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七十六章 母子
    “不过就是多了我一个人,何必那么麻烦?诺诺一向就不爱挪动,住惯的地方死活不肯搬,至于我,和她分开这么久,和她住一块就是了。诺诺,你说对不对?”

    见平安公主冲着自己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诺诺哪里不知道母亲的意思,立时眉开眼笑地附和道:“对,我就要住在亲亲居,和娘还有千秋哥哥住在一起!”

    越千秋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越三老爷在打什么分化离间的主意,不禁嗤之以鼻。自从知道平安公主要回来,而越小四暂且回不来,他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把名义上的养母留在亲亲居。否则,他怎么忽悠平安公主回头和自己一块好好炮制越小四?

    以那家伙的个性,日后回来绝对是要翻天的!

    因此,他想都不想地说:“我那亲亲居的正房早就腾出来了,三伯父不用操心。”

    越大老爷扫了一眼面色尴尬的越三老爷,却懒得揭破他的私心,因为他已经看到大太太带着自己那几个儿媳和孙辈都迎了出来,索性快刀斩乱麻。

    “既然四弟妹和千秋这么说,那就先不要说什么金鑫阁了,毕竟金鑫阁空置了那么多年,听三弟这话,里头应该还没完全收拾出来,不急在一时。”

    把越三老爷的这一重盘算打回去之后,越大老爷又打手势止住了要团团见礼的众人:“我和四弟妹都是刚回来,不用那么多礼数,各自回房收拾收拾后,再让人去通知一声二弟妹,三弟你带上三弟妹,千秋也带你母亲和诺诺到衡水居来,大家彼此好好说话,不急在这一时。”

    谁都知道越府第二代是越大老爷官最大,颇得圣心,大太太又是深得越老太爷倚重的长媳,日后肯定是长房当家,纵使越三老爷心中有再多小算盘,此时也不敢违逆,越千秋就更不会说一个不字了,当下一时各自答应不提。

    于是,哪怕大太太对平安公主有再多好奇,此时也只来得及对这位弟妹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就领着儿媳妇们和孙辈们见了越大老爷,示意越秀一跟在一旁,一群人先回了衡水居。

    而越千秋亦是搀扶了平安公主,带着诺诺这个死拽着母亲衣角的小挂件走得飞快。

    最后,这二门前只剩下了越三老爷孤零零一个人。对于这种状况,他虽说又气又恼,可终究不敢随便乱抱怨,以防被人听去成了笑话,只能愤愤一甩袖子回了房。

    而亲亲居上下早就做好了迎接主母的准备。和府里那些猜疑多多的人不同,自打越千秋发下话来,再看到越千秋和诺诺兄妹俩那一向和睦的关系,他们就没怎么担心过那位新来的主母。可即便如此,看到越千秋笑吟吟地搀扶着一个清秀少妇进来,还是跌碎了一地眼珠子。

    这种慈孝的场面,往日里好像只看到过越千秋对越老太爷做过吧?

    尤其是安人青看着越千秋笑意盈盈和那显然是四太太的少妇说话,只觉得自己简直要眼瞎了。她自己曾经因为别人指使冒充越家四太太带了两个儿女上门,结果被越千秋耍得团团转,等到越老太爷一出面,她更是直接就跪了。

    所以,在她心目中,越千秋根本就很享受这种没爹娘管,只有爷爷宠着的日子,她根本无法想象,这位九公子竟会真的拿养母当母亲。

    眼瞎归眼瞎,可越千秋一贯是撒手不管内务的,她是这亲亲居真正的管家婆,此刻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领着那些丫头们上前,屈了屈膝行礼,叫了声四太太。然而,还不等她想好是否要拍一拍这位来历神秘的主母马屁,就只见越千秋伸出手指向了她。

    “娘,这是安人青安姑姑,七年前爷爷亲自挑了给我的,差不多就是亲亲居的内管事。她呢,当年做过一件很有趣的事,就是领着两个孩子,冒充……”

    还没等越千秋把话说完,安人青就一下子跳了起来,刚刚勉强装出来的贤良淑德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窜上前满脸堆笑地抓着诺诺的手道:“小小姐,我把正房布置好了,您亲自带着四太太去看看,如果哪儿不喜欢,我立刻就换,好不好?”

    诺诺眨巴眼睛看着满脸期冀的安人青,突然别过脑袋又转向越千秋,好奇地问道:“千秋哥哥,安姑姑带着两个孩子上门冒充谁了?”

    眼见安人青瞠目结舌,随即悲愤欲绝掩面就走,越千秋不禁哈哈大笑。他摆摆手示意那些低头拼命忍笑的丫头退下,这才扶着面色微妙的平安公主继续往里走。

    要知道,当初安人青的事引得整个越府沸沸扬扬,而越老太爷又把人留了下来,这点内情越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与其日后让人到平安公主面前搬弄是非,还不如他来揭盖子。

    果然,当他绘声绘色把当初安人青招摇撞骗那档子事说完,平安公主只是忍俊不禁,诺诺却两眼放光地说:“那岂不是说,如果安姑姑之前成功了,娘这次回来的时候,她们两个就要唱一出真假夫人了?太好啦,她之前还不肯教我鞋里藏刀的,我现在去问她,她要再不教我,唔,我就在娘面前说她坏话!”

    眼见诺诺一阵风似的跑得没影了,越千秋不禁啼笑皆非。能把说坏话这三个字说得如此振振有词,还在正主儿跟前,这小魔女也着实是没治了。果然,他就只见平安公主也忍不住捂了半边脸,无奈地呻吟了一声。

    “都是跟着她爹学坏了,竟然明目张胆地去要挟别人,这以后谁敢要她!”

    “娘有什么好担心的,咱们越家的女儿可不愁嫁,再说诺诺还小呢。”心里编排着小魔女,越千秋嘴上却还是很爱护妹妹的,可他很快就发现,平安公主根本就用不着自己宽慰。

    “算了,反正四郎说,如果诺诺嫁不出去,他就满天下去抢个如意郎君来。再说,不是还有你这个当哥哥的吗?她爹当年因为怕她回到越府不听管教,童养媳长童养媳短,在她耳边不知道叨咕了多少关于你的话。现在看来总算还有成效,她和你亲得我都要嫉妒了。”

    听到这话,越千秋顿时完全败退。他举起双手示意投降,见平安公主狡黠地一笑,总算放弃了调侃他,他才扶着人进了正房。

    这是早两天就悄悄开始一点一点布置的,早起趁着他不在,又更换了所有被褥和椅袱之类的东西,他乍一眼看去,这朴素却不失雅致的陈设,和之前平安公主山居时的那座别庄颇有一点相似之处。然而,这毕竟只是他的一点记忆,故而也吃不准这样并不算完美的山寨得是否能让平安公主满意。

    可下一刻,他就只见平安公主侧头对自己展颜一笑。

    “千秋,你这一点真是随你爹,细致的时候比女人还细致……你不但把自己的地方让给我,还布置得这么周到,我要是再说谢谢,那就显得见外了。嗯,不如这样,以后要是家里谁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去和他闹,绝不让你吃亏!当然,外头就用不着我了,怎么说都有你爷爷呢!”

    越千秋顿时目瞪口呆。平安公主这样看上去温柔可亲的女人,居然也会说出我去和他闹这样的话来?可愣过之后,看到那个笑得眉眼弯弯的养母,他不由得也笑了起来。

    “好,从前我是没爹没娘的孩子,总有人想捏我这个软柿子,以后有了娘,我就不怕了!”

    “没错,就是这话。”屋子里没外人,平安公主当然不会端着母亲的架子。她冷不丁出手捏了捏越千秋的脸颊,等到吃了一惊的养子慌忙退出去老远,她这才一点一点敛去了笑容,随即轻声说,“当初我生下诺诺就已经是冒险,而大夫说,我这辈子应该不会再有孩子了。”

    说到这里,她就看着面色怔忡的越千秋,一字一句地说:“老太爷把你当成亲孙子,你爹对着我虽说老挑你毛病,但也把你当成亲儿子,诺诺更是把你当成亲哥哥,我自然也就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千秋,金陵对我来说是异国他乡,诺诺还小,我最能倚靠的人是你,而你,如果遇到什么事,也一定要对我说,不要把我当外人。”

    这样明确而强烈的要求,越千秋几乎要脱口而出答应了。可是,想到那个还在刘府养病的萧卿卿,想到还在金陵的晋王萧敬先,想到两国之间那波诡云谲的明争暗斗,他那激荡的情绪最终还是渐渐压了下来。

    即便如此,他还是重重点头道:“好,娘你放心,我都答应你。”

    等到平安公主那一箱子衣服送来亲亲居,越千秋少不得让丫头服侍了她去梳洗。

    当平安公主重新匀脸上妆,梳头打扮,一条华丽的郁金裙和几样首饰上身,乍一看,她褪去了旅途疲惫,显得神采焕发,高贵典雅。越千秋看到这么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时,饶是他早知道这位那金枝玉叶的身份,还是不由得上上下下看了好一会儿,随即才笑道:“娘一会儿去衡水居,只怕会收获一堆小刀子。”

    “千秋哥哥,为什么娘会收到小刀子?”

    回过头一看,发现诺诺高高兴兴地蹦了进门,显然在安人青那边大获全胜,越千秋不禁笑道:“还能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娘比三位嫂子年轻漂亮也就算了,就连那些侄儿媳妇,站在娘面前也一个个都要被比下去了,所以别人才会羡慕嫉妒恨得想要以眼杀人啊!”

    饶是平安公主之前已经见识过爱搞怪的越千秋,此时也不由得笑骂道:“千秋,你这张嘴真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大美人,被你说得却好像倾国倾城似的,也不怕笑话。对了,这条裙子和这些首饰是怎么回事?”

    “当然是我准备的。”越千秋说着就笑了,“自从爷爷告诉我娘要回来之后,我就在搜罗这些。当年我还得过好些上好的南珠,可惜早就卖了,不卖积攒这么多年也都蒙尘不好看了,好在我金子不少,再去长公主那儿说几句好话,自然顺来了不少好东西。诺诺你说,娘这么打扮好不好看?”

    诺诺不假思索地笑道:“当然好看!”

    这一次,轮到平安公主不好意思了。她离开北燕的时候太过匆忙,几乎是越小四带着越影一找到她就立刻启程,一路上又务求隐秘,除了一对镯子和一根簪子是母亲留给她和越小四送给她的,不能割舍外,别的东西她一样都没带,所以才会连越千秋的见面礼都拿不出来。

    就连那一箱衣服,也是和越大老爷真正汇合时,越大老爷提早让裁缝做好的——毕竟,在明面上,越大老爷截住她这个四弟妹的日子,要往前提早很多——至于首饰,那就别指望越大老爷一个男人会细心到准备这些了,所幸她那的那对手镯和簪子都是相当难得的珍品,一时也不怕寒碜。可此时那明珰、华胜、玉佩……样样配齐,她至少估算得出那不菲的价值。

    越千秋确实是真真切切费了心!

    还不等平安公主说话,猜出她心思的越千秋就笑着说:“以前老爹和娘你们都没消息,别人全都当四房没人似的,现在诺诺回来了,娘你也被大伯父截住送回来了,总不能让人小瞧了吧?就是一点死物而已,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走吧,我们赶紧去衡水居。”

    被越千秋这么一催,平安公主也只好暂时收起心中那不安,暗想日后一定要好好对这孩子。只是当越千秋还要扶她出门时,她就摇头拒绝道:“之前路上虽说鞍马劳顿,可我还没到三十,也就是身体弱一点,哪里就用得着走路要人搀扶了?别装样子了,走吧!”

    越千秋还没答应,诺诺却已经高高兴兴上前拽了平安公主的衣角。看到这一幕,他耸了耸肩,当即就走在前头打起了帘子。

    而那些刚刚为平安公主梳妆打扮的丫头们分出两个跟了三位主人出门,剩下的两个留在屋子里收拾,这会儿就彼此对视了一眼,同时吐了吐舌头。

    看得出来,九公子确实对四太太很不错,更重要的是,四太太举手投足之间,竟是比家里那三位太太更具仪态,就连在金陵城素有贤名的大太太,在气势上兴许更胜一筹,可别的地方似乎就要差点儿。她们实在很好奇,离家出走的四老爷到底是在哪拐来这位妻子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