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六十九章 讲义气的小胖子?
    “英王殿下,英王殿下!”

    不同于一大早就回家补眠的越千秋,小胖子早上被萧敬先送回宫时,正好恰逢朝会,于是亲眼见证了裴旭罢相事件,而接下来又兴奋得睡不着,因此晚饭都还没吃,困意上来的他就直接扑在宝褔殿的寝殿之中,睡了个昏天黑地。

    此时此刻被这连声呼唤给叫醒,小胖子那起床气简直是强烈到爆。他几乎是气咻咻地把枕头砸了出去,随即怒喝道:“叫什么叫?就算是天亮了,我忙了这么多天,多睡一会儿不行吗?不行吗?”

    这一连两个不行吗,后一个几乎完全是吼出来的,那个内侍哪里不知道这位主人的脾气,虽说已经是极其战战兢兢,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低声说道:“英王殿下,晚上越九公子敲了登闻鼓,随后和赶到的武德司都知沈铮大打出手。据说,沈铮那会儿动了杀手,连太祖皇帝造的鼓台都被他徒手拆了大半,而越九公子也出手狠辣,沈铮后腰上那一脚非同小可……”

    小胖子本来满心气恼,可听到这话,他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他先是掏了掏耳朵,又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并不是在做梦,他方才直接赤脚跳下床去,一把将那前来禀奏的内侍拖了起来,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问道:“这是真的?你没骗我?”

    “小人不敢!皇上雷霆大怒,已经把登闻鼓那儿的巡鼓卫士和沈铮以及越九公子直接召去了宁福殿,那几个卫士似乎已经被放出来了,但越九公子和沈铮……”

    小胖子丝毫没发觉,那内侍说话间非常自然地直呼沈铮之名,却对越千秋一口一个九公子。没等人把话说完,他就一个手势让其打住,随即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父皇没让人来叫我?还有,越老相爷人不在家,居然任由越小九胡来?长公主呢?晋王殿下呢?”

    这一连串问题,那内侍一个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唯有低头老老实实地说:“皇上并没有派人来叫您,可小人得知消息之后,觉得事情非同小可,虽说吵了殿下安眠,但还是不得不先告诉殿下一声。至于越老相爷、长公主又或者晋王殿下是什么情形,小人实在是不知道。”

    小胖子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你这不知道那不知道,还急急忙忙跑来干什么?说话也不知道把该打听的都打听清楚!赶紧替我更衣,我要去宁福殿!”

    这会儿,小胖子根本就顾不得自己还没完全睡饱这种小问题了,也完全没去理会往日和越千秋那点过节和龃龉——他自认为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暴虐冲动的的自己了,当然分得清楚好歹,哪怕越千秋平日里有千万个不客气,可从来没坑过他——同时他很明白沈铮的居心。

    自从当年那出金枝记之后,他父皇对越千秋都还一如故往呢,沈铮却对越千秋动了杀心,否则之前也不会趁着神弓门徐厚聪带着大批子弟叛逃,趁机布局想要把越千秋牵扯进去。

    这一次,铁定是沈铮看到裴旭倒台,生怕越千秋那位厉害爷爷进一步得势,越千秋水涨船高,于是搞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堂。

    匆匆换好衣服,小胖子立时就三步并两步冲出了门去,结果才到门口却被冷风逼了回来,一连打了三个喷嚏。等到手忙脚乱又收拾了一下不断流鼻水的鼻子,他一把抢过内侍递过来的貂皮大氅,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这才再次冲出了门。

    作为昔日冯贵妃这位天子宠妃的寝殿,宝褔殿距离皇帝的宁福殿不过一箭之地。再加上连奔带跑的小胖子几乎是全速冲刺,只用了一会儿功夫就已经赶到。

    可即便如此,他在大冷天里这么急急忙忙跑了一趟,站定之后不免双手支撑着犹如灌了铅一般的膝盖,喉咙也被冷风刺激得又干又哑,心里恨得牙痒痒的。

    沈铮,这大半夜的你不让我好好睡觉,我记住你了!还有越小九,今天我可是为了你才在寒风瑟瑟里跑出来,这个人情你非得好好还上我不可!

    小胖子休息了好半晌,最终站直了身子,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平复了呼吸,这才一步步登上了台阶。守卫此地的内侍早就发现了他的到来,可里头皇帝正在大发雷霆,他们也不敢随意通报,反而还指望着小胖子能进去劝一劝那位平生第一次发那么大火的天子。

    因此,当小胖子到了门前,两个内侍慌忙开门,其中一个接过他解下的大氅之后,更是低声说道:“英王殿下,皇上火气很大,这会儿里面只有九公子和沈铮。”

    小胖子那迈出去的脚顿时停了。他疑惑地瞥了一眼那个说话的内侍,皱眉问道:“越老相爷呢?他人怎么没来?”

    “越老相爷今夜留值政事堂,听说是知道这件事之后,他……”那内侍犹豫了一阵子,最终还是吞吞吐吐地说,“他气晕了过去。”

    气晕了这三个字落到小胖子耳朵里,他只觉得有些痒痒,忍不住狠狠掏了掏耳朵,这才哭笑不得地说:“亏越老相爷想得出来,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这时候居然说气晕了,谁信哪?我看越老相爷是不想跑过来和沈铮大吵大嚷,丢了自己的身份!”

    嗯,越老太爷不来也好,那位牙尖嘴利的老爷子登场,他就什么用场都派不上了!

    小胖子自我安慰了一下,见那内侍噤若寒蝉不敢接话茬,他微微扬了扬下巴,示意自己知道了,随即就往里走去。这一次,他的步伐不慌不忙,尽显沉稳,再加上那体态,很有几分雄赳赳的气势。可当他绕过前殿的隔屏,刚打起帘子要进入后殿时,却只听咣当一声。

    这一次,他是货真价实吃了一惊。以父皇往日的温和客气讲道理,这种砸东西泄愤的行为简直是难以想象!他不假思索地冲了进去,脚下虎虎生风,人还没到声音就先到了。

    “父皇息怒!”

    看到那个圆滚滚窜到面前,一把跪下抱大腿的小胖子,刚刚劈手砸了个茶盏的皇帝顿时有些发愣,等发现越千秋还大胆地抬头看了小胖子的背影一眼,他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指着越千秋就喝道:“瞧瞧你做的事情,把你爷爷都气晕在政事堂了,你对得起他这些年来养育教导之恩吗?快滚去照顾他,朕回头再好好教训你!”

    听着这简直称不上发落的发落,越千秋状若老实地答了一句臣遵旨,可爬起身之后,却还对小胖子低声说:“英王殿下,皇上可就交给你了,千万劝着一点,大动肝火对身体不利……”

    回过头的小胖子没好气地瞪了越千秋一眼:“都是你惹得父皇这么生气,现在还空口说什么白话?赶紧去看看越老相爷,要是真把他老人家气出了什么好歹来,你就罪过大了!”

    见小胖子这话分明是顺着自己的话往下说的,皇帝心中暗笑,却是疾言厉色地冲越千秋喝道:“朕还不用你操心,还不全都是被你气的?快滚,还要朕把你打出去不成?”

    直到越千秋一溜烟似的跑得无影无踪,皇帝刚刚那气咻咻的表情方才一点一点地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几分冷漠。他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沈铮,随即收回目光,轻轻摸了摸小胖子的后脑勺,这才把人拉到了身边坐下。

    “沈铮,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不要玩文过饰非的那一套,你怎么想的,怎么干的,一五一十说给朕听。”

    小胖子原本有些不安地扭着屁股,听到皇帝这话,他猛地打了个激灵,这才一下子坐得端端正正,犀利的目光死死盯着面前的沈铮,只等对方回答皇帝的话。然而,他足足等了许久,最终都有些不耐烦了,这才听到了沈铮那低沉的声音。

    “臣只是觉得,裴相身上这一连串事件实在是发生得蹊跷,很可能是越相想要大权独揽,这才通过越千秋给裴相设下陷阱,诱其入彀,而且,臣抓到了越千秋密友庆丰年二人在裴家附近窥伺的证据,所以才把人拿回了武德司,准备审问!”

    说到这里,沈铮突然重重叩头,声音里竟是带出了几分激愤,“臣知道这些年来确实常常对越千秋针锋相对,可臣确实是一片公心!如他这等身世可疑,来历成谜,容易让人趁机诋毁我朝,甚至危及英王殿下声名的人,就不该存在这个世上!”

    小胖子听到自己也被牵扯了进去,顿时面色难看得要命。然而,在他勃然大怒之前,皇帝却突然哂然笑道:“那按照你的意思是,是朕一向纵容偏爱这小子,让你这大公无私的一片苦心喂了驴肝肺?”

    如此诛心之问,换成是从前的沈铮,一定不敢回答,唯有叩头明志而已,可他之前在鼓台对越千秋真的动了杀心和杀手时,就已经把生死置之于度外,把心一横便抬起头直言不讳地说:“臣自知先斩后奏,有悖圣命,但臣绝不能容许越千秋这等刁顽小儿再嚣张横行!”

    “你因为千秋曾经被北燕编了一出金枝记,就觉得他是祸害,于是对他喊打喊杀,朕倒想问你,如果你也被人编造了一通类似千秋的流言,那么为了家国天下,你是不是应该自刎谢罪,以防日后被人当作是可趁之机?”

    沈铮登时面色遽变。然而,他须臾便醒悟了过来,二话不说叩头道:“如若真有此事,不用别人追究,臣也决计会自刎斩除后患!就算是这一次,臣如果真的侥幸成功,杀了越千秋,臣自知罪大恶极,也当认罪伏法,引颈就戮,给越家和皇上一个交待!”

    小胖子忍了又忍,此时终于忍不住了。他竟是砰的一声拍打身下的软榻,整个人一下子蹦了起来,气急败坏地用手指戳着沈铮骂道:“简直愚忠……不对,这不是愚忠,是迂腐,是短视,是愚不可及,是打着大公无私的借口,实际上只为你一丁点自以为是的念头!”

    一口气骂了好一阵子,小胖子这才暂且停止在脑海中搜罗更贴切形容词的打算,继续厉声斥道:“你想过没有,萧敬先对越小九如同外甥,北燕皇帝先是一度许嫁公主,而后又让他叫过阿爹,不管是真是假,如若他今天真的死在你手里,北燕皇帝趁机声称是我大吴暗害了他和结发妻子的亲生儿子,兴师来犯,我大吴该怎么说?”

    “这不可能,这简直荒谬……”

    沈铮一下子无比失态,然而,他那前所未有尖利的声音,却在面对英王李易铭那双恶狠狠瞪他的眼睛时戛然而止。意识到这个可能性确实存在,他颓然瘫软在地上,喃喃自语地说:“不,我没有错,越家祖孙一个把持朝政,一个迷惑储君,他们是祸害,是天大的祸害!”

    “哼,抓不到把柄就捏造把柄,捏造把柄被人破局,就想着杀人,这就是你所谓的坚持?我看这是武德司这几年渐渐势大,你这个都知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只以为你权柄大,却忘了这监察也好,侦缉也好,所有权柄都是父皇给的,父皇划给你的界限你也敢突破,那今后你自以为正确的事情,岂不是全都要自作主张去做一做?嗯?”

    小胖子一口气说了这一大堆,随即方才意识到什么,打了个寒噤后就慌忙看着皇帝说:“父皇,这储君两个字是沈铮说的,可不是儿臣说的,儿臣从来没有自视为储君……”

    他还没把话说完,就只觉得肩膀上多了一只手。他僵硬地侧了侧脑袋,目光又从父皇的那只手挪到了父皇的脸上,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接下来,他更是听到了一个让他完全呆住的问题:“那朕问你,你想当储君吗?”

    哪怕一千次一万次希望自己能够早点被册封为太子,可面对这样单刀直入的发问,小胖子还是心里一阵阵发慌。

    终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斩钉截铁地说:“当然想!父皇只有儿臣一个儿子,儿臣也不是那种昏庸蠢笨如猪,冲动暴虐如虎的人,当然以储君为目标,以当父皇这样的好皇帝为目标。但目标是目标,儿臣至少知道现在自己还不是储君,只能去努力!”

    他强迫自己不移开视线,一动不动地和皇帝对视,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紧张极了,甚至连藏在袖子里的手都在微微颤抖。这样的过程足足持续了好一会儿,他才看到父皇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笑容。这不是什么嘲讽讥诮的冷笑,分明带着几分欣慰和赞许。

    “不错,长进了。”

    尽管只是非常吝啬的五个字,但还是足以让小胖子喜上眉梢。紧跟着,他就听到了一个更加让他安心的吩咐:“去一趟政事堂,慰问一下越相和千秋,朕必定给他们一个交待。”

    眼见小胖子干脆利落地答应一声,随即兴冲冲离开了,皇帝这才低头俯视着面如死灰的沈铮,冷淡地说:“千秋敲了登闻鼓,往你头上扣了一顶诬陷裴家的帽子,想必你觉得很委屈?那么,你硬是往千秋头上扣了一顶诬陷裴家的帽子,你可曾想过越相会何等愤怒?”

    没等沈铮把话说完,他就起身负手来来回回踱了几步,最终头也不回地说:“你掌管武德司,自诩金陵城上下种种事情尽在眼中,可你这眼界实在是太狭窄了一些。你以为朝堂上下那么多人,全都不知道裴家这一连串事情有问题?早在你掀盖子之前,越相和东阳都有密奏上呈,言说此中蹊跷,你以为就你聪明?”

    裴旭只觉得一道炸雷瞬间劈在头顶,紧跟着就听到了更让他万念俱灰的话。

    “这些事情有很大的可能是北燕霍山郡主萧卿卿的手笔,可没有证据,朕也懒得查。裴家若是无缝的鸡蛋,也不会因为有人挑唆两句就出这么多事,归根结底,那是咎由自取!一个已经扶不上墙的所谓名门望族,就不要再占着显要的位子了,就和你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