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疑云重重
    尽管之前真的是靠两条腿一路走到东阳长公主府的,但此时离开,越千秋当然不会再走着去晋王府。相较于皇宫到东阳长公主府,在他那飞檐走壁的脚程下,大约是连奔带跑不到两刻钟的距离,可从这长公主府再到晋王府,那至少得大半个时辰,他两条腿非跑断不可。

    夜深人静之中,骑在马上的他听着得得得的马蹄声,心情不知不觉有些烦躁。然而,身下坐骑不是他发呆也能自动把他带到指定地点的白雪公主,因此他也不敢太走神。

    再加上今天已经冒出过一个萧京京,东阳长公主府出现刺客,晋王府那飞贼是什么路数却说不好,哪怕这一系列事件仿佛都是剑指裴家去的,可他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万一人家觉得到最后闹出一个大事件,把他越千秋顺带一块除掉,既能够整死裴家,也能够弄死他,如此一石二鸟呢?

    带着这种警惕不安的情绪,他一路风驰电掣不敢耽误,最终平安无事地在晋王府门前勒马。尽管此时货真价实已经夜深了,但晋王府却尚未关门。不但没关门,门口还挂着两个明亮的大红灯笼,如果不是还站着四个一看便透着精悍劲头的侍卫,那就仿佛过节一般。

    还不等他开口询问,门前守着的一个侍卫就奔上前来:“九公子回来了?”

    牵过缰绳的同时,那侍卫又恭恭敬敬地补充说:“晋王殿下和英王殿下都吩咐过,请您回来之后立刻去征北堂。”

    越千秋知道一会儿自己有的是打听内情的机会,因此也不急着问那侍卫,点点头后就快步往里走去。穿过前院时,他便赫然发现,往日白天都并不常常巡行的那些侍卫,此时在这夜深之际却是都出动了,个个玄衣带刀,一片肃杀,在路过草丛时甚至一丝不苟地捅两刀。

    见到他走过来,人人按刀颔首行礼,却无一人开口说话,越千秋虽说急着进去见那“舅甥”俩,却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直到穿过这戒备森严的前院,进了垂花门,正准备加快脚步时,他方才发现这后院看似人没这么多,可建筑物的阴影中,花前树后,全都隐藏着一个个人,赫然是外松内紧。

    如是经过层层防线,当他来到征北堂前,发觉里头竟是没有说话的声音时,已经是生出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长公主府那边是进了刺客,别是这边也并非飞贼,而是刺客吧?

    小胖子没经历过北燕的腥风血雨,他却是亲身经历过的。北燕那些无法无天的王公贵族,连北燕皇帝都敢行刺,连萧敬先都曾经双肩插刀。可在南吴,行刺朝廷命官的案子这百多年来都鲜有出现,刺帝刺王这种事就更不要说了,听都没听说过!

    就连北燕秋狩司之前策划挑事,那也是栽赃陷害掳人,而不是以肉体消灭为目的。

    想到这里,越千秋定了定神,快步走到门前砰砰敲了两下门。还没等他敲第三下,大门就猛地被人一把拉开,露出的赫然是小胖子那张双眼通红,仿佛就要哭出来的脸。

    越千秋当年还看到过小胖子屈膝下跪哭着认错,如今时隔多年再次见到他这分明是哭过的样子,他忍不住呆了一呆,下意识得脱口而出问道:“晋王出事了?”

    小胖子紧紧咬着嘴唇,一把将越千秋拉了进屋,还往外头张望了一下。等到重新掩上门,他不由分说拽着越千秋走到屋子深处,这才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随即用极低极快的声音说:“晋王殿下诈作被刺客重伤,然后把府中侍卫都调度了起来,却只对父皇报了飞贼。我刚刚那样子是装给别人看的。”

    越千秋登时心中一阵嘀咕。装的?你眼睛撒了胡椒粉吗,能那么通红?而且,那仿佛要哭出来的样子也未免太像了一点吧?

    虽说已经被越千秋知道,自己叫了萧敬先舅舅,但小胖子这会儿还是挺注意的,没有信口把那称呼带出来。见越千秋眉头紧锁,他没想到越千秋看破了自己假戏真做,正要继续解释一下今天发生的事,却没想到越千秋突然瞅了他一眼。

    “那晋王殿下人呢?又玩金蝉脱壳?他不嫌这一招用两次实在是太刻意了吗?”

    “我还不至于翻来覆去只有那一招。”

    听到萧敬先这找抽的闲淡声音,越千秋眉头一皱,随即立时三步并两步冲了过去。等到绕过屏风,看清楚那个躺在软榻上的人影,瞅见他胳膊上那缠着的绷带,还有那敞开的衣襟下头,胸膛上那紧紧裹着的,少说一圈圈包了大约半尺宽的那绷带,他不由得沉下脸。

    “真的假的?”

    “你别忘了,我还重伤未愈,只要刺客混进来,我当然不是对手。”萧敬先摆着那种足以气死人的理所当然态度,可看到越千秋因为重伤未愈四个字而登时眼神一暗,他反而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心软,只要提一提旧伤,你立刻就不会这么浑身是刺。”

    越千秋刚刚生出的那一点点感伤和追忆,也被萧敬先这混帐话给冲得一干二净。他恼火地瞪着这个没事找事的家伙,却懒得听其说话了,径直拉着小胖子往外走。

    “我怕再和他说话,我会忍不住对他捅刀子。到底怎么回事,你告诉我!”

    就连一贯对萧敬先颇为推崇敬重的小胖子,也觉得萧敬先刚刚那些话实在是有些太贱了。他整理了一下情绪,小声诉说了起来。

    “之前你们不是都觉得,今天会有和程家相关的人士来探听我的口气吗?结果等了一天也没见人,傍晚的时候我闲得发慌,就到后花园去走走。晋王说他没事,也陪我去了。”

    想到越千秋不在,自己没人吵架不说,鼓足了劲却发现根本没人接招,小胖子现在还有些气鼓鼓的:“我向晋王请教了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结果谁知道突然就听说府里进了飞贼!晋王殿下立刻带了我往征北堂来,谁知道路上遇到个号称要禀报飞贼之事的,结果……”

    越千秋本能地打断小胖子问道:“结果飞贼是假,引起骚乱是真。禀报飞贼是假,伺机行刺是真?也就是说,他身上的伤,就是这次所谓的禀报来的?”

    小胖子满脸惊骇地瞪着越千秋,“我是事后和晋王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明白的,你怎么这么快就猜到了?”

    越千秋扭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软榻上的萧敬先因为被那屏风遮挡,所以他看不清对方此时是什么光景,更不要说看清萧敬先脸上的表情,于是,他只能鄙视地冷哼一声:“英小胖你太好骗了。以这家伙那狐狸一般的狡猾,他会用很久才把这件事想明白?骗鬼呢!”

    小胖子登时大吃一惊。他不可置信地往越千秋背后的屏风望去,足足好一会儿方才气馁地摇了摇头,但很快就振作了起来,狐疑地盯着越千秋说:“就算晋王比我早猜出来,但我们都是因为亲身经历过这件事,这才有了这样的猜测,你怎么猜到的?”

    “怎么,英小胖你觉得是我干的?”越千秋本来就被近期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折腾得心烦,此时不知不觉就把话说重了一些。可紧跟着,他就后悔了。毕竟,熟归熟,英小胖如今不再是那好糊弄的孩童,他还是太不理智了一些。

    然而,下一刻小胖子的动作却让他浑身一僵。因为,小胖子突然窜上前来,竟是伸手往他额头上摸去。虽说身形敏捷的他往后一仰头就躲掉了这样的突然袭击,可还是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

    “看你发没发烧!”小胖子没好气地骂道,“不发烧说什么胡话,你以为我是笨蛋吗?谁会觉得这事儿是你干的?你要有这能耐大吴就变天了!你知不知道,那个刺客在行刺失败之后,就立刻毁掉脸直接自尽了!除了史记刺客列传里头有这种刺客,你去翻翻史书,什么时候还出过这样的人?你才几岁,养得起这样的死士?”

    什么叫我有这能耐大吴就变天了?小胖子你小看我了!越千秋听到前半截正火大,可听到毁掉面目自尽,他还是半晌没做声,心里不得不承认小胖子现在思路敏捷,头脑清楚的同时,也再次扭头看了屏风一眼。

    在他印象中,萧敬先是一个重伤之后哪怕用虎狼之药,也要和北燕皇帝针锋相对不肯落在下风的人,怎么会放任一个刺客就在面前那样从容地毁掉面目,而且还直接自尽了?

    面对满脸不忿的小胖子,越千秋整理了一下心情,直截了当地说:“刺客竟然仿照豫让漆身吞炭,聂政杀人后毁容,我当然是没猜出来,至于事情大体经过,我之所以能猜出来,是因为长公主府那边也进了个刺客。”

    他言简意赅地大致说了下情况,见小胖子倒吸一口凉气,他就立刻追问道:“晋王府这边的刺客那时候暴起行刺,是冲着谁去的?是你还是晋王?他身上就真的没有留下任何可供追查的蛛丝马迹?”

    小胖子听说裴家人身边混进了刺客去杀程芊芊,不知怎的心跳加速,可越千秋的问题让他无暇去顾及自己那微妙的心情,立刻回过神来。

    “他行刺的人是我,晋王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的……至于刺客身上留下的蛛丝马迹,真的一点儿都没有,我们只在井里找到了原本那个王府护卫的尸体,人被捆得严严实实,脸上也被砍得血肉模糊。和此人同班的护卫指认过了,死的是真的,刺客是假的,因为身形虽说类似,但死者身上某些别人知道的印记,他短时间之内模仿不了。”

    “这不是很滑稽吗?王府之中突然多了一个人,又是在王府之中杀了原主顶替冒充的,这么多精明强干的王府侍卫和下人,就没有一个察觉?”越千秋只一听就发现了这样一个巨大的疑点。可下一刻,他就只见小胖子的脸色变得有些狰狞。

    “王府里没有多一个人,因为父皇给我的那些侍卫当中,少了一个。”

    此话一出,屋子里顿时一片沉寂,只有三个人的呼吸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越千秋才低声说:“如果是你那侍卫里少了一个人,而刺客却还毁容自尽,那么也就是说,他很可能并不是皇上指派给你的那个侍卫?可是,大费周章混进你的侍卫当中,却又潜入晋王府,而后又再来行刺你。不是我多疑,这一系列举动实在是有些诡异。”

    “说不定此人毁面自尽,就是为了让人无法确定,他是不是我当初那个侍卫呢?”小胖子缩在袖子里的双手紧攥拳头,呼吸也有些粗重,“我事后问过,失踪的那个是新人,进入禁军不久,当然身份是盘查过之后,再调过来跟我的,但这是第一次随我出来。”

    想到之前那血光乍现,萧敬先挡刀,对方毁面自尽时的情景,小胖子不由得又打了个哆嗦,声音一时变得更加干涩:“因为我不想人知道我和晋王关系亲近,这些侍卫都安置在外院,没有跟在身边,所以那人也许是就算早想行刺我,也找不到机会……”

    这会儿,越千秋已经摆脱了乍听消息时的惊愕,冷静地打断了小胖子的话:“但他要混进内院,李代桃僵之后,再借着飞贼进来的借口行刺,反而比混在你身边行刺更难。不说别的,所谓飞贼出没的消息,是此人发现并散布的吗?如果不是,恐怕晋王府还有个内应。”

    “说得没错,所以按照千秋的意思,在晋王府这种地方出现这种事,我这个晋王的嫌疑比谁都要大些,毕竟,苦肉计虽然拙劣,向来是屡试不爽。”

    听到萧敬先这话,小胖子顿时脸色一黑,可看向越千秋的眼神却不见怨怒,反而有几分彷徨,分明是在征询——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求证。

    而越千秋没好气地呸了一声:“我有说过是你指使的吗?你自己是不是觉得自己如此英明神武,竟然不是幕后黑手,所以心碎了一地,硬是要抢个黑手来当当?”

    足足良久,他没等到萧敬先的继续抬杠,这才意兴阑珊地继续说道:“我倒是觉得,幕后指使的人好像刻意想凸显出晋王你来,不论好坏,都让大吴君臣全都注意到你,不想让你继续做一个富贵闲人。”

    小胖子刚刚那张绷紧到显然有些紧张的脸,此时此刻终于稍稍回复了一些。他当然不希望满腔亲近却被人当成驴肝肺,甚至被人利用。他轻轻吸了一口气,用尽量镇定的语调说:“那个失踪的侍卫,娶的是裴氏女,虽然已经是旁支,人也死了,现在是鳏夫……”

    听到这里,越千秋只觉得之前和东阳长公主的那番猜测,已经越来越鲜明。

    最近这每一桩每一件事,全都指向了裴家,就好像裴家现在突然成了千夫所指,万恶之源一般,要用这一系列事件,将这个曾经花团锦簇,烜赫一时的家族打到彻底不能翻身!

    难道真的要按照幕后人的推手,把裴家彻底打落到无底深渊吗?

    想着这些乌七八糟的事,不知不觉之间,越千秋把自己今日白天盘点铺子,而后又去对皇帝禀报的那件事,完完全全忘得干干净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