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千秋的独角戏
    作为皇帝身边最受信赖的内侍,陈五两常常来往越府和长公主府,越千秋也常常会碰到这一位。陈五两对他素来笑容可掬,他自然对人也和气善意,并未因为那是宦官就有什么瞧不起的想法,可在潜意识之中,他从来没想到过,那竟然是一位武艺还在严诩之上的高手!

    毕竟,每次皇帝微服出来都是前呼后拥,侍卫无数,陈五两又从未展露过武艺,他眼力再好,可面对一个脚步沉重,举手投足之间都像普通人的内侍,哪瞧得出对方竟是深藏不露?

    而且,这位才刚刚到长公主府来送过东西,他明明眼看严诩跟着人进宫,这才跑到刘府找萧卿卿兴师问罪的,怎么现如今陈五两却跑到了这儿来?难不成严诩也来了?

    在一次性解决了四个剑手和两个侍女,又露出真面目之后,陈五两就慢条斯理地往萧京京和越千秋走来,却在距离三四步远处停下,以免那个警惕到浑身都有些僵硬的小丫头产生误解。他先是微微颔首,随即才和蔼地说:“九公子,少宫主,你们受惊了。”

    他只是一抬手,四面高墙上原本虎视眈眈的弓弩手便立时三刻收起弓弩,随即如同潮水一般退去,须臾就再也看不见一个人。

    看见萧京京注意到这一幕,脸色显然松弛了许多,反倒是越千秋满脸狐疑,眼睛在他身上看个不停,他便和颜悦色地解释道:“我是送了严公子到半路上,突然接到紧急讯息,所以就让严公子先进宫去见皇上谢恩,我自己则匆匆到了这儿。说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的萧宫主的下属竟敢冒犯少宫主和九公子?”

    “陈公公不知道?”越千秋原以为陈五两必定是早有准备,此时确定人是刚刚赶过来的,他不由脸色一黑,直截了当地说,“萧卿卿丢下女儿和这些下属,自己跑了!”

    陈五两登时心中一跳。他顾不得开口对欲言又止的萧京京说什么,反身疾掠进了屋子。他可以算是除却建造的工匠之外,最熟悉刘府以及此地玄虚的人之一,此时几乎是用最快速度检查了所有机关和密道入口,他那目光最终落在了地上那一根夹在两面墙之间的头发上。

    伸手握住了发尾轻轻拉了拉,见那根头发纹丝不动,陈五两微微眯起了眼睛,随即双掌按在了那一面坚实的墙壁上。乍然用力之后,见那墙壁没有任何动静,他就缓缓收回了手,心中一时万千思绪。

    是之前路过的时候,有人掉了根头发,于是夹在当中,还是……

    这道门并不是可以从屋子里就轻轻松松打开的,而是必须从密道内部才能解锁,正因为如此,越老太爷才会把萧卿卿从那家客栈“请”到了这里养病,而皇帝和东阳长公主才会带着侍卫来到此地见萧卿卿。

    那时候,屋顶上有越影充当最后的屏障,他虽说没跟来,却也不虞有事。

    那一次皇帝和东阳长公主前来,确实并没有出事,可现在萧卿卿却在这可以说是如同铁桶一般的刘府,匪夷所思地消失无踪了!

    幸好东阳长公主在发现越千秋离开之后,立时派人在半路上截下了他,而他哄走了严诩就立马赶了过来,否则就刚刚那局面,险险就要出大事了!

    正在飞快思量后续应该如何追查,陈五两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两个脚步声。他不用回头就知道,那是越千秋和萧京京跟了进来。他踌躇片刻转过身来,用一副极其诚恳的面孔对着脸色复杂的萧京京问道:“少宫主知不知道,令堂走的时候,身边还有没有带其他人?”

    萧京京使劲咬着嘴唇,足足好一会儿才黯然摇了摇头道:“没有,娘一个人都没有带。至少在这里的人,全都被她留了下来。”

    就连跟了娘亲很多年的翠胧和华乐,居然也被丢下了。而且她们分明是知情者,却也帮着娘亲隐瞒自己。

    刚刚那四个起初还拦着越千秋的剑手,今年还都不满三十,都是娘很早就收留下来的,是某个门派被武品录除名散了之后流离失所的孤儿,就连她儿时玩闹也曾经叫过他们哥哥。若是娘之前连他们也说动了,那她和越千秋刚刚毫无幸理,她根本喝止不了他们……

    唯一庆幸的便是,他们也是毫不知情被丢下的可怜人。

    陈五两见萧京京只能提供这样一丁点信息,他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这位被抛弃的女儿,只能在走过她身边的时候,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就越过她走到了越千秋跟前。

    东阳长公主派来找他的人只说越千秋来找萧卿卿的碴,让他紧急过来阻拦,结果他一到就发现事情比想象中更加严重。可他不觉得眼下是好时机去问越千秋,为什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来,又为什么会这么准地抓住萧卿卿可能金蝉脱壳。

    此时此刻,他不得不考虑到,如若真的是密道事泄,那就必定是有人从里头打开入口,接应萧卿卿离开。而如果萧卿卿真的连这一系统都渗透了人进去,那么之前皇帝因为一念之仁,将建造联通此地和皇宫以及各处秘密据点的庞大密道的那些工匠都收拢起来,打造前头几朝中已经不大使用的各种器械,那就真的是完全做错了,必定是那儿走漏了消息。

    可就在陈五两暗中思忖,如何让越千秋先把萧京京安顿好,自己立时回去带人拉网式排查这些地道的时候,他突然只听到越千秋开口问道:“陈公公,我之所以跑到这里来,是因为有好几件事要向人问个清楚明白。刚刚我在外头对萧姑娘说她母亲也许不在,让她亲自去求证,说实话,我也只是因为看那两个侍女严防死守的样子随口嚷嚷,并不确信。”

    看到萧京京倏然转头看向自己,脸上露出了几分难以名状的期冀,就仿佛是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越千秋就歉意地向人笑了笑。

    “虽说她们阻拦未果,后来更是在面对萧姑娘的质问下不惜彼此互刺自尽,仿佛要让我们确信,她们留在这里就是为了隐瞒屋子里这位红月宫主,或者更准确地说霍山郡主金蝉脱壳的真相,可我这个人,有时候实在是不禁多疑了一点。”

    尽管刚刚在外头的时候说得信誓旦旦,可此时越千秋否定自己猜测的时候,却同样气定神闲:“有一个词叫灯下黑,还有一个词叫声东击西。说实话,我不太相信直通此处的密道能够那么容易被人渗透。相比之下,这屋子里的某处,还藏着一个人,也许可能性更大些。”

    萧京京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活了过来。顷刻之间,她便如同旋风似的往角落里的大柜子扑去,等拉开门发现里头是空的,她却不肯罢休,敲敲打打查看是否有夹层,等一无所获之又一阵风似的冲向那靠墙的大床,从床褥到被子几乎都被她掀了个底朝天,最终人钻进了床底。

    看到她这般发疯似的四处找人,陈五两不禁有些纳闷地扫了越千秋一眼。他纵使没有千里眼顺风耳,可站在这屋子里,纵使再细微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也完全瞒不过他的耳目和灵觉,越千秋就算比不上他多年苦修的造诣,但耳聪目明自不在话下,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

    越千秋若无其事地给了陈五两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自己也上前去配合萧京京四处翻找。等到把所有家具陈设都找了个遍,他却还不罢休,竟然犹如猴子一般窜上了房梁。

    眼看萧京京也跟着一样上来了,看到那还残存着灰尘的房梁,立时露出了极度失望的表情,他这才苦笑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萧姑娘你的母亲。”

    哪怕越千秋没有说低估自己母亲的手段,还是低估自己母亲的绝情,萧京京仍是面如白纸,仿佛只差一丁点就会哭出来。她犹如行尸走肉一般落在地上,随即便瘫坐下来,脑袋低垂,脸上再没有半点生气,哪怕陈五两早就没有同情心那种东西了,仍然不禁暗自叹息。

    而这时候,他若有所思地往低垂的门帘看了一眼,立时意识到,那两个想要自戕的侍女以及那四个剑手只不过是在猝不及防之下被自己刚刚打得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理应并未昏过去,此时应该听到了屋子里这番对话和动静,确认了萧卿卿丢下众人金蝉脱壳这个事实。

    他大约猜到了越千秋刚刚这番做作的深意,大步走出门去,一把揪起被自己第一时间打翻在地的翠胧,伸手在其颈边一按,见其低呼一声睁开了眼睛,分明只是装晕,他就沉声问道:“我不问你萧卿卿去了哪儿,我只想问你,她丢下自己的女儿和这些下属,就不怕他们背了逆党之名被皇上诛除?”

    悠悠醒来的翠胧本待咬紧牙关不做声,可听了陈五两的话,她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随即便破罐子破摔地说:“我和华乐也好,他们也好,能够苟活至今,全都是因为宫主恩德。之前宫主身陷于此,我们自然该牺牲自己保全宫主!”

    对于这样的论调,陈五两自然并不意外。因为拿他自己来说,也是为了皇帝便可以牺牲性命的人。可是,扫了一眼那四个失魂落魄的剑手,他便冷笑道:“你们自己愿意为了她去死,那也就罢了,可她连亲生女儿都可以扔下,这也未免太心狠手辣了!”

    翠胧登时面色遽变,然而,地上的华乐这会儿却挣扎着支撑身子半坐起来,一字一句地说:“少宫主又不是宫主的亲生女儿,这些年来锦衣玉食养着她,如同亲生女儿似的娇惯着她,这样的抚育之恩,她留在此地,换得宫主平安脱困不是应该的吗?”

    屋子里,越千秋就只见闻听此言的萧京京已经瘫软得如同一滩烂泥,仿佛随时随地都会彻底崩溃。想到当时那个夜半拦下自己要他赔娘亲的娇憨少女,他不禁心生怜悯,随即便突然灵机一动。

    他一个箭步窜到萧京京身边,一记毫不犹豫的手刀把她砸晕过去之后,便伸手摸了摸腰侧悬挂的革囊。自从他练武有成之后,暗器是必备,有时候仍然会恶作剧似踹点面粉花椒面胡椒粉之类的,而今天他随身带着的东西,恰是安人青前些日子研发出来的最新产品。

    他毫不犹豫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嚷嚷道:“萧姑娘,你不要做傻事!”

    几乎在话音刚落的一瞬间,他就直接从革囊里掏出那一样东西,双手运功一捂,随即往萧京京脖子上那么一贴之后,他直接摘下萧京京头发上的金簪,用力往那东西上一刺一划,一瞬间,就只见热血飞溅,把他和萧京京身上弄得全都是。

    下一刻,他见那血淋淋的东西牢牢贴在萧京京脖子上,仿佛一道狰狞的伤口,他就解下身上披风,把小丫头一把裹住,随即大声嚷嚷道:“陈公公……”

    还不等他把接下去的话说完,陈五两就已经一阵风似的冲了进门。见其看着自己和被披风严严实实裹住,但仍然瞧得出血迹斑斑的萧京京直发愣,他就故作悲愤地说:“萧姑娘受不了这打击,我一时阻拦不及,她用金簪刺喉自尽了!”

    看到那四处飞溅的血迹,听到越千秋这描述,陈五两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然而,眼见越千秋一把抱起人就往外冲,他还是忍不住拦了一拦,却被越千秋一口给吼了回去:“再不赶紧救她就要死了!让一让,我抱她去见御医!”

    陈五两还要再问,可看到越千秋对他拼命眨了几下眼睛,刚刚惊吓得险些魂都没了的他方才恍然大悟,随即又好气又好笑,简直恨不得狠狠踹上这个尽想歪点子的小子一脚。

    怪不得皇帝有时候对越千秋那是又恨又爱,这臭小子的脑子咋长的?

    然而,他却不得不立时护着越千秋往外冲,眼见抱着萧京京的越千秋手上不断有血滴落下来,他也顾不得去想,越千秋到底是割了自己的手还是怎么着弄出了这么多血,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瞪向了呆若木鸡的翠胧和华乐,眼见她们几乎是连滚带爬赶上前时,他二话不说便是两脚踢翻了她们。

    “之前助纣为虐,现在还来装什么好人,滚远些,别碰萧姑娘!”

    翠胧眼睁睁地看着越千秋抱了萧卿卿冲进了西厢房,眼看着那血一点一滴掉落在地,一时间心乱如麻。当看到华乐呆若木鸡地坐在那儿,她不禁一下子扑了过去,劈手就是一个重重的耳光:“你刚刚都胡说了什么!要是因为你让少宫主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日后怎么有脸去九泉之下见宫主!”

    正护着越千秋进西厢房的陈五两捕捉到九泉之下四个字,登时只觉得脑际巨震。而在他前头的越千秋,更是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死遁死遁……总不成是真死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