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三十六章 走了和来了
    越千秋挑头怼次相裴旭,紧跟着是小胖子和十二公主先后挑破某些人那小心思的一闹,到最后皇帝选了叶广汉弥补赵青崖丁忧后政事堂那个空缺,裴旭却又举荐了刑部尚书余建中进政事堂……这一连串事情使得这一日的朝会简直热闹犹如菜市场。

    最终的结果,几个最顶尖的大佬都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却都不那么圆满。

    越老太爷如愿走完了仕途中最重要的一步,荣升首相。作为一个并非科举出身的草根,竟然凭着功劳政绩以及皇帝的圣眷,终于走到所有文官顶点,他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传奇。只不过,后头的三位宰相,没有一个是省油灯。

    小胖子如愿把那个曾经几次三番想要打他的十二公主,连同同父异母的哥哥三皇子一块撵了走,还顺带打包送走一个疑似算计自己的兵部侍郎钟亮。然而,在某些有心人看来,这位唯一的皇子此番完全是刚愎自用,烂泥扶不上墙。

    皇帝则提拔了早就看得非常顺眼的兵部尚书叶广汉,每每想起他和越老太爷这一对曾经看上过同一个儿媳妇,越老太爷还因为儿子一走了之而少有地争输了,他就觉得好笑,心情自然相当不错。至于政事堂不得已多加了一个人,他也很快看开了。

    而裴旭如愿以偿把余建中给弄进了内阁。至于这是多一个盟友,还是多一个敌人,那暂时还是个未知数。但无论如何,那都不会比他立时三刻靠边站的结果来得更糟。

    至于最最被动的余大老爷……惊怒过后,也不得不从实际出发。江陵余氏这些年不如从前,他老爹是个不着调且不肯做官的,他这个实质上的家主没办法抗拒提前走出最后一步的诱惑。而且裴旭都推了他,他辞了也像是虚伪,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而满朝文武当中,最失落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兵部侍郎钟亮。就连那些被“北燕奸细”算计的书生,也是为首的裴南虚革去功名,几个对秦家舅爷动手的挨板子外加十年不得应举,其他的多数申饬一顿算完,可他没办法立时进政事堂也就算了,为什么偏偏在兵部尚书之位出现空缺的当口,被皇帝远远打发出去做一件根本就不重要的事情?

    朝中大人物们的喜怒哀乐,影响不到寻常小民,也影响不到越千秋。只要知道越老太爷很满意这个阶段性结果,他这个孙子就很满意了。反正他从来也没指望过,爷爷成为所向披靡,在朝中内外无敌手的权臣——那时候才是真正的除了谋朝篡位无路可走。

    历来一枝独秀的权臣不篡位,几乎没有一个好下场——你有好下场,你的家属也没有——除非像诸葛亮那样鞠躬尽瘁到早早累死。

    当隔了一日,钟亮心不甘情不愿地在大队禁军的扈从下,“押送”十二公主和三皇子启程时,越千秋明面上没有相送,可暗中却还是登上了石头山上石头城那最高处,望着那一行船队渡江。即便是以他的好视力,也仅仅只能分辨出船头衣着不同的那对兄妹。

    在这种时候,哪怕是平时都和他没大没小开玩笑的师弟师侄儿们,也全都躲得干干净净,从前在这里时总是耳边喧闹不断的他总算是得了安静。尽管他并不觉得,他对那位娇纵刁蛮的十二公主有什么儿女私情,可人家一路追到金陵,如今又终于离去,他还是有些唏嘘。

    “终于可是走了……”

    话音刚落,他就听到了非常轻微的一声笑。他立时旋风似的转过身,还不等他把那个胆敢靠近偷听还嘲笑自己的人揪出来,就只见一个小小的人影蹭蹭冲上了前。

    “千秋哥哥要是不舍得,那就骑白马去把那位公主接回来呀!”

    发现竟是诺诺,越千秋不禁呆了一呆,简直以为妹妹也是穿的,当即笑骂道:“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什么叫骑白马去把人追回来?”

    “骑着白马显得哥哥英俊潇洒啊!从前爹就是这么把娘抢到手的!”

    越千秋顿时为之语塞,再一次想要掐死越小四这个不教女儿学好的。可他紧跟着就意识到,就算是他潜意识中不会把小孩子当敌人,诺诺可能也放轻了脚步,但他无论如何都不会一点察觉都没有。于是,他立刻东张西望,眼神空前警惕了起来。

    别是送走了一个女强人,另一个女强人却跑到这里来看他笑话了吧?

    “霁月,来了就出来,你什么时候也和我玩捉迷藏了?”

    他连着重复叫了两声,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回答,顿时犯了嘀咕。就在这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衣角被人揪了揪,低头一看,就只见诺诺正满脸无辜地看着他。

    “千秋哥哥,你叫什么呀?霁月姐姐……不对,是周宗主没来!”

    越千秋没空理会诺诺这突如其来的称呼转换中,带着小孩子对于某些人的轻微敌意,他只顾着去想,如果周霁月没来,这丫头怎么能够混到距离他这么近的地方还不被发现?

    他越千秋就算不是个大高手,那至少也是如今玄刀堂的小高手,又不是人人都是萧敬先那个妖孽,可以近身却还不让他察觉!

    猛然间,他只觉得后背一凉,心中一炸,紧跟着脸上表情就变得非常不自然了起来。他克制着那凛然的情绪,徐徐转身,当看清楚背后那张熟悉却又没什么表情的脸时,他方才呻吟了一声,哭丧着脸叫道:“影叔,不带你这样吓人的,好歹出一声啊!”

    越影这才展露了一丁点笑容,但那笑容转瞬即逝,但他的动作却清清楚楚地显示出了这会儿的心情,因为他俶尔出手,陡然之间穿过越千秋胁下,竟是将人一把抱起,直接丢到了空中,等越千秋醒悟过来一阵乱叫,空中一个空翻后自己稳稳落地,他才再次笑了起来。

    “和小时候比起来,果然强了许多。”

    平安落地的越千秋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我都去了一趟危机四伏的北燕,刀下添了好些亡魂,不是小孩子了,影叔你还用得着拿这种逗小孩子的手段来逗我?

    然而,他终究是不敢随随便便和越影斗嘴,完全忽略了刚刚那句感慨,干笑着说道:“影叔你终于回来了!不过你路上怎么会这么快,前些天爷爷才说你刚接着诺诺的娘呢。”

    “路上有二戒和尚照应,我就先快马加鞭回来了。金陵多事,老太爷应该用得着我。”

    虽说是这样朴素的回答,但越千秋却觉得这才是越影的风格,顿时颓丧之气尽去,笑得连眼睛都眯了起来:“影叔说得没错,你回来了,家里就又多了一根定海神针,我做什么事都有底气啦!”

    “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一桩桩一件件都给你收场。”纵使如越影这般因为年少时的经历颇有些冷心冷情,却也被越千秋给逗乐了,“再说没我,你也有老太爷和严公子。”

    “爷爷太忙,师父跑了。”越千秋无奈地摊手,随即也不管诺诺又悄无声息攥了他的衣角着,凑近过去低声抱怨道,“影叔,自从萧敬先到了南边来,又来了个红月宫主萧卿卿,我这点本事就不好使了,稍不留神就会被耍得团团转,你又不在,我真是心里没底。”

    越影之所以把平安公主交托给二戒,首先当然是因为那和尚虽说某些方面有点跳脱,但关键时刻确实可靠,但最重要的一点,却也是因为萧敬先南来之后举止异常,而那位霍山郡主萧卿卿更是大大方方地露出了行迹。因此,见越千秋扮可怜,他倒也没有笑他弄鬼。

    “你师父既然不在,以后日日早起练武的时候,我来当你的对手。”

    越千秋顿时瞠目结舌。他是想要尽力提升武艺,可他不想自虐啊!想当初跟着越影学小擒拿手的时候,就是被摔了无数次之后才终于练成的。因为影叔的朴素思维就是,多身体力行几次就学会了——言下之意是,多摔几次就学会了——他有几条命和这样的对手对练?

    一旁的诺诺一直都安静地听着,此时却终于叫道:“影叔,我也要学!苏姨还要生弟弟妹妹,顾不上我,我也要和千秋哥哥一块学!”

    越影淡淡点了点头,见小丫头立时乖乖闭嘴,再也不罗嗦,他暗叹那位看着就很让人舒服的平安公主确实很厉害,不但能管住越小四这样的魔星,还能教出一个很懂得看眼色的小魔女。他定了定神,随即看着越千秋问道:“之前发生的事我都听说了,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大事前夕,越影这样一个得力臂助竟然从天而降,越千秋本来就又惊又喜,此时越影这么问,分明打算鼎力相助,他自然更加有信心了。

    他也顾不得诺诺,三言两语把叶广汉和赵青崖相托,自己又被小胖子拖进去那点不得已和盘托出,正要继续往下说时,就只见越影打手势示意他且住。

    “等到你陪英王去见那位程小姐的时候,我会一块去的。”

    闻听此言,越千秋登时瞠目结舌。小胖子这是什么狗屎运,居然有这样的高手保驾护航,陪着去相看未来媳妇的热门候选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