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三十八章 玄武泽“惊变”
    金陵城最热闹的地方,无疑是文庙,也就是夫子庙那一带。

    而金陵城最冷清的地方,却是北面的玄武泽。

    只听说过玄武湖的越千秋当初还特意打听过,之所以叫泽,而不是叫湖,那是因为吴太祖席卷卫朝天下,坐了江山定都金陵之前,就有相师看出开国太祖的王气,道是金陵乃是福地,但太祖却在玄武湖有一劫,如要避免最好改名,而且还不是改玄武两个字。

    因此太祖最终夺得天下,一登基,玄武湖就成了玄武泽。

    这还不算,就和越千秋那一世,赫赫有名的太平宰相王安石直接把玄武湖给废了,泻湖还田,结果玄武湖消失了两百余年,那座江宁城却常常闹内涝一样,这一世也有人觉得,太祖既然不喜欢玄武泽,那么就把湖水排干,直接换成良田做皇庄岂不好?

    然而,事实结果就是,一点都不好,这主意简直是烂透了!

    太祖皇帝心中对玄武泽同样颇为忌讳,就在他亲自视察玄武泽泄水的那天,天降暴雨,即便是前呼后拥,太祖皇帝愣生生在躲雨时落水,之后一场风寒之后去了半条命。勉强逃生的吴太祖再也不敢乱打玄武泽的主意,慌忙把废湖还田的建议丢进垃圾堆,又把玄武泽划为禁区。

    不许捕鱼,不许游船,不许养殖……无数个不许,让众多百姓不得不搬离。至于将这风景秀美的地方划为禁苑,因为吃过天大的亏,吴太祖根本不想再接这样一个邪乎的烫手山芋。甚至后悔建城时将此包括在内。

    如今百年过去,禁区早就不如当年那样时常有官兵巡逻,几代之后的皇帝也默许了开禁,可时间一长,这地方却是名声在外。除却极少数不怕鬼神之说的莽书生,脑袋别在裤腰里的江湖武人,又或者是穷得叮当响不得不铤而走险的穷苦百姓,金陵城北面的玄武泽大多数时候就是一个荒僻的野湖,因为少有人走,水边不少地方野草丛生,芦苇遍地。

    可这一天,荒僻的野湖却来了一群游客,其中甚至还有玄武泽十年八载都难得一见的女客。大吴不同于北燕,男女大防虽说还不至于森严到被人瞅见一眼就要去投水自尽明志,可越是有身份的人家,女子就在家里捂得越是牢,恨不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而现如今,这一行人里,从当中一辆马车上下来的女郎虽说并不是身着大红大紫,也不曾珠玉满头,不过一身素淡的天青色袄裙,可那手腕上一对毫无瑕疵的羊脂玉手镯,却显出了家境的富庶殷实,更不要说头前身后那随侍的几个使女和众多随从了。

    然而,此时她却摆手制止了要跟上来的众人,自顾自地往水边走去。她的肤色微微有些不那么健康的白皙,容颜虽说秀美绝伦,可眉间微蹙,依稀流露出几分弱柳扶风之态,然而那丝毫不见软弱,反而颇为坚毅的眼神,却又将她和那些伤春悲秋的千金小姐区分了开来。

    紧紧跟上前的,只有一个男装打扮的侍女。她一面提着裙子,小心翼翼地不想让脚下的新靴子踩上污泥,一面低着头说:“小姐,这玄武泽有什么好看的,听说金陵城里一大堆人全都忌讳这地方,您还特地在这大冷天跑到这冷冷清清的地方来!”

    半晌不见人回答,她慌忙抬起头,却看见自家小姐竟是已经径直来到了水边,那茕茕孑立的背影,竟是让她看出了几分不好的意思。吓了一跳的她再也顾不得今天新换上的那双鹿皮靴,三步并两步冲了上前,一把抓住了自家小姐的胳膊,唯恐一个没看住对方轻生。

    然而,纵使她这身手就连随从侍卫当中的大多数人都无法匹敌,可抓住那只明明没什么力气的手时,感觉到对方那种无声的抗拒,她竟是不由自主又缩回了手,讪讪说道:“出来的时候,老爷反复叮咛嘱咐,让您千万别使小性子。”

    “我知道,他想让京城那些贵人看到我最好最合适的一面。”

    形容淡漠地说出了这句话,站在水边的少女哂然一笑,哪怕身边有那男装侍女陪伴,可那种形影相吊的孤寂凄清,却根本遮掩不住。

    发现身旁的人不做声,她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望着远处的水面出身。然而,就在这灰蒙蒙一片,分不清远处是水面还是天空的天气里,一阵水声却由远及近传了过来。

    男装侍女怎么都不信,在这种大冷天里,除却自家这位人前落落大方,风华绝代,礼仪出众,实际上却性情有些说不出古怪的小姐之外,还有别人有闲情雅致到玄武泽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第一反应便是有问题。

    她这一次再也顾不得考虑会不会惹人不高兴,二话不说窜到小姐跟前,直接把人背了起来,转身撒腿就跑。

    在她迅速退走的时候,那些随从也已经慌忙上前接应,更有甚者直接拔剑警戒,如临大敌。面对这一片纷纷乱乱的景象,青衫少女知道自己说什么话都是白说,索性听之任之,一言不发,却也不肯回马车,目光只是若有所思地望着那水声来处,只可惜湖岸边芦苇丛生,仓促之间却也不知道来的是人是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看到了一条小船灵活地从芦苇丛后穿了出来。初看极慢,可那船桨每次和水面一碰,却能瞬间穿行老远,不多时便已经到了她刚刚站过的岸边。这下子,她身边那些侍卫全都紧张到了极点,男装侍女更是死命拽着她想要回车。

    就在上上下下一团乱的时候,青衫少女便听到了一个清朗的声音:“老夫杜白楼,芊芊可在?”

    尽管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又或者说,一顶斗笠直接把撑船人的脸给遮挡得严严实实,可听到这个声音,青衫少女,更准确地说,越千秋对小胖子提到过的那位王妃热门候选人程小姐,立时又惊又喜地高声叫道:“杜前辈,竟然是您亲自来了!”

    随着这个声音,就只见船头一个人影高高跃起,横越长长一段距离之后,足尖轻轻一点地后又是一个横跃,最终轻轻巧巧落在了大队侍卫面前。见人人满脸警惕,更有甚者直接拿着刀剑指着自己,他也没放在心上,直截了当地摘下了斗笠。

    这一次,颔首为礼的他的口气显然要随便得多:“我得信到了扬州之后,听说你启程来了金陵,就一路追了过来。天冷风大,玄武泽这种地方又不是赏玩之地,怎会想到这儿来?”

    “本来是想着太祖皇帝雄才武略,没想到却是被区区一个湖弄得进退失据。古往今来,谶纬相术之类的东西,也不知道蒙蔽了多少本该英明的人,所以过来凭吊凭吊。但更准确地说,不过是消磨一下时间而已,想不到真的能等到您。”

    程小姐脸上再也没了起初那淡漠,多了几分鲜活的少女气息。见面前的那些随从依旧围着自己,她便挑了挑眉道:“浮云子杜前辈虽说离开青城多年,但他毕竟当过刑部总捕司总捕头,如今不过是一年半载没在人前出现,难道在你们眼中就成了可疑之人?”

    来的竟然真是浮云子杜白楼!

    一大群卫士顿时呆若木鸡。而之前急急忙忙背了人回来的那个男装侍女,更是两眼放光地盯着那位曾经的绝世剑客,好一会儿方才想到了一个问题。

    自家小姐虽说在扬州时名气不小,但那是在闺阁千金的圈子里,如浮云子杜白楼这等练武之人方才如雷贯耳的名字,她怎么会知道?

    而更让她瞠目结舌的是,眼见得程小姐越过一群随从卫士,大步走到杜白楼身前之后,竟是裣衽施礼,随即径直往其背后一闪。紧跟着,这位在扬州大家千金之中,素来以礼仪典范着称的闺秀,这才一字一句地说:“杜前辈,我想好了,请带我回青城!”

    芦苇丛中,另一条小小的船上,之前猫了许久的越千秋和小胖子顿时面面相觑。

    萧敬先也不知道从哪打听到人会来玄武泽,所以小胖子软磨硬泡,死乞白赖,逼着越千秋不得不同意一块往这里来埋伏,从昨晚到现在,竟是蹲了一整夜。此时此刻,小胖子已经忘了那一夜寒风吹过的酸爽,只顾着瞠目结舌了。

    赵青崖和叶广汉不是说这位程小姐是他王妃的热门候选吗?看这前呼后拥的架势,确实也没错,可现在浮云子杜白楼怎么就突然登场了?人怎么就突然要回青城了?这程小姐竟然是青城派的?不好,难道因为吹风一夜,他的脑子快冻僵了?

    而越千秋也同样是云里雾里,很想把叶广汉和赵青崖拖到这里,让现宰相和前首相好好看看眼前这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情景。他使劲按捺住想要跳出去的冲动,偷瞥了身后那个叼着芦苇杆的船夫,继续屏气息声,各种各样的脑洞却是一个个连续不断地往外冒。

    就在他脑补出第n种猜测时,就只见之前那个背过程小姐的男装侍女倏然冲上前去,大声叫道:“小姐,你就忍心抛下老爷不管吗?”

    “他有夫人,有儿子,有亲朋好友,更有不计其数的门生弟子,我这个女儿不过是能让他赚得那些世家关注投资的傀儡而已。说什么忍心不忍心?打从他当年始乱终弃,害得四岁的我没了亲娘,又瞧着我好利用,散布什么幼凤命格,我就已经没有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