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妻吻上瘾 > 第2631章 挑拨
    寝宫今年的新年,还是跟往年一样,秉承倪夕玥做皇后时候的传统,在昨日便将所有宫人遣散回家过年去了。

    等着初三以后他们陆续回来,再排队领红包。

    所以这段时间里,即便是皇帝要做什么,也得自己动手。

    厨房里,倪夕玥穿着一套简单的衣服,系着围裙,非常认真地做着酒酿丸子。

    “小冽小时候就爱吃这个,现在也爱吃。

    后来倾慕有事没事也喜欢喝米酒,我都怀疑是不是遗传了小冽,怎的父子俩都好这一口?”

    她说着,脸上载着温暖的笑意。

    年轻的时候也是历经艰难的,索性余生幸福,子孙满堂,便是最大的圆满。

    一个个五彩缤纷的小汤圆,在她掌心里被搓出来,别看汤圆小,里头还加了不少料。

    有桂花蜜糖的,有豆沙的,有果蓉的。

    而最甜美的料,便是她对孩子、对家人的爱。

    慕天星也在一边陪着:“我到现在,还记得大叔第一次我家的时候,那情景呢。

    当时呀,我爸妈为了给四少做一份可口的汤圆,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几乎将市场上所有米酒都买回来了。”

    慕天星说着,见四下无人。

    因为寝宫的厨房很大,她们所在的位置属于西点室。

    甜甜怀孕了,卓然一家不管做什么都不让她下手,非要她在屋子里歇着。

    尤其今日有不少小主子们都会来,怕孩子们撞了她。

    所以卓然父子在大殿里随时伺候着,端茶送水什么,但是虞丝莉还有曲诗文、沈夫人,全都进了生鲜室,在里面整理食材,认真为家人做年夜饭。

    慕天星眼珠子转了转,上前小声道:“母后,大叔其实是最期盼亲情的。

    他待倾蓝,简直疼入骨髓。

    以前倾蓝跟清雅分手的时候,那孩子夜夜失眠,瘦骨嶙峋,自暴自弃的。

    那时候大叔愁的夜夜失眠,还跟我说,如果倾蓝能好起来,拿他的命去都行。

    做父亲的,都是心疼孩子的。

    可是现在,我真的是诧异极了。

    我相信大叔将倾蓝从族谱上除名是有原因的,但是我一直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我夹在中间,每次听嘟嘟说些天真的话,我心里特别难受。

    我爱倾容,爱倾慕,但是倾蓝也是我生的,我也是跟倾慕一样,在印度一手带到三岁的。”

    慕天星作为女人,自己的孩子被丈夫摒弃在外,她自然是受不了的。

    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接受跟自己的孩子分开,还是毫无理由的分开,因为这是天性,这是人之常情,这是没有办法割舍的亲缘。

    但是凌冽不说,态度强硬,慕天星不敢多嘴。

    这日子一天天过,她心里越来越着急,却还是压抑着不敢问。

    如今望着倪夕玥,她忍不住问:“母后,您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我不求大叔能让倾蓝他们两口子回归族谱,我只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把我跟我的孩子分开,不让见面,视频也不让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倪夕玥很能体会这种感觉。

    放下手中的东西将慕天星抱在怀中,温柔道:“好孩子,我年轻的时候,也跟儿子分开,这种痛楚我懂的。

    但是天星,你要明白,你也说了,小冽可是拿命去疼倾蓝的,对不对?

    你在忍受这种母子分离的痛楚,小冽何尝不是在忍受父子分离的痛楚?

    我跟小杰布也是诧异,我们也不知道原因。

    不瞒你说,我们私下里还问过倾慕呢,可是倾慕也是一言不发,好像根本不愿意提起。

    但是小乖,你跟小冽是夫妻。

    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彼此扶持、相互信任,你一定要相信小冽,事情总会有大白的一天的。”

    少卿,端着托盘从厨房的西点室出来,倪夕玥笑着道:“吃汤圆了!”

    她让慕天星在里面过会儿出来,因为慕天星的眼眶是红的。

    男人们前一刻还在谈笑风生,自寻乐子,这会儿却是齐齐起身,三三两两上前帮忙了。

    凌冽不见妻子,便大步走到厨房去。

    他知道今日寝宫人多,汤圆一个托盘才6小碗,肯定远远不够。

    可是一进西点室,就看见慕天星俯首在水龙头前,用冰凉的水拍打自己的双眼。

    “小乖!”凌冽大步上前,以为她出事了。

    以前他中蛊的时候,头疼,也用过冰镇的法子。

    高大的身影快速前进,从她身后将她拥住,关切地望着她。

    慕天星立即关了水龙头,含笑望着他:“没事,就是早起发现有点黑眼圈,想着用冰水拍拍会好些。”

    凌冽深深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

    慕天星也不再多言,却是心虚地垂下目光。

    终于,凌冽帮她擦去脸上的水珠,给她整理了一下头发:“我也有错,夫妻之间应该坦诚相待,我没跟你说。

    但是,我怕你难受,才没说,毕竟我跟倾慕知道之后,都很长时间没缓过来。”

    他将慕天星拥在怀中,凑在她耳边轻语。

    怕往来有人端汤圆,还说了他跟慕天星都会的小众语种。

    他能感觉到妻子在自己怀中一点点僵硬,甚至落下泪来。

    凌冽也不想这时候跟她说,但是他明白妻子的情绪可能到了最饱满的时候,如果不发泄或者排遣,没准新年还会出现别的状况。

    他在西点室安静地陪着她。

    最后,跟她一起吃了倪夕玥做的酒酿汤圆。

    下午三点多,慕天星有些累了,回房准备稍微休息半个小时再下去待客。

    也就是这会儿,清雅的电话打过来了:“母后啊,您帮我问了吗?

    您不是答应过,帮我问问是怎么回事吗?

    我跟Sky都急坏了,我们真的什么也没做,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能回去给你们尽孝,这种心情,真的很难受。

    母后我好想你,也想嘟嘟啊!”

    “云清雅!”慕天星确实答应过清雅,帮她问清楚。

    甚至她还答应帮清雅问问倾慕洗髓池的事情:“你也是吃准了倾慕最孝顺我,所以让我去开口问倾慕,对吧?”清雅在电话那头愣住:“母后?怎么了?是不是又有人挑拨我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