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深夜来客忙
    尽管已经过了子时,但越府鹤鸣轩的灯却依旧还亮着。

    这并不是常见现象,因为越老太爷之所以在早年间吃过很多苦的情况下,这些年却依旧老当益壮,精神矍铄,靠的就是吃得下睡得香,大多数时候都早早就寝养精蓄锐,以备第二天在朝会以及政事堂中那些劳心劳力的场面。

    所以,这么晚越老太爷还不睡,各房自然都派人来打听,生怕老爷子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又或者身子有什么不好。二房三房派来的人,越老太爷直接吩咐越影三言两语撵了回去,可长房那边却是大太太亲自过来,他就不能把人拒之于门外了。

    见了长媳,见她并没有探问外间那些乌七八糟的事,他心情又稍稍转好了几分,少不得多说了两句。

    “我不碍事。虽说一大把年纪了,但这点不要熬夜的分寸我还是有的。你也去见一见那几个大惊小怪的,让他们少琢磨我的心思。前方大事在即,后方不能出差错。”

    只听大事在即四个字,大太太便忍不住心中一跳,暗想今天自己把诺诺留在身边过夜竟是做对了!她竭力保持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说道:“既如此,可要厨房那边备着宵夜吗?”

    越老太爷摇了摇头,毫不在意地说:“让其他人都歇着,今天晚上小影陪着我等就好。横竖攒盒里有点心,我这儿也有单独的茶房,不用其他人陪我熬。你回去之后,也早点歇息,不用记挂我这儿缺什么。放心,我心里有数,就是等千秋回来。”

    大太太可不觉得越老太爷单纯是宠孙子宠到天上,第一反应就是越千秋恐怕会带来什么不得了的消息,所以身为一家之主的老太爷才不顾此刻时辰已晚,自己又人老体衰,硬是要这样等着。她默默点了点头,再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行过礼后就悄然退下。

    而她这一走,越老太爷方才对越影颔首道:“小影,换点滚烫的热茶来!年纪大了,这还真有点困了,不喝点东西竟然就是熬不住。那个臭小子,说什么今晚应该不回来,他要是真敢不回来,回头看我不找他算账。”

    越影知道越老太爷也就是嘴里说说,实则根本不相信越千秋会不回来——事实上,当他得到某些骇人听闻的消息之后,让周霁月去跟着越千秋,就是因为知道一直勉强还保持着表面安定的金陵城这一次恐怕要乱了。只不过,和一直互通有无的东阳长公主府比,晋王府明显不是那么容易打探的,他也无意去触及萧敬先的逆鳞,那就只能靠越千秋了。

    因此,他点头答应一声便出了屋子。平日鹤鸣轩里做事的人,此时此刻已经全都被越老太爷撵了去睡觉,只有厨房里守着一个他亲手带出来的护卫。这会儿他到了灶上取热水,又从怀里拿出越老太爷往常并不太喝的某种提神茶叶加进茶壶,泡好一壶之后,又吩咐人看着火,方才转身出去。

    然而,越影这一次次忙活了三回,越老太爷整整灌了三壶茶,上了净房两次。眼看上夜的梆子声敲到了四更天,都有些迷糊的越老太爷方才听到了越影的声音:“老太爷,有人来了,没走正路,应该是九公子。”

    越老太爷一个激灵惊觉过来,紧跟着方才醒悟到越影说的是没走正路,他不禁笑骂道:“没走正路就是千秋,万一是飞贼呢?”

    闻听此言,越影便认认真真地说:“咱们府里不是吴府,也不是别的地方,如果是飞贼摸进鹤鸣轩,那么我唯有自尽谢罪了。”

    原本只是开个玩笑的越老太爷顿时悻悻:“什么自尽,呸呸呸,尽说不吉利的话!我这不是随口打趣一句吗?你就是这点不好,凡事太认真,也不知道跟着我老头子说个笑话!”

    对于越老太爷这点小小的郁闷,越影当然是只当完全没听见。他露出了一个别人很少能看到的笑容,却是大步走到门前,一把拉开了门。几乎与此同时,一个人影正好窜到了门前。两厢一打照面,他就只见来人猛地后退了两步,随即按着胸口倒吸了一口气。

    “影叔,你吓死我了!怎么这么巧你开门出来?”

    “你影叔那是顺风耳,听到你来了特意去迎接你,结果你小子居然还说被吓着,真是不识好人心!”

    听到越影背后传来了越老太爷的声音,越千秋连忙冲着很少开玩笑的越影做了个鬼脸,随即从他身边一溜烟跑进了屋子。他不用多问都知道爷爷是一直在这里等自己,因此长话短说,先把晋王府那边刚刚了解到的那些情况挑明了,随即就要说东阳长公主府那儿的情形。

    结果,越老太爷却摆了摆手:“你师父他娘那儿是怎么个情形就不用说了,我心里有数。”

    越千秋之前就大约猜到越老太爷应该已经知道了长公主府的闹剧,所以故意先说晋王府那档子事,此时爷爷果然止住了他,他便没有继续解释,而是咳嗽一声道:“长公主让我捎话给您,裴家也不知道得罪了哪个狠人,竟然用这样的连环计让裴旭下台。既然是避免不了一番震动,那就做好完全的准备,要做就要把事情做绝!”

    越老太爷虽说已经通过越影,知道了长公主府发生了什么事,可东阳长公主让越千秋带的这番话,相当于在他本就有决意的心里又加上了一块重重的砝码。

    “这还用说?都已经是仇人了,难不成这次放过他,他下一次就会放过我?”

    心里虽然对东阳长公主的态度非常满意,但越老太爷嘴上却还是不肯服软。可就在这时候,越影突然开口问道:“千秋,霁月不曾遇到你吗?”

    一说到这事,越千秋登时一拍巴掌:“我都差点忘了,爷爷,霍山郡主萧卿卿的女儿萧京京也到金陵了。今天半路上遇到她,我差点以为是刺客,多亏霁月把她截下来,问清楚之后她竟好像是怕了她娘惩罚她,硬要赖在武英馆,我把她扔给霁月带去天宁客栈见她娘了。”

    此话一出,越老太爷顿时轻咦了一声,随即侧头看了越影一眼:“小影,你倒是会差遣人,让堂堂白莲宗宗主去给千秋当保镖?亏你想得出来!”

    越影却眼睛都没眨一下,仿佛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金陵近来多事,不是霁月,我不放心。若不是她,千秋也没那么巧把萧京京拿住。”

    “这倒是,小丫头一直都是福星。”越老太爷眉开眼笑地捋了捋胡子,随即唏嘘不已地说,“小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倔,当年叫我爷爷叫得好好的,现在却又生分客套了,不是越老大人就是越老太爷,拿自己当外人,不好!”

    越千秋知道越老太爷口中的小丫头是谁,那当然不是指的今天老人家才第二次听说的萧京京,而是周霁月——哪怕那已经是独当一面的白莲宗宗主了,但是在爷爷眼中,那仍旧是当年初见时痛哭流涕,彷徨无措的武门孤女。

    所以,他聪明地没去接话茬,可紧跟着,就只见越老太爷冲他一瞪眼道:“把萧京京扔给霁月带去天宁客栈,你就能放心了?虽说萧卿卿那儿一直都有刑部总捕司和武德司的人看着,可那个女人是什么角色?她是北燕先皇后的闺中密友,曾经运筹帷幄的谋士,又在南边不动声色经营起了一个红月宫,你不觉得让霁月一个人去,那是羊入虎口吗?”

    越千秋顿时一愣,随即意识到,因为萧卿卿在武英馆那次露面之后就一直深居简出,甚至只见过一个萧敬先,又没什么别的动作,久而久之,自己竟是真的忽略了这个不但魅惑众生,而且在心智和武艺上都相当可怕的女人。

    他之前只想着把萧京京那个缠人的小丫头送回母亲身边去,忘了周霁月这才是第二次见萧卿卿,万一那个女人翻脸不认人,凭萧卿卿自身的武艺再加上带来的那些手下……

    心中后悔的越千秋立时说道:“爷爷,我去天宁客栈看看……”

    这一次,他依旧没能把话说完,因为轮到越影把他的话打断了。

    一向话不多,表情变化更少的影子在做了个手势打断越千秋后,嘴角竟是不知不觉露出了一丝少有的笑容:“老太爷,您和千秋说的人已经来了。”

    咦,这么巧,说曹操曹操就到?

    越千秋心里一突,连忙拔腿就冲了出去。他这一走,越老太爷顿时捋着胡子笑道:“这傻小子,刚刚不点破他还不知道担心,觉得人家小丫头武艺高强,那就大胆使唤?亏得北燕那个小公主居然因为惦记着他一路追到了金陵来,这就是个不解风情,傻乎乎的愣小子!”

    对于老太爷又是傻小子,又是愣小子的评判,越影没有接话茬,可嘴角那分明的笑意却表明,他确实很赞同越老太爷的话。真要说适合今天晚上去跟着越千秋当护卫的人,庆丰年也好,小猴子也好,其实都可以,他却独独去拜托了周霁月,自然有他的那一重用意。

    以超绝的耳力,他须臾就捕捉到了风中传来的说话声。

    “霁月,你没事儿吧?我正想去天宁客栈呢……那个,对不起,丢了个大麻烦给你不说,还让你独自去对付那个妲己似的母狐狸……”

    “什么妲己?萧卿卿又不是妖后奸妃,而且也没有你说得这么危险。萧京京是缠人了一点,可也还没那么麻烦……嗯,至少没你麻烦!”

    越影听到这里,忍不住微微一笑,竟是没有再凝神运功,那声音也就从他耳边消失了。

    而外头的越千秋听到周霁月评判萧卿卿没那么危险,萧京京没他麻烦,他不禁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周霁月好一阵子,最后竟是还摩挲起了下巴。见他这幅光景,刚刚出言打趣的周霁月不禁有些恼火地问道:“怎么,你还觉着我说得不对?”

    “我在想你是不是有人冒充顶包的。否则英明神武的周宗主,怎么会沉迷美色,觉得那位当娘的不危险,当女儿的不麻烦呢?”

    他这话还没说完,整个人立时就往后跳了一大步,正好躲开了周霁月那突然横扫过来的一条腿,这才嬉皮笑脸地说:“这下验证过了,能够有这样超绝身手的,怎么都不可能是人冒名顶替,只能是英姿飒爽周宗主!”

    周霁月被越千秋说得又好气又好笑,却也懒得陪他不正经了,当下收起笑脸说:“我还有正事,不和你闲磕牙!快带我去见老太爷,我今天去天宁客栈,亲眼见到萧卿卿卧病在床,而且好像病得很严重,她都说出把萧京京托付给我这种话了!”

    闻听此言,越千秋刚刚那戏谑调侃的好心情登时无影无踪。他不假思索地说:“好,爷爷正好之前因为等我还没睡,你跟我去见他!”

    周霁月正要答应,冷不防越千秋一把伸过手来拽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就急匆匆往前走去。尽管这种程度的拉拉扯扯在当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那会儿严诩刚开始教越千秋,没少让她对越千秋演示某些打斗的招式,可如今时过境迁,越千秋又故态复萌,她只觉得两人又好似回到了那懵懵懂懂的孩童时代。

    可这一丝遐思来得快,去得更快,因为到了鹤鸣轩门口,越千秋就已经主动松手,仿佛刚刚只是一时急切,她也就暗笑自己是忘了越千秋是何等急性子,竟然会以为他有什么别的心思。果然,跟着越千秋一进鹤鸣轩,她就只听人三言两语把她的话复述了一遍。

    相对于越千秋,越老太爷却笑眯眯地先审视了周霁月好一会儿,这才仔细问了一番她见萧卿卿的经过。得知周霁月把萧京京留了下来侍疾,还承诺会请回春观的宋蒹葭过去给萧卿卿瞧瞧,他就赞许地点了点头:“你这一番处置非常好,面面俱到。”

    周霁月对于越老太爷的盛赞倒是淡然处之,然而,越老太爷紧跟着的一番话,却让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北燕这位霍山郡主当年便是一个身体孱弱的人,哪怕习武,也没有完全改变她的体质。这些年来苦心孤诣,细腻多思,就是换成身体再好的人都经不起折腾,更何况是她?如今金陵城中这一乱,可算是遂了她的心愿,她就是大病一场,想必也是心甘情愿的。”

    周霁月毕竟是外人,不好立刻发问,面色大变的越千秋却是立刻问道:“爷爷的意思是说,如今这一大堆事情,都是萧卿卿的手笔?”

    话音刚落,越老太爷还没有回答,他就听到了越影的声音:“今天好热闹,又有人来了。”

    随着越影这话,外间传来了阵阵大呼小叫:“越九哥,越九哥,出事了,出大事了!喂,你们别拦着我,赶紧放我进去呀,再迟就来不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