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兴师问罪和回忆杀
    自从当年率军南归,而且带回来曾经在北燕颇有地位的四个家族,刘静玄戴静兰师兄弟虽不曾立时三刻平步青云,最初只不过官复原职,重回北面前线,但仍然双双得到了赐第金陵的荣耀,然后和别的将领一样,留下了长子在京城。

    可刘静玄并没有在长子身边留多少人,金陵城的这座刘府之中,他只留下了区区三个亲兵随侍刘方圆左右。但这三个人都是最受信赖的家将,之前刘方圆追着严诩这位玄刀堂掌门离开金陵的时候都带上了,以至于眼下的刘府如果刨除名义上的归属权不提,其实可以称得上是皇家别院。

    因为刘府留下的所有人,全都是皇帝拨付的。至于挑选这批人的……恰是如今真正的后宫管理者和内府管家,东阳长公主。平时这些人对刘方圆这个少主人恭恭敬敬,俯首帖耳,无所不从,旁人很难察觉到这一点,可今天越千秋在门口下马进入时,感受就大不相同了。

    因为沿途所见的仆从,固然无一挡路,毕恭毕敬口称九公子,可那种审视和评估他身上是否带着兵器以及其他破坏力指数的犀利目光,却和往日那种看待少主人大师兄兼密友的温和无害目光大相径庭。而这种感受在他叫了一个人过来问萧卿卿居处时,达到了最高点。

    “萧宫主在惜花居,她的下属都安置在惜花居四周的四个偏院,每日采买他们可以派人随行,但迄今为止,萧宫主都不曾提出过这样的要求,对于饮食药物也不挑剔。”说完这些之后,那个越千秋见过不止一次的刘府管家,便再次非常恭敬地躬了躬身。

    “九公子今日来得正好,皇上说是一会儿也要过来。虽说府里内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还请九公子告诉萧宫主,劳烦请她那些属下安分守己地呆在屋子里,不要造成任何误会。毕竟,到时候长公主亲自陪同皇上,容不得任何闪失。”

    越千秋原本是过来兴师问罪的,此时听到这么一句话,他顿时好生无语。怪不得他出宫之前对越老太爷说到要去见裴旭和萧卿卿时,爷爷笑得那么狡黠,敢情是因为早就知道了那么一个消息!

    心下有些郁闷的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止住了骂娘的冲动,随后问道:“晋王呢?”

    虽说越老太爷提过萧卿卿对萧敬先说日后一刀两断,可他完全不信萧敬先肯断了这条线索。然而,让他意料不及的是,那个管家竟是摇了摇头。

    “晋王殿下不曾来过,也不曾遣人问过萧宫主病情。”

    “那萧宫主那儿,还有什么人?”

    “周宗主回武英馆去了,宋姑娘陪着少宫主。还有两位太医署的御医住在东厢,随时预备有什么问题可以及时诊治。”

    太医署的御医都来了,居然宋蒹葭还留着?

    越千秋再也顾不得多问,当即让人带路。毕竟,刘府那么大,他从前根本对这个叫惜花居的地方没有任何印象。果然,等到跟着那个管家东拐西绕,最终来到了一座僻静的院子面前,看着月亮门上惜花居三个字,他简直觉得自己来错了地方。

    那个四处都是演武场,跑马驰道的刘府,还存在如此幽雅宁静的处女地?

    刘方圆这个做主人的知道吗?这不是刘府左近本来还有个谁都不知道的园子,然后在翻修刘府的时候留下了一条通道,这一回才第一次打开门通过去,让萧卿卿住的吧?

    越千秋当然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差不多就是现实,因为那座别院当初拨给刘府时,确实就留着一小块区域单独围起。至于旁边的那些邻舍……谁会知道隶属于皇家的那块别院究竟有多大地盘,是不是完全赏赐给了刘静玄,又是不是在翻修时造得别有洞天?

    当他踏进惜花居时,恰逢宋蒹葭和萧京京一后一前从一座造型别致的二层小楼中出来。前面的萧京京低垂着头,仿佛是哭过,后头的宋蒹葭则仿佛是在劝慰她,两个年纪相仿的小丫头全都没有看见他——当然,也可能是他脚步太轻,浑像做贼似的缘故。

    “京京,别哭了,我医术本来在回春观就算不上号,那些太医署的御医也不见得有多少真本事,你娘肯定是装病吓唬人,却连你这个做女儿的一块吓进去了!”

    “呜呜……”萧京京却抽噎个不停,直到宋蒹葭一个旋身干脆挡在了她的身前,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她才干脆一下子投进了对方的怀里,“娘一年到头总有一段时间根本不在我眼前露面,就因为我偶尔撞见过一次她在生病,所以我这次才会用那个借口追出来!”

    她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地簌簌落下,打湿了宋蒹葭的衣襟:“万一她是真病怎么办?万一她不是吓我们的怎么办?宋姐姐,你实话告诉我,光是从脉象来看,娘到底是不是病?”

    宋蒹葭顿时支支吾吾了起来。如果凭借医术,哪怕她并没有把苏十柒请过来,可她还是理直气壮地认定这就是病入膏肓的迹象。

    可既然越老太爷和叶广汉这样的宰相,晋王这样来自北燕,在大吴也混得风生水起的贵胄,全都几乎认为萧卿卿那病不大真实,而萧京京更是不愿意相信母亲是真的眼看快要步入死亡,她也就有些头疼了起来。

    最重要的是,那两个御医把话说得活络到十分,把人的心吊在半空中。哪怕这两个医术确实是挺精湛的,可就是这太过滑头的人品,她非常鄙视,话里话外就情不自禁贬低他们。

    因此,她只能含含糊糊地说:“看上去似乎是身体虚弱,可不管怎么说,只要好好调养,用药得当,那都是能够痊愈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

    就在宋蒹葭硬着头皮安慰萧京京的时候,她根本没有发觉,已经有一个人影绕过她们俩,悄悄闪进了背后的门里。她只顾着搂了萧京京快步去了西厢房,对这个新结识的好朋友颇有几分说不出的怜惜。毕竟,她也承受过对她很好的师门长辈过世时的悲恸。

    而等到外头那脚步声消失,避免和两个小丫头碰面的越千秋,这才转身往里走。他有些奇怪这里竟然没有侍女护卫之类的人守着,可就算疑惑,他也没有停下往里走的脚步。直到打起一道帘子,看清楚那个斜倚在床上,正朝他看的人影,他方才轻轻吸了一口气。

    这大概才过了多久……十天半个月有吗?那个曾经把很多人迷得七荤八素的倾国妖女,怎么就消瘦憔悴成了这个样子?

    萧卿卿自嘲地一笑,那笑容中依稀可见往日的颠倒众生:“很惊讶我也有今天,是不是?”

    越千秋只不过微微一恍惚,就摆脱了那种目光被牢牢吸引住的诡异状况。遥想从前那次的狼狈经历,如今简直轻松到不可思议,只从这一点,他就觉得,如果不是萧卿卿放水,那么,她那种魅惑众生的吸引力,确实已经大不如前了。

    可如果这只不过是为了吸引皇帝亲自过来呢?当然,如果真要是这样,只要萧卿卿当初不在武英馆出现,即使出现也控制好那种能力,只要突兀现身在皇帝跟前,哪怕是一位阅美无数的天子,说不定也会轻轻松松上钩。可是,既然有北燕皇帝那样的变数,大吴这位天子不入彀中也是没准的事。

    皇帝这种生物,自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是不断产生意外的。

    心里翻滚着无数念头,越千秋决定自己掌握对话的导向。他直接搬了张椅子在距离床前四五尺远处一坐,这才直截了当地说:“之前让裴旭的侄儿挑唆书生抓秦二舅和三皇子相会,继而打人;让他儿子指使门客联络聂儿珠杀我;让裴晦的小妾捅他一刀又放火烧房子;让沈铮抓我的把柄却最终把自己陷进去。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弄鬼,这没错吧?”

    说到这里,他不等萧卿卿答话就低喝道:“萧卿卿,你很聪明,很厉害,但你凭什么觉得,被你操控的人固然因为不知道你的存在而没办法找你算账,而因此得利的人就会放过你?你知道,从古至今,那些玩弄人心的人,最终是什么下场?”

    “裴南虚如果不是为了向上爬,不会利令智昏;裴旭那个蠢儿子如果不是为了讨好父亲,不会孤注一掷;裴晦如果不是贪婪成性,不会被女人反噬;沈铮如果不是只相信自己,不会以卵击石。我甚至没有在秤杆一头放下小砝码,只是吹了一口气,做出选择的是他们自己。”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用这样八个字作为结语,挡回了越千秋的问题,萧卿卿就形容冷漠地说,“更何况,我不需要你高兴,不需要你满意,因为这是南吴皇帝和你爷爷全都很满意的结局。”

    就在越千秋气得想骂人的时候,他突然依稀感到有几个气息出现在附近,其中有两个非常熟悉。然而,那不是门前,而是墙后。他刚刚心中一动,下一刻,一个声音就传了过来。

    “郡主因为你很满意这个结果,就觉得朕很满意,越相很满意,这样的以己度人,是不是太自负了?”

    随着这个声音,一面墙悄无声息地挪开,紧跟着,就只见两个他从没有见过的侍卫一马当先,紧跟着,便是皇帝和东阳长公主一前一后弯腰从那一座突然出现的小门进入了屋子,最后头还跟着两个侍卫。

    越千秋急忙蹿起来行礼,而皇帝却摆手止住了他,目光须臾就落在了萧卿卿的脸上。尽管那张曾经艳光慑人的脸,现如今因为疾病而显得消瘦憔悴,但和皇帝对视时,萧卿卿却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刚刚那句话的影响,目光一如既往,清澈犀利到仿佛无形之刀。

    “朕见过你。”

    正在想皇帝接下来会说什么的越千秋陡然听到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他不禁呆了一呆,随即立时寻思自己是不是要借故告退,可紧跟着,他就发现自己的反应还是太慢了一些,因为大吴天子的回忆杀,实在是来得太急太快。

    “你居然是北燕霍山郡主?”皇帝的话又急又快,透着少有的惊怒和急躁,“那么她是谁?朕当年遇到的她是谁?”

    当年的她……这难不成是说咱大吴这位皇帝和北燕那位死去的皇后有一腿么?

    越千秋已经完全明白,自己真的听到了了不得的大事。他忍不住求救似的瞅了东阳长公主一眼,却只见这位一向对自己非常照顾的长辈,此时此刻目光完全落在了萧卿卿身上,根本没有分神周顾他。他知道自己最好悄悄离开,可脚下却仿佛生了根似的一动不动。

    “你已经猜到她是谁了,为什么还要来问我?”

    面对萧卿卿这样一个反问,皇帝那张脸顿时变得一片煞白。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斩钉截铁地说:“那不可能!朕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才不过二八年华,时隔多年也曾有过几次再见,她一直都是未嫁女的打扮……”

    皇帝的话终于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萧卿卿那嘲弄的眼神。显然,只因为所谓未嫁女的打扮,便轻易相信一个女子云英未嫁,那实在是太滑稽了。

    然而,他和她仅有一次共度巫山,那还是因为多年不见再次重逢,他已年近四旬,她亦是快三十了,却依旧看上去风华绝代,一夕畅谈之后情不自禁,至今他还觉得那经历恍若做梦,怎么可能确认那个记挂了很久的女人是否完璧?

    遥想当年初见,她神似他成年时求之不得的那位闺秀,却没有那位闺秀的柔弱可怜,反而多了几分坚韧高雅,自立自强。他想到从前自己立后不得,纳妃又不得,便是因为心上人太过软弱,只被太后一威逼就立时远嫁,后来甚至怨艾早亡,一时非常珍惜那位偶遇的红颜知己。可他怎么想得到,后来那一段偶遇的经历,很可能从头到尾都是别人的设计?

    就在皇帝心乱如麻时,萧卿卿随眼一瞥越千秋,突然似笑非笑地说:“你以为她是天下最完美的女人,可你难道真的没想过,她送给你养的那个儿子,到底是谁的骨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