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陛下,有小三要害本宫 > 第五百二十五章 伤心离开
    “陈明,你吵够了没。”刘妈妈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叫得如此字正腔圆。她双目有火焰在燃烧,边走边卷袖子。“我一辈子没在怕的……”

    “阿……姨……我只是担心小雪。”他看着她大步向他踏来,满脸严肃,心头已经做好被责骂或是被打的准备。可是陈明等不到雨点般的拳头,却看见那个小山一般的身体,在他眼前轰然崩落。他的脑中一片空白,说不出话来……

    “可我真的是怕了你!”

    刘妈妈的声音逐渐带著哭音,一字一句,说得心酸:“算我求你,放过我们家小雪!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小雪真的不能再受刺激了,求你了,就当我求你了,我不想她母子一尸两命。”

    惊天一跪,跪傻了旁人,跪碎了陈明的心。

    “妈,哪有长辈跪晚辈的道理……”

    刘晴冲上来,腿却不由自主的软了,跟在跪在母亲旁边,哽咽著,“那我也……求你放过我妹……”

    “我知道你是为了她好,可是……可是......我只有一个妹妹!”

    “我跟他不是长辈和晚辈!!”

    刘妈妈撇尽关系,严肃的说:“陈明,我们家小雪破坏了你本来的姻缘,而你也伤透了她的心,前生债今世还,过往相抵一笔勾销,现在两家人,再也没有瓜葛了。请你走吧,远远的,一辈子都不要回来。也不要来找她了。放过她,等于放过自己。”

    “都是我不好,我害惨了小雪……”

    此时的陈明双目赤红,脸上一片湿润,分不清是雨是泪,他缓缓屈膝,直挺挺的跪在刘家母女面前。

    “别这样,我们受不起,我还想活到我的小外孙出世。”

    刘妈妈迅速弹开,面色铁青。

    陈明啜泣了很久,才抬起头,一字一句的说:“阿姨,你放心,我会走的。请您……请您……好好照顾小雪。”

    “还有一点,我要把话说清楚,刚才的是一场误会。我那个国外的女朋友是我的长辈,虽然年纪比我小,可她确实是我的表姑婆。”语毕,他站起来,大步踏往出口。一路上水滴不断从他身上滴落,经过之路,蜿蜒成一条小河。

    “妈,他是说那个女朋友没和他在一起,而且还是他的长辈,是不是我们家小雪是坐正的。”

    “你管那混小子说什么鬼话!现在需要好好照顾小雪,不要再让她受刺激了,我真是担心她的身子会撑不住。”

    刘妈妈杀气腾腾的望着女儿和保姆,“你们都给我听好,小雪不能再受刺激,谁再跟她乱讲话,我就给他断手断脚。”

    保姆和刘晴同时一颤,不自在的搓著自己的手脚。

    刘小雪在医院里躺了五天,出院的那一天,妈妈真的是尽了心,依照传统习俗过火,吃猪脚面线,还特地到城隍庙求取平安符,一张佩戴,三张化在洗澡水里,又冲了香灰水,硬要刘小雪喝下去,妈妈用最传统的方式心疼怀孕的女儿。

    刚开始她是想离开岛上的,可是母亲和姐姐都极力留下她,告诉她陈明已经走了,绝对绝对不会回来,她才勉强留下,起初一段时间还会做恶梦,怕他又要来夺走孩子,慢慢的才平复了心情,会让姐姐陪着出去散散步吹吹风。

    只是陈明已经花了两年时间,把自己的影子植入了这个小岛,满岛都是他的身影还是让刘小雪偶尔失神发呆,在小店里买流沙包时,也会发现自己从小吃到大的美食丧失了特殊的滋味。

    闲闲没事的刘晴被指派照顾刘小雪的任务,她疼惜妹妹,罕见的表现出少有的耐性,甚至会帮她按摩抽筋的腿,只是她拙劣的手法会让她不知不觉的想起陈明温热有力的大手。

    存希失魂落魄的在码头坐了一夜,像被遗弃的小狗,不死心的等待主人带他回家,路人要帮他,他也不吭声,直到被搭第一班船赶来的接刘小雪的方友天和奶奶发现,才把他捡回家。

    他心力交瘁加淋雨,使得他缠绵病榻将近五天,人也瘦了一圈,珍珠气愤又埋怨,但怕自己把目前唯一的香火不小心弄熄了,只好顺从陈明的哀求,不去打扰刘小雪的生活。

    祖孙两人暗自商定,等刘小雪顺利产下孩子,一切再做打算。

    不管是要拐要骗,都要刘小雪和孩子回到家来。

    从那天起,陈明信守承诺,别说刘家,连岛上的土地都不曾踏上,可是他还是千方百计表达他的关心,他用其他人的名义,暗中捐了一大笔钱给医院的妇产科添购新设备,建设VIP病房,同时指派秘书联系,想透过他们转交礼物。原本他很怕被拒绝,可是礼物竟然顺利都转交了,才稍稍让他安了心。

    只有保姆知道他们做了手脚,刘家连看到陈字或者明字都很忌讳,有时还会,“不小心”干出破坏路标的事,更何况是来自陈明的礼物,可是退回又伤了陈明的心,因此那些人参补品鸡精营养丸,大部分补了保姆的肚子,只有少数是用MAY的名义流入了刘家。

    陈明把房里李莉莉的照片卸了下来,换上他和刘小雪的合照,走道上排满了琉璃苣盆栽,又把小陶马放到卧室来,在没有她音讯的日子里,只能自导自演假装她没走。

    有时看着照片中甜蜜的两人,不知不觉就流泪了,不无心酸的想著,他们竟然连婚纱照都没有。他把宝宝唯一一张的超音波照片放在皮夹里,朝夕怀思,被人看到问起时,他往往笑得像个白痴,这张照片让陈明有身为爸爸的真实感,提醒著他,有一个小生命正在成长,他是他的血中血,骨中骨,最心疼的宝贝。

    每天直到深夜,他还伏案急书,写着准爸爸日记,里头大部分都是揣想,想着宝宝应该多大了,健康状况怎么样了,刘小雪在做什么,有没有不舒服,一字一句倾诉他的想念,彷佛是要补偿似的,他在背面填上妈妈的名字时,刘小雪三个字写得又重又大,恨不得刻进硬皮笔记本里。

    他也变得不爱睡床,觉得这床太大了,提醒着他现在是一个人,他宁愿去睡沙发,窄窄的空间让他觉得自己是被拥抱着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