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搞清楚陆凌风,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只是在通知你这个事实。”陆德政脸一沉,戴上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他冷静的看着这个各方面都让自己很满意的儿子。

    “你在外面怎么玩都没有关系,婚姻大事只能听父母的。”

    陆夫人高文萱也适时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子清这孩子漂亮大方,知书达理,和你青梅竹马,又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有什么不好的呢?更何况,她还为了你……”

    陆凌风显然是被他们的咄咄逼人气的狠了,额角都能看到隐约的青筋,“够了,你们还想要拿那件事情一直逼我么?”

    陆夫人没想到陆凌风会生这么大的气,越发的苦口婆心,“凌风,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外面的女人接近你都不知道怀着什么坏心眼呢。”

    周小鱼闻言一抬头,就看到了陆夫人直直看着她的毫不掩饰的鄙夷。

    她心里蔓延出一阵的无力,他们这些人就是这样,不把婚姻和爱情当成一回事,只是作为交易的筹码,结了婚也可以各过各的,只要在外面装作恩爱的样子就可以。

    道义廉耻都踩在脚底下,反而要靠这些来逼迫别人。但是真正相爱的人,却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周小鱼微微一笑,多么讽刺啊!这就是陆凌风从小生活的环境,他没有耳濡目染的变成这种人,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行。她的胸口渐渐的升起了一股浊气,宣泄不出来,只能自己憋着。

    孟子清却是在这个时候哭着抬起了头,她一脸的泪水:“风哥哥,我这么爱你,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说出来我一定改!”

    “就算你不想说我当年舍命救你的事情,那我就不说!你还要我怎么做!我们从小就有婚约,你突然反悔,让那些世家怎么看我!”

    孟子清哭的梨花带雨,一边哭还一边呜咽着,“要是被所有人都嘲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陆夫人还嫌不够,大声说道:“陆凌风,你这是要逼死子清么!”

    陆凌风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周小鱼在这一刻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李洺楦担忧的看了周小鱼一眼,就看见她放下了自己手里的杯子。

    周小鱼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众人微微一笑。陆凌风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心里升起了一个危险的念头,还没有等他抓住,周小鱼就开口了。

    陆凌风听到她轻轻的说着,“叔叔阿姨,打扰了,我吃好了,先走一步。”

    周小鱼转身就往外面走去,李洺楦二话没说就追了上去。

    陆凌风觉得自己的胸口空了一块,他的意识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他站起来也要追出去,却看见孟子清一脸悲哀的看着自己,猛地撞向了餐厅里面的大立柱。

    及时反应过来的托德管家亲自拦住了冲动寻死的孟子清,两人一起撞倒了,但是孟子清像是不知道疼痛一样,不顾别人的拉扯,就是要寻死。

    一时间,整个餐厅里面什么声音都有,陆夫人扯着嗓子喊着:“你真的要逼死子清才行么!”

    孟子清的哭喊声,佣人们大呼小叫叫医生的声音,还有陆德政失望至极的大骂声。

    但是这些声音喧哗入耳,能把聋子都吵聋。但是所有的这些,都不如周小鱼临走时那一句轻声的道别在他心里的分量来的重。

    陆凌风猛的转身,不顾所有人的阻拦,就向外面跑去。有黑衣保镖奉命来阻拦他,都被他一个个的打倒。

    周小鱼跑到了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已经风雨大作了。她跑出来没一会儿,就被从天而降的大雨浇了个透,浑身湿淋淋的透着一股寒气。

    但是在怎么也比不上她此刻的心情。比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还要冰冷。

    陆凌风的沉默已经算是一个态度了,她没有办法再自欺欺人,她只能留着自己最后的尊严退场,不至于让自己太难堪。

    她的世界已经在这一刻坍塌了,就让她保留着最后的一点尊严,当做和他的道别。

    周小鱼沿着来的路奔跑着,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水坑,她身形一个不稳,就跌倒在了地上,但是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反而像是感觉到了一个发泄口一样,她蹲坐在地上,缓缓地抱着自己的膝盖,哭了起来。

    哭声消散在轰隆的雨水中,转瞬即逝。

    李洺楦跑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周小鱼跌跌撞撞的摔倒,他一个心疼,赶紧跑过去,脱鞋了自己的衣服披在了周小鱼身上。

    一边忙着固定衣服,还一边说着:“这么大的雨!你都不知道躲躲啊!生病了怎么办!”

    或许是李洺楦出现的时机正好,也或许是他焦急的语气给了周小鱼安慰,周小鱼猛地扑到了他怀里,哭声再无压制,她哭的李洺楦心都要颤了。

    周小鱼不懂,李洺楦也不动,他只能抱着周小鱼,尽量让她少淋些雨。

    这时候,陆凌风也跑出来了,他远远地看到了拥抱着的两人,来不及吃醋,急忙跑过去。

    他心里有一种预感,如果让周小鱼这样走了的话,那么等待着他的,可能就是永远的分别。

    陆凌风不愿意接受也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陆凌风跑近了周小鱼,张张嘴要和她解释,周小鱼却先一步开了口,周小鱼声音嘶哑,带着再明显不过的悲痛,“陆凌风,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们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小鱼,你听我解释……”陆凌风的脸色在大雨里看起来惨白的不像样子,声音也是从未有过的忙乱。

    周小鱼摇摇头,“你还能说什么呢?说你能为了我抵抗父母,还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去死?”

    陆凌风顿时哑口无言,周小鱼眼睛空洞无神,她喃喃自语道:“你什么都做不了,我也做不了,就这样吧,我们好聚好散。就当没有认识过……”

    这一刻,就算周小鱼的眼泪流的再凶,混在雨水里,也只是朦胧不清罢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