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爷的师爷宠妃 > 第271章南宫松岩要谋反就谋反还要拉上你
    “我们没有冒充,你敢得罪们郡主,本郡主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假梦雨芊看着形式不对但是气势上还是不愿意服软。

    “呵呵!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呀!”文成祥好笑的说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几名男子也怕了看着将他们围起来的人喊道。

    “你们再冒充谁都不知道吗?”万明泽阴笑着回答道。

    “你们。。。。。。你们是。。。。。”

    “知道了就好!”

    “不可能,江湖传言明月郡主因为三皇子杀了她父亲,一边是父仇一边是最爱的男人,已经带着而她的人远遁江湖了,你们怎么可能是!”假梦雨芊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不可能是?”文成祥好整以暇的问道。

    “你们的人数根本就不对,谁都知道明月郡主他们身边的人是不会分开的!”假梦雨芊说道。

    “。。。。。。”还真说的有些道理,但是也不是一定不会分开呀!这不两年时间就分开了好几次了。

    屈郝哲对着万明泽和文成祥挑了挑眉,两人会意,‘啪!啪!啪!’几声,原本还站的好好的几个人瞬间就跪在了地上。

    “啊!”

    “啊!”

    “众位这是何意呀!这么大的礼本公子可受不起呀!”梦雨芊一脸无辜的说道,屈郝哲他们几个的动作她自然是看到了。

    假梦雨芊瞪了她一眼,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却在这里扮猪吃老虎,知不是好东西。

    “既然你们这么客气那我也就不客气的受了!”梦雨芊没等他们说什么又转变话题说道。

    “你们呀!也不用管我们是谁,只要知道我们知道你们是假冒的就好了。说吧!为什么假冒?”梦雨芊敲打着桌面问道。

    “有什么好说的,大家都假冒,我们怎么就不能假冒了?”假的屈郝哲见事情是瞒不下去了再加上很明显的这群人的武功都在他们之上不知道多少倍只能识时务者为俊杰了。

    “大家都冒充?还有很多人冒充吗?”邱凯皱眉问道。

    “当然了,我们只是骗吃骗喝而已!还有更多的不光骗吃骗喝还骗人家小姑娘的呢!”假屈郝哲说道。

    “。。。。。。”众人互看一眼这事情好像有些大!

    “说详细点!”陈忠用剑指向他们说道。

    “。。。。。。江湖上传言明月郡主因为父亲之死,却不能去报仇所以性情大变,带着她的那些亲信遁入江湖,之后无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就在不久前江湖上出现了很多假冒他们的人,到处骗吃骗喝的,有的甚至还骗人钱财,骗人家的姑娘!我们也只是骗吃骗喝而已!”假梦雨芊说道。

    “这么说有很多人在冒充!”梦雨芊拿着杯子把玩着说道。

    “。。。。。。”

    梦雨芊抬头看向屈郝哲,江湖上这些事情应该是他再管吧!

    屈郝哲珉珉唇道:“是有这样的说法,我已经派人去处理了,没想到我们就碰上了!”

    梦雨芊白了一眼屈郝哲,这段时间越来越懒散了呀!

    “将你们骗吃骗喝都还给人家!走吧!”梦雨芊摆摆手说道。

    “你。。。。。你真的肯放过我们!”假的屈郝哲看着梦雨芊说道。

    “以后不要在骗人了,这样被撞上很尴尬的的!”梦雨芊阴着脸说道。

    “。。。。。。你们真的是明月郡主?那。。。。。”假的屈郝哲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天灵。

    “别看我,我可不是明月郡主!”天灵噘着嘴说道。

    假的屈郝哲转头看向梦雨芊,梦雨芊挑挑眉,正主在这里呢!

    “草民不知郡主大驾,竟然还冒充郡主,草民该死!”假梦雨芊赶紧趴在地上说道。

    “去吧!”梦雨芊冷冷的说道。

    一群人知道梦雨芊是真的要放了他们于是赶紧低着头除了客栈,梦雨芊看了眼屈郝哲,屈郝哲神会,立刻跟着那一帮人身后出去。

    “吃饭!吃饭!”万明泽看着一旁小二战战兢兢的端着饭菜躲一旁便喊了出来。

    “。。。。。”众人看了他一眼重新做回位置等待着吃饭。

    小二也是个很有眼色的人,一旁的掌柜的也算是明白了,这才是正主呀!赶紧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让小二摆好菜,并且让小二吩咐再做几样招牌菜过来,他可不敢得罪梦雨芊呀,虽然明月郡主和南宫辰宇现在正在闹矛盾但是却没有传出任何悔婚的传言,说明皇家还是认可这门亲事的,说不定那天明月郡主就会嫁进皇家,再说就明月郡主个人而言也不是他这么一个小小草民所能够得罪的。

    “这家客栈的素菜不错呀!”文成祥一边吃一边说道。

    “是呀!这么多天都是过着茹毛饮血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万明泽也符合道。

    “看来你们两个需要集训!”梦雨芊好整以暇的说道。

    “。。。。。。阿宇!就算将我们仍在深山老林里,吃上那么几天生肉,回来也觉得这是人间美味呀!这人不都应该经常换换口味的吗?”万明泽说道。

    “这一块不归我管!”梦雨芊挑眉说道。

    “。。。。。。陈大哥,我们没有说吃肉不好,就是觉得应该缓缓口味!”文成祥立刻看向陈忠说道。

    “吃吧!看把你们两吓得,现在的功夫又不是以前那么弱,不需要了!”陈忠看着两人笑着数道。

    “阿宇!原来你在耍我们两呀!”万明泽委屈的看着梦雨芊说道。

    “呵呵!我却是不管那一块呀!再说。。。。。也舍不得你们整天吃生肉呀,要是得了什么病,我们这些人整天都在一起,传染给我们怎么办呀?”梦雨芊笑着说道。

    “哼!”

    两人白了梦雨芊一眼后就不再管她,大吃特吃起来。

    “哎呀!他们没有问题!”屈郝哲跑了进来坐上饭桌扔下这句话就开始吃了起来。

    “那快吃吧!”梦雨芊笑着说道。

    众人吃了饭便住了一晚,第二天便要继续上路。

    “见过明月郡主!”一名侍卫装扮的人在客栈门前拦住梦雨芊。

    “你是谁?”

    “王爷想要见您!”侍卫恭敬的说道。

    “。。。。。。王爷,那个王爷呀!本郡主认识的王爷可多了去了!”梦雨芊一脸的思索说道。

    “。。。。。”侍卫一脸的郁闷都说明月郡主聪明伶俐,现在他看来明明就是狡诈。

    “郡主!!”

    “走吧!”梦雨芊看了一脸为难的侍卫,也不再难为他。

    侍卫闻言终于松了口气,明月郡主给人的气势好强烈呀,这是他第一次在一个女子身上感觉到的,难怪三皇子和魏王以及皇上对她都很不一样。

    侍卫恭敬的带着梦雨芊前往一处茶楼,上了二楼包间就看到南宫松岩独自坐在那里品茗。

    “魏王殿下!”许久不见南宫松岩仍然是那么如沐春风,岁月静好。

    “阿宇来了!”南宫松岩转头看到梦雨芊心中欢喜。

    “魏王要见我!”梦雨芊一脸冰霜的说道。

    “许久不见,阿宇别来无恙呀!”南宫松岩笑容柔和的说道。

    “魏王怎么会在这里?”梦雨芊坐在他的对面问道。

    “看来阿宇散了这么长时间的心还是没有得到释怀呀!”南宫松岩一脸的可惜说道。

    “那是我的事!”梦雨芊说道。

    “听说有很多人在冒充你们!”南宫松岩说道。

    “是呀!昨天就碰了了一队,据说还有很多!”梦雨芊垂眸说道。

    “。。。。。。阿宇就准备这样默默无为吗?”南宫松岩试探道。

    “。。。。。。我与南宫辰宇有仇,南宫辰宇迟早是要登上皇位的,我不夹着尾巴做人行吗?”梦雨芊一脸的不屑说道。

    “这次南仓之行虽然不顺利但是事情定然还有别的转机!”南宫松岩说道。

    “魏王是在安慰我吗?谢谢,不用!”梦雨芊语气冷冷的说道,梦雨芊知道南宫松岩能够忍这么多年,定然不是那种轻易相信人的人,要是对他热切那么就会适得其反。

    “阿宇就这么想要将人拒之千里之外吗?”南宫松岩暗暗伤神的说道。虽然她不能全部的相信梦雨芊,但是他却希望她能够相信自己对她是真心实意的。

    “魏王我们并不熟,不过谢谢你的这个玉扳指,让我见到了南子起,但是。。。。。。算了,现在还给你!”梦雨芊将南宫松岩给她的那只玉扳指放在南宫松岩面前说道。

    “阿宇!本王可以帮你的!”南宫松岩低头看着面前的玉扳指说道,一想到那夜,梦雨芊满脸的恨意,泪水却一直没有留下来,心中就好痛,自从梦青云遇害梦雨芊没有哭过一声,没有流过一滴眼泪,想必心中的恨意要多深才能够这般强撑,有时候他也后悔,要分化梦家和南宫辰宇比一定要杀了梦青云的,要是知道梦雨芊会这般伤心欲绝他就不会选择这样做。

    “魏王可以帮我?南宫辰宇可是你的亲侄子!”梦雨芊不屑的说道。

    “阿宇!本王真的可以帮你!”南宫松岩伸手要去抓梦雨芊放在桌上的手,却被梦雨芊躲开。

    南宫松岩心中有些失落!但是很快就调整好心情。

    “王爷要怎么帮我?”梦雨芊问道。

    “那要看阿宇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了!”南宫松岩端起面前的茶杯说道。

    “我要南宫辰宇所守护的东西全部崩塌,魏王能做到吗?”梦雨芊问道。

    “。。。。。。你想要东圣的朝堂改朝换代?”南宫松岩没有一皱说道。

    “难到这点不是对他最好的折磨吗?”梦雨芊阴险的笑道。

    “可以你的能力是做不到的!”

    “所以去了南仓,没想到南仓也是指不上的!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梦雨芊烦恼的说道。

    “阿宇!本皇会帮你的,老三杀死梦大人虽然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但已经引起百官的不满,更有百姓也对他非常失望,皇兄要是将皇位传给他的话定然会引起更大的动荡,阿宇,性信我不到一年本王定然给你报仇!”

    “。。。。。。好!我暂且相信魏王!”梦雨芊看着南宫松岩沉默了好久后说道。

    南宫松岩闻言微微一笑,只要梦雨芊能够接受他的帮助,那么一切都是好的开始。

    “阿宇现在还有什么打算呢?”南宫松岩问道。

    “不知道,现在经军服肯定是不能回去了,苍梧山也不想回去。”梦雨芊说道。

    “为什么苍梧山都不愿意回去呢?”南宫松岩皱眉问道,要是她能够呆在苍梧山,那里深山老林的,外围还有仓族的阵法在,可以说暂时很安全的。

    “我努钦在哪里,他看到我就会伤心!”梦雨芊简单的说道。

    “是呀!你与你父亲相依为命十几载,梦夫人看到你自然就会想到梦大人了!”南宫松岩说道。

    “那你们也不能这样一直在江湖上飘荡呀!”南宫松岩说道。

    “。。。。。。”

    “去本王的王府吧!”南宫松岩说道。

    “还是算了吧!回清水县估计他们都不愿意!”梦雨芊说道,现在的清水县可跟他们没有了任何关系反而成了伤心地。

    “本王京城还有一出王府,是先皇在世时赐的,不然你们就先去那里吧!我会派人保护你们的!”南宫松岩思量过后说道,她不能再任由梦雨芊在江湖上闯荡,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再也找不到她,那么他与她便在没有一丝机会了,等他成为至高无上的人之后,她便是他最宠爱的女人。

    “京城!”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说最安全的地方不就是最危险的地方吗?”南宫松岩说道。

    “危险?南宫辰宇现在应该没有要杀我的意思吧!”梦雨芊说道。

    “那么皇后和太后呢?你可能不知道,你的母亲跟皇上曾就有过一段情,皇后和太后对此一直非常的忌讳,你与老三的婚事他们一只都是反对的,现在老三杀了你爹,但是在他们眼里,你们梦家人的生死怎么么可能比得上你拒婚而伤了皇家尊严来的重要呢?”

    “。。。。。。”

    “皇后和太后能够登上现在的位置,你觉得他们是简单的女人吗?你可知道冒充你们的几波人已经接二连三的遭到追杀,你又以为追杀他们的是谁呢?”

    梦雨芊默默的喝着茶水,追杀,不会就是屈郝哲的处理方式吧!这倒好反而让南宫松岩以为那是太后和皇后做的。

    “皇上不会任由他们杀我的!”梦雨芊坚定的和索道。

    “皇兄对你好那是因为你之前有用,现在你不顾他儿子的脸面竟然拒婚,你觉得皇上是看重你多一些还是看中他自己儿子多一些?”

    “魏王不是在为难我吗?”

    “本王怎么为难你了,难道本王说的不是事实吗?还有你哥哥为了皇上出生入死,再受宠爱也不可能超得过自己的儿子!”

    “。。。。。。魏王说这些,让我觉得威望是在挑拨离间!”

    “呵呵!阿宇说对了,本王就是在挑拨离间,本王的目的也只是想让你看清楚形式,现在只有本王可以帮你报仇!”

    “魏王想要谋反!”梦雨芊语气淡淡的说道。

    “阿宇不也一直人有这件事情发生吗?不然也不会对多起案子不深究呀!”南宫松岩说道。

    “呵呵!看来威望已经知道自己暴露了!”梦雨芊笑道。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贺兰山都能被你发现,还有什么发现不了的!”南宫松岩笑道。

    “我虽谁做皇帝不感兴趣,我现在想的就是报仇!”梦雨芊说道。

    “所以本王说本网可以帮到你!”

    “这可是大事,我回去跟他们商量一下!”

    “阿宇,他们跟你关系再好那也不是至亲,再说你哥哥跟你是至亲现在还不是放下杀父之仇在帮仇人守着江山,他们也未必可信!”

    “他们不会背叛我的!”梦雨芊说道。

    “这件事情本王希望你自己考虑考虑,他们还是应该防备一番!”

    “。。。。。。好,我先不告诉他们,我会好好考虑的!但他们的去留随意!”梦雨芊低头说道。

    “好!”南宫松岩闻言心中高兴,梦雨芊的能力是他欣赏的一部分,患有一部分那就是对她割舍不下的情爱,这也是他这次他专门来找梦雨芊跟着他的原因。

    商定好之后,与南宫松岩分开,梦雨芊再次与邱凯他们会合,改变路线隐姓埋名的直去京城。

    “这个南宫松岩要谋反就谋反还要拉上你!”万明泽皱着眉头说道。

    “现在主要的是先去京城吧!我要拿到当年厉王谋反案件的证据。”梦雨芊说道。

    “也不能确定就在京城的魏王府里呀!”邱凯说道。

    “清水县的府邸我们的人已经探查过了并没有,而厉王府案已经经过了这么多年,该销毁的证据都已经销毁了,而京城的这座厉王府则是南宫松岩幼年的时候先皇赐给他的,里面应该有很多可以用得上的东西!”梦雨芊说道。

    “但是以魏王的为人,应该非常的谨慎,虽然他现在要我去他的府邸却并不相信我,所以肯定对我也会有所提防,所以魏王府很危险,我想你们还是不要跟着我进去的好!”梦雨芊继续说道。

    “那怎么行,你一个人进去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放心!”屈郝哲站起来说道。

    “我现在的功夫也不错,你们没有必要那么担心的!”

    “你的伤还没有好!”邱凯皱眉说道。

    “一点小伤而已!”

    “那也不能大意,虽然我诊断不出你的具体伤情,但是铁生在临走前说过,天灵剑法的反噬非常严重,需要静养三四个月,这几个月也不能够用内力的!”邱凯说道。

    “铁生说的有些严重,我自己的身体自己很清楚的!”梦雨芊笑着说道。

    “总之这次我们是不会让你一个人进入魏王府的!”陈忠说道。

    “不如让我陪着老大一起进魏王府吧!你们都是有家室的人,有后顾之忧是在所难免的,但是我却不同,我没有家人,没有牵绊,更加无处可去,所以很容易让人相信的!”文成祥突然说道。

    “我不是你的亲人吗?”天灵一脸的委屈问道。

    “你当然是我的亲人了!”文成祥摸摸天灵的头柔声说道。

    “那就不要说自己没有亲人,我们一起跟着阿宇进魏王府!”天灵说道。

    “好!”文成祥柔柔一笑,有了天灵后他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与梦雨芊他们不一样的温暖,她现在对这种温暖非常的贪婪。

    “这样也好!既能让魏王放松警惕,也能够让他相信。”邱凯说道。

    “那我们明天就分道吧!你们回去也看看家里人,告诉我娘我很好,不用挂念的!”梦雨芊说道。

    “我们会跟着玄凤阁杀手已经进京,京城再见,阿祥你们两人一定要盯着阿宇不能让她用内力知道吗?”邱凯说道。

    “好,我们两一定会看好她的!”文成祥保证道。

    第二天一旁人再次告别,原本热热闹闹的队伍就剩下了三个人,天灵的心情就不好了,一点都不热闹呀!

    “他们也许就不见家人了!”文成祥坐在马上搂着天灵的腰宠溺的说道。

    “阿祥!我现在后悔跟你们两人一起了!”梦雨芊转头看了看腻歪的两人说道。

    “老大是什么意思呀!不想要我们了吗?”文成祥问道。

    “我是觉得你们不想要我了,看看你们两人想连体婴儿一样,这一路还要走好些天,那我不被你们两人给腻歪死了!”梦雨芊笑道。

    “老大,我也是在秉承你的意思,跟他们比生孩子呀!最先的不应该是比感情好吗?”文成祥一脸的理直气壮说道。

    “。。。。。。”梦雨芊无语,比夫妻感情?这些人是太无聊了吧!

    “好,你们慢慢的沟通感情呀!我在前面等你们,不要让我等的太久呀!”梦雨芊说完就拍马向前跑去。

    “阿宇生气了吗?”天灵担心的问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