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不是贼,是刺客
    今天受越影之托,悄悄过来皇宫门前附近等着越千秋出来,周霁月原本根本没打算和他打照面,只想着目送人到安全的地方就离去,总而言之不过是起到个以防万一的作用,并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什么发挥的余地。

    然而,好容易等到人从皇宫出来,却发现越千秋竟是兴高采烈如同孩子一般在屋顶上上下下跳跃穿梭,她已经够目瞪口呆了,结果居然还发现有其他人盯梢!

    因为越千秋提早猜到来的人是她,两个人算是配合默契地拿下了人,可现在她恨不得没有截下这个名叫萧京京的小丫头!

    眼见东阳长公主府已经到了,越千秋非常没有义气地来了一句都交给你了,随即还像模像样拱手作揖,随即径直翻墙而入,哭笑不得的她便看向了如释重负的萧京京,无奈地解释道:“你求我也没用,武英馆招人是归朝廷管的,我也就是大管家,没能力决定收谁不收谁。”

    “不就因为我是红月宫的吗?”萧京京依旧不死心,继续死缠烂打道,“红月宫又不算武品录上那些江湖门派,娘只是给一些漂泊无依的可怜人一个依靠而已,她甚至都没收过徒弟!周宗主,你收下我吧,要不,我拜你为师也可以啊?”

    周霁月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她确实早就是当师父的人了,可收徒弟又不是收大白菜,这丫头既然是北燕霍山郡主萧卿卿的女儿,萧卿卿在南吴这边还弄出来一个神神秘秘的红月宫,她哪里敢随便把人收进白莲宗,这不是惹祸吗?

    她正想着怎么拒绝,可突然冷不丁想到了当年越千秋把自己拐进越府的情景。那时候越千秋明明已经知道她是从吴府里跑出来的飞贼,明明知道她是从车厢底下溜出来的,却还是硬以负责任为由把她拐回了家里去,如果那时候就被人发现,吴仁愿抓住把柄,那才是惹祸!

    因此,面对眼睛亮闪闪看着自己的萧京京,周宗主突然微微一笑。

    那笑容实在是太过灿烂,以至于萧京京看得竟是呆了一呆。

    “和武英馆一样,白莲宗也不可以随便收弟子,就算我是宗主也一样。更何况,拜师求艺这种事,怎么能这么轻率地说出来?好了,既然把千秋送到,我带你去天宁客栈。”

    眼见周霁月不容置疑地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手腕,萧京京只觉得悲惨的未来正在等待自己,慌忙苦苦哀求道:“我娘教我武艺向来很不耐烦,每逢我听不懂,学不会,她就不肯教了,所以我虽说被人叫做少宫主,只有轻功好一点。我不算带艺投师的,周宗主你相信我!”

    “我又没说你是带艺投师,但就算你要学艺,那也要征求你娘的意见。”

    萧京京不由自主地被周霁月拽着前行,急得都快哭了。知道母亲一点事都没有,她只想着别因为偷跑直接被送到母亲手上,别事后被关面壁一年半载,别说她本来就挺崇拜这位倏忽间摇身一变现出女儿身的周宗主,就是她从前根本没听说过白莲宗,也要抓住救命稻草。

    使了个千斤坠却依旧无法抗拒被拖着走,她简直都快绝望了:“周宗主……周姐姐……师父!算我求求你啦,哪怕是就今天晚上在我娘面前帮我做个样子也好,就说你收了我进武英馆,又或者白莲宗,只要帮我躲过我娘那一顿责罚,让我做什么都行!”

    直到这时候,周霁月方才停下了脚步。她看了一眼在死死和自己抗争的萧京京,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你娘就没教过你,在陌生人面前要矜持一点吗?万一我把你卖了……”

    “不会不会!”萧京京只觉得周霁月语气松动是个最好的消息,慌忙叫嚷道,“周宗主你从前就是义薄云天的少年英雄,现在也是敢作敢当的女中豪杰,我娘肯定放心我跟着你的!你就行行好帮我个忙,否则我娘知道我留书偷跑……唔!”

    此时此刻,看着那个捂着嘴恨不得自己变哑巴的萧京京,周霁月终于笑了起来。一身男装的她温文尔雅地摸了摸小丫头的头,一时想到了自己多年前葬身水中的妹妹,想到她若是活着,也应当有这么大了,最初那一点点利用之心终究无影无踪。

    就好比当年的千秋,也许最初收留她是别有所图,可后来帮她护她,也不是一片真心吗?

    “好吧,我会对你娘去说,让你到武英馆来。回春观的宋师妹,还有峨嵋的三位小师妹,都会是你很好的小伙伴。”

    萧京京顿时松开了捂住嘴的手,脸上露出了又惊又喜的笑容。紧跟着,她就下意识地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周霁月的脖子,又笑又跳道:“周姐姐你真是以德报怨的好人!”

    刚刚还叫师父呢,现在又叫周姐姐了……

    刚刚被人一扑的时候,周霁月只觉得满身僵硬,几乎忍不住暴起出手把人甩脱下来。可察觉到萧京京只是在那只顾着高兴,她那一颗心不知不觉又柔软了下来。

    可想到萧卿卿不知道是怎么养的,方才能将宝贝女儿养得这般天真烂漫,一会她竟然要和那样一个越千秋都忌惮的人打交道,还要配合萧京京睁着眼睛说瞎话,她又觉得非常头疼。

    都怪千秋,竟然把这么个包袱直接甩给她了!

    已经进了长公主府的越千秋对于自己的耳力实在是太好颇为苦恼。如果他耳背,那就听不见外头那样无稽的请求了。可紧跟着,他就无暇顾及外头周霁月会怎么应付那个单纯到天真的红月宫少宫主,因为他非常熟悉的桑紫已经面色不善地快步迎了上来。

    “九公子,你可真会祸水东引!”

    “咳咳,昨天我不是想着,那位程姑娘没地方可去,放哪儿都没这儿合适吗?”越千秋自知做了件给人添麻烦的事,唯有赔笑道歉,可谁知道桑紫竟是气恼地瞪了他一眼。

    “九公子你还装蒜?不是芊芊姑娘的事,是今天那堆女孩子的事!”

    今天那堆女孩子?话说他刚刚在宫里就纳闷了,他叫了金灿灿同行,盘点了一大堆铺子,好像不至于把一堆女孩子招惹到东阳长公主府啊?

    虽说他记得那位裴家名为招弟的千金说过,金家背后是东阳长公主撑腰……可他又没有对人怎么样,金大小姐也显得非常识趣懂事,大家配合挺好啊?

    见越千秋满脸我很茫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表情,桑紫不禁为之气结:“金家小姑娘叫了一大帮小姐登门,借着探望芊芊姑娘的名义,把你们今天做的事情宣扬了出去,现如今人人都知道你刚收了一笔四五十万两银子的大财。那么多莺莺燕燕,那些嘴有多快?”

    越千秋这才知道金灿灿的金大小姐竟然动作这么快,不禁哑然失笑,可心情却非常好。和聪明又没图谋的人打交道还真是轻松愉快,尤其那还是漂亮的女孩子,不是小胖子这种麻烦的男孩子!

    见桑紫恨铁不成钢地瞪他,他连忙岔开话题道:“不是听说长公主这儿进贼了吗?原来是进了一群美女贼?”

    “你还敢说?家里突然涌进来这么多家世各不相同的小姐,长公主还不在,少夫人本来倒是不想让她们进来的,可那会芊芊姑娘正好在旁边,也不知道少夫人突然怎么想的,就心一软点头答应了。结果倒好,裴招弟身边人里竟然混进了一个刺客,要不是少夫人厉害,说不得会出多大的事!”

    一听到混进来的不是寻常的贼,而是刺客,刚刚还有心情开玩笑的越千秋登时面色变了。他顾不得听桑紫再说,一溜烟往后院冲去。

    这原本就是他当年拜师严诩之后,走得最多的一条路,各种围追堵截的戏码都已经玩到不想再玩了,此时夜间巡行的人认出是他,自然更不拦阻,顷刻之间就让他冲到了燕水阁。

    才从高高的院墙跳下地,他就快步冲到门前,也不理会那个连忙给他打起门帘的丫头,大声叫道:“师娘,你没事吧?师娘?”

    直接一头撞进去的他刚站稳,却发现苏十柒面前,那一对双胞胎儿子正并排跪着,看苏十柒那白里透红的良好气色,哪里有半点不好?如释重负的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只听砰的一声,却原来是苏十柒直接一巴掌把扶手砸出了一道裂口,显然是手劲用得很不小。

    “你小子总算来了,还不给我滚过来?”

    见越千秋傻呆呆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的苏十柒也顾不得自己这腹中孩子的月份已经不轻,起身之后就气冲冲地上来,一把使劲拧住越千秋的左颊。

    “你这专门惹是生非的臭小子,萧敬先给你的东西你故意张扬出去也就算了,可你送来一个程芊芊还不够,竟然招惹了那么多姑娘上门,还闹出个刺客,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吓死?”

    越千秋还来不及答话,大双和小双已经转过身来对着他拼命使眼色,大双更是嚷嚷道:“大师兄,娘才没吓死,她脱手就是一把剑射出去,那些姑娘直接吓昏了三个,尤其是裴家那个姐姐被溅了满身血,叫得和鬼似的,现在还没醒过来!”

    刚刚还担心苏十柒大腹便便,会不会对付了刺客自己却动了胎气,那他就百死莫赎了,可听到大双说的这么一句,越千秋只觉得面前自动浮现出了那会客的水云天里血溅当场,一个个花枝招展的世家豪门千金被吓得昏厥过去的一幕,一时忍不住竟是笑了起来。

    结果这一笑,恼羞成怒的苏十柒顿时捏得更狠了:“你还笑?都是你惹出来的祸,要老娘帮你收场,你小子有没有良心!”

    “唔……师娘有话好好说!”越千秋这下才痛得声音都变形了。无奈师娘是双身子的人,他连往日常用的打打闹闹也不敢,更何况严诩都不在,因为他的缘故使得长公主府险些乱成一锅粥,他也确实挺抱歉,因此只能哭丧着脸说,“我认错,我服输!”

    见他这光棍的态度,苏十柒脸色方才好看了一些,手上也不知不觉松开了。见越千秋左脸被自己揪得通红,捂着在那儿倒吸凉气,她少不得又感到自己动手似乎狠了点,当下就没好气地使劲把人拉到了她的座位边上,随即冲着两个又挪回来的双胞胎儿子喝了一声。

    “愣着干嘛?还不去给你们大师兄拿药酒来?”

    小双顿时震惊了。见哥哥一骨碌爬起来就跑,他盯着越千秋的脸看了好一会儿,随即不情愿地慢吞吞爬起来,嘴里嘟囔道:“大师兄就是脸上被娘你揪红了,哪里需要药酒……倒是我和大双膝盖都跪肿了……”

    “还敢顶嘴?你要是再敢啰嗦,我让你们兄弟俩去外头院子里跪上一整夜!”气急败坏地苏十柒再次伸手往扶手拍去,可这次却只是拍到一半就被越千秋一把拦住了。

    “师娘,扶手都被你拍裂了,小心木刺!”

    苏十柒正瞪向越千秋,听到这话,再见他脸上还留着自己刚刚揪人时的手指印,这才有些讪讪的,但还是余怒未消地指着抱头鼠窜的小双说:“之前那么危险的时候,他们一个两个都不省心,竟然一个抱腿一个抱腰想要拦住刺客,要不是我下手快,天知道什么结果!”

    这一次,就连越千秋都倒吸一口凉气。见大双拿着一罐药酒满脸小心翼翼地回来,小双也躲在一边不敢作声,他快步上前,劈手夺过那药酒往旁边高几上一放,随后右手一把挟起大双。小双见状大骇,拔腿就跑,可屋子里才多大的地方,他又不敢往母亲身边跑,没两下就被越千秋左手一把捞了个正着。

    眼见越千秋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挟着这对双胞胎师弟就大步走到门前,撞开门帘就出去了,苏十柒张嘴想叫,最终还是打消了主意。

    这两个小魔星她和严诩打都打不怕,之前在越家由大太太和诺诺看着,稍稍学好了些,今天险些又逞能出了大事,是该让越千秋好好教训他们一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