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乱拳出击
    御座上的皇帝一直没有说话。除了垂拱殿中的少数官员议事,在这种大朝会上,他一贯的形象便是多听多看少说,大多数时候就是惜字如金的一个字可又或者拖延敷衍的两个字再议只有在极少数的时候,他才会用明确的态度表示拒绝不可。

    这是他从太后执政,自己大多数时候只听不说的前二十年就养成的习惯。

    此时此刻,高高在上的他用作壁上观的态度看着裴御史和越大老爷针锋相对,当越大老爷借着把话头拐向他的大胖儿子,让裴御史吃了个小小的哑巴亏时,他的脸色连一丁点变化都没有,直到小胖子顺势把皮球踢给了越千秋,他才微微挑了挑眉。

    小胖子和他当年这么大的时候很像,面对这种情况不会露出鲜明态度,而是更愿意让别人顶在前头。

    这看似很聪明,当时这么做的他得到了很多臣下的称赞,

    可他早就发现,这不是因为自己审慎的考虑,而是纯粹因为他没有充足的底气面对那些大臣反对和质疑的声音。可对于官员们来说,这样一个有些软弱的皇帝,远比乾纲独断的皇帝要符合他们的利益。

    因此,微微有些失望的皇帝很快就把目光投向了越千秋。今日之事他心里早有思量,倒说不上期待越千秋有什么惊才绝艳的表现,只是很好奇昨日他把小家伙赶了回去之后,越家今日竟然老中青三代一同上阵,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越千秋斜睨了小胖子一眼,对他的祸水东引没有一点意外。见裴御史犹如眼珠子泛绿的猫似的,得意地把目光转向了自己,他就不慌不忙地说道:“大伯父称赞英王殿下,英王殿下却又称赞我,我本来也想挑个人吹嘘吹嘘,可如若那样,就没完没了了。”

    他镇定自若地在大殿上开着玩笑,可却在这一个了字之后,词锋立时一转:“但英王殿下在玄刀堂中,确实说过一番很有道理的话。这样,我给大家复述复述。”

    他看也不看小胖子那一瞬间呆愣的表情,惟妙惟肖地模仿了小胖子的语气。

    “就算是神弓门的那个什么掌门真的叛逃了,既然他没带上这次到金陵来的这些人,那不就表示他把这些人给丢下了?一方是弃国弃家的叛贼,一方却是赴京来参加重修武品录,赤胆忠心的大吴子民,你把人当成叛贼抓回去,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小胖子自己都有些忘了自己当时的具体说法,只大约记得是有这么一回事,可此时看到越千秋这夸张的演绎,又发现满朝大臣鸦雀无声,他一下子就意识到,越千秋之前没这么挤兑沈铮不是因为一时忘记,而是特意留给自己说,眼下才好演出来,他顿时气得牙痒痒的。

    而如三相裴旭这般,当初曾经去观摩过六年前越千秋那场拜师宴的,同时生出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只不过,那一次是吴仁愿欺负小孩子越秀一,然后又被同是小孩子的越千秋给挤兑了回来。现如今,被调戏的人换成了小胖子,可方法却如出一辙。

    这六年越千秋虽然名气不可大多数时候都混迹在同龄人之中,和朝中官员们反而不大再有交集,所以裴旭立刻醒觉到,裴御史这个族侄恐怕难以对付越千秋这种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的刁顽少年。

    他正要使眼色让人暂且退下,再换他预备好的下一个人继续上,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裴御史不退反进,竟是气冲冲到了越千秋的面前。

    “你简直是胡言乱语!英王殿下堂堂皇子,怎会向着那叛逃的神弓门余孽说话!”

    此话一出,裴旭忍不住在心中暗道坏了。他这个侄儿乃是一步一个脚印考上来的,素来秉持的政治态度就是要严格钳制军中武将,

    对于民间武者更是要严加防范,此时说这话不仅仅是为了打压越千秋的气焰,更是代表了世家子弟的立场,隐隐提醒英王李易铭选边站!

    李易铭虽说一直都没有被立为太子,而且一直都有不利于这位英王殿下的流言在外流传,甚至越千秋这个身世不明的越府养孙都能够与其分庭抗礼,亲自调停的皇帝也没对越千秋怎么着,可并不代表裴御史可以自做主张去强逼李易铭表态!

    这个蠢货还没这样的资格!

    果然,李易铭虽说不忿越千秋把自己给裹挟了,可他昨天本来在父皇面前就替神弓门的曲长老应长老和那几个弟子说了话,此时哪里可能因为裴御史这一句话就改变立场?

    更何况,他很不痛快裴御史那种咄咄逼人的警告语气,当下立时暴跳如雷。

    “裴御史你什么意思?越小九刚刚那番话确实是复述我的,怎么,你觉得我说错了?我给神弓门那些硕果仅存的弟子说话怎么了?我朝不是暴秦,也不是动辄族诛的两汉,我朝的律法是古往今来最健全最宽容的!御史的职责是甄别忠奸善恶,不是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眼见小胖子动用了熟练的扣罪名技能,而裴御史的强硬气焰变成了目瞪口呆,越千秋就义愤填膺地接上了话茬。

    “神弓门叛逃,事出突然,裴御史想要杀一儆百,这很容易理解,可叛逃的人已经跑去北燕安享荣华富贵了,留下的不过是顶罪的弃子,这简直是不用脑子都能想明白的事。徐厚聪给朝廷丢了个难题,难不成我们还遂他的心愿?”

    “如今各派英杰云集金陵,英王殿下昨天不但稳定了人心,还彰显了朝廷的宽容大度。各派年轻子弟盟誓锄奸的时候,英王殿下更是在旁边监誓,深得大家敬重。”

    小胖子到底年纪爱听好话,此时不由觉得越千秋这话非常顺耳。相形之下,指桑骂槐警告自己不要站在武人这一边的裴御史,那就实在是可恶极了!

    越大老爷暗赞越千秋聪明,当下自然是顺着侄儿的基调,沉声说道:“要知道,近来金陵城很有一些流言,说是此次朝廷是有意召集各派精英汇聚金陵,然后一网打尽。神弓门叛逃之事一个处治不好,就会成为流言大肆传播的契机,当此之际,裴御史刚刚说的那些钳制约束打压之类的举措,纯属胡闹!”

    没等裴家那一方重振旗鼓再推一个人出来应战,越大老爷就慷慨激昂地说:“诸位要弄清楚一件事,神弓门叛逃去了北燕,而根据前方来报,在北燕还有人接应。既然如此,那就证明在此之前,北燕谍探就已经和神弓门接触了。而对于这样的接触,朝廷事先有觉察吗?”

    “没有!既然没有,那么追责神弓门的同时,是否也应该追究相应官府的责任?上次北燕使团来时,曾在我朝演出了一场金枝记的闹剧,事后更是大举南侵,最终因为边将奋勇,更有刘将军和戴将军带兵扰乱其后方,让四大家族南投,北燕这才无功而返。而这一次,我朝哪怕不能像北燕那样轻易出兵泄愤,可难道不应该派出使团面见北燕皇帝去交涉?”

    裴御史终于抓到了机会,**地冷笑道:“越大人真会说大话。如今这情势,就和当年两国交兵之前一模一样,你这是派使团,还是派人去送死?你看满朝那么多人,谁肯去?”

    “自然是我去。”见裴御史那张脸上的表情全都瞬间冻结,越大老爷这才不慌不忙地说,“怎么样,我肯当这个正使,裴御史肯不肯当这个副使?”

    那一瞬间,越千秋就只见满朝大臣全都是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他就似笑非笑轻哼一声道:“原来不过是只敢嚷嚷着对自己人喊打喊杀,一听到要亲身涉险,就立刻软蛋了!”

    府天说

    今天出发去大阪坐大巴坐到已经无语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