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二十八章 身在福中不知福
    小胖子很生气,事情很严重。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听完他最后一句话,越千秋竟是大笑了起来。虽说本能觉着对方不是在嘲笑自己,他却还是不由得怒气冲冲质问道:“你笑什么?不管怎么说,那都是追着你从北边过来的女人,你就这么没心没肺,眼看人家拿她和我配对?”

    “我不是笑这个……”越千秋擦了擦刚刚笑出来的眼泪,随即盯着小胖子看了好一会儿,直到他被自己看得发毛,方才耸耸肩道,“英雄所见略同,我和你一样,也把那些书生闹事推到北燕头上去了。谁让两国是敌国,而且秋狩司又这么惹人讨厌呢?”

    小胖子这才为之释然。可他还是有些发怵越千秋真的顺水推舟把十二公主那个麻烦精推给自己,少不得板着脸道:“你别岔开话题,我刚刚的话你还没回答呢!”

    “我刚才从小猴子那儿听说这消息之后,已经回答过了。”越千秋轻描淡写地复述着自己刚刚对小猴子的话,“我说‘十二公主是一块爆炭,英小胖也不是省油灯。这些闲得发霉的家伙自以为是到脑子生锈了,回头再好好收拾他们’!”

    李易铭如今根本不在乎越千秋叫自己英小胖,对不是省油灯这个评价虽说不是太满意,可对于越千秋形容那些家伙的几个词倒是表示赞同,尤其是他举双手赞成去收拾那些家伙。

    他正想继续追问一下越千秋关于十二公主的问题,就被对方直截了当打断了。

    “十二公主的事情很简单,我去见皇上,赶紧把她和三皇子打包一块送回北燕就行了,正好解决了麻烦。”

    小胖子还不大死心:“可这样一来,算计我的人岂不是不能追究了?”

    “你知道是谁在这么配对吗?”见小胖子顿时语塞,越千秋就一摊手道,“既然不知道,而且估摸着也就是一些闲人瞎传一气,乱点鸳鸯谱,你怎么确定一定是裴旭和钟亮,能找谁去算账?断绝流言蜚语的最好办法,就是把绯闻人物之一送走,然后再查是谁捣的鬼,你明白吗?”

    话说自从那晚上十二公主对他释放宣言之后,他想要立马把人送回去的愿望就空前迫切!

    小胖子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无精打采。然而,当越千秋问到那几个恩威并济,软硬兼施收服了的眼线,他就神气了起来,唾沫星子乱飞地说了一番自己的精彩表现——然而,在越千秋听来,那无非是往那儿一站,身为皇子的王霸之气大放,于是别人纳头便拜……

    这是属于皇族的专利,别人无疑是学不来的!

    “既然咱们已经不谋而合了,那就去见皇上吧。快刀斩乱麻,省得夜长梦多!”

    小胖子之前是很满意自己对整件事的措置,可因为越千秋带来的“坏消息”,再加上越千秋竟然也用了和自己如出一辙的策略,他不禁很有些不痛快。因此,说起要去见皇帝,他顿时有些不大甘心地说:“真要这样轻轻松松放过他们?”

    “现在是记账阶段,将来总有算账的机会,你难道没听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只知道现世报,来得快!”小胖子恶狠狠地说,“又或者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再说了,你睚眦必报越小九对我说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是不是太假了点?”

    越千秋虽说也自称睚眦必报越小九,可如今小胖子这么揭他短,他顿时为之语塞。就在这时候,偏偏外头还传来了一个非常不知趣的声音:“什么太假了点,你们两个难不成在鉴定古董?”

    一看到神采飞扬的萧敬先打起帘子入内,小胖子顿时扑上前去。虽说不能当着越千秋的面叫舅舅,但他还是热络地将种种前因后果一一道来,随即才不无幽怨地说:“越小九在我面前说要大度呢,晋王殿下你觉得我就真得装成什么都不知道?”

    萧敬先见越千秋抱手而立,似笑非笑地看着小胖子找他问计,他便呵呵笑了一声。

    “那是南边某些人一厢情愿。北边又不比南边,女人一旦没了名声,又或者失掉了清白,就得委委屈屈跟着谁一辈子。说得不好听一点儿,就算小十二被人算计,真的和你春宵一度,她也绝对不会照着那些腐儒的设计行事。她不提着剑追杀相应人等就很好了,便是北燕皇帝,也说不定会拿着这借口一怒兴兵南下。所以,英王若是要发泄这满肚子怨气……”

    见萧敬先脸上笑意越来越深,小胖子顿时眼睛大亮:“只要我在朝堂之上把这些流言一口气说破,然后借机臭骂一下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就可以出这一口怨气!”

    “还没影子,就仅仅是流言的事,你跑到朝上去说,你觉得这可以让皇上觉得你站得高看得远,有战略眼光?”越千秋随口揶揄了一句,这才看着萧敬先说,“照我的意思,我趁机提出送三皇子和十二公主回国,一劳永逸,晋王殿下不会觉得我这提议有什么问题吧?”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该叫舅舅的时候别偷懒!”萧敬先突然这样提醒了一句,见越千秋顿时有些羞怒,他就若无其事地说,“自然可以,但你提出这事的时候,也最好做一下相应的心理准备。那兄妹两个要想平安回去,而且挣点面子,他们总得在南吴这儿找回一点场子。某些自以为是的官儿就是最好的出气筒。”

    小胖子虽说提出的主意被驳回很不满意,所以很高兴越千秋在萧敬先面前吃瘪,可萧敬先那种揪着越千秋让人叫舅舅的态度,却让他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好在他很快想起萧敬先之前答应的事,连忙问道:“晋王殿下,你之前说,让那位程小姐十天之内来金陵……”

    越千秋也登时想起了这件正事,更想起了小猴子转述,萧敬先去见萧卿卿时,故意说出来给他听的那两句话。

    在越千秋和小胖子那双双犀利的目光直视下,萧敬先的脸上渐渐流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我萧敬先答应的事,什么时候出过纰漏?用不着十天,五天之内,人就会来了。否则,让英王你这个堂堂皇子一直呆在我这儿,朝中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痛心疾首!”

    “晋王果然是信人!”小胖子一时眉飞色舞,雀跃不已,“我真是没托付错人!”

    他一面说一面还恶狠狠地瞪了越千秋一眼:“不像某人,欲擒故纵,耍心眼耍手段!”

    越千秋才不在乎小胖子这点讽刺,拔腿就往外走:“那你找晋王陪你一块去对皇上禀报好了,我就不奉陪了,先进宫去也!”

    见越千秋真的扭头就走,小胖子顿时气坏了:“站住!这是咱们两个人一块查的事,你怎么能一个人去回话?我说一句你也受不起啊,我都挨你多少回冷嘲热讽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没度量?你给我回来!要去一起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懂不懂?”

    还不等越千秋答话,萧敬先就已经调侃道:“还是说,千秋你只知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不会打比方就别胡说八道,没人把你当哑巴!”越千秋终于成功地被萧敬先气得七窍生烟。他回过头来瞪着同样瞠目结舌的小胖子,冷着脸说,“要来就来,腿长在你身上,我难道还能管得着你?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我这舅舅学,只能学一肚子坏水!”

    听出舅舅那两个字中清晰无误的戏谑,萧敬先一点点都不动怒,照旧笑眯眯的。反倒是小胖子抱不平道:“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天下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这么个舅舅!”

    “那就送你。”越千秋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直到出门后不久,小胖子气呼呼地追了上来,他这才不咸不淡地说,“我知道,从前你还把冯家当成母家的时候就看不上他们,后来就更不会把冯家当回事了。可就算你想找个舅舅,找萧敬先这样的人也实在是风险太大……”

    “你懂什么!”小胖子不知道越千秋只是恰好猜中了真相,还以为萧敬先连自己叫他舅舅这么隐秘的事情都告诉了越千秋,一时不由得脸上涨得通红,“你有爷爷,有师父,有亲戚,有朋友,可我有什么?我只有父皇,只有一个态度自始至终都很奇怪的父皇!越千秋,你如果换成是我在这种无亲无故只有敌人的环境里,你会不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吗?”

    但那很可能是有毒的稻草……

    越千秋很想说出这句话,也很想说,满朝文武那么多,你怎么就偏偏选中这么一个妖王,难不成真的是舅甥之间天然亲?

    可是,话到嘴边,他却到底还是没有多嘴,只是沉默地往前走。然而,他身边却是一个不想保持安静的家伙,小胖子竟是一路走一路控诉他越千秋有多幸运,而自己则是多可怜。听到最后,越千秋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盯着小胖子一字一句地说:

    “英小胖,我看你是忘了一件事,历朝历代,不论是身为成功皇帝的,还是身为成功太子的,全都是孤家寡人。你怎么知道,你现在经历的这些,不是皇上给你的考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