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陛下,有小三要害本宫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伤势惨重
    只是李佩佩跟宁美人接触过,她不像是燕儿口中的那种少根筋的人,而且说话头头是道,看来她是装疯卖傻。

    “而且当日,宁美人差点就死掉了。”

    李佩佩有点吃惊的看着紫儿。让紫儿继续往下说。

    “娘娘,娘娘你醒醒,娘娘你不要死,来人了,传御医,快传御医啊!”月季无助的绝望的哭喊着,她以为她家主子断气了。

    却见宁美人挣扎着抬起了头,几缕头发自头皮掉落下来,自然是被太后扯掉的,那个老巫婆,宁美人发誓,有生之年,会一根根亲手拔光她全身的毛。掰断她全身的骨头,戳烂她全身的皮。

    如今,她只求自己能活下来,活下来,才能报仇。

    “月季,先别哭,去御医院,看看闵大人在不在,快去,若是闵大人不在,那就找陈御医。”宁美人的正常,却让月季痛哭流涕,以为是回光返照,她家的娘娘忽然不傻了。

    “娘娘,呜呜,娘娘!”月季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宁美人被她哭的头大。

    “快去啊,丫头,你想看本宫死吗!”

    她嘶哑着声音喝了声,月季才算缓过来,无论娘娘是不是回光返照,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能够放弃的。

    撒开了步子朝御医院奔去,一路上,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很幸运今天正好是闵御医值班,听闻月季语无伦次的说着娘娘要死了,快救救娘娘之类的话,不知怎么的,一颗心居然差点掉到了嗓子眼。

    白皙的脸皮一下子阴沉了三分,取了医药箱子,急匆匆的随着月季往涵香宫去。

    涵香宫内,宁美人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因为疼的连翻个身都是痛楚,所以她依然保持着被当垃圾丢进来的姿势。

    闵大人瞧见她的狼狈惨状,眼眶子蓦然红了一圈,眼泪啪嗒啪嗒不停的落。闵大人吸着鼻子,泣不成声道:“娘娘,太后娘娘也太狠心了,月季,快帮我把娘娘扶到床上。”

    一边的月季,也跟着泪落个不停。

    宁美人虽然痛到了极致,总是感激的,好歹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这个被亲爹都利用的地方,这个被人人骂傻子被人人算计的地方,有那么两个人,真心的待着她。

    会因为她的痛楚而落泪,会因为她受的委屈而打抱不平,如此,便是最好的止痛良药,她也倍感欣慰,于是勾了一个勉强的笑容给两人。

    “月季哭是说得过去的,你怎么也跟着哭,男儿有泪不轻弹,不去哭......”她的说话的声音已经虚弱不堪,到最后几乎断了尾音,显然处于晕厥的边缘。

    如若不是拥有超人的意志和不服输的个性,方才在天承宫受折磨那会儿,她早不知道晕死多少次过去了。

    她能清醒的撑到现在,无非靠了拿份不同常人的意志,以及对太后的憎恨。

    扎扎实实的吃了次苦头,在看到自己最亲昵的两人后,因为身体神经的放松,眼前一黑,晕死了过去。

    耳畔只剩下月季声嘶力竭的哭喊:“娘娘,娘娘,你怎么样了,娘娘!”

    “月季,赶紧扶娘娘上传,我去请人帮忙,我去请人帮忙。”

    场面太大了,宁美人身上各种伤口,闵大人一个人根本处理不过来,再说男女授受不清,身上的伤口,还得请医女过来帮忙才妥。

    粗粗交代了一下月季用温水帮宁美人揩拭身上的血迹,闵大人一刻都不敢耽误,飞奔出去找人帮忙!

    痛,热,宁美人迷迷糊糊醒来,全身只有这两种感觉细胞活跃着。

    眼前有几个人影在晃动,每一个都好像影子分身一样,看不真切,她努力的睁开眼,只依稀听见有人在哭,然后,再度陷入深度昏睡。

    “闵大人,娘娘不会有事吧!”

    月季看着宁美人醒来,拼命喊她她却不应,急的直哭。

    这会儿见她又昏死过去,月季抬起一双泪眼,不无担忧的看着闵大人询问道。

    闵大人眼眶红肿着,显然也哭了好几通,点点头,声音嘶哑的说不出话来。

    他这人很容易动感情,自她进宫以来,身边的人都排挤她,她平时说话虽然直来直去的,容易得罪人,可是谁也没想到这个太后的亲姨甥女,陛下的亲表妹,竟然有人陷害她,这次连太后的动怒了,看来对方想她死。

    而闵大人出生在一个医学世家,虽然家世比别的御医不算太差,在御医院他的地位也不算低,手下门生学员不少,但是试问哪一个曾如此真心待过他。唯有她能用最真的笑容来对着他笑。

    所以在他心里,这个傻乎乎的姑娘是特别的,是无可取代的。

    如今太后把他心里最好的女人打成这般模样,他的眼泪,既是心疼,又是气愤,又是恨自己没有这个能力替宁美人报仇。

    见他点头,月季总算放下心来,抹了两把泪,对给宁美人清理额头伤口的医女小声叮嘱道:“轻些。”

    “是!”医女地位比宫女低一个等级,故而月季算是她的上级,自然应的唯唯诺诺。

    “好生伺候着娘娘,我和闵大人去去就来!”

    月季见宁美人身上的大伤的血迹都清理的差不多,就差脸上臂上一些小伤口需要涂药。

    她谅这些医女也不敢对宁美人乱来,就放心把现场交给了这些医女,她有一些疑问,需要单独问问闵大人。

    闵大人随着她出了宁美人的寝殿,两人在外厅坐定,月季一脸深沉的看着她:“闵大人,你如实告诉我,我们娘娘,她的脑子,是不是好了?”

    闵大人知道是瞒不住了,也总听宁美人提起月季,明白月季是个好姑娘,于是便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和她相遇之后的事情全部告之了月季。

    月季脸上的表情,是不敢置信的惊讶,她的娘娘,原来,居然早已经恢复了,却还能把大家戏耍的团团转。

    想来,沉重的心情也好受了点,这么聪明的娘娘,怎么可能有事。

    紫儿说道这里,李佩佩端起桌面上的茶杯,将杯子里的微微发凉的茶水一饮而尽。“看来在宫里生存光靠陛下的保护是不行的,要是哪天本宫将太后给惹毛了,说不定下场比宁美人还惨。”经历了那么多事,李佩佩早已经看透了,她只希望平平安安的生下腹中的孩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