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农民 > 第9章 村里偷鸡
    叶凡不敢再和这个赵兰站在一边去了,到时候又被她给调侃了,七八岁那会儿就被她给弹丁丁了,这事要是继续在他的面前抖出来,脸色多没面子。

    和二狗子挑水就往山上去,将这一亩地来回浇灌了一遍下去,天色慢慢就黑了下来,这一天的挑水干活确实累坏了。

    一亩地两个青壮年的小伙子来回挑水,这确实太累了,今年夏季地里又那么干旱,雨水不足。

    只可惜叶凡不会求雨符,不然来一场的小雨肯定是不错的,久旱逢甘霖,下一场雨对种植的苞米太有帮助了。

    晚上劳作了一天到家后,叶凡提不起力气去画符了,正好王芳走过来,跟叶凡悄悄说说事来。

    “小凡,不是嫂子说你啥,你这个地呀还不要种了,你如果一直在家里,宣传室那帮人早晚可能将你给整去当兵,只有去南方他们才不会整天说这个事!”

    这个事愁死了王芳了,南方如果去不了,整去当兵了那就真没办法了,但现在都是开明的社会,哪里有强制抓人去当兵的。

    “芳嫂,他们来了我也不会去当兵的,他们要是再来我一榔头跟他们拼了!”

    叶凡不是不愿意去当兵,只是家庭太困难了,家里头欠债这么多钱,老爹身子骨又不好,他要还债总不能让孤苦伶仃的老头子在家里就这样过下去。

    “你不要那么冲动呢,你跟嫂子说实话,不去南方你在家里就靠着种地,一年能挣几个钱啊,你哥欠下了五十万的外债该怎么办呢?”

    王芳的担心也不是多余的,叶凡知道自己秘密不能告诉她,就像是藏了一块的宝贝,时机合宜自然就能说出来。

    大晚上的叶凡睡不下去,从屋子内去外面乘凉去,心系着周颖,想想上次说过的话,叶凡更觉得要做出一番成绩来。

    大晚上人家村里的人都睡了,就叶凡一个人没事干瞎出来晃悠着呢,村里狗吠在响起,他没走多远就村头的地方,就看到一辆车从村另一头开过来。

    从车里下来五六个黑影,到村里的鸡场去了,叶凡就躲在暗处看着,这个鸡场是宣传室老陈媳妇搞得。

    小鸡场里一共养了几百只的鸡,一只都有好几斤重,一只鸡拿到县里去卖钱都百来块钱,几百只鸡都有几万块了。

    叶凡看到来偷鸡和偷狗的,每次见到都会喊的,但这次他不喊,这次当兵就是老陈家搞得。

    以前关系还不算不错,但现在都疏远了,就是村里的人都不怎么互相来往了,上次去他家里还说弄他去当兵,这件事弄得老爹心里都不痛快。

    五六个肯定别的村来的,要么就是专门的偷鸡贼,看他们的这个手法一定声音都没发出来,一人一个大麻袋抓了鸡就往袋里放。

    一转眼间叶凡自己都看呆了,几百只的鸡很快都给抓没了,空荡荡的鸡架子上,啥都没有了。

    五六个人合力扛着上车,开车就逃走了。

    回去的途中叶凡不禁感叹了一下,几百只鸡就这么被弄走了,这他都看到了,如果当时出来吼一嗓子绝对能让老陈家知道。

    但当时他就不去喊,有那种报复的行为,反正心里不痛快,再说关他什么事,落井下石的人他不待见的。

    果然第二天叶凡醒来的时候,就听到全村上下都在议论着老陈家里辛辛苦苦养的鸡一夜之间全没了,从村里的车痕上都能看见肯定是偷鸡贼来了。

    老陈的媳妇早上醒来,听到鸡全部被偷了,连一只都不剩下,立马人就晕了过去,老陈立马赶到镇里去报警了。

    镇里的派出所下来了勘察了一下现场,最后给立案子了,但从他们的脸上都能看到,这种事实在是无能为力。

    村里又偏僻根本没有道路监控,谁知道是什么人偷了,中途又给换车了,这个想查到太难了。

    这个叶凡只是哪里知道,他早上到了山上,被一片绿油油的苞米给错愕住了,才过了两个晚上苞米叶长到小腿的地方。

    这个生长的速度实在太荒缪了吧,叶凡连续擦了几道的眼睛,又掐了自己的大腿,才最终接受下这个事实了。

    照这个速度下去,不用再过几天苞米就长出来了,到时候就可以卖掉了,幸好叶凡这一亩地长得位置比较偏僻,平常都没什么人来这里。

    要是让人知道了还不以为田里出了什么妖怪呢,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太振奋了,苞米种植成功下次改种别的。

    先赚到第一笔钱来改善伙食,对叶凡来说画符真的需要体力,没有钱万万不行他需要吃的有营养一点。

    天天吃这种的粗粮没有一点的肉食,都快饿成了皮包骨子了。

    “妈拉巴子的,下午必须要画符了,还有一种催熟的符箓没试过,不过要等到长出苞米来才能用,现在还太早了!”

    叶凡自言自语了一下,这个符箓下午回到房里,他关在自己的屋子里,动笔开始画了起来。

    每次画符都是一样的,叶凡必须让自己关禁闭起来,不能让人来干扰,这个符箓也都是黄符,属于初级的符箓。

    不过刚画到一半的时候,门口突然有人来敲门了,叶凡的手一抖分散了一下,一张符就没用了,没什么灵光了被叶凡揉成一团给扔了。

    “怎么了嫂子?”叶凡去开门到了王芳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胸前起伏不定,眼睛里都是眸子放大,上气不接下气的。

    “小凡,你……你后山上那块山坡里,长出苞米叶来才两天的功夫啊,怎么一下子就能长出来了呢!”

    王芳刚刚说出口就被叶凡给按住了嘴来,他作了一个嘘的姿势,说道:“嫂子,这个不要跟别人说出去,那块地是黑土,你知道东北那里的黑土,这个比黑土还要好种植什么都长得快!”

    叶凡没想到这么快她就知道了,不过这事可不能传出去的。

    “这我听过,这一亩地你种了那么多的苞米,我们就不愁了,嫂子真想不到那是你种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