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爷的师爷宠妃 > 第195章我们定会圆圆满满的在一起
    那人狠狠的瞪了一眼万明泽,很是不服气。

    “怎么还不服气了,小爷就是比你厉害,要杀人还留下那么多的证据,是在显摆吗?”万明泽一脸的不屑问道。要是他杀人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线索。

    “爷还真不想告诉你!免得你以后继续祸害人!。。。。。。不对呀!你今天抓住了,那还有机会祸害人呀!那也就告诉你吧!这东西就是爷从你那里取出来的,你可是最后一个碰这东西的一个人呀!哈哈哈!”

    屈郝哲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向万明泽,今天的这个案子也太没有挑战性了,还把他的得意成这样,一点追求也没有。

    “将他们压下去严加拷问!”诸葛瑾皱眉对着侍卫命令道。

    侍卫上前将三人押走,临走前三人中的一人回过头来看着梦雨芊威胁十足的说道:“跟我们主公作对,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都成了阶下囚了竟然还口出狂言!小爷等着你们。”屈郝哲上前对着那人又是一脚。

    那三人被带走了,南宫辰宇看了眼诸葛瑾道:“连夜审问!”

    “是,下官向皇上汇报后立刻就去!”诸葛瑾向南宫辰宇回了话后,便离开了。

    “阿宇,我也先走了!”石思源看了眼南宫辰宇说了声就走了,这几个人要连夜审问,今晚他们可有的忙了。

    “累吗?回去吧!”南宫辰宇说着上前要拉梦雨芊的手,却被何铁生将梦雨芊拉到一旁,手中空空,心中也跟着空落落的。

    “既然三皇子已经是有未婚妻的人了,还是与阿宇保持距离的好!”何铁生说完拉着梦雨芊就离开了。

    梦雨芊一直低着头想着什么,根本就没有发现两人的互动,但是别人却看在眼了,这事情有些复杂。

    梦雨芊突然抬起头来,看了眼跟上来的南宫辰宇,然后上前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后,南宫辰宇皱眉快步离开了。

    “阿宇,还有别的事情?”邱凯问道。

    “还有一些问题没有想明白,刚刚才想明白,就告诉给三皇子了,现在这里的事情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我们会宴会吧!应该快散场了!”梦雨芊说道。

    几个人认同的点头,皇宫里规矩多,他们在外面自由惯了,虽然这里金碧辉煌但是跟他们这些人却格格不入,能进来看看过过眼瘾就好了,至于这里面的事情还是躲得越远越好!

    回到宴会,宴会上就已经更加冷凝了,也已经到了尾声,太后和皇上以及很多妃子已经离开了,要不是还有魏王和南宫家的那三个兄弟在,恐怕这些人也都已经离开了。

    “阿宇!完了吗?”南宫辰沐看到梦雨芊赶紧走过来问道,他刚才被叫了回来,再没有出去,所以并不知道事情的尾声是什么,这也是他留在这里的原因。

    “凶手已经抓住了!是人装神弄鬼而已!”梦雨芊笑着做回自己的位置,喝了一口容昕宁帮她倒的一杯喝茶,之后感激的看了眼容昕宁。

    “那就好,我们兄弟三个刚才还在讨论这件事情呢!”南宫辰沐说道。

    “已经没事了!”梦雨芊扫了一眼,南宫辰宇不在,他应该去找皇上了吧!

    宴会结束后,在宫门前,慕容家的人都坐着马车离开的时候慕容雨轩牵着容昕宁的手来到董氏面前。

    “舅母,这是宁儿!宁儿叫舅母!”

    容昕宁缓缓的向董氏跪了下来,董氏吓了一跳,没想到容昕宁会给她行这么大的礼。

    “宁儿见过舅母!”容昕宁柔声说道。

    “快!快起来!你这孩子,怎么就跪下了!”董氏拉起容昕宁带着责备说道,她为慕容雨轩高兴,这孩子这些年的酸楚她看得清清楚楚,现在好了父亲和妹妹找到了,现在连媳妇都找到了,就只剩下她那个受苦的妹妹回来,一家就会团圆了。

    “舅母当得!”容昕宁说道。

    “这孩子!舅母知道你这几年肯定也苦,但是雨轩也苦,现在好了,好好过日子!”董氏哭着说道。

    “娘!您就别哭了,我们还是赶快走吧!不然被怀疑了!回去又要被数落了!”慕容燕说道。

    “是呀!娘,以后跟弟妹还有很多相聚的机会,不急一时的。”董氏的儿子慕容赫也劝说道。

    梦雨芊抬头看了眼这个比自己哥哥还要大一点的表兄,斯斯文文的,长相与自己舅舅有七分相像,非常的俊朗,据说也是个文科状元,现在在翰林院里任职,看来她这个舅母将孩子教的很好呀!

    慕容赫感觉有人看他,便顺着目光看向梦雨芊,她这个小表妹她是第一次见,在宴会上还是挺担心的,没想到竟然嘴皮子竟然比他这个新科状元都离开,直接将太后的赐婚给说没了,还给太后拉了不少仇恨值,估计现在只要再宴会上的正室夫人都对太后心存芥蒂了吧!见她向自己点头,他也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终于送走了董氏他们,正要上马车,便被王大学士一家拦住。

    “王大人?”

    “今晚多谢郡主了!”王大学士携带自己的妻儿向梦雨芊行了礼。

    “王大人,王夫人快快请起!你们这是做什么?”梦雨芊不明白他们王家的亲事没有结成,人家反而来谢她,难道她真的就那么差吗?

    “郡主有所不知,与小二定亲的人家随时平民,但是对我王家有恩,而且两孩子从小就认识,要今晚真的被太后赐婚下来,我们王家都没有脸去人家家里了!”王大学士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呀!青梅竹马呀!这样好!”梦雨芊听明白后笑着说道。

    “今晚真是谢谢郡主呀!”王大学士再次感激的说道。

    梦雨芊暗暗叫屈,要是找到这两家还有这样的渊源,那她定然更加声色并茂的黑太后一把!可惜呀,知道的太晚了。

    “王大人不用谢我,我也是不喜欢别人管我的事情而已!”梦雨芊笑着说道。

    “那下官就就不耽搁郡主回府!”王大学士恭敬的向一旁让了让说道。

    “那本郡主就告辞了!”梦雨芊说完就上了马车。

    将军府的马车从王大学士的面前走过。王大学士却没有收回目光。

    “老爷,我怎么看这个明月郡主并不是传的那般无才无德蛮横无理呀!”王夫人看着离开的马车若有所思的说道。

    “夫人的眼神还是跟当年一样的好,清水梦宇其是泛泛之辈!”王大学士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

    “孩儿也觉得她不是!”今晚晚宴上的另一个主角王衡开口说道,这样的女子可不是他能够驾驭的了的。

    “以后没事多和将军府走动走动!定让你受益匪浅的!”王大学士转身对自己儿子说道。

    “是!孩儿知道了!”王衡恭敬的应道。

    御书房内南宫松柏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坐在一旁的南宫辰宇只是低头不语,偌大的御书房只有他们父子两人,也安静的可怕。

    南宫辰宇已经将凫傒的事情告诉给了南宫松柏,这件事情只要说出来,都会明白这后面有一个大阴谋。

    “那就现将那个人暗中监视起来!”南宫松柏说道。

    “恩!儿臣也是这个意思!”南宫辰宇说完站起身来就开始请辞。

    “要去将军府?”南宫松柏看着自己儿子一脸的你要干什么我很清楚的样子。

    “父皇也年轻过,自然明白你的心思,但是你却不能厚此薄彼呀!皇家的男儿注定不会只有一个女人!用情太深伤的是你自己。”南宫松柏苦口婆心的说道。

    “。。。。。。儿臣只会要她一人,。。。。。。若她出事,此生也不会再有!”南宫辰宇笃定的说道他可不希望梦雨芊受到威胁。

    “你也不用担心父皇去伤害雨芊,朕对她也很满意,可是。。。。。。你母后那里恐怕是不好过!”南宫松柏说道。

    “谁也不能挡!”南宫辰宇丢下这几个字就离开了。

    “哎!”看着自己儿子决然离开的背景南宫松柏只能叹气,自古那个皇帝后宫只有一个女人的?真是天真呀!

    太后的福寿宫内,太后半躺在榻上,周嬷嬷给她揉着太阳穴,周嬷嬷正在心里为梦雨芊担心,今天梦雨芊可把太后给气的不轻,到现在脑仁还痛着,可关键的是人家梦雨芊根本就没当回事,还跑去破案了,看来这两人要和好很难呀!

    “泠儿,你说这个明月郡主到底是什么来头呀?”太后闭着眼睛突然问道。

    “太后怎么这么问?她的身世不是查的清清楚楚吗?”周嬷嬷原名周泠,没人的时候太后总是叫她的名字。

    “。。。。。。你今晚有没有注意梦雨芊头顶上的哪只发钗,她在跳舞的时候那支玉钗里好像有水流动一样!”抬头睁开眼睛说道。

    “。。。。。。奴婢没有注意到!”周嬷嬷回答道。

    “哎!这个梦雨芊到底怎么样才能够将她嫁出去呀!”太后叹了一口气说道。

    “娘娘,这些年为了程家的两个小姐可算是费了心了!”周嬷嬷低头说道。

    “呵呵!你呀!不如直接说哀家为了她们姐妹得罪了不少人算了!”太后笑着说道。

    “奴婢知道那是因为当年的承诺!”周嬷嬷躬身来到太后的前面说道。

    “这两孩子有眼光是有眼光,但是也太不争气了!你今天注意到雨轩身边做的那个妇人了吗?也就是雨轩口中的媳妇!那长相那气质可将心语比下去了不知多少!”太后坐直身子说道。

    周嬷嬷没有说话自然是注意到了,美的让人不敢直视,也一看就知道是个知礼的好孩子,关键是还听说跟梦雨芊的关系很好,要知道那么多要接近慕容雨轩的女子,多多少少的都被梦雨芊的罪过,她可不是个好相与的。

    “奴婢听说她曾经救过三皇子,一直暂居在三皇子府上的客房!”周嬷嬷说道。

    “恩!这个哀家也知道,看来也是个善良的孩子!”太后说道。

    “。。。。。。可惜呀,是心语看上的,注定了他们不能在一起!”太后突然说道。

    周嬷嬷不敢再说什么,太后的意思很明白,但是她总觉得事情恐怕不会那么简单,也不会按照太后的意思进行。

    “哼!还有哪个梦雨芊,也不看看她的名声,竟然还肖想这老三,不自量力!”太后脸色一转说道。

    周嬷嬷很无奈,人家梦雨芊怎么了,只有他们这些人高高在上的人才会觉得人家抛头露面是有失妇德的事情,老百姓特别是怀东那一带的老百姓可是对梦宇很尊敬的,她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却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

    “可是奴婢看,三皇子似乎对明月郡主也。。。。。。。”

    “梦雨芊到底使了什么手段让一直性情冷淡的老三对她念念不忘?”太后想不明白的说道。

    “可是今晚这样一来,恐怕在东圣是没有人敢娶明月郡主了!”周嬷嬷说道。

    “东圣不行,不还有另外的国家吗?哀家就不信老三是那种不识大体的人。”太后说道,

    周嬷嬷皱眉看来太后执意要将明月郡主给嫁出去呀!可怕没有那么容易吧!人家明月郡主的爹爹虽然只是个小县令,但是人家的哥哥可是一品将军呀!手里可握着东圣一般的兵权,也不是好惹的呀!要你人家妹妹被利用或者被欺负了,他可听说慕容将军对她这个妹妹宠爱有加呀!到时候东升不就要出大事了。

    “那慕容将军那里会不会不好?”周嬷嬷提醒道。

    “雨轩是个好孩子,一心的为东圣,要是知道自己妹妹为东圣的百姓谋得了福利,高兴还来不及呢!”太后笑着说道。

    周嬷嬷珉珉唇不再说话,以前人家慕容将军心中无私,那是因为没有牵挂的人,现在您的手都已经伸到人家身边的两个重要的人身上了,他还能忍,那可真就不是男人了。

    梦雨芊等人回到将军肚,就看到将军府的门口在管家的带领下,下人们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迎接他们。

    “今天是小雨的生辰,前段时间哥哥特意定制了一些烟火,等会我们就放了!”下车的时候慕容雨轩先是将容昕宁扶下马车,后要去扶梦雨芊的时候,就见她自己跳了下来说道。

    “哇!还有烟花呀!那我们现在就去放吧!”梦雨芊眼睛一亮说道。今晚在皇宫里的脑袋太紧绷了,现在回来了终于送下来了。

    慕容雨轩看了眼梦雨芊无奈的摇摇头,永远都是这么精神过剩。

    “宁儿累吗?”转头就柔声向容昕宁问道。

    容昕宁觉得自己现在很幸福,不管以后的路如何,骑马现在她很满足,摇摇头道:“不累!难得有烟花看!我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看着众人都兴致勃勃的于是慕容雨轩就让管家去准备了,衣服也没有换众人都来到了花园的亭子上准备看烟花!

    不一会儿就看到有烟花半空中炸开,虽然没有现代的烟花那么花样繁多,但是梦雨芊觉得很美,这是她来这个世界第一次看烟花,真漂亮!

    等他们在嬉闹了一会,梦雨芊洗了个澡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快到子时了。收了不少礼物她也不想看,她现在唯一想要做的就是与她的那张大床重合。

    想法很好但是却天不遂人意,梦雨芊穿着中衣准备上床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床上躺着一个不速之客。

    “你怎么进来的?”梦雨芊看了看完好的门窗问道。

    “走进来的呀!”南宫辰宇躺在床上已经脱了外衣,梦雨芊突然有一种错觉她进的地方不是她的房间而是人家南宫辰宇的房间。

    “你怎么可以随便进我的闺房!”梦雨芊很生气,将‘闺房’两个字咬的很重。

    “想进来就进来了!”南宫辰宇笑着说道。

    “你。。。。。。”梦雨芊非常的生气,但也没办法,他总不能现在出去喊吧!那她的名声一下子就又要火起来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安安稳稳的将他请走。

    “说吧!你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情?”梦雨芊无奈的坐在床边问道,她现在好像去床上躺下呀!

    “今天是你生辰特意给你送生辰礼物的呀!”南宫辰宇拿起放在一旁的一个锦盒摇了摇说道。

    “送礼物就送礼物,呢躺我床上干什么?”梦雨芊没有去接锦盒说道。

    “那么冷的天我过来的时候都已经冻僵了,能不上你的床上暖和一下吗?”南宫辰宇衣服理直气壮的说道。

    梦雨芊珉珉唇上前从南宫辰宇手中拿过锦盒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对耳坠,看不出做工,但梦雨芊很喜欢,上面的东西竟然是海豚。

    “这么吝啬,竟然只送我一对耳环!”梦雨芊将耳环拿了出来鄙视的说道。

    南宫辰宇看到了梦雨芊眼中的欣喜,但是就是嘴硬的不承认。

    “这对耳环这世间仅此一对,是我无意间在一本书上看到说这个东西叫海豚,他会给佩戴者带来福音的!你身边经常大事小事的不断,希望它能够给你带来好运吧!”南宫辰宇一边说一边给梦雨芊带上,真的跟他想的一样很好看。

    “虽然这东西很抠门,但还是谢谢你!”梦雨芊伸手摸了摸呆子耳上的耳坠说道,她之前虽然有耳洞可从没有带过耳坠,没想到第一个给她带上耳坠的人是南宫辰宇。

    “真好看,跟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南宫辰宇看着梦雨芊笑着说道。本来这事要过年的时候送给她的,没想到她的生辰是小年,今晚他从宫里出来特意回了一趟王府拿了礼物就来了,却没想到她在洗澡,他感觉自己的福利要来了,于是躺在床上等着她。

    “谢谢!现在礼物也送了,也很晚了,你就快点回去休息吧!”梦雨芊看着南宫辰宇说道。

    南宫辰宇向后一靠道:“都这么晚了,我都累了,走不动了!”

    梦雨芊见南宫辰宇耍赖,伸手就要将他拉起来,却没想到人家南宫辰宇正等着她拉呢,身体突然一反转就已经被南宫辰宇压在了身下。

    “你个没良心的,一晚上都对我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还用我来堵太后的嘴,现在这么冷的天给你送礼物来,还要将我赶走?”南宫辰宇压着梦雨芊心里很不舒服的控诉道。

    “喂!你也是有身份的人,整天跟个宵小之辈一样的,你觉得好吗?”梦雨芊也不甘示弱,虽然现在被压住的人是她,但是南宫辰宇这样半夜三更的潜入她的房间,对她来说真的很危险。

    “难道我换回害你不成?”南宫辰宇黑着脸说道。

    “那谁知道呀!大半夜的一个男子进一个女子的房间,你说浙传出去我就只剩下自杀了!”梦雨芊噘嘴说道。

    南宫辰宇见梦雨芊噘嘴,心情立马好了,低头在她的嘴上亲了一下,梦雨芊脸一红赶紧将头拧向一侧。

    “你。。。。。。过分了!”梦雨芊皱眉道,她知道自己并不讨厌南宫辰宇,但是两人中间有太多的人挡着,这条路不好走呀!而她也觉得自己不适合皇家那种女人堆里的生活,所以她不愿意去试。

    “难道就那么在乎我母后说的那些话吗?”南宫辰宇摸着梦雨芊的脸问道。

    “你知道!”梦雨芊转头看向南宫辰宇道。

    “你无缘无故的对我突然那么冷,我自然要调查一下,就查处母后曾经召见过你!”南宫辰宇说道。

    “虽然我不知道皇后娘娘跟我娘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我想那定然是很不愉快的事情,她是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你换是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梦雨芊对着南宫辰宇说道,但心里却非常的不舒服自己的爱情就这样完了。

    “我是事情从小母后就不怎么管,自从她寸步不离那个院子之后,就再也没有管过我的事情,我的婚事也不是她能管的!”南宫辰宇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