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妻吻上瘾 > 第1416章 君落殇
    第1416章,君落殇

    很显然,众人都站在倾慕这一边。

    望着倾羽懵懂天真的双眼,大家多希望这现实世界里的残酷她不会懂,多希望她眼中看见的永远都是人间四月天。

    然,雪豪轻叹:“倾羽,我之前一心想要催化你的内丹,就是害怕你有被人利用、或者受到危险的这一天。”

    倾羽放开握住母亲衣襟的双手,转身默默上楼:“我回房间去。”

    见她这般,倾慕拍了拍贝拉的肩,道:“她肯定还是不信的,你劝劝她,我先去一趟小叔叔那里。”

    雪豪有些不放心倾羽的情绪,问:“我可以一起去吗?”

    只有弄的明明白白,让倾羽看的一目了然,证据确凿,那小丫头才会相信这一切都是个局。

    倾慕笑了:“当然,走。”

    雪豪随着倾慕离开,慕天星轻叹了一声,扶着贝拉上楼,两人一起去看望倾羽,凌冽下午还要飞外省,便让卓然送他去机场了。

    安全局。

    正值下午两点多钟,春天的阳光越发的暖了。

    想到一一出生的时候,该是明媚温暖的五月,倾慕的瞳仁里都漾起暖意。

    从此,家里该很热闹了呢:一一的生日在五月,他跟两个哥哥的生日在六月,父皇凌冽是七月的,呵呵,而且,贝拉本来就比倾慕大两个月,所以,一一还有可能跟贝拉同一天生日呢!

    “呵呵~”

    他忽而笑出声来。

    乔夜康站在他身侧,与他并肩往拘留室的方向而去,听见他的笑声诧异地追问:“殿下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

    原以为见到倾慕的时候,他浑身上下会散发出狠戾的气息,因为他想凌云的儿子去死,想很久了。

    后面一步的雪豪微微笑着,道:“应该是想到一一马上就要出生了吧?”

    倾慕点了个头:“家里添丁添人,该热闹了。”

    想到贝拉一路怀孕的不易,想到自己跟哥哥们当初也是早产、难产,倾慕忍不住道:“一个女人如果愿意为你生孩子,那么,这个男人此生都没有不去宠她如命的理由,因为她是拿命在爱他的。”

    雪豪深有感触。

    他父母也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生下想想,很大年纪又生下他。

    而乔夜康则是步履微顿,紧跟着的雪豪差点撞上去。

    他赶紧抬步又往前走着,雪豪见状,扑哧一笑:“怎么,是不是觉得侄子都要做爹地了,你却还没修成正果,所以急了?”

    他们都知道今夕回来了。

    所以才敢在雪豪面前开这种玩笑的。

    只是上次雪豪陪着倾羽去王府给红麒他们践行的时候,见过一眼今夕,那女子气质如兰、高贵典雅,不愧是乔夜康心心念念的人儿,只是她总是蒙着一层面纱,让人看不到她的真颜。

    他可以透过灵识去窥探,但是雪豪是个懂得修身养性的人,不会做这种不入流的事情。

    乔夜康忽而转过身,面对着雪豪。

    雪豪步子也跟着收住,无奈道:“你要不要每次走路都无预兆地停下来?这么想我往你怀里钻?”

    倾慕觉得乔夜康眸光里有难忍的情绪。

    又听乔夜康道:“今夕的哥哥,你们是怎么弄死的?”

    那个人不死,又怎么会推翻了古北月呢?

    雪豪忽而收敛了笑意,道:“直接杀了的。”

    乔夜康眸光里聚集了一股煞气:“真是太便宜他了!”

    侧过身,他又道:“如果小殿下有一天又想起鞭尸的事情来,算我一份!”

    雪豪:“……”

    他看出乔夜康眸底深深的悲恸鱼愤怒,又不知如何安慰,唯有转移话题扑哧一笑:“呵呵,等到一一生下来,倾羽这小殿下的名号就要让贤了,因为最小的已经不是她了。”

    倾慕笑了笑,乔夜康的表情也舒缓了些。

    三人来到拘留室隔壁的提审室。tqR1

    坐下后,墙壁上有男子房间的监控录像,三人面前各放了一杯咖啡,边上有官员恭敬地奉上两样东西。

    一个是身份证。

    一个是护照。

    打开,是那个男子的。

    照片很清纯,唇红齿白,很帅气的面相。

    姓名一栏,写着:君落殇。

    乔夜康轻扯了下嘴角,还真是没想到:“他居然不是黑户,居然真的有护照跟证件?”

    “不过他不是我国的合法公民,他的国籍是西渺国的。”官员认真解释:“我们查过了,他是在西渺国出生的。”

    “呵呵,有点意思了。布列的太子妃是西渺的小公主。”乔夜康说着,望着倾慕深不可测的眼,道:“之前布列三皇子想要来求娶我家明珠,陛下霸气地拒绝了,所以布列跟宁国联姻失败。”

    倾慕拿过君落殇的证件看了又看。

    乔夜康接着道:“农历新年的时候,西渺国还提出迎娶倾羽公主做他们的太子妃,也是被陛下一口回绝的。”

    闻言,雪豪目光一凝:“他敢动试试!”

    世间万物,他都可以做到与世无争,唯独心爱的女人跟家人,是他最后的底线。

    倾慕笑了,放下证件:“所以没有立即击毙是对的。”

    监控画面里,君落殇始终怡然自得地闭着眼。

    他有心脏病,可是情况看起来比上次在纽约的时候还要好很多,尤其刚刚倾羽还给他输入了不少灵力,他现在面色红润,浑身散发出一种风流雅韵的气质,仿佛他就坐在这里,外面天塌了都不关他的事情。

    可是,他都已经被抓到这里来了,是什么让他这样豁达安然呢?

    他料定了倾慕现在不会动他,必然是因为他还有底牌。

    倾慕放下他的证件,眸光加深:“他手下有一批会旁门左道的人,今天还有人用追魂钉射流光,我就怕催眠对他来说没有用处。”

    他侧目望着雪豪:“有没有办法潜入他的意识?”

    “殿下真当我是神?”雪豪无奈地笑了笑:“还是催眠吧,殿下尽管放心,我虽然没有潜入他人意识的能力,但是我肯定他身上没有任何超越自然的力量。”

    倾慕点了头,乔夜康便让人去催眠专家过来。

    简单的小本上,倾慕迅速列出重点,写完后撕下交给了乔夜康。

    那都是让催眠专家务必要问出来的东西。

    乔夜康拿着纸条要出去的时候,雪豪忽而叫住他:“等一下,还有几年前的事情,他救倾羽的事情。”

    “我写了。”倾慕浅浅一笑:“倾羽太过单纯,如果不听君落殇亲口承认当年的事情是个局,只怕她不会完全相信。”

    只是,击垮了倾羽心中对于真善美事物的渴望,接下来她会伤心的吧。

    雪豪轻叹了一声:“那就好。一会儿问到那里,我就录下来,带回去给她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