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农民 > 第70章 误会
    “不可能,我怎么能怀上你的孩子!”木婉清摸了摸肚子,脸上露出一抹疑惑,昨晚根本就没发生什么。

    “你别这么看我,昨晚我睡得很死,我不知道对你干了什么,如果你有了我会负责的,但现在请你将这个解毒药给吃了吧!”叶凡很是头疼,喂个药还要跟哄孩子一样。

    这句话果然是奏效了,迷迷糊糊的木婉清就将这个解毒药给喝了下去,叶凡是看她喝到了最后一滴的才松口气下来。

    木婉清闻了一下这个味道,看着叶凡要出去了,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要洗澡了,浑身都有味道!”

    “洗澡,我们这里可是不像酒店什么有热水器的,都是在大院子里洗的,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习惯,再说了你身上有伤,一只手不能用了你怎么洗?”

    叶凡转过身去,看她这样子像是能洗澡的么,再说了没什么衣服穿啊。

    “你可以让你嫂子进来帮我一下,不过你不准偷看我!”木婉清知道叶凡的花花肠子里在想什么了,眼眸深邃的看着他。

    叶凡切了一声想说却说不出来,确实刚才想说我帮你一下吧,不过这话让她自己给说死了,没有了挽回的余地了。

    “好,我让嫂子来帮你,摸都摸过了早看腻了!”出门叶凡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脸色显然不满,蚊子虽声小但作为杀手的木婉清,怎么会听不清楚,咬了咬牙眼神恢复了冰冷的状态。

    出门了叶凡不知道怎么和王芳开口了,马上快晚上了,他不敢说并不代表着王芳看不出来,他支支吾吾的似乎是难言之隐一番。

    “小凡怎么了呢?你这个朋友连饭都不出吃了?”王芳从木婉清进来后都没见到过她出来,都是一直在屋子里。

    叶凡想了想鼓足勇气了。

    “嫂子,木婉清受伤了现在要洗澡,她自己动不了,我不方便的所以你看……”

    后面的话相信不用叶凡说,她都能领悟出来意思了。

    “小凡你先去吃饭吧,那我先去帮她洗澡了!”

    王芳怎么会看不出来,叶凡这扭扭捏捏说不出口的样子,还以为是什么,当即就笑了说道。

    叶凡深吸了一口气下来,心里真是感激,还是嫂子懂他的心思了。

    饭后叶凡去了鱼塘看了一眼,再次趁人不在,往水里丢入五行符箓,这些可是他的存货呢,不过生长的速度太慢了一点,还是没有能搞起聚灵阵来。

    聚灵阵能增加灵气向这里导入进去,不管是种菜还是种花生长的速度都能加快,但是道行不够。

    这次回来傍晚上叶凡去了祖坟所在地,在他们家的祖坟上头,还压着别的坟头在那,像是他们家的气运都被人给吸走了,而且并不是在高处,没有水流和龙真穴。

    叶凡记得好像有爷爷曾经说过迁移祖坟的时候,挖出来过一对的铜狮子,是从那以后好像财运不好的。

    现在叶凡来看这样举动完全就是自作自受的,风水里有说破土漏气,龙穴向都不对,顺不迁坟。

    古人云:一命二运三风水,命里有来终须有,命里没有莫强求,不过这句话在叶凡在这里就要改写了。

    仔细看了一眼祖坟上的风水,改动风水除非得将这里给迁移掉,再往里真龙穴迁移,除此之外别人是没有办法的。

    但是对叶凡来说就不一样了,可以用玉牌刻入风水符箓,砸入地底下面,将这里给演变成风水格局,此法的唯一坏处必须需要玉石。

    越贵的玉石越好,所以为什么穷人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的,没有玉石叶凡是得想办法。

    不过思索了半天叶凡还是决定不迁移祖坟了,这个且不说老爹不会答应,麻烦的是找不到龙穴所在,第二阴宅不宜动土。

    晚上叶凡回去了木婉清已经是洗好了,换上了之前给王芳买的衣服,浑然天成的身材,恰到好处。

    这样一看杀气是弱了一点,至少没去看脸,不然还是冷艳美。

    “小凡,晚上呢要不你在我屋里睡吧!”

    王芳看到叶凡从外面回来,就去跟他提醒了一下说道。

    土房子本来就有些窄,带回来了一个人还不方便呢,因为根本就没有住处了。

    “嫂子,这个我没事的呢,咱不是有个竹编床,晚上随便搭一下睡就行了!”

    让他去王芳房间里睡觉,这要是传出去不像话了,根本不敢。

    王芳稍许些的失望,但也不敢去说什么的,随叶凡去了。

    虽然现在离婚了没什么关系,但叶凡可不敢去越雷池的,就算是和木婉清一起都不敢和王芳一起的。

    半夜叶凡是被尿急给弄醒的,迷迷糊糊朝着茅厕走去,对没错就是茅厕,他直接也没见茅厕里有谁,推开就进去了。

    正往下拉链子却突然一把刀出现在他的身上,叶凡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睡意全无了,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冰冷的木婉清出现在了这茅厕里。

    而且还是一把刀放在了他的下面,吓得叶凡整个人之哆嗦起来,浑身都在颤抖着。

    “冷静,你一定要冷静,我只是来上个厕所的,谁知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叶凡从脚底到身上的冰冷,尿都给吓得憋回去了。

    “出去!”

    木婉清紧紧咬着两个字,目光一抹冷意,身上薄薄的衣衫,大片的白皙露了出来,眉目微蹙。

    “好,我马上出去,对不住啊不是故意的!”

    叶凡哪里还敢在这里呆着下去了,赶紧从这里直接出去了,后背都是冷汗,这要是被她给阉割了,这辈子都完蛋了。

    谁知道半夜会有人在这茅厕里,而且还不开灯,只有淡淡的月光照亮进来,对叶凡早已是习惯了。

    几分钟之后木婉清从茅厕里出来,明眉皓齿,目光里一股要杀人的冲动,她自己都没想到这里居然连电灯都没有,她是摸索着进来的。

    “下次你看清楚再进来,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我不是在开玩笑的!”

    木婉清冷冷的话语,眼神瞥了一眼叶凡,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