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九十八章 风波未平
    事实证明,桑紫之前说东阳长公主还没吃饭,这并不是一句托词。因为,在交代了任务之后,东阳长公主便留下越千秋和沈铮,一块陪她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只不过,让两个素来不对眼的人坐一起,她自己都觉得很不自在,最后吃了一半就顺势同意了沈铮的告退。

    眼见这位武德司都知一走,刚刚还一直无精打采的越千秋立时就长长吁了一口气,仿佛整个人都活了过来,她忍不住笑骂道:“明明是沈铮在你这儿吃了好几次亏,你却一点好处都没让他捞到,现在装出这么一副被人压制的可怜样子给谁看?”

    “当然是给长公主您看。”越千秋这才捋起袖子给长公主挟菜,随即就毫不客气地给自己的饭碗上堆起厚厚的一层,狼吞虎咽先填下去大半碗,他才放下筷子一抹嘴。

    “他成天看我不顺眼,那我有什么办法,只能把他当敌人了。反正皇上大概也不放心武德司权力太大,所以他和我彼此看不对眼不是挺好?至于我,皇上想来也不会希望我走到哪,都能和人打成一片不是吗?”

    “就你心思多。”东阳长公主直接抄起一瓣烤鹌鹑塞进了越千秋嘴里,见其顾不得再说话了,她这才用温和的口气说,“刚刚听到对小胖子和李崇明的那些猜测,吓着了没有?”

    越千秋正在用牙撕扯鹌鹑大腿,听到这话,他的动作慢了一些,随即更是放下那一瓣鹌鹑,叹了口气说:“有一点……我真是没想到,竟然除了我这个可疑分子,还有别人也会跟着倒霉地被怀疑。沈铮刚刚有句话说得很对,说不定萧敬先又或者那位死了的皇后就是故意的呢?也许当年根本就没有什么小皇子呢?”

    “确实有可能,但想来没人会冒着那样的风险。更何况,就算没有萧敬先……”

    东阳长公主突然顿了一顿,随即看着满嘴油腻腻的越千秋,叹了一口气说:“当年还发生过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所以你爷爷布置筹划了很多年,就是为了把萧敬先弄过来。可萧敬先人是过来了,要真正拿捏住这个人,还需要一个在他面前能说话敢说话,他又能看得起的人,需要一个他能真心相待的人。”

    越千秋顿时面色一僵,随即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于是长公主你们就选了我?可如果我没记错,英小胖不是死缠烂打,和萧敬先走得挺近吗?他不是也能胜任?”

    “他确实是备选。”见越千秋这次真的瞠目结舌,东阳长公主便哂然笑道,“但他这种一见如故似的主动黏上去的,和你千里迢迢与萧敬先同甘苦共患难,一同从北燕回来的,你觉得能比吗?更何况,他虽说聪明或者说阴险,可斗得过萧敬先吗?”

    “可我也斗不过那家伙。再说,我们俩相处也都是尔虞我诈。”

    越千秋小声嘀咕,见东阳长公主瞪了他一眼,他立时举起双手道:“我真不是谦虚,萧敬先那家伙千变万化,那才是真的千年老妖精,我在上京,在路上,在金陵被他耍过好几次了!再说了,今天萧卿卿也出现了……”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只见东阳长公主突然砰的一声双掌重重按在桌面上,竟是一下子身体前倾,刚刚瞪他时还带着几分嗔意的眼神,此时此刻竟是变得极其犀利。

    “霍山郡主萧卿卿?今天她也出现了?说吧,到底怎么一回事!”

    面对这么一位倏然从慈和老祖母变成果断女政治家的长公主,越千秋倒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当下并不慌张,一面吃一面说,就连萧卿卿对诗词歌赋的那种偏颇看法也没有漏过。末了,他才轻描淡写地说:“对了,萧敬先打算借三天皇家别院丽水园,所以我顺便就来了。”

    “还顺便,我看你是专门为这么一件事来的吧!没良心的小子,还说你斗不过萧敬先,这种事你倒是会主动承揽上身!”东阳长公主听完了那一系列事件,包括小胖子拖走钟亮这个兵部尚书,此时表情不再如之前那样气势逼人,仿佛又回归了那个慈和祖母的形象。

    “您就说答应不答应吧!这又不是为了萧敬先,这不是为了武英馆挣点面子吗?”

    “呵,好大的口气!”东阳长公主忍不住伸出手指在越千秋脑袋上弹了一指头,等坐回去之后,她才笑着说,“你现在又不是武英馆的人,却还想着给他们争面子?不过你都回来了这么好几天,也该进去好好收一收野性了,还有那两个跟你一块走了一趟北燕的小伙伴。”

    “是是,我都听长公主的,您还没说到底答不答应我去想办法借园子,总不能我自己跑去对皇上开口吧?”

    “就你恃宠而骄!”说归这么说,东阳长公主还是往后头重重一靠,霸气十足地说,“准了,皇上那儿你不用担心。丽水园虽说是皇家的,但更准确地说差不多算是我的,我的就是你师父的,你师父的就是你的,说什么借,回头我打个招呼,你们想闹腾多久就闹腾多久!”

    这一次,越千秋终于真正瞪大了眼睛。等到他回过神来,少不得欢呼了一声,冲上去抱着东阳长公主的胳膊谢了又谢。

    而东阳长公主眼看越千秋闹腾过后回去继续大吃大嚼,风卷残云一般将一桌子菜扫荡了大半,摸着肚子说要去看苏十柒顺带消食,她点点头后笑着目送人去了,等他完全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她面上那舒心的笑容方才一点一点收敛了下来。

    越千秋并不是越老太爷随随便便从街上捡回来的,而是越老太爷目睹了一场火灾,于是让人安葬了那个将婴儿从火场中抱出来,自己却送了命的丁姓妇人,把孩子带回家去当孙子养。之前因为越老太爷一口咬定孩子是半路捡回来的,甚至还把知情者都另行安置,准备了假证人,时间又过去太久,所以武德司下了死功夫,好不容易这才查到那场火灾。

    但再往后头,那线索却断得干干净净。

    如果不是越千秋此次北燕之行牵扯出了那位已故多年的皇后,谁也不会把什么丁姓妇人和北燕皇后身边的心腹女官丁安联想在一起。哪怕她带人掘开坟,找到的那一具骸骨,并不能证明那就是丁安,可总难免让人往那方面去想。

    而且,别人也许不知道,就连她的皇兄也不知道,她却还记得,当年在户部已经扎下坚实根基的越老太爷,曾经被人传过有意续弦,至于那个神秘的女方,见过的人只知道是个戴斗笠面纱的女人。

    因为那个女人只被人目击过仅仅一次,后来越老太爷又一直都是鳏夫,这事情不再有人传,可现在想想,当年那位皇后“一尸两命”死掉之前几个月,越老太爷才接触过那个女人。

    “到底是障眼法呢……还是障眼法呢?”

    越千秋当然不知道东阳长公主此时脑袋都快想破了,他在苏十柒的燕水阁遭遇了一对皮猴儿外加一个小魔女,得知今天大太太给他们放了假,他只觉得自己实在是不该来,可逃跑都已经来不及,他也只好勉为其难,打叠全副精神应付一下这三个小家伙。

    结果,当他终于离开长公主府时,已经是日暮时分了。因为把徐浩等人都借给了三皇子去“约会”秦二舅,他这会儿一个人牵着白雪公主出来,只觉得终于耳根子清静了。可这清闲自在他还没来得及体会太久,就只见一骑人突然风驰电掣地拐进了这条大街。

    还没到他近前,马上骑手就纵身跃下,快走几步到了他跟前,正是武德司知事韩昱。

    韩昱甚至没顾得上和越千秋寒暄,直截了当地说道:“九公子,我之前在半道上,正好遇到了扎着孝带去首相赵相爷家里报丧的信使。赵相爷家里老母过世,他可能要丁忧了。”

    越千秋没想到韩昱竟是带来了这么一个消息,顿时下意识地轻呼了一声。紧跟着,韩昱就笑着说:“恭喜九公子,说不定再过没几天,越老太爷就要当首相了。”

    “你这恭喜得实在是早了点。”越千秋苦恼地拽了拽头发,却没有太高兴,“爷爷当初这个户部尚书就是众矢之的,后来当了次相是众矢之的,以后如果当首相,他还是被人当成眼中钉肉中刺!话说大吴不是夺情的官儿挺多的吗?赵相爷不是也可以夺情?”

    韩昱没想到越千秋竟是并不那么高兴。他当然不至于专为这事跑一趟长公主府,只不过既然远远看到越千秋,报个喜却也能进一步拉近关系。他干咳了一声,却是不便于在这种事上继续发表意见,拱了拱手就干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还有事去见长公主,先走一步……”

    他说着就匆匆往里走,可没走两步,肩膀就被人一把扣住。还没等他回头,就只听背后传来了越千秋那刻意压低的声音:“对了,韩叔叔,你之前见过我师父?”

    “是,就是昨天的事。”韩昱没把这事儿当一回事,随口答道,“严公子的信你应该收到了吧?说来也巧,我是早早得到消息去扫荡那个所谓的船帮,严公子他们三个和白莲宗的周长老,竟然正好在附近的一条船上,如果不是他们,说不定就会有漏网之鱼。我得先去见长公主,九公子你有话回头让人留信给我就行!”

    越千秋本能地手一松,等到韩昱匆匆进了大门,他忍不住狠狠揪了揪自己额前的头发。

    严诩这明明是一时起意出京的,居然不是先遇上韩昱,而是先和周霁月的叔叔混在一起,再碰巧遇到韩昱扫荡北燕谍哨?是师父扮猪吃老虎骗他,还是爷爷又或者长公主捣鬼,抑或是另一只手在背后拨动一切因素?

    不是他八卦,首相赵青崖那位快九十的老母亲,怎么偏偏这时候去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