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陛下,有小三要害本宫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成了活死人
    纪柔将李佩佩带回安庆宫,查看了身上的伤,却惊讶的发现她那几道闪电虽然落在她身上,却没有伤害她腹中的孩儿,只是情况也不容乐观,让紫儿快快去请陈御医前来。

    陈御医不知道贵妃为什么会如此虚弱,可是已经到了药石无灵的地步了,再三诊断后摇了摇头说道:“快去请陛下吧!贵妃快不行了。”

    在一旁侍候的燕儿紫儿听了陈御医的话后,都忍不住纷纷落泪。

    “御医大人,求求你了,救救贵妃娘娘,她绝对不可以死去的。”燕儿立刻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

    无奈一声叹气,“不是我不想救她,而是她已经失血过多,恐怕挨不到很久,你还是到御书房请陛下做主吧!”

    燕儿想也没想拖着还虚弱的身子冲出了安庆宫。

    御书房外的于公公也是一脸的愁容,问及贵妃娘娘情况时,他也觉得心痛,无耐宇文健还不知道这件事。

    “我真是大意,黄总管来过,我就觉得有问题,没想到他还来阴的,将陛下摆了一道,我现在进去将那香弄灭,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于公公将案上的迷香弄灭后,马上将御书房的窗门全都打开后,在怀里掏出一个陶瓷小瓶子。打开小瓶子的盖子后,将小瓶子靠近宇文健的鼻子处,让他闻一下,“这是醒神香,陛下会很快就醒来的,燕儿不要担心,来喝杯茶,待会儿将事情一五一十告诉陛下,希望陛下能为贵妃娘娘讨个公道。”

    半盏茶的时间,宇文健醒来后,看见跟前走来走去的两个人,他们的身在他跟前晃来晃去的,让他很不舒服,“你们在干什么?”他全身骨头酸软的,像是睡了很久一样。

    燕儿高兴的忍不住落泪说道:“陛下,你终于醒了,快救我家主子,快不行了。”

    燕儿的话让宇文健彻底清醒了不少,立刻紧张的问道:“燕儿,你说谁快不行了?”

    “陛下,贵妃娘娘她......贵妃娘娘她被国师带走后......纪柔救下她后,御医大人说她失血过多,快不行了。你想想办法。”

    宇文健两脚发软的瘫坐在地上,他一直拖着,没想到国师居然跟他来阴的,“快扶起朕。”

    他还是没有能抱住她和腹中的孩儿,都是他的错,一切都是他的错。

    安庆宫上下,被一股悲凉的气氛包围着,陈御医跪在地上,忐忑不安的,他是宫里最好的御医,就连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了。

    沉没许久的纪柔一边调理真气一边说道:“你也别怪御医了,李佩佩她,被雷劈得只有一丝气息尚存,人有三魂七魄,她现在只有一魂一魄。”

    什么一魂一魄,宇文健完全听不懂她的话,“你不是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吗?朕命令你,救回她的性命。”

    不是她不想出手救她,而是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承受不了她多余的真气。“要是去哦现在强行给她输入真气,恐怕她承受不了,然后全身经脉尽断,爆炸而死,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要朕怎么办?”

    “办法不是没有,只不过她醒来的机会比较微小,说不定一两个月,说不定十年八载,她现在差不多是个活死人。”纪柔也不再隐瞒,她跟她血脉相连,已经感觉到她的生命气息越来越弱。

    “说,只要是有半点希望,朕也不能放过。”

    “当初镇压我的水晶棺材,有聚魂封印的灵力,将她放进去,收集她的魂魄,至于她能不能醒来,看老天爷的意思了。”

    事不宜迟,宇文健抱着李佩佩到了藏书阁后,命人在外面把守,纪柔帮忙点亮墙壁上的蜡烛,那透着寒气的水晶棺发出妖孽般的红光。

    很不舍的将她放进去后,纪柔立刻盖上了水晶棺。这时的宇文健不断的翻找着藏书阁的古籍,他记得在某本古籍上提过,传说人有三魂七魄,魂可以游走,魄是人体的本源,是时刻不能游离的,自由生命之时刻起就存在,离开必死,死必离开。

    人的生命是离不开五行的运转,只要将人的五行重新运起,那么失去的魂魄也就回来。

    纪柔看着他这般摸样,也劝不住,只能独自离开,让他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也好。

    终于找到了,宇文健兴奋的琢磨着上面的每个文字,生怕理解错上面的意思。

    上面提到,若人的三魂七魄丢失,必须在丢魂者的头顶点上白蜡烛,摆成北斗七星阵的样子,然后用泡过朱砂水的红线绑着丢魂者的食指,另一头系在阴气比较强的地方。

    按理说阴气最强的地方,是人气比较少的南宫,可是在这里弄一条红线出去,恐怕会让想她死的人有机可乘。

    为了安全起见,只能是在室内,纪柔说过,水晶棺就是最阴寒的东西,说不定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准备好需要的东西后,宇文健按照上面的方法进行操作,在密室内,一直等着奇迹的出现,可是上天不是眷顾所有人的。一连好几天了,度没有任何动静,难道是他的操作方法有误?

    纪柔前来劝说,一切皆有定数,前世因今世果,有些东西是强求不来的。

    垂头丧气的宇文健走出藏书阁后,躲到御书房不断的灌酒,他害怕回到安庆宫,那里到处都是她的味道,还有每个角落都是她的身影,就连空气都飘荡着她的声音。

    已经喝掉了五坛救,为什么还不醉,醉掉就可以忘记一切,忘记所有的伤痛。“来人,去给朕拿酒来。”

    于公公将空出来的酒坛子收拾了一下,便说道:“陛下,酒既伤身又伤神,贵妃娘娘还没有死去,一起还有机会。”

    一张俊脸上全是胡渣子的宇文健眼神空洞,已经失去了昔日的光彩,一脸的愁容让旁人看着也觉得心痛。

    萧永隆听闻这件事后,也是寝食难安,在大厅内不安的地走动着,萧颜夕煮了父亲最爱的莲子百合糖水,送到大厅却见他在那焦急如焚。

    “爹爹,何事让你如此不安?”放下手中的托盘后,萧颜夕扶着她老爹坐了下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