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二十九章 真情流露的皇帝
    夕阳既然已经西下,皇帝自然不在白天常常见人办事的垂拱殿,而是回到了寝宫宁福殿。在听说越千秋和自己的儿子联袂求见时,他想都不想就吩咐把人直接领到这儿来。

    两个小家伙还没到,他就令人准备好了点心,等到几样精致的小点攒珠似的摆满了一个小小的茶几,看见那两个年岁相仿,个头也差不多,只不过一个胖嘟嘟,一个却体态匀称的少年一前一后进门时,他还没开口,就听到响亮的咕的一声。

    越千秋本能地往旁边一闪,想离小胖子这个肚子咕咕叫的丢脸家伙远一点。可是,让他完全没想到的是,自己只不过刚刚迈开腿,紧跟着就同样传来咕噜一声。

    意识到自己的肚子竟然也在提抗议,他不禁后悔在晋王府的时候走得太快,没吃点东西垫一下肚子,以至于此时在皇帝面前出丑。

    果然,发现有难兄难弟垫背,小胖子就松快多了。他仿佛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肚子才刚叫过,同时似乎也把越千秋之前说过的孤家寡人那番话丢在了脑后,乖巧地行过礼后就蹬蹬蹬朝皇帝身边跑了过去,叫了一声父皇后,就眼巴巴地盯着皇帝。

    “我和千秋忙活一整天,肚子都饿得咕咕叫,父皇你太贴心了,居然还提前准备了点心!”

    “什么叫居然?朕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们?”皇帝笑骂了一句,随即就指着越千秋说,“你素来就是个不知道客气的,那都是新鲜出炉的,想吃什么自己拿,填饱肚子后过来好好回话,现在,让大郎先说。”

    小胖子见越千秋立时喜上眉梢,谢了皇帝一声之后就给了他一个得意的眼神,随后自去大快朵颐了,同样饥肠辘辘的他不禁为之气结。好在他到底在宫里这么多年,深知什么时候该撒娇,什么时候该正经,委委屈屈地偷看了皇帝一眼,这才开始禀报。

    到底是受过多年英才教育的人,资质又并不差,小胖子三言两语就把自己负责的那一茬给说清楚了。何人出自何府,这是第一;自称是受谁之命去刺探消息,这是其二;怎么求饶又或者推卸责任的,这是其三;至于之前设想把事情一股脑儿推到北燕奸细身上……

    那自然是对外说法,对于自己的父皇,他是完全不会给某些官员说好话的。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险些要被人硬塞一妻一妾,小胖子已经气都气饱了,恨不得告状告到死。

    对外要给那些大佬留面子,私底下他完全不必照管他们的脸面!

    而皇帝听完儿子的禀报,犹如小时候似的摸了摸他的脑袋,这才指了指旁边的一盘点心。见大胖儿子立时二话不说坐下开吃,而越千秋发现这边完了,则是掸掸刚刚不慎沾上点心残渣的衣襟,快步赶了过来。

    和小胖子刚刚的禀报不同,越千秋却是直截了当从身上那宽袍大袖子里,拿出了奏疏和陈情表外加一沓夹片。然而,取出东西的他却没有直接呈递给皇帝,而是把这些往旁边的小几一撂,这才嬉皮笑脸说:“一路上这些东西沉得我袖子都甩不动了,眼下总算喘了一口气。”

    “就你会卖乖,这些东西能有多大分量,至于你这个小高手这么一副透不过气的样子?”越千秋不直接呈上,皇帝到底也没有去伸手翻看这些东西,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个熟悉得犹如自家儿子一般的少年,然后,成功地被越千秋开口说出来的话给呛着了。

    “皇上,因为臣给那些书生看了奏疏,说是北燕秋狩司的奸细策划了这场闹事,他们纷纷幡然醒悟,痛心疾首地写了很多补充材料,喏,就是那些陈情书和夹片,臣都带了过来。”

    先解释了一下东西的由来,越千秋方才慷慨激昂地说:“北燕秋狩司亡我大吴之心不死,而北燕三皇子又因为这些书生闹事而铤而走险,出了自残的闹剧。要我说,他和楼英长根本就不是别人以为的早就闹翻,而是里应外合,早就商量好的!综上所述,臣恳请皇上把北燕三皇子和十二公主直接驱逐出境,然后号召天下百姓,检举揭发北燕秋狩司的奸细!”

    正狼吞虎咽的小胖子同样给噎着了。虽说越千秋说了要建议皇帝把十二公主尽快送走,可越千秋强行把闹事和这件事联系起来,而且用的是驱逐出境而不是送回国,他还是始料不及。再说了,号召天下百姓揭发奸细是什么鬼?

    越千秋不怕告密盛行,人人自危吗?

    皇帝被呛得咳嗽了两声,随即便又好气又好笑地问道:“北燕那位越国公主要是知道你竟然出此下策,岂不是会恨你入骨?你就不怕北燕遭受如此奇耻大辱,闭门不纳这两位丢脸的皇族,又或者那位之前就已经吃大亏的北燕皇帝气急败坏,干脆率兵打过来?”

    “臣只是出个主意而已。”越千秋状似天真地耸了耸肩,“反正这么多书生众口一词说是北燕奸细作祟,如果不同意臣这个主意,那就请各位老大人们拿出更好的主意来呗?只要他们不再脑子生锈地认为,让十二公主留下来给英王殿下做侧室这种主意很好就够了。”

    小胖子终于发现,越千秋这直截了当到最后,竟是揭开这一茬,一时不禁懵了,随即便又羞又怒。他刚想大叫一声我才不要那种母老虎,然而,当他看到皇帝那张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极其冷峻,他便意识到自己真要那么做才是画蛇添足。

    尽管和越千秋算是死对头,可默契却是不缺,小胖子当机立断地丢下点心冲到了皇帝面前,狠狠瞪了越千秋一眼,这才单膝跪了下来,低声说:“父皇,就是一点儿流言蜚语,您别放在心上。反正我还小呢,哪里需要这么早娶媳妇?反正我绝对不会听那些外人摆布,父皇您让我娶谁我就去娶谁!我这辈子,只喜欢父皇给我挑的媳妇!”

    皇帝那刚刚流露出的杀机,顿时被小胖子这“童言稚语”给冲得干干净净。

    他当初少年气盛,在太后面前放狠话说绝不娶那个女人为皇后,最终却不得不心灰意冷地接受了那样一个讨厌的女人成为皇后。而哪怕是太后过世,那个女人也死了之后,他的第二个皇后也同样是在群臣的压力下娶回来的,他对此深恶痛绝。

    再加上早就在太后死后把嘉王远远放到了陕西,因此,他才抬出了冯贵妃,有了如今的李易铭。每每想起这些往事,纵使他在外人看从来都是仁君,可他却常常有一股杀人的冲动。

    而现在,李易铭的年纪和自己当年相仿,也同样到了娶妻的时节,可他还根本没有公布选妃的意思,各种各样的算计就已经铺天盖地。更好笑的是,正室都没有,就已经有人算计侧室?那些家伙到底知不知道,北燕不是边塞小国,而是有足够实力让大吴吃大苦头的强国?

    皇帝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瞅了越千秋一眼。见这个刚刚揭开锅盖的小子,此时正站在那和小胖子互瞪,他突然想到当初严诩打了人后,小胖子哭哭啼啼来自己这儿告状,自己第一次见到越千秋的情景。

    那时候,那个明明只是越家养孙的童子,却没有躲在严诩身后,而是死死拽着严诩低声劝解,面对自己的黑脸也不慌不忙,那种镇定和无畏让他印象深刻。哪怕他本来就没有兴师动众的意思,“请家长”也只是吓唬一下这师徒俩,可还是觉得那个童子很有趣。

    也许,他是从越千秋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在这个年龄时没有的东西。他多么希望,自己当年面对生身母亲,也能够自信,从容,真诚却不卑怯,强硬却不失圆滑……而不是只有冲动和嚷嚷,在挫败之后更是只会一味隐忍。要知道,他也曾经渴望过恣意张扬,我行我素!

    想着想着,皇帝对小胖子招了招手,见人立刻上前一步,他突然将其一把拉进了怀中,竟是平生少有地抱了抱这个越来越大的儿子。感觉到小胖子仿佛非常不习惯这样的肢体接触,瞬间浑身僵硬,他轻叹一口气松开了手,却发现越千秋恰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冲动,皇帝不禁开口打趣道:“千秋你这么瞪大眼睛,怎么,朕抱抱自己的儿子,很奇怪么?”

    在皇帝刚刚回神看过来的时候,越千秋就意识到自己这目光太直勾勾了,听到皇帝如此调侃,他连忙打哈哈道:“不奇怪,当然不奇怪,父子之间就应该这样,我从来就不觉得君子应该抱孙不抱子!就算儿子是继承家业的希望,也没必要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天天板着脸吧?皇上今天这举动真应该好好让人看看,这才是为人父的楷模!”

    就连小胖子也被越千秋这一通马屁给说得笑容满面,平生第一次觉得越千秋有时候说话也挺动听的。然而,下一刻皇帝说出来的话,却让他有些意外。

    “朕记得,想当初你师父就常背着你高来高去,对你比自己儿子还亲,怪不得朕现在只不过抱了抱自己儿子,你就这么一通马屁。朕倒是很好奇,你小的时候,你爷爷也常常抱你?”

    越千秋没想到皇帝竟是突然问这个,不由得有些尴尬。眼见那父子君臣两个人四只眼睛死死盯着自己,他这才不自然地说:“我不记得了……”

    他能说自己记得吗?那段日子刚刚化身为婴儿,他都快烦躁得发疯了,越老太爷一抱他,他就揪老头儿胡子玩!要是让爷爷知道他那时候就都记得,肯定会认定他是故意的,那时候非得狠狠抽他这个捣蛋鬼不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