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爷的师爷宠妃 > 第215章我们东圣是非常注重女子妇德的
    南宫羽惜在一旁听不懂他们的话但是却感觉得到梦雨芊回京之后不会跟自己的三皇兄在一起,很想问孩子的事情,但是却被何铁生制止。

    “阿宇还要继续逛街吗?”出了茶楼何铁生问道。

    “我想回去休息,你们继续逛吧!”梦雨芊笑着说道。不管以后他们两人会怎么样起码努力的在一起过,不想她这样的勇气都没有,要是南宫辰宇是个女子她是个男子,她会不顾世俗只娶他一人,不过一想到南宫辰宇一身女装的样子不由的全身打了个冷战,太惊悚了。

    梦雨芊离开了,何铁生和南宫羽惜看着她的背影似乎很孤单。

    “你为什么不让我问?”南宫羽惜不满的问道。

    “这是她自己的决定别人改变不了的。”

    “她到底什么决定?”南宫羽惜皱眉问道。

    “不要将她怀孕的事情告诉给任何人!包括你的三皇兄!”何铁生看着梦雨芊消失的地方说道。

    “为什么?那孩子可是我三皇兄的。”南宫羽惜皱眉说道。

    “他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你掺和的越多对他们两人越不利!”何铁生会答道。

    “这到底是为什么?”南宫羽惜很难受的问道,他们两人感情那么好,只要禀明父皇,父皇肯定会给他们两人指婚的,父皇可是早就想要抱孙子了,这点他们两人应该很明白的。

    “为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骄傲,就如你有你做公主的骄傲,阿宇也有她自己的骄傲!”何铁生感慨的说道,而他也有他的骄傲。

    梦雨芊会到驿馆本想要好好的睡一觉,但却看到她极其不想看到的两个人程家两姐妹,现在有郑家的小姐郑若芸,三人正站在南宫辰宇的周围,确切的说好多人都围在南宫辰宇的周围,好像是在等人一般,但是气氛却非常的凝重,因为南宫辰宇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这郡主回来了!出去这么就应该累了吧!”郑若芸一脸的乖巧问道,也听不出什么讽刺,但梦雨芊却觉得这句话很不舒服,她只是在大街上转了一圈而已怎么就累着了?难道她知道什么?

    “只是转了一圈而已,怎么会累!”梦雨芊着就看了一圈周围的人,就连南宫辰沐也没有了平时的嬉笑,青阳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应该说都怪怪的包括南宫辰宇。

    “何捕快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我看到你们是一前一后的出去的呀!”郑若芸笑着问道。

    “铁生可能还在街上吧!”梦雨芊说着也不管众人为什么这么怪异,反正大厅里没有一个他们清水县的人,之与南宫辰宇为什么黑着脸她现在心力交瘁的只想躺着睡一觉,回头再问吧!

    “阿宇你回来了!”梦雨芊正要上楼姜红带着蓝若兰走了下来。

    “红姐!”梦雨芊问道。

    “阿宇,先别上去!现在有人要毁了你的名誉!”姜红走下来拉着梦雨芊重新来到南宫辰宇面前。

    梦雨芊皱眉,今天这出就是因为这个?

    “呵呵!明月郡主,虽然你要跟好!这是你的私事,但是也不能这么拖着三皇子呀!”程心语鄙视的看着梦雨芊说道,山野女子就是山野女子,一点廉耻之心都没有。

    梦雨芊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南宫辰宇,他们刚才问道了铁生那么说这件事情跟铁生有关!看这样子南宫辰宇似乎也相信,也罢!要是这样能够两人决裂那么他就带着孩子归隐,从此不用搅合在这些纷争当中,不过委屈了人家何铁生了。

    “既然要说那就把话说清楚!”梦雨芊坐在了蓝若兰端过来的椅子上往后一靠慵懒的说道。

    “郡主这一路我们好多人可都看到你跟何捕快眉来眼去甚至举止亲昵,这点不错吧!”郑若芸一改刚才的柔和一脸的尖锐说道。

    梦雨芊心里很郁闷‘眉来眼去’?她跟铁生?她怎么从来没有觉得?至于行为亲昵!他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从小就是现在这样,亲昵也是从小开始的,难道她也要管,但是她能管得过来吗?

    “郡主什么时候跟何捕快眉来眼去了!”虽然蓝若兰很胆小也最没有身份,但是听到郑若芸那样说梦雨芊便柔柔的替她申辩。

    “阿宇从小跟铁生一起长大,一起经历过的生死无数,你们这样污蔑他们两人真是其心可诛!”邱凯带着万明泽他们也走了下来一边走一边说道,一直走到了梦雨芊身后,很明显的他们都是支持梦雨芊的。

    “怎么你们清水县的人就是这样不知廉耻的吗?整天勾三搭四的,还怕人说了!”郑若芸一脸的正气凛然说道。

    “把你的臭嘴闭上!”姜红恼了,应该说早就恼了,只是她也没有弄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只知道别人污蔑梦雨芊不知廉耻与人私会,所以一直任职就是为了让他们把事情说清楚,但是事情没有说清楚就说话这么难听,谁还能够忍得住!

    “你。。。。。你这个泼妇!”郑若芸委委屈屈的说这就看向南宫辰宇,想要他给自己做主,但是却没有任何回应。

    “你们这些没良心的白眼狼,这一路上阿宇帮过你们多少,将你们从杉泽噢手里就出来,没想到你们竟然这样污蔑阿宇,早知道就直接就不用去救,一个个的真是不要脸!”姜红站来了泼妇骂街的架势,连同没有说话一众人都给骂了进去。

    “红姐!”梦雨芊直止住姜红,这种无谓的争执没有必要,只要知道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就好。

    “三皇子也是这么认为的吗?”梦雨芊直视着南宫辰宇的眼问道,只要他说他信自己,那么就好说,不用连累铁生。

    “你只要说你今天一大早去了哪里!只要你说我都信!”南宫辰宇开口说道。

    梦雨芊闻言讽刺的一笑,她不知道他们对南宫辰宇说了些什么,但是看样子应该没少说自己的坏话。

    “看来还是不信呀!”梦雨芊笑道。

    见梦雨芊脸上的笑容南宫辰宇觉得格外的刺眼,自己爱到骨子里去的女人,自己应该相信的,可是那么多人都说她与何铁生的关系不寻常,就连他也亲眼看到过两人亲昵的动作,是那么的自然就像是做了几十年一样,他心里当时就很嫉妒,她也知道肯定是别人在他面前添油加醋的说了,今早就更奇怪了大家都很累,他们两人却一前一后的离开,换有人看到何铁生拉着梦雨芊进了一家茶馆的包间,至于里面做什么那就不知道了。

    梦雨芊站起身来,她现在很生气,自己那么爱的一个男人却不信自己,两人之前的坦诚相待是多么的讽刺,这段时间两人的相亲相爱也多么的讽刺!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梦雨芊努力的将它收回,两人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就算以后在一起了只要有人从中挑拨两人依旧是分道扬镳。

    梦雨芊昂子自己高傲的头重新回到之前那个骄傲自信的梦雨芊对着面前的众人不屑的说道:“各位还是各自干各自的事情去吧!吃自己的饭管自己的事,我梦雨芊想要跟谁在一起想要嫁给谁,想要怎么样生活那是我自己的事,与各位没有半文钱的事,就不劳各位操心了!”

    梦雨芊说完转身就向走上走去,南宫辰宇的脸已经气的发黑,难道让她解释一下都不能吗?

    “你难道都不解释一下?”南宫辰宇费怒的喊道。

    梦雨芊止住脚步头也没有回的回答道:“解释?解释什么?这次解释了,还有下次等着解释,之后患有无数个解释等着解释,那不得把人累死!”

    “阿宇!你还是说说你今天去了哪里吧!”南宫辰沐其实心里一直还是相信梦雨芊的,要是她跟何铁生那早就在一起了,还能等到自己的三皇兄?梦雨芊的人品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你们在干什么?”南宫羽惜被何铁生威胁不能说出梦雨芊怀孕的事情,所以一直走路慢悠悠的这才墨迹回来,一进来就看到众人的表情凝重就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事情。

    “三皇妹,你。。。。。。你怎么和他一起回来了?”南宫辰沐看到两人惊讶的问道,不是说梦雨芊和何铁生去偷情了吗?怎么自己的皇妹也掺和在里面了。

    “哦!我们两早上一起出去的呀!我想上街转转怕人生地不熟的就让铁生陪着我了!”南宫羽惜说道,他自然不会说自己是偷偷的跟着何铁生出去的,但是没几步就被发现了而已,那多没面子呀!

    “你一早就跟他在一起?”南宫辰沐问南宫羽惜的同时看向南宫辰宇,这下冤枉人了吧!

    “三公主,可别被人当枪使了!你怎么可能今天一早都跟何铁生在一起呀!”程心语不怀好意的说道,南宫辰宇和梦雨芊闹僵可是他们愿意看到的,要是就这么完了那不白折腾了。

    “哼!当什么枪使呀?我们本就跟铁生在街上转了一早,不信你可以问阿宇,我们在街上还碰到了她,一起喝茶来着!”南宫羽惜一脸的愤怒,这个程心语到底什么意思?

    “呵!”梦雨芊讽刺一笑继续向楼上走。

    “雨儿!”南宫辰宇一个闪身来到梦雨芊身边拉住她的手,梦雨芊停住脚用力抽住自己的手继续往前走,突然想到什么停了下来,南宫辰宇一喜,但是梦雨芊却看也没有看他对着邱凯众人说道;“我来岳明的任务是应岳明王爷的请求见上一面,你们几个也是因我才来的这里,现在人也见了我们已经没什么事了,但是使团没有走我们也不能轻易离开,我寻思着我们也不能白来岳明是不是?还记得我们的宗旨吗?”

    “走到哪玩到哪!”万明泽笑着说道,他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过这样自信满满昂头挺胸像一只斗鸡一样的梦雨芊了。

    “好!记得就好!整装待发,今日就出发将岳明玩个遍!”梦雨芊笑着对众人说道。

    “好!”众人回答的满腔激昂,好久都没有一起逛了。

    众人立刻回房收拾东西,没有一刻钟便都在门口集合,南宫辰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从自己眼前离开,不是他不信她,而是希望他给众人一个交代,也给他嫉妒的心一个交代。可是她却生气了,理也不理自己。

    “喂!怎么没有等等我呀!”南宫羽惜带着自己的包袱看着远去的人跺着脚委屈的说道。

    “何止是你本皇子也没有赶上!”南宫辰沐也带着自己的行礼看着远去的人心里郁闷呀!为什么每次出去玩都没有他?

    两人看了眼发呆的南宫辰宇都很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进了驿馆。

    “五皇兄,不如我们两人结伴去找他们吧!”正要上楼的南宫羽惜突然说道。

    “对呀!走!”

    两个原本就要回去的人再次出了驿馆,让人牵来马匹追了上去。

    程家姐妹看到站在门口发呆的南宫辰宇,程心妍心里是苦涩的,自己这个未婚妻真的不如一个小小县令的女儿,不过现在好了梦雨芊离开了,她就有更多的机会接近三皇子了。城信誉的心理是痛快的,虽然没有让他们的误会继续下去,但是梦雨芊那么骄傲怎么可能轻易原谅南宫辰宇,这不就离开了,两人之间的隔阂是肯定的了。

    程心妍想的是好,但是接下来的这半个月,南宫辰宇送走了仓族的人之后一次也没有回驿馆,而是一直住在原来的岳明皇宫现在的岳王府邸,忙碌着东圣接收岳明的食物,程心妍几次求见都被青阳挡了回去,在青阳的心里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联合那么多人诬陷梦雨芊,现在导致梦雨芊负气离开,而自己家爷现在又变成那个冷冰冰的三皇子了,都是这个女人害的。现在他们每个人都在高压之下一天痛苦的都想去死。

    本来一个月的交接只用了半个月就完了,而梦雨芊他们也在这半个月回来了,梦雨芊知道南宫辰宇不会直接回京城他是要绕道贺兰山的,再加上他确实也是东圣派出来的,自然是要跟着一起回去。

    这半个月她的心情平复了很多,大家不知为什么都对她很照顾,应该都知道了吧!现在马上就要到了三月,天气变暖,他们的速度也慢,而且还买了一辆马车,虽然没有皇家马车那么舒服,但是女子他们五个女人坐在里面还是很好的。南宫辰沐和南宫羽惜在他们离开的第二天就将他们赶上了,两人的速度可算是快得很。

    南宫辰宇站在城墙上,看着众人慢慢的进了城,这半个月他日夜的忙碌但是缓释不能减少自己对梦雨芊的想念,该怎么办?自己似乎中毒太深,他此时的心声便是他此生不能失去梦雨芊那怕他真的有过什么不堪的往事,那么往后便在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胜过他对她的好,她也会安安心心的在自己身边了,之前只是个误会,她那么聪明定然知道是别人故意设计的。

    看着马车进城南宫辰宇的新也算安定下来了,这几天就回京城,虽然他不能现在就跟着回京,但他已经写好了奏折,请求将梦雨芊赐给他做正妃,至于程心妍那个女人,他是不会再理会的。再也不会给她机会来破坏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

    前两天南宫辰没收到南宫辰宇的信说事情已经晚了就要回去让他们回来,他们这才一起回来,不然还真要再转转,这一路可真有意思,他都有些乐不思蜀了,怪不得二哥整天忘情于江湖,都不怎么愿意回京城,以后纵然他不能像二哥那样,但也要京城出去走走,不能只躲在京城那片天地了。

    刚一回来就被岳王请去了皇宫,不,现在应该说王府了,越王设宴感谢梦雨芊他们这半个月在岳明锄强扶弱,并且帮当地衙门办了了不少棘手的案件,虽然时间有些短,但是缓释帮到了很多人。

    宴会之上,自然岳王与你纳贡辰宇端坐在上首,这次梦雨芊见到了岳王的后院,要说这个岳王年纪看起来也只有四十多岁,后宫的女人却并不怎么多,一个王妃,两个侧妃,三个夫人变成都出席了宴会。

    宴会中越王可是几番感谢梦雨芊等人,都被梦雨芊谦虚的挡下。一个宴会梦雨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与那些女人公主可是相谈甚欢,除了程家姐妹和郑若芸,南宫羽惜他们也是高兴的向别人讲述他们一路上的所见所闻。

    南宫辰宇一晚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梦雨芊,所以人都知道,梦雨芊自己也知道,只是两人注定不会有好的结果,这样子纠缠终归不好,梦雨芊强迫着自己以和平心对待。

    “郡主,听说你就是黑白两道都要给面子的清水梦宇可是事实?”岳王的公主岳婉突然问道。

    “是!”梦雨芊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哎呀!真的是你呀!可你是女子呀!这样子你的名声岂不是毁了?”岳婉只有十五岁一脸的惊讶说道。

    “。。。。。。”

    众人看岳婉的眼神变了,看似天真无邪,实则是在取笑梦雨芊已经毁了名声。

    “问心无愧就好!”梦雨芊淡淡的说道。

    “可是郡主毕竟是女子是要嫁人的,夫家会不高兴的!郡主现在定亲了没有?”岳婉继续问道。

    “不高兴就换一家高兴的!”梦雨芊无所谓的说道。

    “难道东圣对子女的婚事都这般开放,在我们岳明可不行,一点呗夫家退婚的女子,是很难再找到夫家的。”岳婉说道。

    “公主可不能因为郡主的话而认为我们东圣的女子都是这般豪放!”程心语坐在一旁插嘴道还将‘豪放’两个字说的特别的重。

    “我们东圣的女子可是很看重妇德的,被夫家退婚我们东圣的良家女子可是只剩下摸脖子自杀的了!还有什么脸在这世间活着!”程心语讽刺的说道,摆明了就是说梦雨芊不是良家女子。

    “哦!原来我们东圣是这样的呀!那程小姐可知道,一个女子厚脸皮的要嫁给别人,别人看不上她,一口拒绝,她还死皮赖脸的赖着,那她该是怎么个死法?”梦雨芊一脸的好笑问道。

    “呵呵!”

    周围知道程心语死皮赖脸的要嫁给慕容雨轩的人都笑了起来,还讽刺梦雨芊,不让她羞愧而死才怪。

    “呃???”岳婉自然是不明白的,只知道这几个人都是一伙的,欺负程家姐妹,南宫辰宇本来是程家大小姐程心妍的未婚夫,但是梦雨芊却不知廉耻的勾引南宫辰宇,进而导致南宫辰宇冷落了程心妍,自然是不会知道程家姐妹的事迹了,再说这段时间梦雨芊他们都在外面,她跟程家姐妹和程若云接触的比较多,觉得他们人不错,先入为主的认为,梦雨芊他们便是坏人。

    “程二小姐,你倒是说说呀!该怎么办?我们东圣可是很注重妇德的!”南宫羽惜讽刺的说道,就等着看程心语的笑话。

    “自然是那家人没眼光了!”程心妍瞪了一眼梦雨芊说道。

    “不对,不是没眼光,是眼光太好,竟然能够识破那女子的真面目!”紫儿笑着说道。

    “你。。。。。。你一个小小的丫鬟有什么资格开口说话!”程心语恶狠狠的说道,要不是因为离得远真会给紫儿一耳光。

    “哦!原来在程小姐这里说实话都不行呀!本宫真是受教了!”南宫羽惜带着讽刺说道,紫儿最开始的时候腼腆的很,但慢慢的发现原来是一只伪装的野猫,不过很合自己胃口。

    “三公主,这奴婢没有尊卑,定要处罚!”程心语怒道。

    “本宫看最没有尊卑的是你吧!郡主何其尊贵,你一个世家小姐也敢嘲讽,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南宫羽惜怒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