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 第2265章最后考核
    “不想了……”方子涵笑了下,又抹了把眼泪的说道,“又不是世界上的男人都死光了,我方子涵只能吊着他裴晟钥一个。”

    她吸了吸鼻子,深呼吸了下,“裴晟钥有他的难处,我还有我的难处呢……也好,早点儿散了,谁也别耽误谁!”

    方子涵冷笑一声起身,看向也起来的何以宁扯了笑,“回头让你家男人给我多介绍几个他们医院的什么主治医生之类的,本姑娘我要重新开始!”

    何以宁笑着点头,“好!”

    她没有戳穿子涵眼底那满眼的悲伤,假装坚强的时候,最怕别人看破……不是吗?

    “以宁,回头我到你那里,你给我补个膜……”方子涵也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什么的随口说道,“丫的,这时代,谁怕谁啊?”

    “好……”何以宁笑着又答应了。

    因为她知道,子涵是在开玩笑……

    “走了,下去了,都快要晒死我了!”方子涵嫌弃的看了眼太阳,拉着何以宁就下了天台,“我就不进去给大家扫兴了了,你进去给我和炎炎说一声,回头我们三儿约火锅。”

    “好!”何以宁再次应承。

    朋友,就是在你想要做任何的时候,无条件的支持你。

    在你悲伤的时候,在你身边……

    “子涵先走了?”炎淼见何以宁回来,有些担心的问道,“她还好吗?”

    何以宁嘴角刚刚翕动了下,还没有开口说话,视线微偏的落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炎淼侧后方的裴晟钥身上,“能好吗?”

    反问,是回到炎淼,可却是给裴晟钥说的。网

    炎淼意识到什么,转头看去,微微皱了下眉的偏头咬牙忍了下。

    可惜,没忍住!

    她微微提着礼服裙摆,二话不说的上前,就在何以宁意识到什么的时候,意识控制身体的嘴角抽了下的同时,‘啪’的一声脆响落下!

    何以宁暗暗咧了嘴,正好过来的几个人,一个个也愣住……

    “炎炎,怎么了?”霍祁深急忙上前,先是看看炎淼,随即一脸怒火的看向裴晟钥,直接怒气冲天的说道,“裴晟钥,你是不是惹我家炎淼了?我可告诉你,你惹我老婆,我和你没完!”

    裴晟钥垂眸浅笑了下,舌头轻抵下被打了巴掌的那边,脸上充斥着自嘲。

    炎淼狠狠瞪了眼霍祁深,一把推开他的吐了句:“二货!”

    充满嫌弃的话里,却透着满满的甜蜜。

    有个人,不管你对错,都选择站在你身边对外,这种幸福感是每个女孩子都想要的吧?

    “我二货?”霍祁深不干了,刚刚想要说什么,却被刚刚从另一侧过来的霍连臣一个冷冷地眼神划过,闭嘴了。

    气氛有些诡异而透着紧张。

    裴晟钥抬眸,看向炎淼,嘴角一侧扯了个不知道是冷漠还是嘲讽下的凌然笑意,声音淡淡幽幽地说道:“你帮她打的,我不计较了……”

    话落,他眸光微转的看了眼何以宁后,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径自转身离开。

    炎淼嗤笑的翻了下眼睛,眼眶有些微红的看向裴晟钥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道:“裴晟钥,你就不是个男人!”

    裴晟钥脚步没有停止,依旧是那个速度往前走去……

    “裴晟钥,你错过了子涵,你会后悔一辈子的!”炎淼不甘心的又吼了句。

    裴晟钥眼底划过哀然下的自嘲。

    会后悔一辈子吗?

    会!

    因为……他已经开始后悔了。

    但,他的放手才是保护子涵最好的方式。

    他没有霍祁深为他默默挡风遮雨的哥哥,也没有林向南那样开明的家庭,更加没有可以支持席泓文决定的奶奶……

    裴家,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他们允许他“玩玩”,是绝对不会允许子涵进门。

    而当年原本在部队风生水起的他,想要带走心爱女孩儿的幼稚行为,以为自己的能力可以做到……最后才知道,一切都是那么可笑。

    他个人能力再强又如何?

    孤军奋战,最后还不是无法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多可笑,也很悲哀的人生,不是吗?

    纵然你能力屌炸天,却没有办法抵挡得了命运的齿轮,最后随波逐流……

    也好!

    以后大家就两败俱伤吧!

    裴家控制了他,他也不会让那个家称心如意!

    裴晟钥站在电梯前,看着镜面拉丝下倒映出他轮廓的样子,渐渐地,身上笼罩了一层暗黑系的沉冷气息,透着狠绝下的怨念……

    子涵,这次我放手一搏,推开你是对你最好的保护。

    不是不想你陪在我身边一起面对问题,而是家族问题下,我不想你最后身心千疮百孔后,再也回不到你那坚强乐观的性格。

    我不想改造你成为你自己都不认识的人,你现在恨我、怨我、讨厌我都好。

    裴家这里的问题,我自己去解决……

    如果最后两败俱伤,现在开始,你忘记我也好……至少,我把最后的坚强留给了你。

    电梯门打开,裴晟钥浑身充斥着阴霾气息的跨步进入,转身,摁下下行键后,就在门关闭的那刻,仿佛从他眼睛里看到了来自地狱的光芒……

    ……

    特招培训营。

    林向南看着训后剩下的人,眸光淡淡划过,明明没有什么情绪,却让人感觉到一股犀利的气息犹如刀刃贴着脸颊而过一样。

    “三天的野外生存考核……”林向南开口,“没有任何技巧,也没有任何规则,先抵达终点的前三名,将会拿到编制名额。”

    受训人员一个个余光瞥着左右,心里全然是紧张下的期待。

    “沿途会有障碍,被抓到的,直接淘汰……”林向南嘴角有着一抹轻笑,很冷,“你们可以组队,但是,你们也要有心理准备,最后的结果是出卖!”

    名额就那几个,组队虽然能有效抗击障碍,可最后谁能走到最后,谁知道?

    要知道,一个小组团同时抵达,又占领前三名的份额,几率小的几乎不可能……

    林向南说着最后考核的事项,虽然规则就是没有规则,接受培训的人只需要躲避追捕和同培训人的“暗算”,最后最先抵达规定地点,就是赢。

    “这个,是用来求救的。”林向南手里拿着一个长管一样的东西,“当你们坚持不下去,或者遇到无法解决的麻烦的时候,拉开这个,就会有人去救你们……当然了,如果被人误拉,也会被淘汰。”

    他嘴角划过狐狸一般阴诡地笑意,视线划过众人的同时说道:“都明白了?”

    意味深长的话,透着让人捉摸不定的气息。

    培训人一个个左右看看,不知道林向南这个提醒是什么意思?

    到底是让他们自相残杀,还是在考验他们?

    没有给他们过多思考的时间,卡车的到来,预示着他们将会被送去野外生存的地点。

    秦菲上车后,下意识的回头看向和乔睿交代了什么的林向南……

    适时,林向南手机来电,只见他看了眼来电号码后,原本冷硬的脸部线条,顿时变得柔和起来……

    是凌汐叶打来的吧?

    秦菲手微微攥了下,想到那天凌汐叶来办手续离开时,和她对视的那眼,她心里你那种无法控制的不舒服敢,就笼罩了整个心脏。

    她的起点也不低,可却依旧不如凌汐叶仿佛开挂的人生,不是吗?

    秦菲在有人喊了声后收回视线坐下,只是在帘子放下时,不受控制的又看了眼林向南……

    这样的男人身边,应该站一个更强的女人,不是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