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八十八章 金蝉脱壳
    自从那天在刘府遇到皇帝和东阳长公主之后,因为听了那个很可能真是小胖子身世的天大秘闻,越千秋就再没有来过这儿,省得自己给自己惹麻烦。然而,此时此刻,心头憋着一团足以焚尽一切的火,他早就把什么稳妥谨慎之类的思维抛诸脑后。

    里头这个女人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曾经挑唆裴家人杀他,现如今又很可能害得师父归途路上多灾多难,刘方圆戴展宁至今下落不明,就连自己昨夜再次遭遇的那个刺客也很可能与其有关,他若是再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任由人在那儿养病,那也太软弱了!

    至于会不会找错人……他先找到她质问了再说!

    想当初十二公主惹毛了他,他都没对人客气,该教训就教训,萧卿卿又不是他什么人,他凭什么要对萧卿卿客气?真是当他好捏的软柿子了!

    跳下马丢下缰绳的他直接冲到刘府大门口,乒乒乓乓砸了两下门,当大门终于打开一条缝时,他就二话不说用力一推,随即蛮横不讲理地硬挤了进门。开门的门房吓了一跳,待认出是他之后不禁一犹豫,结果就是这么一瞬间的迟疑,越千秋已经一阵风似的从他身旁掠过。

    “九公子,你不能……”

    还不等这门房嚷嚷叫人,旁边一只手就突然拉住了他,扭头看时却发现是一向关系不错的同侪:“你也不看看从皇上到长公主都对他多有纵容,再说这刘府他平常也是常来常往的,就算今天是跑过来挑事的,里头还有那么多人在,我们去做得罪人的恶人干什么?”

    “可之前上头不是有严令,不许外人……”

    “之前他来的那一次,据说有贵人悄悄驾临,可他还不是照样在里头?好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里头那位的身份据说又多有古怪,你那么顶真干什么!”

    越千秋根本没工夫听身后这些小算计,他一路熟门熟路地悍然往里闯,路上遇到的大多数人也就是叫一声,象征性地阻拦一下,竟是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拦路虎。

    然而,眼看快到萧卿卿居住的那处小花园时,他便隐隐察觉到了四周围那些迥异于之前那一路的气息。情知大约是换成了萧卿卿自己的人守卫,然而,他却怡然不惧,照旧一往无前地往里冲。倏忽间,他就只见眼前寒光一闪,紧跟着,他身前身后就多了四个持剑者。

    为首的那个剑手冷冷看着越千秋,一字一句地说:“来人止步,我家宫主不见客。”

    红月宫剑阵的厉害,萧敬先体验过,却没有对外人说过,越千秋自然不得而知。然而,只看这四人如同一体的默契,那种扑面而来的冰冷夹杂着杀意的气息,他就知道这绝对不是连把刀都没带的他可以应付的。

    当然,他今天如果扛着陌刀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那么别看是从前刘府的常客,刚刚绝对连大门都进不来。

    可他却看也不看这分明是剑阵的布置,提高了声音喝道:“萧卿卿,你好歹也是曾经在南北两国搅动风云的人,难不成现如今宁可装病,也不敢见我?”

    这装病两个字顿时激起了那为首剑客的森然怒火,厉声呵斥道:“好胆,竟敢诽谤宫主!”

    越千秋随眼一扫这四人,轻蔑地嗤笑道,“我不管你们是北燕人,还是吴人,如今在金陵这一亩三分地上,借宿的又是我玄刀堂弟子的家中,就给我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再说了,诽谤宫主?难不成你们宁可萧卿卿是真的病入膏肓快死了,也不希望她是装病做个样子?”

    和越千秋斗嘴这种事,朝中很多官员都早已深有经验,除非你打算和人对拼谁更刻薄谁更敢揭短,否则轻易不要尝试,以免气得发抖。然而,这四个剑手却是平素只动手不动口的人,被越千秋这么一反驳,全都有些无从还口的感觉,甚至还有人生出了几许希望。

    毕竟,能在此时此刻跟在萧卿卿身边随侍的人,不是受过这位宫主厚恩,便是对其死心塌地之辈,谁不希望连日以来病得七死八活,状况虽未恶化到完全绝望,却也谈不上好的萧卿卿能好转过来?哪怕人是装病,也总比病到一直都要卧床静养强!

    因此,刚刚质问越千秋的那个剑客有些犹犹豫豫地把剑尖往回手了一些,随即恶狠狠地喝道:“你不要强词夺理蛊惑人心!你说宫主是装病,有什么证据?”

    越千秋眼尖,此时已经瞧见那边最终通向萧卿卿住处的那道月亮门后,赫然有人影一闪,十有八九便是萧京京这个身世同样大有问题的女儿,他就嘿然笑道:“宋师妹胆大心细,之前正好瞧见你们宫主耳后肤色和那苍白的脸色不大相称。要是不信,让你们少宫主去瞧瞧?”

    此话一出,确实躲在月亮门后头的萧京京登时眼睛一亮,刚刚因为越千秋直闯进来而生出的恼火猛地消散开来。想到自己从昨晚到今天确实一直都被挡在门外,还没见过母亲,她不假思索地转身拔腿就跑,可到母亲那屋子门外,她却被两个侍女死死拦住。

    情急之下的她登时大声叫道:“翠胧,华乐,你们干嘛拦着我?难不成娘真是装病?”

    见两个侍女丝毫不为她所动,萧京京一气之下立时往外大喝道:“来人,有人挟持娘亲要造反,给我冲进去,我就不信娘真的连我这个女儿都不肯见!”

    听到萧京京的嚷嚷,瞧见自己身边四个剑手全都微微发愣,刚刚就在蓄力的越千秋脚下猛地一个蹬地,整个人如同离弦利箭一般前冲了出去,须臾就势不可挡地冲进了那道月亮门,直接来到了萧京京身边。

    几乎与此同时,他就只听得这院子周围瞬间都是各种各样的叫喊声和脚步声,仿佛有众多人往这边赶来。

    他在心里为萧京京这非常及时的一声呐喊点了个赞,看到那两个侍女依旧如同门神一般挡在那儿不肯动弹,想到当初东阳长公主和皇帝那一行人来时走过的密道,他猛地脑际灵光一闪,竟是厉声喝道:“京京,你娘也许不在这了!”

    萧京京直接呆了一呆,等发现门前两个侍女的表情同时出现了一丝波动,她登时面色大变,竟是状若疯虎一般冲了上前。她的武艺乃是萧卿卿嫡传,在红月宫又是众星拱月的少宫主,此时这犹如拼命一般,招招都是两败俱伤,不,同归于尽的架势,那两个侍女怎敢拦?

    只是顷刻之间,她们就被萧京京突破了五指关,眼睁睁看人就这么撞开门冲进了里头。

    当她们怒视越千秋时,就只见刚刚一言惊醒梦中人的越九公子这会儿却又不急了。站在原地的他双手环抱,气定神闲,仿佛天塌下来也不会眨一眨眼睛。而赶进来的四个剑手虽说再次把越千秋团团围在当中,但刚刚的锐气和杀意,却已经被犹豫迟疑所取代。

    几乎就在这一刻,众人就只见萧京京满脸惊怒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大声叫道:“娘真的不在,床上是空的!怪不得你们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不放我进去,为什么要瞒着我!”

    “因为你被抛弃了,因为你们都被抛弃了。”哪怕越千秋自己此时此刻心头也尽是满满当当的懊恼、愤怒、后悔,然而,他仍然用最云淡风轻的口气说出了这句话,随即成功看到萧京京那张脸变得惨白,而那四个剑手亦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茫然之色。

    抓住这个机会,他故意用更讥诮的口气说:“萧宫主,不,现在应该叫北燕霍山郡主了,她太聪明,太知道抉择和取舍。任凭是谁,大概都不会想到,一个明明病得七死八活,连御医和回春观弟子都说活不了多久的人,竟然能够插翅飞出这儿。”

    “当然更想不到,她除却身边这些人手,还能分出人带着经过严格训练的猎鹰之类的猛禽,捕杀了原本应该落在东阳长公主府的信鸽;还能分出人去劫杀我师父;还能分出人让这座府邸真正的少主人一行无声无息失踪;还能分出人来行刺我。”

    越千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为了加重自己此时的语气效果,直接把最近发生的这一系列事件全都推到萧卿卿头上,旋即方才冷笑道:“这是大吴金陵,不是北燕上京,也不是你们红月宫的老巢!她金蝉脱壳跑了,留下你们这些人顶缸,而你们对大吴来说便是逆党!”

    配合着他这逆党两字,就只见四周高墙上陡然之间齐刷刷露出了一大堆人,强弓劲弩瞬间全都对准了院子中央。就连自诩为见惯了大阵仗的越千秋,面对这种集火一般的场面,哪怕瞬间认出是自己人,而不是红月宫的人,他也感觉犹如芒刺在背,却是不由分说就一把拽住了萧京京的手腕,把人拖到了自己身边。

    倒不是要抓个人过来当挡箭牌,实在是他绝对不能让萧京京有什么损伤!

    红月宫既是建在大吴,萧卿卿招纳的这些人,自然多是吴人。

    她手上有众多不错的传承,再加上最初那些年武人多数因为朝廷的打压而生活窘迫,所以她暗中招纳了不少人,刚刚这四个堵住越千秋的剑手便在其中。此时面对越千秋所说的那些罪名,面对逆党两个字,他们四人不知不觉就变了脸色。

    而两个侍女看到越千秋强硬地拉开了萧京京,却是同时醒悟到他是挟持着人当挡箭牌,其中一个不禁大骂道:“小贼你这是血口喷人,快放开少宫主!你们四个,还不快动手!”

    瞧见四个剑手再不像之前阻拦自己那般坚决,越千秋就嘿然笑道:“我只有一个人,你们俩要动手自己上来就行了,挑唆别人出头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想找两个替死鬼,自己好趁乱突围?”

    他一面说一面松开手,上前一步把萧京京挡在了身后,仿佛丝毫不担心她恩将仇报,从后头给他来一下。而在做出这等不设防姿态的同时,他还头也不回地说道:“萧姑娘躲在我身后,别上了恶当!她们说是下属,其实却什么事都瞒着你,这种人怎么能信!”

    萧京京刚刚被越千秋拉过去的时候,还有些发懵,等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拉来当挡箭牌的时候,越千秋却已经把她挡在了身后,而且说出来的话正中她心防。眼见那四个剑手仍在犹豫,而两个侍女却厉喝一声待要出手,她终于把心一横做出了决定。

    “给我住手!娘不在,我才是红月宫的少宫主,都听我的!”她想都不想就一闪身反而挡在了越千秋身前,张开双手,脸上满是坚决,“翠胧,华乐,你们要敢动手,就从我身上踩过去,就先杀了我!”

    见越千秋瞬间就被萧京京护在身后,而那四个本该作为自己帮手的剑手,有人神情恍惚,有人面色复杂,还有人犹犹豫豫,非但不可能为臂助,如若她们动手,说不定还会出手阻拦,翠胧和华乐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几乎想都不想,两人竟是决绝地引剑互刺,下手之狠,萧京京根本连叫嚷都来不及,更不要说阻拦了。而越千秋更在萧京京身后一步,下意识地要扑上去时,他想到自己眼下没有趁手的兵器,到时候人家反过来挟持自己倒有可能,他最终硬生生钉在了原地。

    说时迟那时快,就只见一道人影神兵天降,大袖一挥,两只袍袖瞬间鼓起,犹如铁石一般击打在翠胧和华乐向彼此刺出的剑上。那犹如金铁交击的声响过后,就只见两把长剑叮当一声脱手落地。

    捂住手腕的翠胧和华乐双双连退数步,即便如此还是稳定不住身形,竟是一屁股坐倒在地。而几乎与此同时,那人却没有停歇,而是头也不回向后疾掠,猛然弓背撞向一个剑手。

    眼见人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将那猝不及防的家伙撞飞出去,紧跟着又大袖翻飞与另外三名剑手战成了一团,那一对看上去质料寻常的袖子上下翻飞,简直就和兵器一般好使,三下五除二就将那最初看上去挺强的三名剑手相继撂倒,越千秋只觉得心头惊骇。

    哪来的这等高手?

    而对方在一口气扫荡了六个人之后,这才渐渐垂落双手,那宽大的袍袖同样垂落下来,乍一眼看去飘逸如云,哪里看得出刚刚的威风?等到人缓缓转身,头上那兜帽随即翻了下来,越千秋这才认出了对方,一时不由得惊呼出声。

    “陈公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