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二十四章 继承者
    哪怕萧敬先今日来见萧卿卿,并不是为了打听姐姐下落而来的,可随着萧卿卿一步一步揭开当年旧事,他就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人牵住了鼻子带着走。哪怕一次次试图把节奏重新带回来掌握在自己手中,却依旧因为对方抛出来的消息而心绪大乱。

    此时此刻,他终于不愿意继续纠缠在这个没有结果的话题上,自失地一笑道:“如果丁安泉下有知,因为她这一死,方才让姐姐那不为人知的布置出现了那么多疑点,也许会后悔自己轻易送掉这条命。但归根结底,纵使是你,也并不知道当年发生的一切,那我就无话可说了。你都不知道,也怪不得姐姐神神秘秘,每年只让人捎一封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信给我。”

    见萧敬先刚刚的急躁也好,冲动也罢,一下子完全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当年不曾领教过,这些年却曾经听人说过的妖王做派,萧卿卿不知不觉收起了仅有的最后一丝轻视,再一次告诉自己,这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跟在姐姐背后,只会嬉皮笑脸没正经的小家伙了。

    然而,萧卿卿的沉默不语却并没有让气氛冷场。萧敬先是什么人?无缝的鸡蛋他都能敲出一条缝,更何况今天本来就是蓄意而来?他微微笑着,轻轻用指节敲着扶手,仿佛纯粹的好奇,又仿佛大有深意地问道:“我听小猴子说,阿姐你有个女儿,好像小名还叫京儿?”

    萧卿卿眼神微微一闪,随即若无其事地说:“那小子居然连这样的小事都说了出来,看来那时候,我真是放他走得太轻易了。”

    “阿姐你自然一直都很厉害,可那小子别的本事没有,逃命的本事却可以称得上是天下第一。”萧敬先笑吟吟地调侃了一句,随即方才漫不经心地说,“不过说起来,我这外甥女的名字实在是起得有意思,就不知道阿姐念念不忘的,是北燕的上京,还是南吴的金陵?”

    两人如今都是离家去国的人,对于北燕和南吴都谈不上归属感,在此时这北燕南吴的称呼之中不免就非常微妙地带了出来。而萧卿卿更是知道,萧敬先的这个问题,并不是旨在探问她女儿的身世,而是在婉转地刺探,她如今到底站的是什么立场!

    她嘴角微微一挑,却没什么笑意:“天底下念这个读音的字多了,你怎么就知道,那是代表京城的京字?”

    “因为以阿姐的胸襟和视野,绝对不会用其他的字。我倒希望是晋,可阿姐生的是女儿,又不是儿子,再说了,阿姐总不会早在十几年前就知道我会封晋王,不是吗?”萧敬先虽说语气轻松,可只看萧卿卿脸色,他就知道自己这点胡扯的理由根本糊弄不了人。

    “我在上京虽是活人,却和死人无异。而且,我已经没有什么亲族之类值得牵挂的人了,还惦记上京干什么?至于金陵,我到南吴之后虽说也游过无数次,可对我来说仍是异国他乡。”尽管面露薄怒,声音亦是变得冷峻,但萧卿卿却没有发火,只是语气越发冷淡。

    萧敬先却仿佛没觉得再接着问下去便会触及到对方的逆鳞,仍是不依不饶地问道:“那阿姐为什么要给宝贝女儿起这样一个名字?”

    “她叫萧京京。”提起自己那个淘气的女儿,萧卿卿终于展颜一笑,不但原本美艳的五官刹那之间柔和了下来,更显妩媚天生,而且那种属于慈母的光辉,更是让她显得艳光摄人,“只不过我更喜欢叫她京儿,倒让那小子听见了。京京二字,你不会说不知道出自何典吧?”

    萧敬先这才露出了肃然之色:“诗经小雅正月中是有这么一句,念我独兮,忧心京京,那是一首抒发郁郁不得志者愤懑的诗……没想到阿姐已经淡出别人视野这么久了,却还是心忧天下。可是,记得不久之前阿姐还在千秋面前讽刺,诗词歌赋这种东西,全然无用。”

    “是没用,所以我用这两个字给女儿起名,只为了告诫她,也告诫自己。现在不殚精竭虑,将来便只能忧心京京!”萧卿卿轻笑一声,流露出了深深的讥诮,“就好比现在南吴那些争权夺势的官员,他们又哪里知道,纵使现在争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势,将来兴许也是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之前越千秋那些猜测,萧敬先心里越发觉得眼前的萧卿卿嫌疑最大,然而,他今日来并不是为了姐姐的下落,甚至也不是为了让裴旭和钟亮焦头烂额的那场书生闹事,而是为了小胖子那个未婚妻。

    因此,他干脆继续接着这话头刺探了下去,直到听萧卿卿一一评判了一番南吴官员,发现她亦是对那位狡猾的越老太爷评价颇高,他这才抛出了今天最重要的问题。

    “阿姐曾经收留了神弓门的令祝儿,在宫里似乎也埋了几颗钉子,不动声色间就把神弓门经营得有声有色。你有京京这样一个女儿,那么是打算让她将来继承红月宫的基业?不是我泼凉水,霍山郡主之女在北燕少不得一个富贵荣华,可红月宫的继任者却说不定要面对官府和武林的双重压力,阿姐真的要舍易取难?还是说……你本来就准备了其他的继承者?”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饶是萧卿卿自觉早就已经非常重视萧敬先这个故人了,仍是不自觉地双手紧紧交握。那一刻,她想起了昔日好友在自己面前那异常自豪的夸耀。

    “我这弟弟只不过是因为平素倚赖我,这才得过且过。只有我知道,只要他肯展现光芒,必定会名扬天下,无人不知!”

    萧萧,你算是说对了,可你这个太聪明的弟弟兴许日后会变成我的敌人!

    除了此去北燕这大半年,越千秋和小胖子一直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冤家对头,简直比自家兄弟还要更熟稔一些。所以,这次他们在不明就里的外人看来,是久违的合作,可在他们看来,不过是和平时一样。两个人斗嘴归斗嘴,真的准备开工的时候,配合却也非常默契。

    萧敬先扣住的那几个奸细,小胖子早两天就打过交道,心里早就打算趁机抓住大佬们的把柄,而越千秋亲眼目睹过萧敬先那场猴子戏,对这些人完全没兴趣,于是一个想接手,一个愿意放手,小胖子就轻轻松松接过了这一边的事。

    至于那些个打了秦二舅,围堵了秦家,末了还闹内讧的书生,越千秋好不容易逮着光明正大去报仇的机会,小胖子都一股脑儿丢给他,他简直是再高兴也没有了。因此,当他来到收治那一群人的武德司北监大门时,一张脸虽说板得死死的,心里却乐开了花。

    然而,出来迎接他的人却并不是都知沈铮,而是韩昱。两个老相识一打照面,越千秋顿时抱怨道:“怎么是韩叔叔你?亏我一路上拼命做准备,打算扮黑脸和沈都知打一场漂亮的嘴仗,一张脸都快绷得酸了,结果他竟然不战而逃了?”

    韩昱哪里不知道越千秋的性格。纵使对沈铮再有意见,他也不会在这个场合当面说顶头上司的坏话,只当成没听见这话似的,干咳一声就岔开话题道:“九公子来得倒是快,那些书生正在闹绝食呢,沈都知早上就撂下这事说交给我,自己撒手不管了。”

    “他倒会丢包袱!”越千秋并没有太多意外,轻哼一声后,他便笑着拱拱手说,“不过皇上交待下来的事,再难也要办,我可不会像某人那样畏难而退。韩叔叔麻烦带一下路。”

    哪怕没有越千秋这话,韩昱也自然会陪着进去。毕竟,沈铮丢下这批麻烦的家伙给他,他在一发现绝食的迹象之后就亲自赶了过去,结果立时察觉到有人在互相串联,准备拼死一搏继续闹事。所以,此时此刻他一面走,一面先低声对越千秋提前打了个招呼。

    之前听到绝食的时候,越千秋心里冒出来的就是要挟两个字,此时听韩昱说,那帮子家伙还想要串联闹事,原本就恨得牙痒痒的他顿时更恼火了。

    就在他刚进了北监大门时,突然只听得身后传来了一阵喧哗。

    “大胆狂徒,竟敢私闯武德司北监!”

    “快调弓弩手来!”

    在乱哄哄的嚷嚷声中,越千秋很快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别射箭别射箭,我不是来劫狱的,是来找人的……越九哥,你赶紧帮我说一声,我这不是想着抄近路吗!”

    越千秋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也顾不得对韩昱言语,转身一个箭步冲出门去。见小猴子上窜下跳,把七八个围拢过去想要抓人的武德司校尉耍得团团转,偏偏还在那扯开喉咙呼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小子真的吃了亏。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脚下用力一蹬地,整个人犹如石弹一般冲了出去,见小猴子瞥见自己,连忙大喜过望迎了过来,他却伸手一抓,两招越影亲传的小擒拿手后,把小猴子撂倒在地的他就出手拎住了这小子的领子,旁若无人地向晚一步出来的韩昱点了点头。

    韩昱想都不想地对那几个面面相觑的校尉喝道:“那是九公子的得力帮手,铁骑会的袁侯袁公子,你们擦亮眼睛记着一点。他有要事过来禀报,所以才莽撞了一些,别小题大做!”

    “韩叔叔,他们都是尽忠职守,是小猴子自己心急乱闯,你别错怪了他们。”越千秋却打断了韩昱训人,随即歉意地冲着几人颔首笑道,“我代袁师弟给各位赔个礼,还请各位大人大量,宽宥他这莽撞擅闯。”

    小猴子虽说有些委屈,可越千秋都代他赔了礼,他眼珠子一转,最终低声说道:“都是我不好,回头我请各位大哥喝酒,给你们赔不是……”

    越千秋和小猴子都这般赔礼,几个校尉那点懊恼也就淡了。等到越千秋提着人转身进了大门,韩昱又过来问他们刚刚到底怎么回事,他们七嘴八舌说起了犹如大鸟一般从屋顶滑过,打算直接进入北监的小猴子,都是啧啧称奇。

    而进了院子的越千秋放下小猴子,就低声说道:“我和武德司的大头头有仇,你什么胆子敢这样乱闯?万一沈铮在,他下令把你格杀当场,那时候怎么办,我们两边当场火拼么?”

    小猴子却顾不得解释,慌忙说道:“越九哥,晋王去见萧卿卿了!因为晋王的人和萧卿卿的人都守在四周,我没敢靠近,但我的耳朵好极了,所以隔着老远,勉强听到两句话!”

    越千秋简直想捏一把小猴子的脸,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不是别人戴上面具假扮的。就算是顺风耳,在四周围被人守住的情况下,也绝对听不到那两个家伙说话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