

    她用尽了办法,不管如此吵如何闹,他都不分手,除了打官司,她已经想不出任何办法来了。

    不过分手闹到法庭上,大概为数不多吧。

    萧贯中挥开她的手,冷斥道,“滚出去!”

    她并未离开,而是坐在床沿审视的看着他,“萧贯中,你能给我一个你不分手的理由吗?”

    闻言,萧贯中的脸上满是嘲讽,“我想你理解错了,我没有不分手,只是我不会让你带着肚子里的孩子离开,你走可以,孩子必须给我留下来!”

    所以如果没有孩子,他根本就不会跟她废话那么多是吗?

    所以这两年的感情,终究还是化为乌有,她以前是沈末研的替代品,而现在沈末研回来了,她则成了孩子的附属品。

    所以其实她苏白墨这个人可能连在他心里都不曾留下一丝的位置。

    虽然早就知道这个事实,可当亲耳听见的时候,她还是觉得痛不欲生。

    苏白墨,刚才你还在期待什么?期待他会说出他是因为对你有一丝丝的感情,所以才拖着不分手吗?

    “萧贯中,孩子我不会留给你。”她缓缓起身,眸子当中透着水雾,“我苏白墨这辈子最后悔两件事,第一,当初不该答应跟你交往,第二,不该不及时跟你分手…….”

    在明知道自己是替身的时候,还抱着期盼,她该在没有这个孩子之前就说出来的。

    她转身往外走去,一股晕眩袭来。被他在包间折磨之后,她本就有些不舒服,可是她回来之后,没有顾及自己的难受,还一心先念着他。

    她真是一个大傻子!

    她想要强撑着离开这间房间,可是就在触及到门把手的时候,世界都开始旋转起来。

    萧贯中瞥见她摇摇欲坠的身体,浑身一震,掀开被子,疾步上前接住她往下坠的身体。

    苏白墨脸色苍白的厉害,反胃不停的袭上心头,整个人晕得厉害。

    “放开我!”

    她不需要这点同情。

    萧贯中脸色有点沉,一把将她横抱起来,不等她反应,折回床边,请她轻轻放下。

    苏白墨挣扎着要离开,却被按住,“别动!”

    “你还想干什么?”

    她虽然很想呵斥,但因为极度难受,说出来却是软绵绵的,像使不上半分力气。

    萧贯中向她伸手,苏白墨却吓得浑身发抖,以为他又想用包间那一招来惩罚自己,声音恐惧到了极致,“不要——”

    一想到那种不堪的屈辱,她的眼眸里瞬间蓄满了泪水。

    萧贯中的手落在她的额头上,喉咙泛紧,之前他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受伤导致体温过高,可是刚才抱她在怀里才发现,原本体温一直不正常的人是她。

    “很不舒服?”

    苏白墨听见他哑着的嗓音,不敢吭声,更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所以只能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

    萧贯中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目光深沉的盯着她的水眸,“你知道我的性格,乖顺一点就会少吃一点苦,可你偏偏喜欢刺激我,惹怒我,我去打水,你乖乖的躺在这里,若敢跑了,你知道后果的。”

    他撂下警告的话语,转身往浴室走去。

    苏白墨对于今天的惩罚还心有余悸,那里还敢违背他的话,僵硬的缩在被子里。

    过了两分钟,萧贯中端了一盆热水袭来,拿帕子拧了,先给她擦拭了脸颊,然后再是脖颈处,见那里的痕迹变得红肿,他喉结上下滑动了两下,热帕子弄得那里有点刺痛,她忍不住偏了一下脑袋。

    萧贯中撩开她的衣领,就要往里伸,苏白墨大惊,一把抓住他的手。

    “我只是想给你擦拭一下身体而已。”

    “不用了,我回去自己来就行了。”

    “回那里去,你平日里不睡这里吗?”

    “……”这里的确是她跟他的卧室。

    萧贯中微微俯下身,“别忘了,我们还没分手呢,给你擦个身体用得着如此忸怩吗?”

    “我自己来。”

    可最后苏白墨又那里是萧贯中的对手,他还真就仔仔细细的给她擦拭了一遍,又快速用被子把她裹起来,然后在她脖颈处抹了一些消炎药,看见其中一处还有明显的压印,他瞳孔收缩了几圈,薄唇紧抿,有些生涩的开口,“我…今天做得是有点过了…”

    啊?

    苏白墨惊讶。

    他在说什么?

    萧贯中对上她的视线,别扭的道,“我不该在包间里那样对你,可若真的要追根究底起来,你也有责任,谁让你要关心韩一诺的……”

    “你是在道歉?”

    “不然呢?”

    苏白墨可从来没见过谁道歉还像他这么高傲的,像谁求着他道歉一样。

    萧贯中见她不吭声,问道,“你呢?”

    “我怎么了?”

    “你是不是也应该说点什么?比如跟我道歉之类的!”

    “我什么都不想说。”苏白墨撇开脸,而且他的道歉,她并不打算接受。

    有些伤害造成了,不是一句简单的对不起就可以抚平的。

    萧贯中有些恼,他都先低头了,所以不由的瞪着她,“苏白墨!”

    苏白墨看着他,“如果你觉得你道了谦,我就必须退步道歉的话,我想你是打错如意算盘了。”

    “所以你觉得自己一点错都没有?”

    “没有!”

    “你……”萧贯中忽然觉得她有点不讲道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