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三十五章 骑奴大本营
    固安城中,当北燕皇帝一马当先进了城门时,他看也不看大街两侧伏跪的各色军民百姓,却是微微眯起眼睛抬头望了一眼一碧如洗的天空,随即生出了一个很无聊的念头。

    萧敬先这会儿应该已经在南吴的霸州,仰头看同一片蓝天了吧?

    皇帝已经知道萧敬先会走,却没有想到人会走得那么快,那么决绝。仿佛这个生他养他,又让其贵极一时的国家,已经随着那个女人的过世,再没有一丝一毫能够让其留恋的东西。正因为如此,他甚至说不清楚自己的心底此时此刻压着的是怒火,还是惘然。

    而就在这时候,一骑人策马小跑从后头靠近,旁若无人地在侍卫的虎视眈眈之下来到了皇帝身侧,随即略弯了弯腰:“皇上,那个跟着萧敬先竖起叛旗的兵马使岳中已经拿到,臣没费多大的劲,他和他的人一看到臣打出的旗号就投降了。倒是在萧敬先走的另一条路……”

    越小四微微一顿,随即一本正经地说:“那边才是尸横遍野,其中有些尸首已经辨认出来,很像是来自秋狩司的白山卫和黑水卫的人,还有……”

    听到尸横遍野四个字,皇帝不禁眉头一挑:“你这话的意思是,白山卫和黑水卫都不是你调动的?”

    “那当然,臣哪有那个本事,臣现在可是在外头,伸不出那么长的手!”越小四立刻叫起了撞天屈,一面策马紧跟皇帝身侧,一面抱怨道,“再说,就连康尚宫也谈不上真正掌握了秋狩司,更何况臣就带了两个人,能调动南京分司的人截下岳中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再次提到了岳中,同时不动声色地添油加醋道:“看他仿佛是自知必死,一路上一个字都不说,可他那些兵就没有那么好的定力了,已经有人供述说是被他蛊惑,还说他和先皇后有旧……”

    这话说到这里,越小四故意打住,果然,皇后两个字仿佛触及到了皇帝的逆鳞。顷刻之间,这位北燕至尊就面色遽变,看向他的目光竟是宛若刀子一般。他非常知机地低下头,随即就听到了一个带着森然寒意的声音:“把人带来见朕!”

    仿佛是纯粹的巧合,也仿佛是因为整个固安城最气派的屋宅就是那座兵马使的官邸,所以皇帝并不避讳萧敬先曾经占据过这里,甚至直接就住进了萧敬先曾经呆过的那座屋子。

    从萧敬先离开到现在还不到一天一夜,屋子里却整个连陈设都彻底换了一遍,可皇帝却根本没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皇帝把用得最得心应手的赫金童和康乐全都留在了上京镇压局面,身边一个宦官和宫人都没带,全都是一手提拔起来的侍卫和小将,这就以至于别人并不是太清楚他的秉性。因此当他一个人进屋之后,甚至没人敢跟进去。

    而在这种别人面面相觑的时候,还是越小四大摇大摆到了门口,透过门缝张望了一会儿,这才突然头也不回向后招了招手。甄容知道这会儿不可能招呼别人,当即走上前去,结果就被越小四一把抓到了门前。

    “皇上身前没个人不行,你,去里头伺候着,端茶送水也行。”

    甄容还来不及反对就直接被推进了门里。等到一个踉跄站稳时,两扇大门已经在他背后严严实实关上了。眼见皇帝那说不上是凌厉还是其他的眼神就这么落在了自己身上,他呆立片刻方才结结巴巴地说:“兰陵郡王不放心皇上一人独处……”

    “把你送进来,他就放心了?”皇帝反问了一句,见甄容顿时哑巴了,他只能没好气地说,“若不是朕了解他,也还算了解你,还以为他是故意放你进来行刺。罢了,一边坐着去,回头人送来了,你也正好看一看。”

    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他就算看了又能说什么?

    甄容暗自觉得头疼,他又不是越千秋,什么事都敢做,更不要说大剌剌找个位子坐下来了。他终究是退到一边默默站着发呆,根本没有随意和皇帝搭话套近乎的打算,而皇帝也没搭理他。终于,外间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这一次还是那个他无比熟悉的声音。

    “皇上,岳中带到。”

    “押进来。”

    既然是押,当然不可能是将其一个人推进来,所以越小四少不得跟着进了屋子。也许是因为严密地搜查过,也许是因为人从始至终表现得没有半点反抗迹象,也许是对他自己的武艺,又或者皇帝的身手,甄容的功夫有信心,他竟是没有用刑具束缚岳中。

    而这位前兵马使,在进屋看到皇帝之后,就默默屈膝跪了下来,整个人身姿笔挺,却是看不出任何投降避战之人畏缩卑怯的样子。然而,皇帝想到越小四说皇后和此人有旧,看到人这般态度,非但没有大光其火,面上的怒色反而稍稍收敛了一点。

    想来乐乐看重的人,绝不会是那种胆小鼠辈!

    越小四半点都没有回避的意思,只是退到了门边上,一副门神的架势。只是,瞥了一眼侍立一旁没什么存在感的甄容,他还是觉得一阵胸闷,暗想自己没留下越千秋,而是留下这么个木头是不是错了。他就没见过这么不开窍的木头疙瘩,以后怎么潜伏当暗线啊!

    皇帝看了岳中好一会儿,这才问道:“说吧,萧敬先都对你吩咐了什么?”

    岳中自然不知道越小四那诡异的心理活动,此时此刻,他的全副精神都放在了皇帝身上。对于这个问题,他并没有推说不知道,而是开门见山地。

    “晋王殿下明说了,臣和其他人就是出去做诱饵的,万一遇到人阻截,如果是刺客就设法围杀,如果是朝廷兵马,就立时投降。因为刺客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可如果是朝廷兵马,自然希望留活口审问。”

    对于这样一个坦然回答的叛将,皇帝不知不觉轻轻用手指敲击着扶手,沉吟片刻又问道:“除了这些,萧敬先就没吩咐别的?”

    “晋王殿下说,此去南吴,若是寻不到他要找的人,就绝不回来!”

    这样一句很有萧敬先风格的话,皇帝听了果然为之一怔,最终问出了他刚刚一开始就想问的话:“你手下有人说,你和先皇后有旧?”

    “有旧两个字,臣自然万万不敢当。”岳中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皇后曾经让臣那染了瘟疫的妻儿能够在生命的最后一段路上过得安宁,让臣所在的村庄最后能够活下来十几个人。从臣在内的十几个人,只恨不过一条命,若有十条八条命,一定会全都献上!”

    皇帝没有追问陈年旧事,而是只揪住了最重要的那个问题:“是她让你留在固安,还是萧敬先?”

    情知今次之后,固安城内一定会经历一次大清扫,岳中并没有讳言矫饰的意思,直截了当地说:“是晋王,但当年他手持的是皇后娘娘的亲笔信。而那时候,皇后娘娘已经过世两年了。在那之后,我就在固安熬资格升迁,晋王多有资助馈赠,所以我才能最终当到兵马使。”

    事到如今,皇帝已经大略摸清楚了事情始末。他一推扶手站起身,径直来到了岳中跟前。这是一个随时能够暴起行刺的位置,因此,不但刚刚很没有存在感的甄容立时窜了过来,就连抱手靠门而立的越小四也挪到了岳中背后,而皇帝却仿若未觉。

    “朕只问你,萧敬先就这样把你弃若敝屣地扔在这里,你对他可有怨恨?”

    “没有。”岳中眼睑低垂,声音却是连一丝一毫的变动都没有,“我只有一个人了,而且晋王殿下事先将危险与否都和我明说过,是我自己答应的。我自知罪该万死,甘愿受死。”

    “一个一心求死的人,朕没兴趣杀!”皇帝突然径直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回了刚刚的座位,“长珙,把人带下去,随便丢到哪处边军,编入死囚营,让他死得其所!”

    越小四并不是滥好人,萧敬先都不在乎生死的这么个手下,他当然没有去维护的意思。尤其是看到岳中面色纹丝不动,他根本不求情,而是赔笑问道:“那他的那些部属呢?”

    此话一出,岳中方才微微色变。挣扎了许久,他仿佛意识到自己没有求情的资格,更没有求情的能力,只能咬紧牙关闭上了眼睛。甄容倒是张了张嘴,可看到对面的越小四狠狠瞪了自己一眼,他立时沉默了下来。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皇帝在重新坐下之后,竟是向他问道:“甄容,你说呢?”

    甄容一下子被问懵了,可明知道自己不该多言,他在权衡再三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按照本心沉声答道:“那些寻常兵士大多无辜……至少,请给他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他还没来得及往下说,皇帝就哂然笑道:“戴罪立功?呵,让他们去打南吴的时候戴罪立功?”

    这一次,看见越小四那讥诮的面孔,甄容终于彻底意识到,一时心软会带来怎样的问题。就在他心乱如麻之际,便只听皇帝冷笑一声道:“看在你这一根筋的小子份上,朕网开一面。朕连萧敬先都放走了,连岳中这个领头的叛将都饶了,没有兴趣和一群小兵计较。”

    “长珙,那些兵,连带晋王府的那些侍卫,全都贬为骑奴,朕都给你。你不妨都丢给甄容去带。”看到两张瞬间完全呆滞的脸,皇帝饶有兴致地对甄容说,“朕倒要看看,你这个心软的怎么带这些人!”

    越小四险些抓狂。都丢给我也就算了,一个个都贬为骑奴算怎么回事?他那王府难不成是骑奴大本营吗?

    可相对这个,他还有更加值得关注的问题,只能把目光从甄容那张僵硬的脸上移开,也不管这小子是否忘记了礼数,干咳一声道:“皇上,萧敬先叛逃去了南吴,要不要打一打?”

    “不打了。”皇帝哂然一笑,意兴阑珊地说,“朕回头先把叛军收拾干净,上京城那边,恐怕也要费些心力。都已经被搅乱成这样子,还指望出兵南下时,将卒一心,朕还不会那样自负。且让朕先看一看,萧敬先到南边能干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