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两雌相争,千秋看戏
    不得不说,越老太爷确实是最懂得孙子的人。越千秋如今真的是不得不动。否则,在这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应该说是数波又起的当口,他肯定会在晋王府睡觉补眠,自得其乐,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出来。

    因为越千秋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都能干的救世主,他正在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青葱岁月,然而,他深知自己根本管不过来天下所有的不平事,故而这些年常在外转悠,也没有同情心大发地收进一大堆身世可怜的人进越府。从本质上来说,他是个小富即安的享乐主义者。

    这辈子他唯二最积极去做的一件事,一是帮着白莲宗和玄刀堂回归武品录,这是周霁月和严诩两个掌门人的心愿;二就是跑了一趟北燕——他以为能为爷爷把越小四这个小儿子给带回来,结果却步步惊心,惹来了无数麻烦。故而,这已经把他所有的勤勉都基本上用完了。

    然而,今天差点被小胖子看去的背上那道莫须有(也许有)的记认,却给了他当头一棒。

    当然,背上那玩意既有非常特殊的显露机制,那么就暂且不必担心,可萧敬先也已经动了疑心,而且还明说了让他去那些产业转转,那么他再当成耳旁风,两个人就只有正式翻脸了!所以,在沐浴之后大吃大嚼了一顿早饭,他就出了晋王府。

    当然,他并不打算按照萧敬先的意思,真的心安理得去接收那么一注横财。

    虽说白雪公主是一匹善解人意的好马,可骑马的目标实在是太大,不便于身形灵活的越千秋自由移动,更何况,他是故态复萌翻墙出去的,自然就更加不会动用那匹神骏到在金陵城中赫赫有名的坐骑。

    落地之后,满意地看了一下自己那一身丝毫未曾沾上墙灰的外衫,他就大步往外走去。

    对金陵城中大街小巷非常熟悉的他只用了不到两刻钟,就出现在南城一条热闹大街的皮货行外头。他从前就记得这家在金陵小有名气的铺子,毕竟,阴湿的南方不比干冷的北方,皮货大多并不畅销。然而,这家皮货行却偏偏能推出让贵妇千金们趋之若鹜的各色皮草饰品。

    最重要的是,每一种东西都不会超过三件,有时候甚至很多都是孤品!什么红狐狸毛的围脖,什么雪白到不掺杂意思杂色的白熊皮暖手……如果是貂皮,那颜色绝对是别家没有的。

    越千秋虽说不是动物保护者,可多年练武让他不畏寒暑,所以对这等纯粹是为了炫耀的地方并不感兴,往日他哪怕常有经过这条街,踏进这铺子却还是第一次。此时此刻,他乍一进门就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你看中就是你的?啧,你是出了双倍,还是预付了定金?既然什么都没有,还敢和我抢?可惜这店不是你们裴家开的,你们裴家做主的也不是你!这先来后到也抵不过你没钱!掌柜的,五十两黄金,给我把东西送到城西我家去!”

    越千秋循声望去,就只见说话的是一个金灿灿的少女。之所以说金灿灿,是因为她头上戴的,耳上挂的,手腕和手指上套的,腰间垂着的,无一不是金事件。

    这本来应该是极其俗气的暴发户装扮,可这位金灿灿的姑娘一身大红,容貌气质却硬生生压得住,因此哪怕这口气再骄纵,做派再跋扈,他也不禁冲人多瞧了两眼。

    与此相比,冲突的另一方,也就是被噎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泫然欲涕的那一位,却是一身半旧不新的藕荷色衣裙,通身上下不见半点金色,发间的银簪看上去都有些发黑了,整个人弱质纤纤,楚楚可怜,仿佛就快被这番话给讽刺得站不稳了,完完全全像是被欺负到死的小白兔。

    “金姐姐,我哪里得罪你了?你看中这紫貂皮卧兔儿,我让给你就是了,你为何非要以钱压人?谁不知道你金家乃是金陵首富,还用得着炫耀你家有钱吗?”

    进门就收敛了气息降低存在感的越千秋不禁饶有兴致地摸了摸下巴,心想这位趾高气昂的红衣金灿灿少女还真的姓金,家里还是金陵首富,这姓氏果真是吉利。可紧跟着,他就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毫不收敛,非常夸张地笑到前仰后合。

    “我家是有钱,所以我姓金,我爹更是敢给我起名字叫金灿灿!哪里像你,说是出身世家,就为了你娘生不出儿子来,你爹竟然给你起大名叫裴招弟,他也不怕人笑话!你不敢在你那好容易得来的弟弟面前摆姐姐的架子,如今只不过临时在伯父裴相爷家住一住而已,居然敢踩低逢高欺负宝儿?”

    “我要是不肯出比你高的价钱,按照你一贯的德行,不得梨花带雨哭着让我把东西让给你,回头好送去长辈面前献殷勤压宝儿一筹?宝儿是庶女怎么了,她是庶女在嫡母面前那也是有礼有节,该说就说该笑就笑,哪像你这么两面三刀!你仗着是裴相的嫡亲侄女,居然在外头散布流言说她的坏话,当面还装得什么似的,我看着就恶心,恨不得给你几个大耳刮子!”

    金灿灿怒气冲冲地痛骂了一番,听到角落里这丝毫没有压制意思的笑声,立刻侧头看了过去。等发现是一个衣着平平,容貌俊秀,身材挺拔的少年——可英俊少年郎她也不知道见过多少,当即眉头一挑,大声质问道:“你笑什么?”

    听到金灿灿和裴招弟这种奇葩的名字,越千秋原本已经笑得都快蹲下了,此时被人一喝,他方才重新站直了身子。见大红袄裙的金灿灿依旧眉头大皱,而那一身俏的裴招弟则是面色发白地咬住了嘴唇,他就咳嗽一声后拱了拱手。

    “对不住,实在不是我故意偷听,谁知道赶巧呢?我是受人之托来盘点铺子的,有管事的没有?”

    两个伙计刚刚看着这一场千金相争,瞧见随从的侍女和跟着的妈妈都插不上嘴,早就目瞪口呆,此刻发现杀出了一个陌生少年,对方还说是来盘点铺子的,他们当下再也顾不上这两个针锋相对的姑娘,交头接耳了一阵子,其中一个拔腿就往后头去了。

    自然,他是去找之前那位发现事机不妙就立刻躲懒的掌柜。

    而听到越千秋说出盘点铺子四个字,金灿灿微微瞪大了眼睛,随即笑着眯起眼睛道:“哟,我家里正好一直都很想知道,这家打着塞北皮货行的铺子到底是哪家开的,没想到今天被我撞见正主儿了?那正好,我就想问一句,你家这铺子得多少钱才肯出手?”

    此话一出,裴招弟裴小姐登时大吃一惊。她盯着满脸意外的越千秋,突然插嘴说道:“这位公子,金家财大气粗,历来最赚钱的生意都恨不得插一脚。而且家中背靠的是东阳长公主,所以等闲无人敢惹。金姐姐的话就是她家长辈的话,你还是快回去找家中长辈来吧。”

    对于金家底细竟然这样突然就被人揭了,金灿灿却只是哂然一笑,下巴微微翘起,竞显得无比自信从容:“没错,我的话就是我家长辈的话。但我是看中了这家铺子,却没打算压价。市价该多少,我浮涨三成,不占你的便宜!我家确实背靠长公主,可你出去不妨打听打听,我们金家做生意,童叟无欺,可不像那些世家大族,变着法让人双手奉上产业!”

    “你……”裴招弟姑娘被噎得喉咙口一阵发堵,几乎又要掉眼泪,“你休要污蔑我家伯父……”

    “谁说你家伯父了?我说得是你那个贪得无厌,四处雁过拔毛的爹!”

    金灿灿脸上的表情越发鄙夷:“你家伯父好歹还是宰相,总得顾忌吃相,哪像你那个爹,就好像这辈子没见过钱!裴招弟,你别在那装成好人,要不是我,你敢说你回家不会禀告你爹这塞北皮货行的少东家出现了,然后挑唆裴家来想办法谋夺?”

    越千秋见金灿灿说三句,可怜的裴招弟姑娘竟然只能回一句,不禁暗叹小辣椒对战白莲花,竟然完胜。可听到人家说自己是少东家,他立时笑眯眯地说:“金小姐错了,我可不是这塞北皮货行的少东家。”

    匆匆被伙计拖出来的老掌柜听到这最后一句话,立时狠狠剜了伙计一眼。

    自家这皮货行是什么路数,他心里自然有数,偏偏这没见识的家伙听到人家说盘点铺子就慌了。看看,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少东家,指不定是哪来的闲人!

    然而,下一刻,老掌柜就和那两位小姐和随行侍女以及妈妈一块,愣在了当场。

    “我是这塞北皮货行的新东家。就在之前不久,那位老东家把铺子送给我了!”

    说完这话,越千秋在一张椅子上闲适地一坐,随即高翘二郎腿道:“所以,劳烦掌柜了,这两位姑娘抢来抢去的那东西,你该卖谁就卖谁,我今天任务繁重,不止要盘点这一家铺子,还要去其他铺子赶场子。”

    刚刚还埋怨伙计不晓事的老掌柜,此时此刻却是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他再也顾不得这两位家世都非同小可的女郎,快步来到了越千秋跟前,满脸堆笑地说:“请教公子贵姓大名,可曾带了东家的信物吗?”

    “免贵,姓越,和我熟的人都叫我越小九。”越千秋笑容可掬地对瞪大眼睛的金姑娘微微一颔首,“金姑娘放心,回头我要是卖产业,绝对会先照顾你。”

    金灿灿立时笑了起来:“原来竟是九公子,那可真是巧了。你可千万说话要算话。要知道,你们越家没分家,眼下又被裴招弟听到你有这么多产业,小心她派人去你家二伯父三伯父那儿告密!可铺子换成钱就不一样了,凭越老太爷对你的好,藏点私房钱算什么!”

    裴招弟本来就已经满脸窘迫。她纵使是家里不受宠的女儿,可出来也前呼后拥,所以对单身出来的越千秋,只以为家世单薄,却没想到,这样一个看上去只是俊俏的少年竟是大名鼎鼎,能够和堂堂皇子并肩出入的越千秋!

    她只恨没抓住机会,听到金灿灿又在抹黑自己,她气得脸都白了,可想想伯父一贯讨厌越千秋,她思前想后,终究不敢再停留在此继续打嘴仗。

    “身正不怕影子斜,随金姐姐你怎么说!”

    “还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知道是谁看到宝儿私底下和我说话,收了我送她的一包东西,就在裴家宣扬说她私相授受的。幸亏宝儿转头就把东西给了随行的妈妈,那是她嫡母托我娘好容易找到的一味药材,人家合药用的,就连你这条白眼狼也得了好处,你还告状!”

    眼见裴招弟再不敢争执,慌忙带着侍女和妈妈们狼狈离去,金灿灿颇觉得扬眉吐气,眼见越千秋满脸古怪盯着自己,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笑吟吟地说:“九公子见笑啦,我就是这爆炭脾气。你不会也和有些人那样,觉得我这性子找不到夫家吧?我早就许了人啦!”

    越千秋完全被这名字金灿灿人更金灿灿的姑娘给逗乐了,他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自己就是现开销的脾气,怎么会瞧不起别人的爆脾气?多谢你好意提醒,不过我也不怕人家告我自己置私产。这是晋王萧敬先送我的谢礼,我呢,也想看看这些谢礼究竟值多少。”

    此话一出,别说金灿灿大吃一惊,一旁的掌柜更是大惊失色。越千秋怎么能说,怎么敢说!至于两个之前什么都不知道的小伙计,更是面面相觑,想装成我什么都没听到都做不到。

    直接揭底的越千秋却没事人似的,冲着掌柜微微点头道:“劳烦老掌柜了,清点一下,让我瞧瞧晋王殿下的手究竟有多大。金姑娘有兴一块做个见证吗?”

    金灿灿直接拍开了一旁悄悄拉扯自己的那妈妈,笑得眼睛都眯缝了起来:“九公子你都开了口,我怎么会不答应?这塞北皮货行到底有多少好东西,我可是老早就想一睹为快了,今天正好借你的东风!对了,你不是说还要盘点其他铺子吗?要不介意我都跟去见识见识?”

    越千秋悄悄地出来,可真正盘点时,他却希望有多招摇就多招摇,如今既然有个自带招摇属性,性格却又很有,一点都不会让人憋闷的漂亮姑娘愿意相陪,他哪会拒绝?几乎想都不想,他就大力点点头道:“那是正好,有金姑娘替我掌眼,我就不怕被人糊弄了!”

    老掌柜只觉得自己想哭。殿下把铺子随随便便送人可以理解,送给越千秋这种身份非同一般的人更可以理解,可至少也对越千秋挑明这些产业的来之不易啊!就这样在太阳底下一家家盘点过去,岂不是人人都知道殿下还没到金陵之前就已经谋划好了?

    因此,他只能深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赔笑躬身道:“九公子既然说是晋王殿下把这铺子送您了,可有什么表记吗?”

    “表记?”越千秋顿时哂然一笑,直接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往老掌柜手中一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