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爷的师爷宠妃 > 第270章真的碰上假冒的
    “青阳!”南宫辰宇本来觉得只要自己不说话,她会离开的,却没想到她越说越上劲了,只能厉声的喊着青阳。

    “。。。。。。”青阳很无辜的从暗处走了出来,看到水玲珑就头痛,女人真的很麻烦呀,都赶过多少次了还来。

    “侧妃娘娘还是请回吧!”青阳语气恭敬的说道。

    “青阳,你这个侍卫是怎么做的,爷现在整天的都意志消沉你不去劝劝现在反倒过来管本妃!”水玲珑一脸的愤怒说道。

    “水侧妃请!”青阳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心里却在哀嚎,府里这些女人事越来越难缠了。

    “本妃不走,王妃没有进门前,本妃就是这皇子府的女主人,你敢将本妃怎么样?”

    青阳郁闷的摸了摸鼻子,这个女人是爷的女子,他自然是不能碰一下了,但是那是因为他是男人。

    “青荷青莲!”青阳喊道。

    “。。。。。。”两人悄无声息的来到青阳身边,青阳下了一跳,没想到这段时间这两人的轻功更进一步了。

    “将水侧妃送回去!”青阳不耐烦的说道。

    青莲和青荷互看一眼后一起上前将水玲珑一人架一个胳膊,完全不顾水玲珑的大喊将她弄了出去。

    “以后谁敢随意踏入这杀!”南宫辰宇的脑仁终于安静了,冷森森的对着门外的青阳说道。

    “。。。。。。是!”

    爷以前是没有这么小气的,但是自从梦雨芊离开后,他就非常小气,特别是对女人,府里的那些女人没有发现,但是她这个贴身侍卫自然是发现了,哎!这都是梦雨芊惹的祸,但是他们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了,这种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

    梦雨芊他们在路上走的并不快,毕竟南宫羽惜的伤不轻,一边找红衣赶过来,一面邱凯帮着调理,南宫羽惜昏睡了三天终于醒来了。

    “阿宇!”南宫羽惜看着而梦雨芊两眼一热哭了出来。

    “别哭了,你还伤着呢!”梦雨芊伤了马车将南宫羽惜抱在自己的怀里说道。

    “阿宇!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南宫羽惜说道。

    “说什么傻话,怎么会见不到呢?”梦雨芊将南宫羽惜脸上凌乱的头发别在耳后说道。

    “三皇子肯定不是有意的!她是被栽赃的!”南宫羽惜说道。

    梦雨芊有些感触,都说天家无情,现在看来也未必,南宫羽惜对南宫辰宇的兄妹情绝对不是假的。

    “羽惜,别的什么都不要想了,好好养伤!”梦雨芊说道。

    “对了,铁生,铁生,他没事吧!”南宫羽惜想起何铁生着急的说道。

    “放心吧!他没事,但是现在去做事情了,现在不能过来见你,但是走的时候让我将你的伤情一定要及时的告诉他!”梦雨芊说道。

    “。。。。。。。”南宫羽惜没有说话没想到何铁生已经离开了,难道自己真的在她心里一点也不重要吗?

    “羽惜,铁生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那是他和他父亲毕生的心愿,他也是在得知你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才离开的。”梦雨芊说道。

    “。。。。。。。恩!”南宫羽惜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突然死了一样,她真的就这么不如何铁生的眼吗?为了他她逃离皇宫就是为了见他一面,她怕以后都见不到他了,那晚就是因为听说他们去了军营,所以她就想着在军营附近看看,所以就发现了那片森林,果然见到了,还替他挡了暗器和一掌,但他还是躲着走了。

    “阿宇!我想休息一会!”南宫羽惜伤心的说道。

    “羽惜你先吃点东西吧!”梦雨芊说道。

    南宫羽惜摇摇头道:“我现在只是想好好的休息,睡一觉后再吃吧!”

    “那好吧!”梦雨芊将南宫羽惜扶着躺好,给她盖上被子,便坐在一旁,没发现的是在南宫羽惜转头的那一瞬眼泪就蹦泄了下来。

    南宫羽惜终于想了众人也都放了心,但是南宫羽惜的情绪一直都不怎么高,最后提出让梦雨芊派人将她送回京城,幸好没过多少天红衣和南山就过来了,红衣检查过后也认定南宫羽惜的伤有些重,命能够保住已经很不错了,要将身体恢复如初也需要两三年的时候,南宫羽惜对这些营部关心,反正没有了何铁生她在哪里在干什么都一样。

    “南山大哥,魏王可能这段时间就要行动了,京城现在应该很危险,我不放心羽惜自己回去,您能不能帮我送一下!”梦雨芊看着南山说道。

    “阿宇!。。。。。。我应该送她回去的!”南山脸色挣扎的说道。

    “。。。。。。南山大哥厉王的案子我已经查了,案卷中的问题比较多,现在我已经怀疑一个人了,所以我要去找证据。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梦雨芊说道。

    “。。。。。。阿宇,对于我来说给厉王府的事情虽然重要,但是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也有些淡了,但是阿宇你才是我最关心的,要是拿不到证据也不要冒险了,相较于你的安全,这些都不重要!”南山说道。

    “南大哥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梦雨芊说道。

    南山深深的看了眼梦雨芊眼中有着不舍,但是她知道自己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再跟梦雨芊有任何希望了,那还不如放手。

    短短相处了两日,南山和红衣便带着南宫羽惜上路了。

    “阿宇,你的朋友看起来都好厉害怕呀!你也不给我介绍一下!”北盛琪几次遇到南山和红衣但是梦雨芊都没有要介绍的意思心里就很郁闷。

    “介绍给你干什么?你是皇族中人,应该学的是如何治理国家为民谋利放的为君之道,武功再高有什么用,而不是跟我们这些人一样,只知道打打杀杀!”梦雨芊看着北盛琪说道。

    “。。。。。。阿宇,听你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呀!你放心吧,这次回去本皇子绝不会再像以前那般浑噩度日。”北盛琪说道。

    “。。。。。。”梦雨芊的本意是不想北盛琪追问,却没想到他竟然有这样的一番领悟。

    “希望北临的百姓在你的带领下安居乐业!”梦雨芊说道。

    “谢谢!”

    “十皇子说起来我们也该分开了吧!现在可是再东圣境内!敌国皇子去不是很危险,你还是尽快回去吧!”梦雨芊说道。

    “。。。。。。也好,等这些事情都结束了,本皇子再去见你的母亲提亲!”北盛琪说道。

    梦雨芊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都什么时候后还吓她?

    “十皇子说笑了,天下人都知道我梦雨芊已经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了,自然是配不上十皇子你了,还是请十皇子另匿真爱吧!”梦雨芊说道。

    “。。。。。。不管你说什么本皇子也不会放弃的!”北盛琪说道。

    “。。。。。。”

    众人暗暗摇头,这件事情一结束他们大概都要去玄凤阁了,而玄凤阁的总阁位置至今没有人知道,他要是能找到那就奇了怪了,算了别人要自己做他们有什么办法呢?

    与北盛琪终于分道扬镳,几人咋路上也不快,走走停停的,完全没有来时的急迫。

    “阿宇!我们这趟南仓之行好像就干了一件事呀!”屈郝哲骑在马上说道。

    “是呀!就杀了一个宋琦还丢了一个铁生!”梦雨芊不高兴的说道。

    “你说铁生也舍得离开,长这么大他可是处处保护着你呀!现在怎么就放心的离开了!”万明泽也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铁生是有着使命的人,你们一个个的都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精神点!”陈忠看着几个人皱眉说道。

    “哎!他可能是觉得我现在的功夫可以自保了吧!”梦雨芊说道。

    “得了吧!你的功夫几年前就可以自保了!那几年前怎么就不走!”屈郝哲说道。

    “。。。。。。陈大哥说的没错都精神点吧!估计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又会见面了!”梦雨芊说的道。

    “对呀!这场战争应该是打不起来了,那我们还担心什么?铁生迟早会归队的呀!”屈郝哲说道。

    “恩!说得好像也有道理,只是暂时反而分开而已!”万明泽说道。

    “哈哈!那就不要想那些不好的事情了!”屈郝哲立马脸上变得喜悦起来说道。

    “蚊子!”

    万明泽回头一看就发现文成祥和天灵,两人骑在一匹马上,你侬我侬的这一路都要让别人没地呆了!

    “干什么?”文成祥终于抬头看向万明泽不解的问道。

    “我们这一路是不是很碍眼呀!”万明泽一脸的歉意问道。

    “。。。。。。你都是成亲的人了,怎么都挖苦起我来了!”文成祥笑着说道。

    “我是成亲了,但是媳妇没在身边!”万明泽很无奈的说道,他现在是非常的想念自己的媳妇呀!所以就看着文成祥很不顺眼了。

    “别嫉妒呀!回去应该很快就能够见到了,天长地久的在一起了!”文成祥嘻嘻哈哈哈的说道。

    “哼!”万明泽觉得文成祥说的有道理,他们以后定然会天长地久的在一起,也不急于这一时,再说了他还在想着跟他们比赛生孩子呢,虽然现在自己已经占了先机,但是听梦雨芊说紫儿那段时间是怀孕的可能性不大,那也没事,他回去后定然会更加努力的!

    “你们几个关系不是很好吗?怎么总是互损呀!”天灵不解的问道。

    “就因为关系好这才互损,不然损了别人,别人还要找你麻烦呢!”文成祥说道。

    “听着有点道理,但是我怎么觉得是歪理呢?”天灵说道。

    “哪来的歪理呀!我说的可是真理,等以后我们都安定下来了,就开始比生孩子,我就不信我们两比不过他们。”文成祥扬了扬头说道。

    “生孩子?我可没有比过生孩子!生孩子怎么生呀!少夫人生孩子的时候我都没有见过!”天灵一脸的不解说道。

    “你会知道的!”文成祥无奈的说道,自己媳妇不懂得害羞,之前还觉得好,自己调戏她,自己心里偷乐,现在怎么就觉得不好了呢?

    “天灵你知道女孩子应该矜持吗?”文成祥问道。

    众人见人家小两口又开始讨论他们自己的问题了也都不再去离他们。

    “矜持是什么?”

    文成祥扶额,好吧!这也不能怪天灵,没有人教过她呀!

    “矜持就是。。。。。。”文成祥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没办法详细的向天灵解说。

    “算了不说了,我最喜欢的就是你真实,你这样很好!不用去学那些世俗女人有的东西!”文成祥最后无奈的说道。

    “。。。。。。世俗女人?那矜持阿宇有吗?”天灵问道。

    梦雨芊闻言回头看了眼天灵然后转头看向文成祥,好整以暇的等着他说说自己又没有矜持这东西。

    “阿宇,。。。。。。当然不是那些世俗女人了!”文成祥硬着头皮说道。

    “哦!还来阿宇也没有矜持呀!那矜持到底是什么呢?”天灵还是一脸的不解问道。

    文成祥心中再次哀嚎,他竟然说梦雨芊不矜持,那他现在是否可以确定他已经得罪梦雨芊了。

    “。。。。。。老大,你一定要理解我呀!”文成祥一脸的求理解。

    “我很理解你,是不是觉得我做很多事情很不满意呀!”梦雨芊一脸的我不介意问道。

    “不。。。。。老大,我真的没有!”文成祥苦哈哈的脸说道。

    “要进城了!”前面陈忠说道。

    “哎呀!我们绕道没有进易城,现在终于可以找一个城池进去了!”万明泽说道。

    “这鸡腿按风餐露宿的不过也算是是吃尽了野味了。”屈郝哲笑着说道。

    “咱们进城吧!”邱凯笑着说道。这几天却是将他们都给辛苦坏了。

    众人进城后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今天一定要好好吃一顿素食,都要将我给恶心死了!”屈郝哲坐在饭桌前搓着手掌说道。

    “小二,小二快点,将你们这里好吃的素食都端上来!”屈郝哲大叫着说道。

    “客官你们稍等呀!”小二笑着回应后就赶紧下去了,虽然现在不是饭点,但是人还是不少。

    “这家生意不错呀!”万明泽说道。

    “恩!是不错!”

    “小掌柜的找一间雅致的包间,我们郡主要在这里用膳!”一个相当高傲的男子将一把剑放在掌柜的桌上说道。

    “。。。。。。”掌柜的没有听到高傲男子说的话,就看到那把剑心里就开始发憷。

    “这位爷,小店没有包间!”掌柜的战战兢兢的说道。

    “什么?没有包间,什么破地方呀!那就赶紧的找一个明亮的地方让我家郡主用膳!”高傲男子闻言很不屑的说道。

    “郡。。。。。。郡主!”掌柜的向男子身后看去,果然见一名身着华丽服饰,身边还跟着五名男子的女子不耐烦的站在那里。

    掌柜的也有眼色赶紧走出了柜台点头哈腰的来到女子面前谄媚的说道:“郡主,不好意思呀,想点没有包间,您看着大堂可好!”

    “随便了!”女子很不耐烦的说道。

    “是,是!”掌柜的弓着腰,赶紧看向大堂,桌子最大,最亮堂的地方还就是梦雨芊他们一桌了。

    “这。。。。。。”

    “怎么掌柜的还不赶人!”之前的那个高傲男子看着掌柜的一脸的凶神恶煞质问道。

    “这。。。。。。进门的都是客人,我们也不好得罪客人呀!”掌柜的为难的为难的说道。

    “那就好得罪我们郡主?”高傲男子瞪着眼睛说道。

    “不,不,小的不敢!”掌柜的战战兢兢的来到梦雨芊他们这一桌。

    “各位客官对不住呀,郡主看上你们这一桌了!各位能不能换一个桌,这顿饭算小店的。”掌柜的为难的说道。

    “呃??”

    刚才发生在门口的事情自然他们也清楚,但是只要不出人命能不管现实就不管,但是现在他们竟然欺负到他们头上来了。

    “掌柜的我们可实现来的!”天灵看着掌柜的说道。

    “这位姑娘对不住了,小店得罪不起郡主呀!”掌柜的为难的说道。

    “什么郡主呀!这么了不起?”天灵睁大眼睛说道,她可是听说了整个东圣国梦雨芊这个郡主的位置可是最高的,再上去就是公主了,在这么个地方还能够碰到比梦雨芊位置更高的?

    “呦!这位小姑娘口气不小呀!怎么想跟我们明月郡主叫板?”高傲男子将掌柜的推到了一旁看了眼众人后对着天灵说道。

    众人闻言都是以吃惊,屈郝哲直接将刚喝进去的茶水给吐了出来。

    “怎么怕了吧!”高傲男子看着众人吃惊的样子更加目中无人起来挑衅道。

    “明月郡主的名声确实很响亮呀!”陈忠端坐在那里端起茶杯悠悠的说着顺道还好笑的看了一眼梦雨芊。

    “那不知道又是哪位呀?”邱凯回头看了眼门口的人,数数数量还真是刚好对上呀!

    “大爷我清水县屈郝哲!”

    屈郝哲看向那个自己,心中噩耗,自己怎么就长这个丑样子呀!

    “我可听说清水县的屈郝哲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我怎么看着你不像呢?他不会长你这个熊样的。”屈郝哲看着假屈郝哲说道。

    众人闻言嘴角一抽还有人这样夸自己的,一点也不矜持!

    “你这话什么意思?”假屈郝哲怒了,挽起袖子就要跟人干架。

    “哪位应该就是明月郡主吧!”万明泽看向已经等的不耐烦走过来的几个人说道。

    “大胆,一个小民也敢这般直视我们郡主。”假梦雨芊身边的一名男子‘唰’的抽出一把剑来抵着众人呵斥道。

    “阿泽别这样他们只是怀疑我们的身份而已!只要我们证明我们的身份就好了。”假梦雨芊按下一旁男子的剑求生说道。

    那名男子闻言很恭敬的将剑放了下来。

    万明泽这次不淡定了‘阿泽’这意思就是这个愣头青是他了?不过他也不动声色的坐着也不知道这些人冒充他们是为了什么。

    “好狗腿呀!”文成祥一脸好笑的看向万明泽说道。

    万明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文成祥珉珉唇闭嘴了。

    “请问这位姑娘芳名!”梦雨芊站起身来看着嫁梦雨芊问道。

    “刚才不是说了吗?她是我们明月郡主!”假屈郝哲一脸的不耐说道。

    “。。。。。。阿哲!在下梦雨芊!”假梦雨芊抱拳道。

    “。。。。。。”梦雨芊抱臂站起来走到假梦雨芊的面前,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慢慢的将这些人围了起来。

    “好巧呀,在下梦宇!”梦雨芊一脸的戏虐说道。

    “梦宇???梦公子,没想到咱们还是同姓!”假梦雨芊笑着说道。

    “呵呵!明月郡主对吧!。。。。。。你这可知道这个明月郡主为何被皇上赐封为郡主呀?”梦雨芊笑着问道。

    这几个人一看就是普通的小混混,武功平平,装腔作势却一流。

    “。。。。。。这个自然之知道,本郡主以一敌五,打败了岳明为难东圣的五部残棋!”假梦雨芊扬头说道。

    “那你可知道明月郡主在被赐封为郡主之前是干什么的?她当时对外的名字叫什么?”梦雨芊问道。

    “。。。。。。之前是清水县的师爷!名字自然是梦雨芊了!”假梦雨芊眉头一皱感觉不对,这人至始至终都没有承认她是明月郡主呀!

    “不,不,不对,虽然明月郡主之前是清水县的师爷,但是名字却不叫梦雨芊,而且她还有个嗜好那就是喜欢扮男装,在扮男装的时候,她的名字叫。。。。。。梦宇!”梦雨芊故意将‘梦宇’两个字说的非常的慢,好让他们听清楚。

    “你。。。。。。”

    “唰”邱凯他们已经拔出了剑将假冒的七个人围了起来,完全没有给他们反抗的机会。

    “说吧!为什么要冒充?”梦雨芊坐下来敲打着桌子问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